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樊建川知道的故事,可以“论斤称”。他这些年走遍全国,搜集历史遗珍、灾难记忆。生锈的刀鞘、狰狞的防毒面具、褴褛的血衣、带枪眼的钢盔……在他的几十座博物馆里,文物还原着历史,为世人提供经验教训,他也乐得守着这数万件宝贝,当起了“馆奴”。他说“博物馆活着,我这条命就还活着”。
大成网:你已经把个人微博当作建川博物馆的网络版了吗?看你每天都会在上面介绍馆内的不同场景。聊聊和网友互动中有意思的事吧?

樊建川:对,我天天带着IPad,实际上事特别多,但是稍微有点闲,能够告诉网友一些事,我就会马上发出去。有很多网友愿意来做志愿者,帮忙征集老兵手印、提供文物信息、给博物馆经营模式和不足之处提意见,包括博物馆的疏漏也会指出来,非常有意义。

比如有次我收到一件文物,不是特别清楚背景和来源,也不知道照片里的将军是谁。发到网上求助后很快得到了解决,网友甚至还把他的女儿请了过来,有很多这样的事例。

大成网:这就是“高手在民间”。

樊建川:对,因为网络太强大太神奇了,常有意想不到的线索。你不明白的事,网上自有真正的专家会把了解到的情况告诉你,非常起作用。

大成网:除了市民游客,也有很多名人来参观,我看你们也常在微博上交流。

樊建川:对,陈志武(著名经济学家)上次来时就发了很多微博,包括崔永元。崔永元是瞒着我,自费买票来的。他说“我就是想买你的门票,支持博物馆发展,你有500名员工要发工资,要缴水电费,维持太麻烦了”。讲到这里有个段子,当时售票员对他说“你好像崔永元!”崔永元幽了一默,说“我是崔永方,弟弟叫崔永元,一圆一方“,然后我们员工信了。

今年春节我逮到一个人,原四川省长蒋巨峰。他不跟我说,也不跟县上和市上说,自己带着妻子儿女就来了,他说建川呀我来了三次了,买了三次门票。

樊建川身上最常见的颜色就是军绿,他是典型的军人作风,连拍照也一气呵成,不拖沓。
大成网:你的博物馆有这个魔力,没有门槛,各种身份的人来了都是普通参观者。

樊建川:比如陈丹青,姜昆,包括刘永好也经常来,都是自费买票。据我们连续三年的统计,每年来的省部将军以上的领导群体都有300人。今天有几千个孩子在这里参观,我也很欣慰。其实博物馆就是一个传承文化,积累文化,储藏经验,储藏教训的场所。

大成网:文物承载着厚重的历史记忆和情感,需要静心体会。而在几部被炒得很热的抗日剧中,出现了手撕鬼子、飞檐走壁、裸女敬礼等或神勇或低俗的画面,很多人认为是亵渎历史,你怎么看?

樊建川:其实抗战非常艰苦,从1931-1945年的14年里,日军阵亡48万,我方牺牲300多万,即是说当年阵亡的比例是1:6。日军是一支现代化的虎狼之狮,而当时中国军队装备和训练严重不足,军事观念相对落后,通讯也很差。很多战役都是10万人打敌方1万人,勉强获胜。

他们说横店成了一个“抗日根据地”,因为在这里每天基本能消灭几千个“日本鬼子”。我觉得这样夸张的实际后果就是贬低自己,也把原本庄严、艰苦卓绝的一场民族战争变得流俗。拿着刀砍杀一片,把“鬼子”撕开……此类一味迎合观众的镜头还有很多,啼笑皆非。

抗战时5千川军死守滕县,全部阵亡,有老兵告诉我,日军打掉了我方用砖石木头垒的防御工事,没有掩体。将士们唯有把机枪架在战友遗体上,打得如此艰苦。当然也有奇怪却真实的事情,有的老兵告诉我,在和日军肉搏时甚至连肠子都打了出来。我特别反对把日本人说的那么傻,那么不堪一击。说实话抗战是非常艰苦的,所以我特别反对把抗战简单化、漫话。

大成网:你和同事在努力守护历史,但近年屡屡曝出对历史文物的人为破坏事件。为什么当社会信息越发达,人们反却表现出越多近似无知的行为?

樊建川:社会极度商品化,很多地方政府和企业受利益驱动,个人行为也变得短视,就想着赚快钱,赚大钱。人在行走的时候没有把灵魂带上,导致声色犬马的享乐主义流行,这是对民族文化极大的侵蚀,没有认真考虑我们从什么地方来,朝什么地方走。我们应该把民族精神,民族英雄记住。

大成网:国人在某些事上比较健忘,比如动车事故或矿难,伤痛被忘记,悲剧在重演。相反,你始终在努力唤醒民族的历史记忆,有没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樊建川:第一,新思路代替旧思路,新话题代替旧话题这很正常。第二,有的事情应该长久记住,比如抗战的经验教训,比如5.12大地震。每个人都有新生活,每天太阳出来都是新的,不可能把所有历史问题背在身上往前走。但是5.12大地震告诉我们的,我一定要传承给年轻人,当时的团结、坚强、全国互助……这些都应该记住。更重要的,记住教训。为什么同级别的地震,发达国家遇难者少得多,是否有建筑的问题,救灾物资储备的问题?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大自然的灾难一定会周而复始地发生,龙门山脉自有文字记载以来就是周而复始发生地震,几十年一次。2008年发生了汶川大地震,到2050年前后一定还有一次。我有生之年已经见证过两次大地震,你们年龄不大,一定还会遇上,要居安思危。

所以有的事应该忘记,但有的应当时刻敲响警钟。比如我建了知青博物馆,这段岁月不管蹉跎还是无悔,总归是一代青春。所以记住这一场运动的得失、成就和错误吧。一个社会形不成特别统一的意见,我觉得无所谓,每个人看到知青博物馆都有不同解读。老知青中成功者和落魄者的角度不同,知青的儿子来看也不一样。但是它给整个社会提供了经验和教训。

知青问题最核心的,是由于经济高度匮乏停滞造成无法就业。生产力发展农民都要进城,城里的人怎么会下乡?不管怎么走,社会在前进,还得靠城镇化解决就业,提高生活品质。

樊建川的书房,满壁的藏书,他说几乎全看过了。
大成网:建设如此庞大的博物馆群,在全国你算是第一人吧?

樊建川:这个我倒是当仁不让的。

大成网:你属于社会中的少数派。在中国很少有人像你把这样的事情坚持下去。

樊建川:肯定,我也很有成就感,在安仁已经建了22个博物馆,外面还有5个,还会继续往下开。4月20号我们会开新一个博物馆,让年轻人特别是男孩看到飞机、导弹、装甲车、雷达车。再下个月我们要开一个1985年-1986年长江漂流的纪念馆,也是一些历史经验。

其实做这个博物馆对我来讲特别幸福。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博物馆,一本家庭影集也是,只是这个博物馆比较小。每个人做任何决定,都是依据生活经验、教训和以前的阅历。每个人都是背着自己人生历史在走。

举个简单例子,小时候妈妈告诉你不能去水里,小心被淹死,你觉得水那么干净那么透彻怎么会伤害我,也许一试被呛水了,才知道下次要躲开。所以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有博物馆,你的博物馆就是你的经验和教训。

樊建川:社会的博物馆是给全社会提供经验和教训,帮助前进的一个扶手。如今也有很多孩子来看建川博物馆,了解了一些真实的历史,他看到的是真实的文物。我经常讲“我们不说话,让文物说话”,文物说的声音比我们大,它给你的启发甚至比别人给你说半天还重要。所以我觉得博物馆的意义就在于积累财富,这种财富是文化的财富,积累经验,积累教训。

大成网:你建博物馆聚落,最核心的诉求是什么?

樊建川:就是想给民族留下经验教训,留下宝贵的文化财产。人寿百年,纸寿一千年,命肯定比纸薄。一张纸就可以活一千年,唐宋时期的纸还在,瓷器和铜器保存时间会更久。博物馆是一个文化的储存地和集散地,甚至是仓库,可以给下一代提供人生的指南,人生的财富,人生的知识,人生的教训。

大成网:听工作人员说,你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封号叫做“馆奴”?

樊建川:通常说到奴隶,大家都认为是贬义词,在提到房奴,车奴,孩奴时可能带着自嘲。但我认为馆奴很崇高,能够“卖身”给博物馆当奴,作为一个男人,这是很有意义的事。人寿百年,你死了博物馆还在;如果博物馆还活着就说明你还活着,这是非常开心的。

大成网:你把自己这条命和博物馆捆绑在一起了?

樊建川:对,我只有一个女儿,现在已经建了近30个博物馆,其实每个博物馆都是我的孩子。换句话说,就是我有一个女儿,几十个“儿子”。

大成网:你做过老师,当过官,经过商,现在做博物馆,感觉你身上仍保有一股血性。在官场商场浮沉,世故的环境没有影响到你的性格吗?

樊建川:人如果长期从事一个职业,这个职业会带给你很多影响。比如做海员,就会有海员性格;做修理手表等比较精细的工作,会有精细的性格;做官员会比较谨慎小心。

我过去当过兵,教过书,也当过商人,其实每个人有不同职业的秉性,但幸好我后来一直在跟博物馆打交道,这几十年来搜集文物,越来越是自己,接近天然真实的状态,我特别满意现在的职业和生活方式。

我们其实生在一个很好的时代,这个博物馆不是我的成就,是时代的。如果我现在意外死去也没什么遗憾,因为建好的20多个博物馆都会比我活得久。武侯祠有1780多年,杜甫草堂也有1000年了,我坚信未来我的博物馆会成为武侯祠,会成为杜甫草堂……所以我比较满意和幸福。我这辈子已经大赚了,再往后赚是超额利润,再赚多了已经不太公平。反正我设想的是争取建100个博物馆。

樊建川微博上晒的照片,场景大多数都在馆里。别人宅在家,他宅在博物馆。
大成网:你签过捐赠书,在离世以后将把整个博物馆捐赠给成都市政府。

樊建川:建川博物馆是我全部财富的一个体现,包括土地房子文物,其实把它捐给国家是必然的,都江堰、杜甫草堂等在唐宋元明清时期也由政府管理,我觉得捐给政府是首选且是唯一之选。人这辈子什么东西都带不走,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最爱的人带不走,最喜爱的东西带不走,你只能带走自己的指甲和头发。现在全世界最富有的家族也纷纷凋敝,刘文彩的儿孙进刘氏庄园还得买门票。所以财富一定是社会的,财富一定是流动的。

大成网:毕竟是相当庞大的资产,就真的不后悔?

樊建川:我把博物馆捐赠给政府没有任何犹豫。我在一天发一天工资,要有什么意外就由政府接管。应该这么表述:不是政府感谢我,说樊建川你捐给我们这么大的博物馆,这么多土地,价值几十亿元;应该是我要感谢政府愿意接收和承担,愿意把这个资产管理下去。否则,交给谁我都不放心,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感谢政府,否则捐给谁我都不信,交给谁谁也得死。

大成网:哪怕是交给自己的女儿,也没考虑过?

樊建川:她也要死。政府有自身运行规律,有文化部门和完整体系来运作,博物馆交给(政府)不要,我就傻眼了。所以感谢他们能接受,希望他们能够善待它,长期保管下去。我对女儿说,老爸在的时候你来可以不买票,但要是我死了,你去建川博物馆一定要主动买票。

大成网:希望后来人提到你,最大的评价是什么?

樊建川:就是一个记录历史的人,一个提供经验教训的人,一个保存经验教训的人,一个敲警钟的人。

By:胡爽 cherryhu

在樊建川的地下藏书室,除了铺满两面墙的书,还有一幅漫画,上书两个大字:“袍哥”。川人说袍哥人家从不拉稀摆带,简言之就是爱恨分明,讲忠义。

“我最希望在建博物馆的时候一下死掉,最愉快。”你敢这般轻言生死吗?樊建川偏偏就这样说了。有人搞收藏、鉴文物,是为发财;他偏反着来,散尽千金建一座座博物馆,并维持着庞大运营。

至今也有人难理解他捐赠博物馆的决定,但其实,他只是想做个历史的敲钟人。

世界上任何一个少数派,内心都不会住着温顺的良驹。你的梦想长什么样,你就是什么样。当然,很多人走着走着,已经连心都丢失了。

樊建川

建川博物馆馆长

+收听
樊建川,蜀地商人,文物收藏家。他曾下乡、当兵、任教、做官。1993年为收藏而辞官经商。从事收藏数十年,藏品种类繁多,重点为抗战文物和“文革”物品。

望江谈

大成网深度人物谈话

+收听
腾讯大成网原创人物访谈栏目,听百家之言,晓世情事理。

公共邮箱:2225118010@qq.com

联系我们:028-85225111转51408

版权声明:腾讯大成网网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查看所有评论 人参与评论

网友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3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