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10月21日,下午两点,宜宾四中高一9班,语文老师正在给学生解读林徽因的诗歌。

班里有近四十名学生,其中不乏搭乘火车上学的孩子。

02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下午四点,本周最后一节班会课。

为避免坐火车的学生错过班点,班主任在交代完班里的情况后,便让他们先行离开。

03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宜宾四中放学的同时,上百位来自宜宾县横江中学的孩子们已在小儿坪车站排队,准备上车。

票价便宜,全程仅26.5元,学校到内江沿线小站,2到6元不等。

相同距离的大巴,票价则是20多元。

04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下午5点,距离宜宾县孔滩站还有一个半小时。

“饿了,可以在车上打热水,吃热食。”张扬说,相对大巴,他更喜欢火车上宽阔的空间。

05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车厢另一头,15岁的熊彩玉的桌上摆好了泡面。

熊彩玉家住孔滩,今年刚上高一。她说,从今天算起,再坐上二十多趟火车,她就可以和家人一起共度春节了。

两位女生泡面的热水是邻桌男同学帮忙打的。

熊彩玉说,坐车中,她常会遇到很多志趣相投的小伙伴,一来二往,逐渐就成了朋友。

06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熊彩玉身旁的同班同学徐燕说,她家住在王场站,孔滩前一站。

徐燕说,火车上氛围轻松自由,可以和小伙伴一起分享零食,一起唱歌……

07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火车相邻的小站之间,车程仅有十几分钟。

车辆行驶缓慢,途径的地方大多是山岭,风景十分优美。

三月,铁轨沿途一片芬芳,空气中混杂着泥土淡淡的味道。

寒冬大雪,群山成一面面白墙,依靠大山的城镇也都银装素裹。

08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火车行至中途,新的乘客陆续上车,除开学生,还有过往的村民、菜贩、果农……

“车站小,没有专门的售票点。”列车员说,为方便中途乘客上车,多是上车补票。

09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这座小桥,我拍了一年多,从初春到严冬。”陈世林说,每次坐车,无论往返,她都会用手机拍上一张。

陈世林,16岁,就读宜宾某职业高中,今年高二,每周都坐火车回家。

陈世林说,在车上除了看书听歌,她最享受的事就是拍下沿途的风景。

“从家里到学校就这一趟火车”。陈世林说,停了,她只有和小伙伴转乘大巴回家。

10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2014年9月,陈世林在父亲的陪伴下,离开家到宜宾读高中。

“父亲送我上学的情景历历在目。”陈世林说,第一次从家里去学校,就是坐的这辆火车。

转眼一年过去,陈世林还坐这辆火车。如今,她不再需要父亲的陪伴,而更多的,她想早点分担父亲的压力。

11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下午6点,天色渐暗。

借助车厢的灯光,读高一的蒲宇埋头复习着上周老师讲的地理知识。

“下下周就要月考了,得抓紧看书。”蒲宇说,虽然读书并不是农村孩子走向城市的唯一途径,但这条路却是最直接和可望的。

12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晚上7点,火车行至孔滩站——车上最后一批学生也下车了。

“列车阿姨再见。”历经数次乘坐,蒲宇他们早已和车上的工作人员相互熟悉。

13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晚上8点,火车即将抵达终点站,车上乘客只有寥寥数人。

列车长李霞在座位上整理今天火车的数据和运行情况。

“我们还是想尽力保住这趟车。”李霞说,和其他绿皮车一样,将来,普快5636次火车可能会打造成探亲、赶集以及旅游专列。

14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李霞说,她时常会遇到马大哈的学生,将东西遗忘在车上。

“得给他们拿回去。”李霞说,根据物品信息,他们一一通知站点和学校,将失物归还。

15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列车班长陈学武做完日常记录后,开始清点药品。

“乘客虽不多,但医药设备一定得齐全。”陈学武说,火车上,时常会碰见学生身体突发不适的状况。

今年7月,车上的一男孩子突发高烧,好在药品齐全,暂缓病情后,男孩子得以迅速送往医院。

16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夜幕下,火车穿过一个个小站。

山区的星空总是明亮,但相比之下,从车窗探头望去,更能引起注意的是小站与车头灯的交相辉映。

李霞说,像普快5635次这样的火车,几乎每趟车都是亏损的,但它依旧行驶在川滇大地上,只是因为:

还有这样一群孩子,等待着它的到来。

17

17

本期作者:张龙辉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