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11月21日下午4点50分,蒲江县气象观测站。

气象台副台长张贤洪正在整理最近的天气数据。

今年35岁,中国科技大学大气科学专业,气象工程师,张贤洪在这里已工作了四年。

“今年这场霾来得太快,不光成都,周边区县影响也很大。”张贤洪说。

02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今天上午,关于“增雨除霾”的话题,张贤洪和县台、市局、省局的同事开了一次联合视频会议。

下午5点,张贤洪整理工具,前往附近的气象观测点。

03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台里人少事多,张贤洪兼顾观测站、自动站数据采集、预报。

张贤洪从暗筒式日照计取出测试纸,纸上的颜色深浅,代表了日照时间、强度。

因为雾霾,日照减少,颜色比正常水平要浅得多。

04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日照计旁边,有一块三四平米的土地,土地周边长着麦冬草丛——这用于测试环境湿度。

张贤洪刨开泥土,露出几根状似钢管的仪器——地表温度测试管。

在观测点收集完数据后,张贤洪启程前往蒲江县光明山观测点。

05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气象探测数据包括6种要素:温度、湿度、大气压强、风向、风速、雨量。

许多设备(区域气象自动站)位于野外,少不了要翻山越岭。

06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山势陡峭,野草丛生,穿过一条隐蔽的小路,张贤洪来到了目的地。

张贤洪有点白发,他说,做这行其实也挺辛苦,经常熬夜。

“但预测准天气时,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天有不测风云,有时夏天夜间下一次暴雨,为保护设备和采集数据,张贤洪就得巡检一次站点,爬一次山,满身糊满泥浆。

07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到达半山腰,张贤洪坐到地上,双手撑腿喘气。

他说,平常俩人一起检修,一天最多会跑十几个自动站。

“你说危险?那太常见了。像青龙水库那些偏远地方,夏天常有山洪、落石,开车都是心悬悬的。”

08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下午不到6点,张贤洪到达山顶。

开箱、调试仪器、检查组件、连接电脑、打开气象软件…

“今晚成都和周边区县计划人工增雨,我们的数据很重要。”张贤洪说。

09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离开前,张贤洪为自动站除草。

“蒲江是农业大县,果农很多。”张贤洪说,雾霾影响光照和湿度,对果树生长影响也很大。

10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回到蒲江县气象台,张贤洪汇总数据,向上级部门汇报,“蒲江天气适合人工增雨。”

“人工增雨是大事,台里会熬夜值守。”下午7点,张贤洪前往蒲江县高桥社区人工增雨点。

11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晚8点多,人工增雨作业点,工作人员正在等待增雨作业指令。

人工除霾的原理,是对空发射含有碘化银等催化剂的炮弹,使得云层中水滴大幅度增加,进而降雨或增大雨量。

雨滴会吸附空气中的污染物,同时促进高空的干净空气稀释地面“脏”空气,起到消霾作用。

12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人工影响天气作业装置一般由高射炮和火箭车组成,两者均用碘化银炮弹。

高炮体型大,不便移动,炮弹能到八千米高空,主要负责消除冰雹。

火箭轻便,能放置皮卡车移动,炮弹只能到五千米高空,主要用于增雨。

13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用于人工增雨的火箭弹,炮弹都有固定编号,每枚价值数千元。

14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11月22日凌晨2点,高桥发射点接到气象局的发射通知,可以实施人工增雨。

15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轰、轰、轰、轰——”连续四声,炮弹全部发射升空,留下一地烟尘。

16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十多分钟后,天空淅淅沥沥下起小雨,张贤红的车窗布满雨珠。

“增雨成功了,期待明天空气好一点。”张贤洪说。

17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11月22日上午10点,成都市气象局。

气象预报员李愉正对昨日人工增雨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李愉说,经过这一轮增雨除霾,加上最近冷空气入川,成都雾霾天终于可以得到解除。

“雾霾会快速消散,但接下来成都将迎来‘速冻’模式,市民注意添衣保暖。”

18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与此同时,成都气象服务中心的王海燕,正在编辑文案,准备在微博、微信上,面向市民发布今天的天气信息。

你能看到她发布的一条条简短的讯息,但你并不一定看到,它们背后的故事。

19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大成网原创图像人文纪实栏目《视川》:用镜头和行走,带你看见四川……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