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2005年,龙池景区封山打造,计划中包括建造这座杜鹃花园。

李建书和周小芳,就是这时上山的。

但景区建设的经历并不顺利,2008年地震、历经了数次泥石流、山体滑坡…

原先很多的计划都被打乱了,但由李建书夫妻等护林员看守的,拥有400多个品种、20余万株杜鹃的“秘密花园”保存了下来。

02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为了探访李建书夫妻,早上我从都江堰城区出发,驾车一个小时左右到山脚。

上山要穿过龙池隧道。最近隧道漏水,早晚6~8点,中午12点~14点允许通行。

山路崎岖,一直蜿蜒到山的深处,越往里走,路上的车越少。

03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沿途,可以见到泥石流留下的痕迹——龙池山雨水充沛、山势陡峭,夏季偶有泥石流。

夏汛到来时,建议游客不要独自上山,以免遭遇危险。

04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路边,野猴一家警惕又好奇地盯着闯入者。

“猴群多数住在高山,偶尔下山找吃的。”李建书后来告诉我,野生猴群攻击性强,遇见了请一定远离。

05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下车,走过一条小路,来到夫妻俩在杜鹃园旁搭建的小屋。

小屋两旁有两条小路,一条供游客游览赏花,一条由青石板构成,通往附近的溪流,平时取水的必经之路。

06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在小屋里,我见到了李建书夫妻。

山上不通电,没有网络信号,照明用蜡烛。在这里没有“夜生活”的概念,晚上7、8点,吃过晚饭,就准备睡觉。

夫妻常听过路的游客感叹:羡慕他们在这个没手机、电脑、逃离城市喧嚣,空气清新、自然悠闲的地方生活。

“但其实我俩也羡慕城里的生活,热热闹闹,丰富多彩。”

07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平时周小芳负责丈夫和其他护林员的伙食。

厨房用的是农村常见的柴灶。木柴在火塘里燃烧,浓烟熏人,夹杂着锅巴饭的香味,山里水质好,煮啥都好吃。

08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加上气候寒冷,不适合蔬菜的种植。大部分给养是山下带来的。

但是,大山也有很多可口的食材馈赠给护林人:石崖菜、野芹、蕨菜、鸡眼菜、野蘑菇、野果子…

09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吃过午饭,丈夫和同事上山栽种杜鹃花。周小芳留着屋里洗碗,洗衣,打扫卫生…

收拾妥当后,周小芳坐在火塘旁烤火,听听最近的新闻。

山里没电、没通讯,这部收音机是主要的娱乐工具,也是准点报时器。

10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李建书和同事们,每天每人要种200株左右的杜鹃花。

一颗杜鹃从播种到开花,要将近十年时间。“还会遭受暴雪严寒等极端天气、虫害等影响。”

有的杜鹃花已繁花似锦,有的枯萎死去,又被新的幼苗代替,大自然的规律发生在每个角落。

“这一棵棵杜鹃花,都是他们栽的,从大拇指粗长起来的,像自己娃娃一样。”周小芳说,因为游客随意摘花,她和对方发生争执,也不止一次两次了。

11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完成今天栽种的任务后,李建书和同事们席地而坐,点一支烟,缓了口气。

12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李建书说:山里野生动物很多。

2012年4月,在一片竹林中,保护站的刘素康发现一只削瘦的大熊猫。

刘素康找来李建书,俩人一起小跑了到山下,找有信号的地方报警,帮助救护人员救下了大熊猫。

13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建设杜鹃花园,李建书跟科研人员一道,去过云南、西藏等地采种。

2010年深秋,西藏墨脱多雄拉山。路面结冰,道路狭窄,仅能容一辆车通行,另一侧是万丈悬崖。

“车子颠簸起来,就感觉要翻下去,脑子里想的都是自己死了,妻儿以后怎么办。”李建书说。

14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西藏一行,李建书和同事们采集到50多个品种的杜鹃花种子。

“每个品种一般采3袋,一斤半的袋子,少的就一袋或半袋。”

采种回来,放置室内晾干,待其开裂,抖出种子, 贮于室内干燥,次春就可播种。

15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杜鹃发苗要求土壤肥沃,酸性、疏松通透。

所以李建书常常去山里采集鲜嫩湿润的厚苔藓,“用高山上厚厚的苔藓作为幼苗的培养最适合不过。”

16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播种近半年后,杜鹃开始发芽出苗。刚刚发芽的杜鹃花,鲜嫩且脆弱。

2012年冬的一天晚上,下了场暴雪,把一号温棚区旁的枯树压倒,砸断了温棚,损失很多小苗,李建书想起都很心疼。

出苗之后,杜鹃进行移植,直至长成大苗入土栽种。

17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日落之后,山上气温骤降。李建书和同事们返回屋子,准备吃饭休息。

围坐一起烤火,等待吃饭。这也是全天最放松的时候,家长里短的话题,重复了许多遍。

18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52岁的周小芳,身体较虚弱,原本打算在山上干两年就下山。

可她又担心,自己走了,没人给丈夫煮饭。种树、护林、劈柴…都是体力活,少了个女人照顾总不成样子。

19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第二天早上7点,大雾。

我起床时,李建书已穿好衣服,将火塘的干柴点燃,烤暖袜子。

再烧上一壶热水,以便妻子起床后喝水和洗漱。

20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李建书除了守护杜鹃花园,还肩负着巡护山林的责任。

早上9点,山上雾气散开。李建书就要和保护站的护林员一起巡山,并为户外红外线照相机更换电池和储存卡。

“一般早上出发,下午四五点就能回来。”如果巡山路线长,尤其冬季天黑得早,就可能在外露营。

出门前,他到小屋旁的小溪里,帮妻子挑了两桶水回家。

21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李建书说,上山之前,夫妻俩住在虹口景区。

李建书爱打牌,每个月把上千元收入输得干干净净,还多处欠账。

“我常常大半夜到处去别人家找他。” 周小芳说,当时两人关系很紧张。

后来,李建书上山,工资不高,包吃住。

周小芳很支持,“在山上没人一起打牌,没机会花钱。”从此,李建书戒了赌瘾。在人烟稀少的深山老林住了10年,夫妻两口子关系反而越来越好了。

22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李建书又出门了。等待丈夫归来的时候,周小芳做完家务,开始绣十字绣。

几年时间,她绣了一幅长近3米的十字绣。

周小芳说,“以后下山了,就把十字绣卖了,以把以前修屋欠的账还清,好好过日子。”

23

23

本期作者:张龙辉

腾讯大成网老南门工作室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