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老余的手工秤店在青神县瑞丰镇一条不知名的老街上,相邻十几幢风雨飘摇的老宅,以及门庭冷落的几家老店。

老余的店就是其中为数不多的老店之一。

老街长有三四百米,巷弄数十条。

早几十年,店铺鳞次栉比,逢场赶集,更是人山人海。

历经百年繁华之后,古街早已没有昔日景象。

02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天气有点炎热,加上不逢场,整条街显得很冷清。

老余坐在工作台后,拿着一米多长的秤杆敲敲打打。身旁的墙上挂着大大小小几十杆手工秤。

03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老余正在钉秤花,黄色的铜丝一点点嵌入,细密的花纹绽放在漆黑色的秤杆上。

“这是细活,这么一杆普通秤,就有几十个孔眼,每个孔眼都得镶上三毫米左右的铜丝。”

04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手工秤工序繁复,刨秤杆、打秤纽、钉秤花,大大小小20~30道工序。每一杆秤,老余都像绣花一样精雕细琢。

大秤和微型杆秤制作需要五六天。普通秤杆,一天能做两三把。价格从三十多元到上百元不等。

05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做秤就是做良心。”老余说,每一杆秤都有精准的度量衡,差不得一丝一毫,不然坑的就是买东西的人。

买手工秤的小生意人,不少会要求做八两秤七两秤。

老余说:“我遇见过好几次这样的小商小贩了,他们说你有钱不赚,是傻子啊。不过,我还就宁愿当傻子,也不坏了规矩。”

06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老余的店里,旧秤、铁皮、铁钉、铜丝、榔头等工具满地都是。

工作台上,锯子、刨子、铁斧、铁锉子、凿子、钻子、墨斗…也和老店一样修修补补,烙印着岁月的痕迹。

“这所有的一切,就全靠他俩了。”老余说,手工艺人求活路,全凭自己一双手。

07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时光倒退30年,老余算是老街上最风光的人。

老街当时商业发达,生意人多。

老余做的秤质量过硬,价格公道,往往供不应求,生意红火,堆积了相当多的原材料。

08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材料在老房子的夹板上,老余需要搭楼梯才能上下。

“别小看这一杆秤,它的寓意很多。”老余说,秤在以前代表着“当家”,是置办家什中不可缺少的器具。

秤还有辟邪镇宅的作用,碰上刮大风,许多人家会把秤挂到门口,以镇风邪。

09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几十年里,老余卖出了上万杆秤,修的秤更是不计其数。

10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2012年,手工秤列入眉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但并没有挽救这门手艺的式微。

精巧方便的电子秤取代了杆秤的地位。

来买秤的大多数就是镇上村里的农民小生意人,或者是药店。

因为是老手艺,买秤的更多只是把它当成收藏。

11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整个镇的手工秤店,现在仅剩他一家。

“以前一天可以卖出两三杆秤,现在的行情四五天能卖一杆秤就不错了。”

今年过去半年多,老余卖秤也只挣了数千元钱,只能通过制作其他的小物件、卖废料、以及儿女的接济来“养店”。

不过,老余说,只要有一个顾客,他就不打算关掉杆秤店。

12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我64年就参加工作了,去乐山修桥铺路。”老余说,当年,他只有十多岁。

修桥铺路很苦,住的是茅草屋,睡的是靠地的木板,吃的是苞谷大米,加上点青菜煮成的大锅饭。

“即便是这样,每天都吃不饱。”老余说,当时修路一个月工资也就三十多元,自己留五元,其他补贴家里。

因为在工地勤劳肯干,老余还获得过不少表彰。

13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修路要打炮,炸毁山石,不然路不通。”老余说,最怕遇到下暴雨,泥石流很吓人。

“我亲眼看到过石头落下来打死人。”老余说起来,仍心有余悸。

14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修路三年之后,父亲把老余叫了回来,因为太危险了。

“我家以前祖传的手艺就是五金手艺。”

回家之后,老余就跟着父亲捣鼓五金手艺,修钢笔,修电筒,做螺丝刀工具之类。

15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在家里呆了两年,20岁的老余决定独自离家前往县城五金厂求生。

“最开始学的是修自行车。”老余说,修自行车不仅累人,而且工资低,相对来说,做秤更讲究手艺,待遇更高一些。

在朋友的介绍下,老余开始跟着老师傅学习做手工秤。

一学就是三年,和老余当时一起学做秤的还有其他九位师兄弟,他是其中最小的徒弟。

16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现在师兄们大部分都过世了。”我也当爷爷很久了。

老余说,现在他三个子女都已安家,平常做做秤,没事时就唱两句川戏,学学打快板。

17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前妻因患重症去世,第二任妻子王淑琴和他在一起已有十多年了。

“她身体不太好,还要去医院上班。”老余说,他心疼她,基本上所有的家务活他都抢着来做。

18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镇上的医院人手不足,王淑琴一人要身兼多职,煮饭,扫地,洗衣,整理病房……

“我也是想多赚一点钱。”王淑琴说话做事,带着农村妇女的朴实和真诚。

19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一天的劳作之后,老余收拾好店铺,坐上三轮车准备去医院接妻子,顺带贩卖废料。

走之前,老余说,现在居然有不少人来找他买哪种很精致的小秤,作为手工艺品收藏。

他想,虽然手工秤作为称量的工具已经没落,但要是能作为一种工艺品迎来重生,那就再好不过了。

20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进

腾讯大成网老南门工作室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