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8月19日凌晨,里约奥运女子跳水单人十米台决赛中,来自四川的任茜成功夺冠。

8月19日中午,四川省游泳学校的孩子们吃完午饭后,一起观看任茜姐姐的视频。

“我也想当冠军。”10岁的曾俊杰说,他从6岁开始学习跳水,至今有4年。

跳水队的孩子年龄都不大,最大12岁,最小还未满5岁。

02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跳水就像在空中跳舞。”曾俊杰说,他很喜欢那短暂又自由的感觉。

训练不分季节,即使是冬天,训练也不会间断,有时一天会跳上三四百次。

03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跳水台分为一米、三米板、五米、七点五米和十米台。

04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暑假上午水上训练,下午陆上训练。

开学后,队员们除了跳水,也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学习文化课。

05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游泳学校实行寄宿制度。这些离开家乡、离开了父母的小队员,过早地学会了独立照顾自己的能力。

06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中午下课后,小队员唐甜添在食堂打菜。

饭菜不限量,唐甜添习惯一勺肉、一勺菜、一碗米饭、一碗肉汤。

07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成都连续多日高温,小队员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每逢此时,刘豪就格外想家,“家里房子大一些,有空调。”他来自泸州,其他孩子来自四川各地,寒暑假才回家一次。

08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孩子们最高兴的,就是父母来学校看自己。

“有时每月都来,有时很久都不来。”五岁的龚博洋说,他很想念爸妈,想着他们来学校,陪陪他、带他玩。

09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打电话,是联系小队员和家人的纽带。

矮的孩子够不着电话,和爸妈说会儿话,她一直站在椅子上。

10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上午训练结束后,队员有2—3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跳水训练分为水上和陆上,陆上训练动作和力量。

教练李玥说,一个动作彻底掌握,离不开上万次的练习。

11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9岁的小双在蹦床上练习空翻,汗水在空中挥洒。

“她跟当年的任茜很像。”李玥说,第一次见到任茜是在2007年夏天。“聪明,眼睛大大的,很有灵气。”

“她很聪明,但更能吃苦。”李玥说,任茜对自己要求很高,一个动作欠缺,她能琢磨一晚上。

12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练习一会儿,汗珠布满曾俊杰全身。

“今天要多练一个小时。”曾俊杰说,他相信未来,他也能站在奥运奖台上,手捧金牌。

13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训练和比赛中,受伤也是常有的事。

刘豪说,上次受伤,是训练翻转两周动作,一不小心,就将手臂拉伤了。

14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一个优秀的运动员,需要经过层层选拔。”跳水教练郭川说,要登上奥运舞台,队员将经历:省地市区选拔—省内游泳学校—省内专业队—国家队。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晋级,但更多的是离开。

15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想要做一名优秀的跳水运动员,外观、体型等先天因素很重要;然后是关节,手腿腰肢,臂展伸开等。

最关键的是脚尖,俗称“粽子脚”。脚尖距离地面越近,脚型越好。

16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郭川说,即便孩子自身条件满足,父母家人也同意,但孩子吃不了苦,也不可能成材。

17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8岁的邓星月双手合一、翻腰,练习压韧带。

“现在已经习惯了,一点都不痛。”邓星月说,最开始受不了疼痛,常常边压边哭。

18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生活中,教练扮演了孩子爸妈的角色;但在训练中,他们只有严厉的面孔。

郭川说,吃苦是队员们的一道坎,必须迈过去。

19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小队员练习单杠,郭川在后面小心地扶着。

“我的梦想就是他们。”郭川说,从1984年退役后,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希望他们能实现自己当年的奥运梦想。

20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训练的休息时间,林福鸿与小伙伴对着镜头做鬼脸,摆动作,嘻嘻哈哈相互打闹。

艰苦的训练让他们过早成熟,但仍遮掩不住少年的童真。

“别人练一遍,我们就练十遍。别人练十遍,我们就练一百遍…”

假如有一天,这群孩子中的一个人出现在奥运会奖台上,当我们羡慕他的风光时,也不要忘记了,他度过了比大多数人艰苦得多的童年。

祝福这群孩子!

21

21

本期作者:张龙辉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