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杨锦麟,有太长时间和凤凰卫视捆绑在一起,很难说清谁影响谁。走出演播室,他做走读大中华,用行走触碰真实中国。他敢言,聊微博情结,也直言杭州打车事件自己没错。他存侠义之心,愿为弱者抱不平,关汉卿有句名言:“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锤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这风骨,老杨演绎得至情至性。
大成网:在之前聊天中,您提到把很多“第一次”都献给了成都?

杨锦麟:我第一次来成都是10多年前,第一次在文殊院见到了舍利子;第一次吃老妈蹄花;第一次体验跟熊猫的零距离接触;第一次从外地赶到成都奔向灾区,报道汶川大地震……有好多这样的第一次。我从这里走进大凉山,探望吸毒和艾滋病的人。很多人生的故事、缘份的邂逅都跟成都有关。

成都这座城市也很不得了,5·12大地震时人们每晚在人民广场静默地举着蜡烛祈祷。市民的精神不止是耍,在历史上最关键时刻都挺身而出。成都,乃至四川人,在中国的大历史上任何一个转折点都没缺席。辛亥革命走向共和的前奏是四川保路运动。当清朝将军封城禁止传递信息时,成都市民在小竹片上写字,顺着岷江流到四处去通风报信。这座城市除了安逸、耍、吃之外,更有坚韧的一面。

大成网:这是很巧妙的融合。四川因地理环境给外界的印象多是休闲、安逸。但每遇大事件,人们对历史的参与感和责任感就会显现。

杨锦麟:我认为整个中华民族的子民都会这样,我们何尝不愿意追求懒散、休闲?但是每一个公民都有他自己的历史责任。在这座城市,如果只是看到它的耍和休闲还不够,在冷战时期对华经济封锁的大环境下,只有四川以及包括成都在内的重工业基地、三线工业,半年内让共和国能够抵御西方任何封锁。让共和国能够蹒跚行走的坚强毅力和动能就在这,没有四川就没有中国的近现代历史。四川人是天下的盐。

蜀定天下定,蜀平天下平,武侯祠的这幅对联是对的。农耕文化最灿烂的部分在成都平原是有积淀的,包括三星堆、金沙,还有很多不为人所知的历史的挖掘,还会给人带来很多震撼,不要小看这块冲积平原。我如果没有说错的话,这里的每一次考古和文明的发现都要改写中华民族的历史。

大成网:您对四川的总体评价是很高的。

杨锦麟:不是奉承话,这次的四川文化之旅就是种寻觅。很多人可能了解到的就是宽窄巷子、掏耳朵、川剧变脸……其实这个地方很厚重,成都人不轻佻,中华民族最惨烈的历史都参与和见证过:包括张献忠屠杀川人、湖广填四川、大规模移民;包括三线工业、大跃进和那个年代给四川带来的摧残;包括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改革开放“要吃粮早吃粮”就发生在四川。当人民有温饱就知足,当人民解决了温饱问题他就愿去安居乐业,这是很浅显的道理。

大成网:刚才说到成都人不轻佻,我想到之前一位批评家曾发表观点,说川人爱打麻将和爱吃辣椒是两大恶习。

杨锦麟:麻将不是四川人的发明。麻将是宁波商人发明的,其节俭也不允许花天酒地,从而发明了卫生麻将,却在四川繁衍开来。我认为四川人有一种道教崇尚自然、顺势而为的淡定。我曾到彭州采访济南军区抗震救灾指挥部的人,路上这边还在余震,那边已经在打麻将了,我惊叹不已!怎么可以这么淡定?泰山压顶继续搓麻,这个不得了!四川属潮湿之地,不吃辣椒吃什么?这种批评没有常识,我不苟同。但是我不懂打麻将,我打麻将最早应该是十二三岁时。

大成网:您算是很活跃的微博用户?

杨锦麟:一个控。

大成网:从写报纸专栏,到做电视,再到通过微博发表观点,体验如何?

杨锦麟:微博的进入是一个很有趣的体验。其实在上电视的过程中用微博来分享自己的体验开始也有,但没这一两年频率那么高,几乎到控的程度。我这个手长期用固定姿势拿Ipad,现在很痛。中国的微博跟twitter、facebook不一样,不止是社交网络,它已经成为一个自媒体的载体。现在大概都可以从微博下载图片、视频、长微博,它大规模取代了博客的功能,可以有无数人跟贴和评论。在国外来讲没有,但在中国每一个微博就是一个媒体,现在已经进入自媒体时代,这是了不得的进步,我在腾讯现在有400万听众了。

大成网:400万的听众量已经是微博大户了。

杨锦麟:新浪我有90多万粉丝,有人问我要不要增加粉?我不要,意义不大。喜欢你的人不会跑掉,不喜欢你的人骂两句就走了,坦然面对,哈哈大笑,继续前行!这是一个自由年代,你不喜欢就不看。我觉得借助和利用微博产生一种影响和延伸的效应,是很有益的。我们已经进入了新媒体时代,不可逆转,我们已经进入了电视2.0时代,意味着它必须大量接触新媒体元素,让这些元素为我所用。我在做这种尝试,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人。

大成网:微博是一把双刃剑,正面的东西被发散扩大;同时,不愿得到那么多关注的东西在无形中又被放大,对您来说会造成困扰吗?

杨锦麟:这是一个修行的过程。比如杭州出租车事件,我个人没有做错任何事,但资讯是碎片化的,再加上很多奇奇怪怪的因素,就变成主观设定。我觉得所谓的意见领袖包括我在内以后发言要慎重,不了解事实就必须去查核。在这快节奏、浮光掠影、功利至上的年代,任何的媒体几乎不做任何查证。所以我干脆就不说了,等他们指着我乱骂的时候贴一个长微博,还原事实,对方全傻了。很多人要采访我,我说不用了,过去了,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没问题,双刃剑就双刃剑,尽可能不杀到自己吧。

大成网:您是相当真性情的人。记得您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坚持不为虚名所累。

杨锦麟:对,到现在依然是。

大成网:对现有的加诸在身的名气光环,怎么看?

杨锦麟:没有意义。离开这个屏幕久了人家就会慢慢把你忘了,从不为虚名所累。这些都是虚的,但也是社会对你付出的一种认定,要珍惜,这是不同阶段。所以不管你再苦再累,签名照相呀尽量去满足人家,这样想心态会很好。你得按照这个游戏规则走,它也许有它的道理,也许没有道理,没关系,来了就要把事情做好,其他的不要去计较,这是我们的工作态度。

大成网:有没有设想过,有一天从屏幕前退出,最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杨锦麟:还真没有想过,人家说杨锦麟那么忙干嘛?我一般都会说生活所迫,大家哈哈大笑,不信。我们想把被四人帮耽误的青春夺回来,我下乡11年,这11年我对社会的贡献有,但肯定很少。这11年是人生最光辉的青春年华,但是我们没有做太多的事情。当有机会就搂住不放,努力做好,累一点也行。再结结实实干个10年,然后给自己留5年时间写点回忆录,游戏一下人生,搞不好再谈一场恋爱。

大成网:黄昏恋?

杨锦麟:肯定不是跟黄昏的老人恋在一起,找个年轻的,王石式的,不甘寂寞。

大成网:腾讯微博网友小螺号谈到:“最四川”的应该是川剧,消失最快的也是川剧。他的评述反映出近年地方剧种边缘化的现象,您怎么看?

杨锦麟: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全世界每天都有一个方言在流失、绝迹,地方剧种也有这个问题。我前不久在北京首都剧场看人艺演出,全是腕儿,濮存昕、宋丹丹、徐帆、杨立新等,全是一线的演员,很棒。人艺受众不像其他剧种那么多,在话剧走进中国100多年,没有这些艺术家的清贫坚守,很难走到今天。

川剧也一样,其他地方剧种都面临这个问题,传统的文化很脆弱,它经受不了所谓现代化文明的强大撞击。我们说的不仅是建筑,不仅是曾经以往的辉煌,甚至包括像川剧这类载体都面临这样的问题。

但川剧会不会很快消亡我倒不以为然。在雅俗共赏的俗文化还有广袤市场的时候,川剧依然有它的层面。如果川剧和其它地方剧种成为像熊猫一样的东西,这是中华民族文明的悲剧,我们的民族复兴,文化复兴就是一句空谈,就是一句言不由衷的施政纲领。我看十八大执政报告里面对大文化的复兴都有很多浓彩重笔,所以我非常期待。

川剧不能只是陈巧茹这样的艺术家几个人在苦撑,改变需要更多的普及,这个普及需要全社会关注。江南style鸟叔居然可以比李伯清更流行,那不应该。我们不排斥外来文化,但是要给本土文化注入更多资源,需要政府资源配套,民间资源配套,现在你会很耐心把川剧看完吗?

大成网:很多公共场所给到真正的川剧展示平台其实也非常少。

杨锦麟:我分享一段在苏州张骞花园故居的经历:那是一个正午,天上下着毛毛雨,正值寒冬腊月,一个舞台上正在演《游园惊梦》,一位昆剧演员,正儿八经的一个人表演,台下除了我和我的陪同之外没有一个观众,但是那个演员一丝不苟把整个折子戏演完。我问他没有观众你怎么办?他说我要秉承我的义务。但是我觉得,我们的观众是有责任的,连掌声都不给,连一点关注都不给,这样你说艺术家、艺术剧种怎么可能有存活的空间?我认为川剧不会消亡,但它应该要有自己更能适应现代社会变化的一些需要,人艺艺术家能够把单调的话剧演得如此活灵活现,川剧艺术家理应也有这样的决心,有这样的智慧和办法。

By:胡爽 cherryhu

对杨锦麟老先生的采访安排在上午,访完后才体会到把“老”字加在他身上是多不合适。声如洪钟、快人快语、爽朗洒脱…在见面瞬间交织出这多种印象。这位智慧的前辈是出名的“文化人”,谈话却并未被华丽的辞藻过度修饰,而是充满行云流水般的惬意,讲到历史典故也是信手拈来。

在媒体圈浸淫多年,杨老师既有针砭时弊的辛辣犀利,也保有孩童般的本真性情。他会为了取一个彝寨的镜头,在大山里行走4小时;也常在微博晒与三五老友的快意人生。访谈开始前,他说就当聊天,别看提纲了;访谈中也被“您您”的尊称搞得浑身难受;聊到高兴处,毫不掩饰爽朗的笑声。

他明明腹有经纶,却总能用最质朴的话点醒你。就像他对巴蜀文化、川人精神的独到解读,处处透着丰富的人生阅历,他是真在践行“用行走丈量世界的距离”;就像他提到做节目的六字真言——“接地气,说人话”。他有种令人信服的气场,会令人不禁赞叹:嘿!果真是个“性感的糟老头”!

杨锦麟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

+收听
资深媒体人,香港卫视执行台长,前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曾主持《有报天天读》、《周刊点点评》、《世界论中国》、《走读大中华》等栏目。

望江谈

大成网深度人物谈话

+收听
腾讯大成网原创人物访谈栏目,听百家之言,晓世情事理。

公共邮箱:2225118010@qq.com

联系我们:028-85225111转51408

版权声明:腾讯大成网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查看所有评论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