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警犬训导员王艺说,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犬舍带警犬“哮天”出去溜溜。

然后训练,出巡,执勤。

这样的日子,已持续了一千三百多个日夜。

02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在成都青羊区公安分局警犬训练基地,王艺和“哮天”正在进行障碍训练。

“哮天”今年四岁,相当于人的28岁,正值壮年。

“哮天”从6个月大的时候,就和王艺在一起。

一人一犬,如战友般相守,已渡过了上千个夜与昼。

03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父亲是警犬训导员,我又从小迷恋养狗。”王艺说,警犬陪伴了他整个童年。

2011年,从部队退伍后,王艺如愿以偿成为警犬训导员。

进警犬队并不是一帆风顺,王艺说,有试用期,有检验标准。

“首先你得真心喜欢犬这种动物,有很强的亲和力,其次要有良好的身体素质。”

04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进入警犬工作队后,王艺在平日对“哮天”的身体训练后,又增加了对警犬的识别和使用科目的训导训练。

“警犬按照工作类型可分为,搜毒搜爆犬,治安巡逻犬,防爆犬,追踪犬等。追踪犬在刑侦用犬中,还分得很细,气味鉴别,血气搜索。城区较少,主要用于山区逃逸等。”

警犬值警是轮班制,“哮天”休息的时候,就由其他的警犬轮替。

05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不是所有的幼犬都适合成为警犬。”王艺说,六条幼犬中,能有两条合格就算很不错了。

选拔警犬,主要看幼犬的兴奋度和衔取的欲望: 比如先弄一个球过去,看它是否会去咬。

再把球滚过来,看它是否会盯着看。

亦或者换个颜色的布包裹球,看它是否会感兴趣。

06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最开始是在攀枝花的警犬队,当时主要带退役的警犬,训练自己的基本能力。”

“第一次见‘哮天’是2011年10月的时候。”王艺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天不算冷,只是训练场地的树叶掉了一地。

下午训练结束,王艺来到犬房中。

“第一次刚见‘哮天’的时候,比现在一半还小点,长得很乖,一眼就喜欢上了。”

07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前一个星期就是陪它玩。”王艺说,“哮天”吃饭的时候就守着,玩的时候陪着。

上午9点开始做坐立随行等基础训练,下午基本就是过障碍和扑咬训练。

“新犬对障碍有恐惧心理,‘哮天’不敢上,我就只好亲自上去做示范。”王艺说,除此之外,食物奖励也是必要的。

08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训练幼犬时,训导员最常见的就是出汗,即便在冬天,内衣也可以拧出水来。”

“‘哮天’现在大了,主要就是障碍和防爆训练,要在人身上练习扑咬。”王艺说,训导员不小心受伤也是常有的事。

09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就前几天,我跟‘哮天’一起练扑咬,“哮天”兴奋过度了,就不小心刮伤到了我。”

王艺随后就瞪着“哮天”,“哮天”就哆哆嗦嗦往后跑,王艺又把“哮天”叫了回来。

“乱咬是绝对不行的,我本想揍它,加深它的记忆,可是,你不知道它当时的样子。”王艺突然笑得合不拢嘴。

当时“哮天”一过来,王艺瞬间抓住它,准备教训一顿。“哮天”立马头一缩,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就把王艺盯着,可怜得像个孩子。

10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我当时心就软了。”王艺说,原本要用来揍它的手变成了抚摸,“你下次再这样,我可要揍死你。”

“哮天”看着怒气渐消的王艺后,舌头一伸,尾巴一摇,又蹦蹦跳跳玩去了。

“我就说‘哮天’真的很聪明,能读懂你的情绪。”

11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谈及“哮天”的身体素养,王艺脸上充满了骄傲:

“哮天”灵敏度高,爆发力强,最主要是聪明。

爆发力最强的时候,是在“哮天”的两岁。

“当时虽没有具体测试过,但六七十码的速度是绝对有的。”

王艺说,“跳跃力也很好,两米的杆都能飞过去;过障碍也能用巧劲,跑完整个障碍也仅要十几秒。”

12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带警犬不亚于带一个孩子,要养它,带它,教育它。

“它生病了,你要照顾它,要是不幸受伤甚至死亡,”同在警犬队的吕伟说着说着,眼泪充盈在眼眶里。

“那一次,要不是抢救及时,‘老虎’差点就牺牲了。”

13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2013年8月中旬,警犬“老虎”从负责巡逻的区域回到训练基地。

“刚下车,老虎就走不动了。”吕伟说,训导员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老虎”中暑了。

犬没有汗腺,只要中暑,发现晚了,就没法救了。

14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我就把它抬回屋里。”吕伟说,在等兽医的时候,他急忙用凉水,吹空调等办法给“老虎”物理降温,然后喂藿香正气水。

兽医到了开始给“老虎”输液,吕伟两天两夜就这样一直守在一旁,隔一个小时就喂“老虎”一次水。

医生看着奄奄一息的“老虎”,忍不住叹息一句,这么热,还让狗儿上,肯定会中暑的。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这就是工作。”吕伟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略带悲怆。

15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心情很乱,前所未有的糟糕,要是‘老虎’死了,我该怎么办?”

吕伟说,看到“老虎”躺在病床上,自己也吃不下饭,就想一直照顾它,尽最大的努力。

“好在‘老虎’最后活了下来。”

16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老虎”中暑后第二年的春节前夕,吕伟姐姐结婚,他请假回了趟老家。

“队长打电话说‘老虎’有四天没吃饭了,喂药也没用。”

吕伟急忙赶回来后,就守着老虎吃,一直陪伴“老虎”渡过了整个春节。

17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两次大病,“老虎”体力有所退化,连嘴上的胡须都白了许多。

“再过一两年,老虎可能就得退役了。”吕伟说,老虎和其他退役的警犬一样,由警犬队挑选合适的人来进行领养。

18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采访那天的晚上,恰逢王艺和“哮天”要参加青羊区公安分局的演练,“哮天”主要负责警戒。

看到“坏人”被制服躺在地上,“哮天”仍旧保持着高度的警觉。

“这就是它的命。”王艺说,“哮天”可能只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但他,却是它的一生。

19

19

本期作者:张龙辉 邱桐

腾讯大成网老南门工作室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邱桐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