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视川159期:我们这一行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f.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1.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2.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3.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4.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5.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6.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7.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8.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09.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0.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1.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2.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3.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4.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5.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6.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7.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8.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19.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20.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21.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22.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23.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24.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25.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26.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027.jpg
  • //mat1.gtimg.com/cd/0001/satyrguo/talkshow/D.jpg
  • 传统曲艺,门类繁多,有相声、评书、口技、大鼓等等。市场经济的社会大环境使传统曲艺失去了以往的魅力。无论作品数量,还是专业或业余的曲艺人才,以及曲艺表演团体都在急剧减少,这一行逐渐成为人们印象里的“穷家破院”。随着近十年来各地曲艺节目重新走入剧场,走入茶馆,民间曲艺的面貌焕然一新,很多年轻人纷纷加入了进来。在北京、在西安、在上海、在广州,都出现了知名的民间曲艺团体,市场开始形成。而在西南地区,四川成都,也有这么一帮年轻人,他们“咬定青山不放松”,追寻着自己的“曲艺梦”!

  • 田海龙,山东人,80后。从大学开始,就和同学朋友成立了哈哈曲艺社。2009年来到成都,哈哈曲艺社也就跟着来到了蓉城。“我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我就觉得,我不太好赌。”田海龙初来乍到,并没有急着演出,成立曲艺社,而是找工作。“差不多稳定了两年吧。”他说,我也是在找,因为成都以前没有。当他找到一帮志同道合的人之后,自己的工作也比较稳定了,“就开始着手做这个事情了”。

  • 田海龙是一家外企的员工,这是他“面儿上的工作”,收入全靠它。一边上班,一边靠工资“养着”相声。回想曲艺社刚成立的那段岁月,田海龙感慨万千。“那个时候没有场地”,是最麻烦的事情。田海龙和他的朋友们也不好意思卖票,他们担心自己的水平不够。所以,好不容易有茶馆愿意接收他们,他们还要“给观众贴茶钱”。场地简陋,“我把我家的窗帘子被单子都挂出来当舞台背景幕布”!

  • 现在的田海龙,“有家有娃”,工作生活曲艺,三不误。“没想到啊。都是从零开始,慢慢的。”田海龙说,起初也很担心,台子是搭起来了,但曲艺的形式在四川会不会“水土不服”?“师傅师爷他们那一辈儿都没有搞起来”。2011年10月份,哈哈曲艺社终于找到一个场地,大家硬着头皮,一周一演。结果发现,并没有隔阂,观众接受。从2012年开始,演出就没有间断了。逐渐的,演员队伍也锻炼了出来,一切似乎已经上了轨道。

  • “今年的任务是解决演员的吃饭问题!”从春节之后,田海龙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去电视台接活儿,和各大茶馆洽谈,成了他打电话的主要内容。“车到山前必有路,其实啊是车到山前必有山。”田海龙坦言,市场和消费群体的培养,不会一蹴而就,要不断夯实,不能满足于可以演出,要“折腾”,才能让大家一直有饭吃。

  • 在哈哈曲艺社,田海龙主业是相声,也说评书。谈到业务,他坦言:“不是科班出身,基本上小时候没有接触过专业的。”在山东,学生课业很紧张。小时候仅有的娱乐消遣就是听收音机,“里面全是相声和评书”。后来到了大学,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于是就找了几个同学搞曲艺社团。“那个时候也没有老师教,大部分是自己几个人在摸索。”田海龙补充到,“哈哈曲艺社”意思就是,我在哈尔滨上哈工大,所以就是“哈哈”。它同时兼有欢笑的意味。来到成都,田海龙得知,“哈哈”还有“傻子、可笑”的戏谑意思,就沿用至今。

  • 在哈哈曲艺社,和田海龙一起搭班子的有很多都是80后,还有一部分90后。大家都是年轻人。“有的光是听过,没演过,没说过。”田海龙说,大家首先是热爱曲艺,喜欢相声;其次,网络发达,通过社区、微博大家就这么认识,就走到一起了。然后就是漫长的锻炼时期。幸运的是,他们在成都,遇到了相声界的前辈,并拜了师,有了专业的学习机会,如今,想想那些“苦”日子,田海龙心里认为“那都是追求啊!”

  • 现在哈哈曲艺社,每周五到周日演出。锦里、文化宫、五世同堂三个地方轮流转,观众群体日渐庞大。“我们主要抓的是年轻人。”田海龙说,并不是传统曲艺就只有老龄化观众。事实上,来消费的都是年轻人,这个群体很大,值得挖掘。有次在文化宫演出结束后,有观众发来微博,说他想象不到成都还有这么传统的地方,更没想到,这么传统的地方,从演员到观众都这么年轻。田海龙说,他很欣慰,他要走下去。

  • “如今有了商演了,这是好事。”田海龙再次念叨起“今年的任务是解决演员的吃饭问题”。他说,这说明大家是有期待的,愿意看。想当初,他和师弟好不容易接个商演,是一家国企的年会。“伴餐演出最难做”,场上正在大段的贯口,结果领导开始敬酒了,全体员工都起立,互相碰杯,没人听没人理了。“还是接着说!”田海龙说起这些往事,不由地笑起来,他说,有梦想就欢乐,我们这行,就是要乐。

  • 袁国虎,重庆人,86年出生,27岁未满。田海龙对他的评价是:“不像一个现代人,活在现代社会里的旧时代的 人。”从他的这一身打扮来看,也确实有点古韵在其中。当然,他之所以这样,按照他的话说,“一是我的生活环境,二是我从事的职业”。他,是个说书人。

  • 袁国虎学川剧出身,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川剧演员。由于父亲的缘故,他从小就可以接触到各种曲艺门类的老先生,“吸收到的营养很高级”。后来在川剧院工作,由于自己的脾气不好,半年不到,就离开川剧院,四处奔波。2010年回到重庆,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点拨,他开始说四川评书。

  • 从戏曲转评书,对袁国虎来说,“从未有过问题,很轻松的就学起来了”。跟师傅徐勍2010年相识,跟了一年才拜师。从兴趣到职业,袁国虎坦言:“很快。”之前没想过靠说书活,但年龄到了,各方面压力来了之后,就转化成人生的发展目标了。大概在2010年7月份,袁国虎开始尝试创作。他将川剧中的段子改编成评书,效果非常好,逐渐的自己在圈子里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接着,就是和田海龙的哈哈曲艺社合作,到处钻剧场,成为固定的演出嘉宾。

  • 比田海龙遇到的困境更糟的是,评书,尤其是四川方言评书,它的发展环境相当恶劣。“评书是很严肃的艺术!”袁国虎说,和相声比,评书不怎么搞笑,现场不会很火。它的精髓和妙处在于故事、表演、语言、知识、民俗、风趣。缺一不可。“我一心想成为知识性的文人型的艺术家”,袁国虎解释道,评书给了他这个机会。

  • 袁国虎的性格很怪,田海龙说他是个“古人”。袁国虎说,和老人待惯了,“朋友大都是70岁左右的”。父亲50多岁才有了他。少年时父亲去世,靠家底,袁国虎从小没受什么挫折,“我把我爸留下的钱,都用到古玩和川剧上了”。直到自己开始说书,这才有了自己的收入。“评书不挣钱,经常下半月没钱。”袁国虎笑称,他如果不从事这个行业,他的生活或许比现在好的多,这一切都是“兴趣使然”,画画,古玩,饮茶,说书……这些他无法割舍。

  • 每天袁国虎会在宽窄巷子演出,周末则会跟随哈哈曲艺社演出。“一开始是打游击,现在有了固定的场所。”袁国虎说,计划赶不上变化,和哈哈的合作不知道会走向哪里,但他希望可以做大做强。“四川评书是有市场潜力的,老一辈四川评书大家们,打的基础很扎实,但就是一小部分人,让四川评书,甚至是让四川方言走了下坡路。”,袁国虎说:“四川话与推广普通话不矛盾,它是民俗。而且本来就属于北方语系,是最容易懂的方言。”他首先要让四川话“硬”起来,发扬光大!方言和评书结合,必然魅力无穷。

  • “李伯清,我的师叔。”袁国虎聊起评书来,兴致盎然。“他挽救了评书,给四川评说打了一针强心针”,但是袁国虎也表示,他不会走李伯清的路,“我虽然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绝对悲观者,但我也是一个守望者”!评书市场看似闭合,实际上存在生命力,而关键在于作品。袁国虎现在仍保持手写创作的习惯,并且作品颇丰,在茶馆,在公园,任何角落都是他思考、创作的工作室。“我不当电脑型知识分子,那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没有生命力,左搬右抄,永远不是自己的东西,立不住脚,没有底气”!

  • 对于老一辈的曲艺大家,袁国虎非常尊敬。“现当代的老先生厉害啊,更久远的古人更是牛。”袁国虎表示,他并非抬古人压今人,拿死人吓活人,只是他觉得,作品是唯一具有说服力的东西。“我的创作就是这样,不会去先去看谁的段子,而是自己先写,让市场检验之后,隔段时间再做对比、修改”。对于评书,他有着独到的原则:“人云亦云不值一文,独立思考无价之宝”。平常生活中,如果有时间,他还会抽空看望很多老一辈曲艺名家。“现在,他们都老了,有的还在住院,我要多陪陪他们,那也是种学习。”袁国虎认为,能和老一辈的艺人保持沟通,是难得的人生财富。

  • 可能也正是他身体里内在的“怀古”气质,让他和茶、古玩、字画结缘。这些占据了他大把的业余时间。“我住的远,南门华阳。”袁国虎说,他图个清静,让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思考。他的脾气怪,也导致他的朋友不多,“一两个知音足以”。2013年,袁国虎想和李伯清做一个评书专场,“他说现代,我说传统”。当被问到目标是什么时,袁国虎说:“北有郭德纲,东有周立波,西南这边,我希望是我!”听起来,似乎很狂妄,更与他的年纪不太相符,不过,“江有九转九死不改,旋窝百回百折不挠”,袁国虎对未来充满信心。

  • 吴易,成都人,90后,现为影视学院学生,今年将毕业。与田海龙的稳健世故、袁国虎的怀古犀利不同,他觉得自己和一般的90后没什么不同,不能因为他是说相声的,就要区别开来。“大家的选择不同罢了。”吴易说,我不想走一个别人制定的路,所以,我自己选择我自己喜欢的。搞曲艺就是他的选择。

  • 说起吴易加盟哈哈曲艺社,还要从一篇帖子说起。“2011年网上看见了田海龙的帖子,他正在召集成都范围内的高校相声团体组建联盟,办大学生相声大赛。”当时,吴易是学校曲艺社的创办人。“很多大学生,喜欢相声都是从郭德纲开始的。我则是从小就喜欢,侯宝林啊马三立刘宝瑞啊,所以一进大学,发现没有曲艺社,于是我就创办了,并且通过网络,认识了田海龙,参加了第一届四川大学生相声大赛,拿了第一!”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 现在,吴易和袁国虎同租一处。大家在一起切磋业务,吴易的评书就是袁国虎教的。至于相声,和田海龙一样,吴易非科班出身,他深知“相声的门槛是在门里面,在山上!”所以,每一次表演机会都格外珍惜,在表演中锻炼自己的功夫。“之前在学校就开始登台,后来做哈哈曲艺社,大家都觉得我是个苗子,就让上。”吴易回忆到,第一次登台效果还可以,但现在反过头看,问题还是很多的,这需要专业的训练。吴易和田海龙随后都拜师入门,接受起专业培训。

  • 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吴易也是个数码控。只不过,他还多了几样爱物。醒木、扇子、手绢。吴易说,这是他吃饭的活计。虽然现在的收入并不怎么样,“我是没毕业,不固定,这月一千下月五千”,但吴易心中存有信仰,“四川曲艺是没有相声的,年轻人也不关心曲艺。我要做的,就是四川也有曲艺,也有相声,他们没有被时代湮没。”

  • “我最近接了一个活儿,是一个公司,他们内部要表演节目。”吴易负责给他们排练相声。在排练中,吴易自己也在感悟相声的“难”。“一段两段,能说是能说,但每一场都是那个样子。技巧,积累,知识面上的东西太难了”。吴易说,相声以说为主以逗当先,同时还不能忽视学,“就像侯宝林,他戏唱的好。你必须有你能拿的出来的东西。”尽管学习的道路荆棘密布,但他却很乐观,“用一个喜欢的东西,来养活你自己,那过程是快乐的,所以,我不会放弃,很快乐!”

  • 可能是由于自己很早就有的独立意识,吴易虽还没有毕业,但已经是个十足的“社会人”了。首先不和家人住,搬出来;其次,加盟哈哈曲艺社,有一定的商演机会,有一定的收入;还有就是,每周五他还要去玉林附小,给小学上表演课。说他是大忙人,他摆摆手:“时间对我们来说,很宽松的。唯一的压力,应该是如何让我们忙起来。”吴易说,单单靠商演,没有固定性收入,除非你的名气全四川都知道,那你的商演就源源不断,你才是算固定了。现在重要的是把曲艺社做强做大,毕竟存在更新,很多学员面临选择问题。毕业、找工作等等,都会迫使他们转行,而社团的演出不能停!

  • 吴易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成都很多年没有专业的相声团体了,放眼全国,北京、上海、广州、大西北都有自己的民间组织,它们通过和电视台、网络媒体的合作,都已起势。“所以我们这些人,没事就混电视台。我本来也是影视学院的。”吴易说,“明年我们还要参加央视的相声大赛,让大家都知道我们,知道成都。”图为吴易参加某电视台节目录制。

  • 在曲艺社里,吴易主业是相声,逗哏。“我的捧哏是帅哥,我们的社帅。”吴易坦言,自己的形象不好,但符合曲艺的规律,加上自己的基本功不错,所以,每次与搭档合作,效果都不错。“来曲艺社的朋友,都是一个年龄段的,这里不收学费,只要你喜欢,就可以来学习,你要有天赋,就可以上台表演。”吴易说,从大学做到现在,他坚定了不改行的心,哪怕用其他收入来供养相声,他都要走到底,“舍不得这帮兄弟!”

  • “师傅师爷没搞好的,我们一定要拼了弄成!”吴易今年大学毕业,谈及未来,他说:“去年我们很乱,场子啊各种问题,现在算是上了轨道了。所以,稳定了就要升级。家人不会干涉我,大的选择都在我!”事实上,从全国看,曲艺的道路都是异常艰难的。从表演者到创作者,传统观念被时代冲刷,传统艺人的职业精神在弱化,曲艺人才队伍建设进入了一个异常寒冷的季节。 像田海龙、袁国虎、吴易这样的年轻人,他们所面对的,不是简单的自身业务问题,他们是在与一种“观念”进行斗争。

  • 现在,曲艺作品生产和回报的不对称,曲艺作者和表演者的社会地位和市场价值定位也很尴尬。从这个层面,我们可以理解田海龙为什么一心求一个稳定的场地、袁国虎为何坚守传统精神、吴易干嘛要变着法儿的“露脸”……本身曲艺之路就很崎岖,而他们又都是在正待选择人生发展道路的年纪,是寻梦还是妥协,是另类还是收敛?和普通人无异,但却已经在低调着挑战生活的极限,田海龙最喜欢和大家伙分享的一句话是:“追求,不是外力加上的,而是自己想做的。”

  • 视川159期:我们这一行。(腾讯大成网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dcsee@foxmail.com 或 028-85225111-51297。

微博热议
qwhy79
怀仁居士:【视川182期:失独者的悲情余生】俗话说“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对于陈德生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丧子之后家庭的突然变故…… http://url.cn/RqRjts #微视川# http://url.cn/RqRjts

转播05月05日 16:02 发自腾讯微博
q274371259
周国俊:视川168期:被遗忘的大山之子。“有人问我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支教。其实我跟你们一样,也是来这里旅游的,只是停下来的时间长了点。经常有人向这里捐学习用品,可这里更缺的是老师,所以我捐出了自己的青春。”——陈闯 #微视川#http://url.cn/NNvVy1

转播05月05日 12:11 发自腾讯微博
heart-believe
冰泪:【视川183期:越南新娘阿历】来自越南艺安省琼流县新胜乡的亲姐妹,在嫁入中国四川后,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姐姐何氏庄因捆绑中国婆婆致死被判刑10年,妹妹何氏历生下宝宝安逸地坐完了月子…… http://url.cn/PqNRWN #微视川# http://url.cn/NdWYEH

转播05月04日 20:02 发自腾讯微博
lidan_1217
千思万虑:【视川183期:越南新娘阿历】来自越南艺安省琼流县新胜乡的亲姐妹,在嫁入中国四川后,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姐姐何氏庄因捆绑中国婆婆致死被判刑10年,妹妹何氏历生下宝宝安逸地坐完了月子…… http://url.cn/PqNRWN #微视川# http://url.cn/NdWYEH

转播05月04日 19:24 发自腾讯微博
gyh681119
高远红:【视川183期:越南新娘阿历】来自越南艺安省琼流县新胜乡的亲姐妹,在嫁入中国四川后,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姐姐何氏庄因捆绑中国婆婆致死被判刑10年,妹妹何氏历生下宝宝安逸地坐完了月子…… http://url.cn/PqNRWN #微视川# http://url.cn/PqNRWN

转播05月04日 19:22 发自腾讯微博
zuo2230962
xc244:#微视川#vfvdfffffffffffffffffffff
转播05月04日 18:09 发自腾讯微博
ZHANG38530378
张大烦:【视川183期:越南新娘阿历】来自越南艺安省琼流县新胜乡的亲姐妹,在嫁入中国四川后,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姐姐何氏庄因捆绑中国婆婆致死被判刑10年,妹妹何氏历生下宝宝安逸地坐完了月子…… http://url.cn/PqNRWN #微视川# http://url.cn/PqNRWN

转播05月04日 16:36 发自腾讯微博
ZM1033611931
茶思:【视川183期:越南新娘阿历】来自越南艺安省琼流县新胜乡的亲姐妹,在嫁入中国四川后,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姐姐何氏庄因捆绑中国婆婆致死被判刑10年,妹妹何氏历生下宝宝安逸地坐完了月子…… http://url.cn/PqNRWN #微视川# http://url.cn/PqNRWN

转播05月04日 13:08 发自腾讯微博
abc2365341058
菜农:【视川183期:越南新娘阿历】来自越南艺安省琼流县新胜乡的亲姐妹,在嫁入中国四川后,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姐姐何氏庄因捆绑中国婆婆致死被判刑10年,妹妹何氏历生下宝宝安逸地坐完了月子…… http://url.cn/PqNRWN #微视川# http://url.cn/NdWYEH

转播05月04日 12:52 发自腾讯微博
WD2296088781
青春记忆WD76:【视川183期:越南新娘阿历】来自越南艺安省琼流县新胜乡的亲姐妹,在嫁入中国四川后,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姐姐何氏庄因捆绑中国婆婆致死被判刑10年,妹妹何氏历生下宝宝安逸地坐完了月子…… http://url.cn/PqNRWN #微视川# http://url.cn/PqNRWN

转播05月04日 12:13 发自腾讯微博
ABC1574371029
何超:【视川183期:越南新娘阿历】来自越南艺安省琼流县新胜乡的亲姐妹,在嫁入中国四川后,却走出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轨迹——姐姐何氏庄因捆绑中国婆婆致死被判刑10年,妹妹何氏历生下宝宝安逸地坐完了月子…… http://url.cn/PqNRWN #微视川# http://url.cn/PqNRWN

转播05月04日 10:43 发自腾讯微博
fengshun2535
冯舜:#微视川# 你对自己现在生活还不满意吗?
转播05月01日 20:25 发自腾讯微博
xiaoyang101shanghai
小样:#微视川# 机制呢 以前提这个口号就没想过以后的问题吗? 专家们(砖家们)
转播04月30日 11:07 发自腾讯微博
zhoulili9399
周丽丽:【视川182期:失独者的悲情余生】俗话说“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对于陈德生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丧子之后家庭的突然变故…… http://url.cn/RqRjts #微视川# http://url.cn/RqRjts

转播04月30日 10:52 发自腾讯微博
zhang1020xyz
zcj:【视川172期:无处安放的童年】这是一群留守儿童,他们的童年被关在泸州古蔺的大山里,没有游乐场、没有喜羊羊、没有电脑游戏、甚至没有一双像样的鞋袜,更无法得到来自父母完整的爱……他们的童年何处安放? #微视川# http://url.cn/V9USvn

转播04月30日 10:52 发自腾讯微博
zhang1020xyz
zcj:【视川182期:失独者的悲情余生】俗话说“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对于陈德生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丧子之后家庭的突然变故…… http://url.cn/RqRjts #微视川# http://url.cn/RqRjts

转播04月30日 09:37 发自腾讯微博
q727466500
好运:【视川182期:失独者的悲情余生】俗话说“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对于陈德生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丧子之后家庭的突然变故…… http://url.cn/RqRjts #微视川# http://url.cn/RqRjts

转播04月28日 22:47 发自腾讯微博
xf_isSmall_peak
小峰峰:#微视川# @靳益那 0.0
转播04月28日 18:01 发自腾讯微博
YHY1924651584
七姊妹儿:【视川182期:失独者的悲情余生】俗话说“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对于陈德生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丧子之后家庭的突然变故…… http://url.cn/RqRjts #微视川# http://url.cn/RqRjts

转播04月26日 11:38 发自腾讯微博
dsc_happy
dsc:【视川182期:失独者的悲情余生】俗话说“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对于陈德生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丧子之后家庭的突然变故…… http://url.cn/RqRjts #微视川# http://url.cn/RqRjts

转播04月25日 10:14 发自腾讯微博
yunyunyuer
云:【视川182期:失独者的悲情余生】俗话说“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对于陈德生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丧子之后家庭的突然变故…… http://url.cn/RqRjts #微视川# http://url.cn/RqRjts

转播04月25日 09:09 发自腾讯微博
kj620219
白骨精:【视川182期:失独者的悲情余生】俗话说“养儿防老”,不光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对于陈德生来说最大的悲伤,莫过于中年丧子之后家庭的突然变故…… http://url.cn/RqRjts #微视川# http://url.cn/RqRjts

转播04月24日 11:01 发自腾讯微博
MJF871233998
莫留:#微视川# 平安。
转播04月23日 18:13 发自腾讯微博
W1025252957
林斌:【视川172期:无处安放的童年】这是一群留守儿童,他们的童年被关在泸州古蔺的大山里,没有游乐场、没有喜羊羊、没有电脑游戏、甚至没有一双像样的鞋袜,更无法得到来自父母完整的爱……他们的童年何处安放? #微视川# http://url.cn/V9USvn

转播04月23日 17:36 发自腾讯微博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独家出品
本期编辑: 郭杨
摄影: 郭 杨
时间:2013-04-18
联系电话:028-85225111-51297
投稿邮箱:dcsee@foxmail.com
摄友QQ群:226254503
QQ: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