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档案

郭昌平,男,现任甘孜州政协副主席。

郭昌平曾任甘孜州委宣传部副部长、甘孜日报党委书记、总编辑。先后获全国、省级各类新闻专业的一、二、三等奖100余件,出版个人新闻专著《康巴履痕》,主编或参与编辑《当代甘孜》《康藏笔路》《九五康定洪灾》《天地一方》《情歌的故乡——康定》等书籍。

精彩观点

·康定情歌根自于康定这块土地上,是由群众自发编唱起来的,它就是一首民歌。

·世间的女子任我爱,世间的男子任我求,它道出了人类对爱情的共同追求,也就是任你爱、任你求的博爱。

·我们曾经提出一个建议,就是把甘孜藏族自治州改为康定藏族自治州,是从文化这个角度上提出这个建议。

文字实录

“康定情歌”的历史考究

康定情歌是由群众自发编唱起来的,它就是一首民歌

记者:郭副主席,我们知道康定是情歌的故乡,能否向不是很了解情歌文化的人,大概介绍一下情歌的一些状况?

郭昌平:康定情歌应该说历史不是很长的,从我们目前的考证来看,康定情歌真正产生的年代,应该在上世纪的30年代末期乃至40年代初期,因为时间不是很准确,现在要考证它到底创作于哪一年,没法考证,因为它是一首民歌。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即1997年,甘孜日报曾经推出过一个寻找情歌作者的活动,当时这个活动在全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时甘孜日报社悬赏1万元征集线索,寻找康定情歌的词曲作者,国内包括南方周末这样的媒体都予以登载,羊城晚报、新民晚报这些大的媒体也登载了此事。

记者:最后作者找到没有?

郭昌平:当时有很多人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都很吃惊:这首影响很大的、应该说在全世界影响很大且具有中国民歌代表性的经典之作居然还没有词曲作者。实际上,这也是我们为了宣传的一种由头。而在寻找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康定情歌根自于康定这块土地上,是由群众自发编唱起来的,它就是一首民歌。

记者:它就是没有特定的作者?

郭昌平:它是没有特定的作者,从我们考证的情况看,康定情歌的曲调是溜溜调,是流传于康定本地的一首溜溜调,而这首溜溜调又是从内地传进来的。这种溜溜调最早的传唱地是在汉地,汉族同胞们来到康定谋生,打工、躲兵(解放军前),做生意或者逃荒等等,这样把在汉族流传的溜溜调带到了康定。这些汉族同胞们在康定居住以后,这个溜溜调也就在康定留下来了。这个溜溜调只是曲,就是一段音乐,比较固定的一段音乐,然后老百姓即兴填词,就是见山唱山,见水唱水。如果说我要跟你开玩笑,我就可以即兴编词就用这个曲调。

记者:有点像刘三姐里面的?

郭昌平:有点像,也像张帝那种形式,曲调是固定的,词即兴编,说哪个唱哪个。所以说康定情歌的溜溜调是汉族同胞带进来的,而词是当地老百姓即兴创作的。康定情歌这首词,从我们的分析和现在的考证得到的结论是:康定老百姓是唱过前三段的。它总共四段,前三段是康定当地的老百姓编唱的,就是“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张家溜溜的大哥爱上李家溜溜的大姐,一来看上,人才溜溜地好,二来溜溜地看上,会当溜溜的家”,它的前三段主要唱的这个,而康定老百姓就是这样唱的。

词很可能就是歌中唱到的张大哥即兴演唱的

那么这个词作者是谁,我们也进行了很多调查。围绕康定情歌这个故事有很多个版本,也就是说谁唱编的词有几个版本。我们现在考证调查的结果是,这几个版本都没有充足的依据说明这个词就是某人编的。我们现在看来,这首词很有可能就是这首歌中唱到的张大哥即兴演唱的,因为他爱上了李大姐,或许那一天李大姐家里面的人,比如父母认同了这门婚事,或者李大姐认同了这门婚事,张大哥在激动之下一口气跑上跑马山,联系在跑马山上所见到的情景,即兴把心中的激情唱出来,这是很有可能的。

你看第一段“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这一段写的当时的情景:张大哥站在跑马山上,所看到的情景就是一朵云照在康定城;康定由于洁净,空气的清洁度很高,空气很透明,那朵云是白的,它通过阳光的照射是可以把康定城照亮的,所以它有那种意境,这是完全写景。第二段是写张家大哥,“张家溜溜的大哥,爱上李家溜溜的大姐”,就把他的心情拓展出来了,爱什么?一来爱上人才好,二来爱上会当家。所以这三段就直抒了张大哥当时的那种心情。

这首歌后来我们考证,为什么说它是30年代乃至更后面才创作的?因为这首歌里面,“跑马溜溜的山上,康定溜溜的城”,讲了两个地名,这两个地名,跑马山被称为跑马山是100多年前的事了,而康定城原来不叫康定城,叫打箭炉(备注:康定藏语叫达者都,意为三山相峙,两水交汇的地方。打箭炉是谐音。),真正称为康定是20世纪初的事。康定能够进入这首歌,肯定不会在20世纪以前,肯定在20世纪以后,因为康定第一次有这个名字,即改打箭炉厅为康定府,是在满清王朝20世纪初,也就是一九零几年的事了(备注: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改设康定府),那么这首歌应该是在一九零几年以后产生的。第二,这首歌大胆地唱出了对爱情的追求。如果说得太早,就算是在一九零几年,甚至一九一几年,在康定这样很偏远的地方,现在看来康定离成都很近,半天就到了,但是退回去100年,康定这个地方是很偏远的地方,从成都到康定,走路要走整整10天。所以这样一个大的距离中间,康定的人是很封闭的。在大山之中,他不可能那样大胆地唱出:我爱你,一来爱你什么,二来爱你什么,所以我们分析,它应该是在五四运动以后、新文化运动以后,人民的思想得到了一个大的解放,自由恋爱,男追女、女追男的这种风气逐渐开始的时候,才有可能产生这首歌,而且这个风气要能传到边远的地方,才有可能。虽然康定是藏地,但是是藏汉杂居之地,汉文化有很根深蒂固的影响,它不是一个纯粹的藏族寄居之地,它是多民族的交融之地。

历史上藏、汉、回多民族,很早就在这个地方居住。我们考证,最早的时候,到底是汉族先来,还是藏族先来,现在都还值得探讨。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在康定这样一个原来没有人居住的地方,目前去分析的话,藏族同胞很有可能先从这个地方经过,但是在这个地方真正定居下来的,很有可能是汉族同胞先定居,所以康定是藏汉文化交融之地。历史上也是,后来的茶马互市也是一种交融,所以康定具有很悠久的民族杂居、民族共荣、民族文化交融的传统;所以在这个地方,汉文化包括原来的孔孟之道这样的传统文化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很有影响的。所以我说这个地方对爱情婚姻的追求,就是男追女,女追男这种爱情的大胆袒露、直白,也应该是在新文化运动之后,五四运动之后才有可能。如果这个地方纯粹是藏族聚居之地,藏文化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之下,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情。

记者:可能就没有那么开放的思想?

郭昌平:可能还要开放一点。藏族对爱情的追求还是比较开放的。但是恰恰这个地方是汉文化根深蒂固的,虽然有多种文化在这个地方交流,但是对汉族或者其他民族的影响方面,汉文化是很大的,所以康定情歌的产生就应该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加上跑马山、康定这两个地名以及爱情观念的变化来分析,应该最早在30年代,迟可能是在40年代初,产生这首歌的。

《婉容词》中的两句诗一下子提升了这首歌的涵义

记者:那么在今天传唱的康定情歌是哪个年代呢?

郭昌平:这首歌在康定传唱起来以后,只有前三段。后面的话,是这首歌传唱开来后,有相关的知识分子或者文人加了第四段,现在是谁,我们也没有找到。第四段唱的是“世间溜溜的女子任你溜溜的爱,世间溜溜的男子任你溜溜的求”,这一段和前三段显然是矛盾的:第一、前三段讲的是张大哥爱上李大姐,爱她人才好,爱她会当家,第四段突然有一个大的转折或者说是跨越,没有讲张大哥李大姐,而是一下子讲成世间的女子任我爱,世间的男子任我求,一下子产生质的变化,它是从一夫一妻男追女的这种爱一下唱到了博爱。

现在我们分析,这一段词把这首歌提升起来了,这段词也成为了这首歌最精彩的地方,使这首歌的涵义一下提升起来了,正因为这一段词博得了世界各国人民的认同。它道出了人类对爱情的共同追求,也就是任你爱、任你求的博爱,并不是说我们说的,要父母为媒、找媒人、讲究门当户对的那种封建的爱,它打破了所谓门当户对或者三从四德、要媒人、要父母同意等封建传统。对爱情的大胆追求,就是任我爱,任我求,博爱的这种,所以这一段对这首歌在世界各地传唱产生很大影响、奠定了很大的基础。

而这一段词我们为什么说是文人写的?因为这段词不是谁编的,它是我们国家五四运动以后一个很著名的诗人吴方杰,四川江津一个很著名的诗人,叫白屋诗人,他写的一首《婉容词>中间的两句。吴方杰的《婉容词》在中国诗歌界很有地位,吴方杰当过四川大学中文系主任,又创办了重庆大学,后来不幸病逝。在中国五四运动以后的白话诗人中间,他的地位是很高的,影响是很大的,他的《婉容词》在上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影响了中国很大一批年轻人。

他这首《婉容词》写的什么呢?就是写当时的事,他是批判封建爱情的。当时中国的一个留学生,在国内和婉容相亲相爱,甚至订婚,然后留学到欧洲,到美国定居下来,当了博士。因为在中国国内的婚姻是包办的,留学生不满意,所以他在国外当博士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姑娘,就追求自由恋爱。他和这个姑娘结婚了,就给国内的婉容写了一封信,就说婚姻贵在自由,其中就有两句话,就是“天下的女子任我爱,天下的男子任你求”。他这是劝婉容,意思说我在外面已经结婚了,我们是包办的婚姻,我也希望你寻找自由的婚姻。

但是婉容受的是传统封建文化的熏陶和教育,接受不了这种新的思想,最后跳江自尽。吴方杰这首《婉容词》就写了婉容的这个经历,包括他的夫君写信回来劝她。当时这段词影响很大,在中国影响了一大批知识青年,很多知识青年读到这个词都哭。我接触过很多现在已经七八十岁的老同志,当年他们读中学的时候就在读这首词,而且当时很多学校把这首词编进了教程。这首词写的时间比较早,是20世纪初,一九二几年的事情,上世纪20年代写出来的词,在全国产生影响,到上世纪30年代时的学生读到这首白话诗的时候,是很感动的。这首诗影响很大,读这首诗的人很多,所以这两句话很多人的印象就很深刻,“天下女子任你爱,天下男子人你求”。但是谁即兴把这两句话加到康定情歌中间去,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当然有几个版本,谁加的谁加的,我们都不好说就肯定是他,因为没有更多的证据来说明这个问题。但是就由于这一加,康定情歌就流传起来,影响就大了。所以爱唱这首歌的人就多了,尤其是青年人特别喜欢这首歌。在康定,这首歌开始满城传唱,就应该是在40年代了。

而这首歌最终传出去,我的观点是:康定情歌走出大山的渠道很多。为什么说渠道很多?因为抗日战争的时候,整个四川是抗战的大后方,陪都都设到重庆了。而当时的西康省,就是指的康定这一块,是当时后方的后方,所以当时很多文人、墨客、诗人、画家、艺术家到康定采风,因为它已经是边地,当时要想深入西藏,交通极为困难,能够走到康定采风已经很艰苦了。所以当时到康定来的大文人、艺术家、名人是很多的,比如说张大千,吴作人,舞蹈家戴爱莲以及四川川剧艺术家陈书舫等都到过康定,而且在康定生活过。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这些名人到康定这个地方来了,那很有可能会接触到康定情歌。

四个名人 让康定情歌唱响全世界

记者:接触后一些名人把康定情歌传出去了。

郭昌平:他们很有可能就传出去了。这个事情说明,康定情歌这首歌传出去的途径是很多的。但是可以给你们讲,还有一条是我们现在了解到的一条主线,就是传递康定情歌,最后造成很大影响的这条主线。在传递渠道很多的情况下,我们发现了一条主线,对康定情歌在国际上扩大影响起了根本作用。

当时抗日战争已经结束了,有一支国民党青年远征军正在四川泸县,原来是准备开赴前线的一个师,但是因为战争结束了,他们不需要到前线去了,就在泸县那个地方驻扎训练。他们训练,既要练军事、学文化,还要学音乐,这个时候部队要聘请一些音乐教官去教这些士兵唱民歌,唱中国的歌曲或者爱国歌曲。当时有一个学校叫做国历音专,在重庆青木关,里面有一个学生是来自福建泉州市惠安县,叫吴文季。当时学校放假了,吴文季是学声乐的,经过他同学的介绍,到了泸县的青年远征军这个师中当音乐教官。吴文季平时喜欢搜集民歌,在教这些士兵唱爱国歌曲的同时,他也搜集他之前没有接触到的民歌。因为在这个部队中,也有来自康巴的青年远征军战士,当时的西康省还是有很大一批有爱国热情的青年积极参军,要去杀敌抗日,所以很多人就参加了青年远征军。

吴文季到这个部队当音乐教官,教大家唱民歌的同时,他也在业余时间找这些军人聊,搜集民歌。他在这个时候认识了来自康巴的几个军人,这几个军人给他唱过康定情歌。他一听这个康定情歌,从来没有听过这首歌,一听很美,就赶紧把这个谱记录下来,是个简谱。吴文季当时也很有才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调查的是:到底这个第四段是吴文季加上去的,还是在以前就加好了?现在这些人都已作古,说不清楚。当时搜集的情况我们也看不到、没有找到。吴文季把这个歌谱搜集到了后,带回学校,后来这个学校迁回南京,这就是后来的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在南京的时候,他的老师叫伍正谦,是个男高音,伍正谦要在学校里面举行一次个人独唱音乐会,正准备演唱的曲目。吴文季就把他搜集的康定情歌,当时叫“跑马溜溜的山上”这首歌拿出来给伍老师。他对老师说:你喜不喜欢这首歌,如果喜欢的话,就拿去配乐。他老师拿到一看,很喜爱,因为歌词很动人。伍老师就把这首歌拿去找了一个同事,同事叫江定仙,这个人后来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副院长,前几年已经去世了。伍老师把曲谱交给江定仙,请江定仙把简谱编配成伴奏,就是五线谱,规范一下。江定仙是我们国内很著名的作曲家了,那个时候已经排音乐学院作曲系主任了,他拿到后,在屋里用风琴编排成了钢琴伴奏五线谱,把曲子规范了。江定仙对康定情歌有一大成绩,在规范的过程中,他说这是一首情歌,名字叫跑马溜溜的山上,就是唱的康定,就把它改成康定情歌。康定情歌由此得来,由此流传下来。原来老百姓唱歌,没有什么名字的,唱了就唱了,后来加名字就是把那首歌第一句搬上去,就叫歌名了,所以说康定情歌以前叫什么名字?就叫跑马溜溜的山上。江定仙在编配这个音乐的时候,编成五线谱的时候,才叫康定情歌。

所以上世纪40年代很规范的的唱片,就叫康定情歌,当然也有下面打一个括号“跑马溜溜的山上”,然后是“西康民歌,江定仙编配”,这就是很规范的康定情歌版本。然后这首歌伍正谦拿来一唱,在校园内,他是男高音,美声唱法,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不是他预料的那么好。他唱完这首歌以后,再没有唱了,再后来他又出国了,这首曲子就留到了江定仙的手里面。后来江定仙的一个同学叫喻宜萱,她是很有名的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她要到南京开独唱音乐会,去看望江定仙。江定仙给她:说来得正好,我这里有一首新歌,你喜不喜欢唱?喻宜萱一看,爱不释手,于是就在南京演唱。女高音很适合唱这首歌,结果一唱,在南京就走红了。你想南京当时是首都,一在南京唱就扩大了影响。喻宜萱很喜欢这首歌,就把这个歌作为了她歌唱生涯中的保留节目,走到哪里唱到哪里。当时,国民党的一个将军张自忠邀请她到兰州,她把这首歌唱到兰州。她到新疆时,把这首歌唱到新疆,她走到哪里就唱到哪里,唱遍大江南北。

后来到解放初,联合国教课文组织把喻宜萱作为声乐考察专使,派她去欧洲考察音乐,而且在各地举办独唱音乐会。喻宜萱又把这首歌带出国门,她到意大利唱过,法国唱过,英国唱过;她又是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专使出去的,考察音乐,然后她又在这些地方举办音乐会。我去采访过喻宜萱,老人家前两年才去世,接近100岁的高龄了。她把当时在国外的节目单给我看,英文的、外文的,康定情歌都是她的保留曲目。正因为吴文季把曲子搜集回来交给伍正谦,伍正谦交给江定仙,江定仙又通过喻宜萱来演唱,才让康定情歌在国外传唱开来。康定人民很尊敬对康定情歌的传播做过极大影响的这些文人,所以说吴文季是康定的荣誉市民,喻宜萱是康定的荣誉市民,这都是承认他们对康定情歌的传播作出了贡献。

所以康定情歌在全世界传唱,造成这么大的影响,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传播渠道,当然其他的渠道还很多,也不排除别的渠道产生影响,不能说就只有这个渠道。但是最重要的、能够从头到尾说得很清楚,而且有证明的、采访过当事人的,就只有这个渠道。除了吴文季去世得很早,没有采访到,但是我采访了他的家人;江定仙去世之前我也采访过;喻宜萱去世之前我也采访过;伍正谦很早出国没有见到,这些人讲的每一段事,都和后来的事情有照应、都联系得起。

一点澄清:康定情歌与王洛宾确实没有关系

曾经有人说康定情歌是王洛宾搜集的,所以现在有些地方都说康定情歌是王洛宾搜集的,我对此观点不同意。王洛宾老先生是我们很尊敬的西部歌王,我们从来都很尊敬他,他对中国民歌做出过极大的贡献,但是实事求是地讲,康定情歌与王洛宾确实没有关系,所以借这个机会我澄清这点。因为他老先生从来没有走到过这片土地上。这个民歌虽然后来流传开来,但是跟他确实没有关系,老先生在世的时候,没有讲过、写过文章说搜集了康定情歌,甚至他的歌曲里面都没有编过康定情歌,老先生在世时,也没有说康定情歌是他编的。

后来为什么说是他搜集的呢?这是因为我们在寻找康定情歌作者的时候,曾经有人提出这个观点:会不会是王洛宾?这个观点提出来以后产生了一定影响,很多人猜测应该是王洛宾,因为他是西部歌王,西部很多情歌应该都是他搜集整理的。但是我们研究了王洛宾的整个轨迹,他的音乐创作轨迹和行走的轨迹,他没有到过这个地方,并且当时康定情歌的传唱也不是这样子传过去的。所以后来我跟王洛宾的儿子,在关于康定情歌是不是王洛宾创作上有一段争论,在报纸上有一段笔墨官司。现在我和王洛宾儿子探讨这个问题,就说过去怎么传到江定仙,他也讲传到江定仙,但是怎么传到江定仙手里,和我所有有人证、有物证、有旁证的调查不一样。

康定情歌传唱开来,应该说在国际国内影响很大,当时就说它是值得进一步挖掘的。当时美国要发射人造卫星到天上寻找宇宙之音,录制了10首世界民歌,包括人类的各种声音、语言,到外星去寻找外星人之音。10首世界民歌当中只有1首是中国的,就是康定情歌,所以后来就说康定情歌是宇宙歌曲,我们可以说康定情歌是真正的中国第一情歌。

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它是在全世界影响最大的情歌之一。我曾经做过这样的统计,按我自己看过国外演出团体的这种节目,从70年代以来,在全国各地,我看过40多场国外演出团体的演出,我都有节目单可以证明,其中有30多场都唱了康定情歌。国外演出团体都唱了康定情歌,这可见康定情歌在国外的影响力。这就是康定情歌的基本情况。

大胆再创作的流行版本 延续了情歌的血脉

记者:能不能再给我们介绍一下康定情歌现在的状况,现在和文化的一种融合情况。

郭昌平:康定情歌在国内外它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一个是它的旋律比较优美;第二个是简单易学,旋律不复杂,大家跟一下马上就学会了;第三个,它道出了人类对爱情的追求,它代表了人类价值观是一致的,所以这种音乐是没有国界区分的。这种情歌,既是康定情歌,又是中国情歌,它也是世界性的情歌。但是这首歌在音乐上虽然很大地拓展了康定、甘孜州乃至中国在世界的影响,但它到了现代,这种节奏或者这种调式,跟当代年轻人的审美追求或者对音乐的喜好又有一些区别,年轻人追求现代音乐、流行音乐,就觉得通俗唱法的康定情歌显得老了、旧了,有些过时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人觉得康定情歌是很好的品牌,但怎么做好新康定情歌这篇文章,适应现代人尤其是现代年轻人在音乐欣赏方面的价值取向,或者说是一种艺术上的追求呢?现在很多人又将康定情歌重新进行演绎或者编排,这种情况有很多,尤其现在影响很大的,如四川的陈川老师编的《溜溜康定城》,容中尔甲演唱的,就是迪斯科性的、节奏很快的,它就不是慢节奏抒情的,它也抒情,但是是快节奏的、迪斯科性的抒情。我觉得这首歌,它在新时代与时俱进,年轻人就很喜爱,但同样又把康定情歌这样一个优秀的歌传承下去,把这种情歌的格式和内涵传承下去,歌颂一个康定人对爱情的美好向往。不仅唱了人,也唱了这个地方。除了陈川老师外,我们在中央电视台看到过的其他演绎方式,比如说千斤组合演唱的康定情歌也是这种风格,使得人们对康定情歌的追求在新形式下有了新发展。我觉得,在中国的歌曲中,能够像康定情歌这样在新时期重新焕发活力进行演绎、进行发展的,在中国还没有第二首歌曲,你仔细想还没有第二首歌曲?

原来的康定情歌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影响,现在它在原有曲调之上又进行丰富,又进行发展,我觉得这是康定情歌的第三个阶段。康定情歌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老百姓演唱的原生态的歌,那就是很纯朴、很自由的那种康定情歌,现在在康定都还能找到很多老百姓唱原生态的情歌。第二种是江定仙编排规范了的康定情歌,就是现在唱片里、电视上、舞台上广泛流传的康定情歌,就是流传在社会上的印在歌本上、灌在唱片里、录在磁带中的康定情歌。第三个阶段就是现在新时期,在原来江定仙规范的康定情歌基础之上,根据时代发展,根据现在生活的节奏,根据年轻人审美的趋向发展起来的,带有一定快节奏的迪斯科型的编排,甚至在这个基础之上进行大胆再创作的康定情歌。这种在康定本地乃至外面编创的康定情歌的版本不下10个,所以我说一首歌曲有这样旺盛生命力,能够持续发展下去。可能还会有第四个阶段、第五个阶段,但是它必定延续了康定情歌的血脉,康定人对爱情的追求、藏族人民对爱情的追求,会不断地通过音乐再延续和抒写。这在中国情歌中或者中国音乐史我认为没有任何一首歌可以和它媲美,所以康定情歌的这种时代性被充分体现出来了。

打造品牌 曾建议甘孜藏族自治州改为康定藏族自治州

记者:我们知道,康定情歌是康定本地的文化品牌,我们如何利用这种文化品牌打造文化旅游发展呢?

郭昌平:刚才介绍了康定情歌的整个发展过程,说明这首歌在外地的影响十分大。我们可以说这样一个笑话,世界很多人都知道康定情歌,但是不知道康定就在甘孜州,甘孜州就是康定情歌产生的地方,或者叫做康定情歌的故乡。那么怎样利用康定情歌这样一个名片做好甘孜州的发展,这是历史赋予甘孜州的一个任务。今年是甘孜藏族自治州建州60周年,但甘孜州的名气,是没有康定情歌大的。有些人知道康定情歌,但是不知道甘孜州,二者之间关系是什么,也不是很清楚。所以经常就问人来自什么地方?说来自甘孜州,问的人就不清楚甘孜在什么地方,如果说是来自康定情歌的故乡,问的人就说“晓得了,康定情歌我唱得来。”他就知道你是什么地方,原来康定情歌就在甘孜州呀。所以有一段时间我们曾经提出一个建议,就是把甘孜藏族自治州改为康定藏族自治州,当然这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是从文化这个角度上提出这个建议,曾经也引起了州委州政府的重视。但要想彻底改成州名不是简单的事情,要经过很复杂的行政程序,报批到中央、国务院获得批准才行。但是我们觉得,要扩大甘孜州的知名度不如改成康定藏族自治州,当然这是我们的一厢情愿或者个人之见,最终的形成是按照正规手续和程序去走的。

我说的这个意思,就是怎样用好康定情歌这个牌,康定情歌作为甘孜州旅游文化的形象,或者说代言人,或者说名片,这是值得我们甘孜州所有人去高度重视的一道命题。甘孜州在这方面也做了大量工作,这些年来,30多集的电视局《康定情歌》是播了的,我们州自己编排的大型歌舞《康定情歌》,《康定情歌的故乡》等,这一类舞台节目是到内地、到北京,乃至到韩国都演出了,扩大了影响范围。州委州政府做了不少工作,但是这个工作我觉得还做得不完全够,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因为这张名片太大了,应该说康定有了这张名片,就为文化旅游宣传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你不需要更多介绍,一说是康定情歌的故乡,谁都知道。但是怎样把这张牌用好、用活,我们迈出了一步,还有待继续做下去。你看我们州、县,现在都在想尽一切办法抓好这个工作,当然我们州交通的发展制约了我们旅游很多硬件。现在中央、省、藏区工作会上都高度重视,给了我们千载难逢的机遇。虽然现在我们这个地方已经通了飞机,有了机场,但是整个交通还受到瓶颈制约,因为飞机两天一班,另外就只有唯一一条川藏318线贯穿全境。为了把这个瓶颈打破,我们今后在中央、省的关怀之下,加上高速公路、川藏铁路很快要修进来。一旦这个瓶颈破除,交通一通畅,甘孜州必将迎来一个旅游文化的黄金季节。

你看今年气候比较异常,内地很热,康定成了天然的避暑圣地,大量人口涌进来。在目前硬件还很不具备、食宿条件还困难的情况下,都有这样多的客人。一旦交通的瓶颈打破,进州的通道很畅,甘孜必然迎来文化旅游的黄金季节。这样一个黄金季节到来,我们怎样把甘孜的影响扩大,让来的人都真正感受到情歌故乡的美丽,感受到这个地方山美、水美、人美,这就需要我们用好这张名片,不仅要使这个地方的山水建设规划要上一个档次,整个人民群众素质上也应该上一个档次,让人们真正感觉到进入情歌故乡,处处是情。这个中间不仅有人与人之间的友好之情,还能够让人感觉到这就是一个爱情之路。怎样在这个情上做好文章,有很多事情值得我们去做。我们有跑马山,这是一个张大哥李大姐相聚的地方,怎样用好这个品牌,让人感觉进入爱情之都、爱情之海,这是很关键的。

同样,康定这个地方,它的独特地域文化是有一个民族团结之情的地方。康定这个小城,有几百年历史,不管是哪个民族最早在这个地方定居,最终形成的是多民族在这个地方聚居。聚居在这块土地上之后,互相尊重、互相来往,又是茶古道必经之地,又是茶马互市的重镇,历史上的藏汉茶马交易,就在这里进行。康定城老城只有1.45个平方公里,在这1.45个平方公里内,过去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寺庙,既有西方传进来的天主教、基督教,也有汉传的佛教、道教,有回族的伊斯兰教,而且藏传佛教的五大教派都有寺庙,几十座寺庙在这座城里面,宗教民族在这个地方。而历史上,康定从一个小集镇繁衍起来,有六七百年的历史,最发达的时候,就是茶马古道,距今有300多年历史。在历史上,这个地方没有因为民族、宗教发生过大的械斗,这在当今世界上是很难见的。有很多地方的战争,不是因为民族就是因为宗教,但是康定这个地方多民族,现在聚居的民族有20多个,主要是藏汉回彝等民族为主体,这些民族生活在一起,一直和谐相处,团结友爱,所以我们觉得康定乃至甘孜州是民族团结的地方。

我们现在认为,康定情歌不仅是一个爱情之歌,它也是友情之歌,是团结之歌。康定是民族团结和谐的一个地方,当今我们创造和谐社会,甘孜藏族自治州已经成立60周年,在这60周年里,我们在团结友爱的过程中,各民族在党的领导下走过来,为了建设更美好的甘孜州,我觉得我们应该高唱康定情歌,它已经不只是爱情之歌,它应该是有情之歌、团结之歌、和谐之歌,甘孜各族人民应该进一步团结起来。现在党中央西藏工作会议也开了,最近西部大开发战略工作会议也开了,这给了我们甘孜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在这样一个机遇面前,我们只有在党的领导之下进一步加强民族团结,共创和谐,争取实现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迎来甘孜州更加美好的明天。

高清图片

网友评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