[6月19日08:55]王斌:两失至亲的家庭

6月17日,当我赶到芦山县龙门乡青龙场村时,众亲人团坐在张芝容四哥的家门前。丈夫付良全深情凝重,不时叹着长气,沉默许久后只冒出一句话:“现在的情况就是你所看到的情况,亲人们都来安慰我……”随后又再次陷入漫长的缄默,亲人们也一直对此事闭口不谈。……

[26日21:13]王斌:震中的医疗小分队

多吉是藏族人,朱文江是华西医大的在读研究生,他们组成4人的医疗小分队,驻扎在芦山县清仁乡附近的血吸虫疫区。这里设备很简陋,头两天连温度计都没有,只能给病人做清创、常见病、突发病的简单诊治。两位年轻人强调:这里需要专业心理医生……

[26日10:47]魏来:迷惘的志愿者

“如果你不够专业,请和我一起回去”。小闵说这话的时候,是他来芦山地震灾区当志愿者的第二天。这位2008年曾参与过汶川地震抗震救灾的志愿者,当时在灾区待了整整一个星期,为何这次这么快就选择离开芦山?希望他的故事,会让你我有所思考……

[24日19:05]魏来:震后古城村的晚饭

芦山县古城村,晚餐要开始了。见到骆哥时,他们正从车上卸下几袋大米,这是村民自己开车载谷子进雅安城打的。佐餐蔬菜,是从各家瓦砾中的冰箱里淘来的。我扒了几口饭,筷子“不敢”伸向那盘腊肉,“不差你这口”,骆哥给我狠狠地夹了两筷子……

[24日18:25]魏来:晚餐前讲的传奇故事

在古城村碰到骆哥,共进晚饭前,我在村里采到一则传奇。地震时洋豪家两个小孩倾刻被埋废墟,他与赶来的村民一起徒手挖人。洋豪把150多斤的身体硬挤进狭窄石缝,众人撑起断墙,他得以爬向孩子,两只手肘在玻璃碎末和凹凸的乱石中磨出血路……

[24日17:44]黄自聪:高三的全家福

4月23日,芦山中学高三年级413名同学整体搬迁。成都方面已备好一切复课用具,可离家,对他们来说仍有些未知,这三天帐篷生活,能留下什么记忆?我给孩子们承诺了,9个班都会有一张帐篷里的全家福。拍照时,他们拉来受伤同学,说“一个都不能少”……

[24日16:20]袁一凡:5天建起的“帐篷学校”

4.20芦山地震发生后,灾区多数学校垮塌,许多地方短期内难以复课。四川陆军预备役高射炮兵师第一团的政治委员吴晓林立即作出搭建帐篷学校的决定,命令:“要千方百计让孩子们读上书。”决心定下,官兵们干劲冲天。平整工地、搭建帐篷、制作教具、购买教材……已在灾区一线连续奋战了5天的官兵,不顾疲劳,在一片废墟中平整出40多平米的场地,3顶崭新的帐篷拔地而起……

[23日18:18]黄自聪:长大在这一刻(上)

关于高三的故事,每个经历过这种“煎熬”的学生可能都不会忘记。我记得我的高三,就是不断想挣脱,不断被拖回的博弈。但是每个人的故事总会在某个节点汇合,尤其是在加上“地震”这样的关键词后,又会有怎样的含义?今天要讲述的就是“高三5班”——“一夜长大的故事”……

[23日13:58]匡匡:摩托车上的杂货店

没有地震的话,朱樊强的小门市会变小超市,儿子毕业,回家结婚,子承父业……可如今,半辈子积蓄变成从店里抢出的不到一万元货物和几块老腊肉。震后他开起了无人照看的小卖部,从没丢过东西。同时他骑着摩托车,开始沿街叫卖香烟和零食……

[23日10:14]曹天门:永远冷却的微笑

4月21日凌晨1点,马卡热布莫(彝族)从娘家西昌回到芦山县红星村的时候,三岁女儿杨欣怡的尸体摆在了她的面前。地震中坍塌的房屋把她的小女儿砸死了。欣怡去世的那间屋子里,所有的一切都毁了。只有一张照片还完好无损:那是一张照片,照片里,妈妈马卡热布莫抱着她和姐姐,笑容满面。

[23日00:06]袁一凡:“米花糖式”的微笑

杨潇生于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那年。5年前,他一无所知;可这一次,他晓得地震会摧毁家里房屋,让他和同学无法上学,让他和父母、邻居只能睡在户外……我清晰地记得他笑着说:“地震好烦了。”那语气亲切得好像“地震”是个调皮的孩子……

[22日20:35]魏来:盲村(上)----妇孺的自救

芦山重灾区在龙门乡、太平镇、宝盛,三地依次接壤,红星村红岩子组正位于必经路线的岔路旁,全村约700名青壮年在外务工。震后发起救灾的是留守男人,救灾主力却是妇孺!他们作为杨家将后人,表现得极富血性,那是祖上的血统……

[22日20:35]魏来:盲村(下)----希望和传承

文军,运送物资进红星村红岩子组的志愿者领队。颇具少侠风范的他只身拦车,说服我们同行。他带给村子救灾希望,同时,他的“大学生”身份还关乎全村精神信仰:让年轻人走出深山,光宗耀祖。无论年会舞狮,金榜题名,村民相信终会延续……

[22日18:46]王斌:寻找“救灾盲区”的人

这些小伙子大部分是大一的学生,他们全部靠徒步行走,两天睡眠时间加起来不超过4个小时,只吃了两顿方便面,“昨天早上吃的这个,一直到现在没吃任何东西。”一个小伙子乐呵呵地对我说,你从他脸上丝毫看不到任何的低落情绪。

[22日17:11]袁一凡:温暖人心的店家招牌

总的来说灵关镇的情况比想象中好一些:新建房屋并没有太大损伤,倒塌的多是土木结构的老房子。自救和救援工作井然有序。但是当地供电和供水仍然没有恢复,通讯不稳定。目前从芦山到灵关的道路基本通畅,部分地段因塌方抢修会有临时管控。大量车辆进入会造成交通堵塞,还是希望大家理智前往。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店家,打出“尽我所能,提供免费就餐”的牌子,在这个非常时期,给萍水相逢的你、我、他,一丝温暖。

[22日13:01]黄自聪:在芦山的生日随感

在芦山,度过了自己的生日,今天凌晨,很多人在微博上给我说生日快乐,谢谢大家,信号不好,不能回复了,见谅!作为一个从业十多年的新闻人,速度,深度,温度能概括我们的职业特性了。对不起女儿了,爸爸星期六只陪了你一个小时,芦山这里需要我们!

[21日23:16]匡华伟:吃集体食堂的日子

“苦日子总会过去的,一家人在一起,那就是最高兴的事。” 肉,是杨华刚给的;灶头倒掉的围墙的砖砌的;柴火,是废墟里刨出的木头…一锅肉引来了一大帮人,守着大锅,一边说笑,一边等开饭。

[21日23:08]匡华伟:奔跑在回家的路上

芦山,杨华兵家在一条深巷尽头,两边是布满裂缝、摇摇欲坠的房子。站在巷口,感觉像怎么也跑不到巷尾。这两天,他跑进去了3次,为了给孩子找衣服、寻吃的、拿米熬粥。一路无数老乡逃出,他像一条孤独的,逆流而上的鱼,从他们之间挤了过去。

[21日14:43]吉喆:骨折却面带笑容的女孩

小姑娘能看懂自己的x光片,给自己妈妈数着哪几颗骨头断了,就像炫耀自己会数数一样,说自己断了两根骨头,她边说断了,她妈妈就回应一句没断,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下来了。“我看得到你!你看不到我!”小女孩玩的很高兴,伤痛却留在了另一个人最爱她的人心里。

[21日10:32]魏来:早安,芦山

四月,芦山,微雨。七点三十分,芦山中学这个县城里最大的临时安置点醒了。这样的清晨,何曾相似,灾难中的人们,心在痛,却仍守望相助。两次罕遇大震,受伤皆为川人。我两次赴川拜访,必须直面第一时间的惨烈,却要压抑伤痛,为他人再次讲述……

[21日08:23] 袁一凡:当地民众自发提供热水

由于前往宝兴的道路未通车,无法前往,我和匡匡不得不重新调整行程!目前芦山县城情况稳定,各种医疗、食品供应都很正常,当地民众自发烧水、煮饭,给志愿者和同胞提供热水!但此刻我特别想知道宝兴的情况!

[21日03:35] 魏来:来自邛崃的“飞行军”

4月21日,我是在从芦山县进太平镇的必经山路上遇到郑老师的,他是首批从成都来的志愿者。谈及此,他耸耸肩:“我所了解最早进入震中区域的,应该是邛崃的‘摩托族’。很多山民载着武警官兵、医护人员,一批批进去,再回来,再进去…

[21日03:13]王斌:废墟里掏出来的“稀饭”

4月21日16时,是我在芦山县人民医院的第三个整点。我从未像今天这样对鞭炮声敏感,甚至忘记滴水未进的饥饿。三位中年妇女推着一大锅清香米粥,拉回我的思绪。她们一直在免费将粥发给救护人员和伤者,米,则是从自家废墟掏出来的…

[21日02:54]郭杨:细雨中的热乎面条

4月21日,我在芦山震后现场,因去往重灾区宝兴镇道路不通,我们未能进一步前进。然而一路上,总有平凡面孔,送上关怀。一位超市女老板,在细雨中为我们端来热乎面条,她就盼信号能稳定点,给亲人们报个平安…

[21日00:52]匡华伟:提着暖壶的小女孩

路过天全新场乡,小朋友在路边的简易棚里睡觉;旁边小卖部老板娘把存货都拿出来了,平价,没涨价卖给过路的救援车辆;开水免费,一个小女孩提着暖壶跑前跑后,给陌生人掺水;边上一个阿姨听说我也是天全的,问我,阿幺,你是天全谁家的?我们县城就那么万把人,一说名字都知道…

[20日23:50]匡华伟:来自成都的2000件救援服

堵车的时间,和后面的车聊了会天。来自成都的黄继承和他的两个同事,车上装了2000件应急救援服。几个人都没有去灾区生活的经历,跟着路上的指示牌一路开到这里,出门时走得急,车上没带吃的,三个人,几瓶水,解饿。

[20日20:36] 魏来:母亲光脚回屋给孩子找奶粉

我想记下一个平凡却感人的细节:在芦山当地遇到了一位妈妈,地震时抱着刚满5个月的孩子光脚冲下楼,之后又光脚返回县城,冲进家中给孩子找奶粉。现在,孩子已经吃到这份溢满母爱的香甜。

[20日18:16] 王斌:一家三口熬出的爱心粥

在芦山县采访过程中,我们遭遇了感人的一幕,有一家三口的房子垮了,庆幸的是这家人没有受伤,他们临时搭了个棚子,从家里的废墟中,把粮食找出来,煮了很大一锅粥免费发放给当地灾民、医护人员、救援人员,成了灾区的流动食品供应点,他们也不愿透露姓名,称“做好事就是做好事”。

[20日16:37] 王斌:祭祀的鞭炮声不断响起

解放军医院派出的救护队在芦山现场用车辆搭起临时手术棚,一些暂未能转院的伤者可就地接受手术。而我注意到,在芦山县医院附近,不时有鞭炮声传来,经询问,是为祭奠地震逝者。一位医生说“上午已经听到很多次鞭炮声了,现在最讨厌这个声音,每次听到心里很不舒服”。逝者安息。

[20日16:28] 王斌:让出治疗机会的受伤男子

地震时芦山居民李茂芦的左腿膝盖和大拇指都被掉落石块砸伤,当时他即刻赶往县医院,但看到很多重症病人,“我不能耽误这些重伤者的救治时间”,因此一直没找医生,自己拿棉花、餐巾纸包脚,回车里休息,从早上八点一直守到现在,感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