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48℃,这是地铁7号线琉璃场站与川师站之间施工段的地表温度。

烈日的炙烤下,是依然正在忙碌的施工人员。

02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42岁的凌敏芳,站在钢筋架上,大口喝完半瓶水后,使劲将瓶盖拎紧。

她的水杯前几天掉了,“男人心疼我,给我买了瓶矿泉水。”

水喝完了,瓶子她留着了。每天上班前,烧一壶开水,倒入瓶中凉着,歇息时喝几口。最近天热,每天要喝三四瓶。

凌敏芳说,在工地做混凝土工前,她在农村老家务农,孩子上大学要钱,她便随丈夫一同来工地做活。

03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张红兵穿着长袖和筒靴,蹲在混凝土浆中,用抹刀把工架上的混凝土填充平整。

张红兵说,“天气热点不算啥子,工地早点完工,那就值了。”

04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汗水顺着安全帽边缘流了下来,掀开帽子,头发很快被晒干。

“天气太热,水分蒸发得比喝水还快。”

05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电焊工杨元红被“埋”在了钢筋堆里,火光闪烁在钢筋的焊接处。

杨元红说:“每天下班,脱下护目镜,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晒黑了,就剩眼睛一圈白的。”

06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铺架钢筋最边缘,林正一边用尺子测量钢筋的间隙,一边猫着腰记录检测数据。

林正干这行有好几年,在工地负责质量检测,“对工程负责,对大家负责。”

07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刺眼的阳光、轰鸣的机器声,一连喊了好多声,正在工作的苟公亮才注意到有人叫他。

在工地上,苟公亮算年龄比较小的,二十出头,资阳人,跟着邻居,从村里来到成都,做钢筋连接。

苟公亮说,家境不好,弟妹在上学,自己作为长子,更应多承担一些家庭的责任。

08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说话时,汗珠打湿了他的头发、浸湿了安全帽的带子。

在这工作的人,几乎都和苟公亮一样,拥有黝黑发亮的皮肤。

09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一口气做完十几根钢筋的连接后,苟公亮歇了口气,脱下安全帽,擦了擦额头。

苟公亮说,温度确实有点受不了,“坚持,慢慢适应吧。”

10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武红扶捆绑着安全绳,在离地3米左右的平台上穿梭,用细钢绳捆绑加固钢筋。

“你问我一天要绑多少?记不清了,总之没停过。”

11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杜锡尧是工地的架子工,不注意很难在密林一般的钢架里发现他。

杜锡尧今年三十多岁了。俗话说,三十而立,他正在为这个目标奋斗。

“以前在老家帮人建房子,来工地两年了,也算干本行。”

12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杨菊和丈夫同在工地上班,此刻,他们正用吊车搬运物料。

一捆钢筋上百斤重,杨菊用钢绳将钢筋绑紧,反复检查,才敢让吊车搬运。

杨菊和丈夫背后,是一片蔚蓝的天空。

13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切割声中,30岁的闫学义和同伴将三米左右的钢筋切成小段。

为了多干点活,闫学义早上六七点起床开工,到晚上近7点收工,中午也少有午休。

14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相对地面建设,地铁隧道里没有那么晒。

但隧道通风差,空气难流通,温度依然维持在30多℃。“感觉就像‘蒸包子’。”

15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施工队伍分工不同,掘进班、维保班、电工班、综合供应班…

地下隧道主要的施工由掘进班来完成。掘进班16人,同时在地底作业。

16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杨举贵在略显昏暗的隧道中,驾驶着渣土车来来回回,向外搬运泥浆。

地底相对地面,危险因素更多,施工者穿的设备也更加厚重。“外面晒得疼,下面闷得慌。”

17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隧道空间有限,除开机器设备、运输车辆,只留下一条狭窄的通道供人进出。

18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张红达站在管片上,它们被用来镶嵌隧道洞壁。他正将螺栓打入管片中。

打螺栓是枯燥但需要集中精力的工作,张红达每一环都要打22个螺栓。

隧道温度高,打螺栓机很快变烫,烘烤着周围的人。打一会儿,就要让机器停下凉一会儿。

19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张乾,工程师,负责隧道管片位置的把控、施工记录。

“最理想的状态,管片上下左右间歇都刚好50毫米,这样隧道框架更加固定。”

值班室有空调,但张乾不时要外出观察、记录数据,指挥管片的摆放。

20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土木工程师徐冰,拿着铁尺正在测量数据。

“热!测一个点,都像洗次脸一样。”

21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洞内的热源主要来自它。”徐冰指着身后庞大的盾构机。

盾构机:通过前端的刀盘切削土体,土体通过渣土车运出去,在盾尾拼装衬砌,完成隧道开挖工作。

设备开通后,阵阵热浪随着机器声扑面而来。

22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刘小彪蹲在盾构机上,用手检查螺栓是否打紧。这关系到这个隧道的稳定性,不能马虎。

23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我做这一行已经十多年了。” 掘进班班长谭伟说,在隧道工作,年轻小伙们不仅要耐得住高温,还要耐得住寂寞。

24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谭伟和队员探讨着施工中存在的不足,提醒他们注意安全。

“地底下空间小,到处都是电路,加上温度高。”谭伟最担心就是队员因为太热,操作失误带来危险。

25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工作结束,从地底回到地面后,谭伟的衣服早已浸透。

由于隧道持续施工,加上“三伏”的到来,天气将变得更加炎热。

结束这一天的工作,明天,他们还将继续。

26

26

本期作者:张龙辉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