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蜀戏冠天下”——但那是过去了。

1984年,郫县老川剧团亏损严重,剧团解散。

2012年,团长易超文抵押房产、四处借贷,他要凭借一个人的力量,重建郫县振兴川剧团。

易超文,54岁,原籍重庆人,后随父母搬迁至郫县定居。。

2012年,易超文跑了好多单位,政府帮忙,借了一块废弃工地给剧团免费用。

剧团在郫县的老西街,故事每天都会上演。

02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午饭时间,一桌六人,三菜一汤。

剧团成员30多人,平均年龄40左右,大多是易超文的师兄弟、师姐妹。

03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戏票昨天起售,价格区区十元钱,还送一杯茶。

大厅可容纳三百人,只卖出一百张票——这算好的,最少一天只卖了二三十张。

04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观众几乎都是老人。偶尔也有带孩子过来看热闹的。

71岁的杨公石说,自己不打牌不喝酒,川剧是唯一的爱好。

05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下午一点四十分,距离开演还有二十多分钟。

年过花甲的李子文提前进入演出厅,今天戏不错,他要占个好座位——实际没有必要,因为剧院空位总有很多。

李子文老家在仁寿,喜欢川剧,家里看不到。于是每年抽上十天半月,到振兴川剧团附近租一间旅馆,舒舒服服多看几场,过过瘾。

06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演员们的演出没有因为观众少就打折扣。

川剧独有的唱腔,再现古老的故事,从军、辞家、变乱、重聚,方寸之间,爱恨情仇。

07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易超文的招牌绝技——变脸。

变脸用以表现剧中人物情绪、心理状态的突然变化,“相随心变”,变化无常。

08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川剧的代表绝活——吐火。

09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舞台后方简陋的化妆间,演员在挑选饰品,准备上场。

10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川剧饰物众多,颜色各异。颜色不同的帽子有着不同的寓意。

当然,这是外行们看不懂的。

11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化妆间狭窄,杨英在室外定型补妆。

杨英说,以前学戏要求比现在高很多,嗓子好、骨骼匀称,拉韧带,刀枪把子,台步,吊嗓子就得练三年。

正是因为学得艰苦,加上从小热爱,入戏了,就不愿意出来。

12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补妆结束后,距离杨英上台的时间还有一会儿,她趁着空隙再仔细修饰妆容。

杨英上台表演的剧目《杀狗》,讲述了一个媳妇常年欺负婆婆,丈夫用杀狗的方式,劝导媳妇,孝顺婆婆的故事。

13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演出换场的空隙时间,任少坤和一位票友坐在沙发上闲聊。

“剧团包吃住,演一天能挣五六十,相比其他剧团,我们算很不错了。”

14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易超文父母均是川剧演员,其父是著名川剧艺术家易征祥的得意门生。

易超文从6岁便开始学戏,20岁的时候,就能连翻几十个跟头,花枪、大刀、双刀、喷火、变脸无一不精,是剧团当家角色。

“年轻气盛,当时一心就想着怎么表演好,让观众看得过瘾。”

演出中突发情况时有发生,有次在资中演出,易超文从3米高空翻而下,撞伤了膝盖,血染湿半条裤子。

老剧团倒闭后,易超文开始做生意,卖药材,开馆子,搞出租,弄录像,开茶铺,能弄钱的生意他都做了个遍。

15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重建剧团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易超文说,原因有俩:

一是,遵循父亲遗愿,二是自己实在太爱川戏了,川戏已经渗透到了骨子里。

谈及到重建剧团的经历时,这个身高马大的汉子差点没控制住情绪,泪水湿了眼眶。

16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拿到这块地后,我原以为几万,最多十几万就能将剧团组建起来。”易超文说。

最初剧团场地污水横流、杂草遍地、墙壁破损严重,找不到一块能用的玻璃窗。

“开工是夏天,在工地上待上一两个小时,回家后一看,浑身都是被蚊虫咬的包,第二天还是坚持得去。”

17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投资过大、欠债累累,剧团盈利遥遥无期,易超文和妻子争吵不断。

“当初老婆都说我要再这么弄下去,就离婚,妹妹也守着我哭,劝我放弃。”

易超文最终还是没有放弃。他说,重建剧团是他此生唯一想去认真完成的事情。

“好在她们后来都慢慢理解我。”易超文说,剧团营收太低,工资发不起时,妻子还拿出自己钱补贴剧团。

18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现在剧团依旧是负收入。”易超文每每想起剧团存活的问题,就头疼不已。

19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易超文底楼开起棋牌室,二楼开老年活动室,加上演出收入,政府补助维持剧团运行。

20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剧团生存难,因为观众少。

易超文说:“我免费办培训班,改编童话故事,改变现代戏,想让年轻人能看懂,喜欢看。”

孙智慧是培训班的学员之一,她说:“有次我和同事一起来看戏,听不懂,但觉得川剧很有韵味,就来学了。”

培训班的年龄段参差不起,从最小的4岁到最大的30几岁都有。

21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易超文稍有空闲,便亲自授课。

“戏曲要从娃娃抓起,要进入校园进入社区。”易超文说,让川剧能够融入新鲜血液,永远流传下去,同时也帮助孩子远离电子产品的诱惑。

为了方便孩子上课,他单独划分了练习室,双休日无偿教授学生,练到12点,离家较远的孩子们可在剧团免费吃饭。

22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我把班里学生们的演出和训练都录了下来,保存在电脑里。”易超文说。

看着满屏学生们表演时的视频和照片,易超文说,这就是川剧的未来。

23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下午4点,演出结束,观众逐渐散去。

演员们卸妆之后,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排演明天所要表演的剧。

24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临走时,团员们边卸妆边和我闲聊,此时,一个孩子跟着爷爷在剧团闲逛。

等他长大时,易超文的剧团是壮大了呢,还是消失了呢?这是个问题。

25

25

本期作者:张龙辉

鸣谢:成都锦色摄影培训

腾讯大成网老南门工作室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