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万象城和新华公园的交界地带,双林北横路127号、129号楼——成都二环内最大的“城中村”。

18幢楼里,居住着212户居民,和为数众多的流动人口。

从高处看下去,破旧的小区、雨棚、狭窄的道路…和周围的高楼显得有些违和。(封面 常德摄)

02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城中村”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是政府统建的农民拆迁集中居住区。

糟糕的居住环境,让有条件的居民逐渐撤离,而低廉的租房价格,吸引了初到成都的务工者。

如今,它已经到了离开的前夕。

03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在这里住了几十年,想到马上就要搬离,刘银香的心里,既期待,又不舍。

“干活、吃饭、睡觉…我大半辈子都在这里呢。”

04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当年,土地被征用,政府为村民搭建了现在的集体房。

“农转非后,村里人要么外出打工,要么就在附近做小生意。”

刘银香说,虽然没了土地,她靠着打零工,也把孩子们带大了。

05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后来老伴去世,孩子外出打工,就只有我一个人留守在家。”

刘香银轻轻的擦拭着陈旧的相框。

“还是很想以前的日子,虽然过得很苦,但一家人在一起幸福融融的。”

“希望搬新家之后,儿女们都能回来,一家团圆。”

06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刘银香信佛,每天一炷香已成习惯。

我们不知道,搬家后,她是否会把这尊佛像也带上。

07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空闲时,刘银香爱去隔壁茶馆坐坐,和街坊邻居闲聊中度过一天。

搬家以后,这种大院聊天的氛围,不知道是否还能继续。

08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茶馆老板张素芳,70岁,一个典型四川老人的名字。

这家茶馆价格便宜,是附近居民生活的一个中心。

“开始在家务农,城市改造后,就开了这间茶馆,放录像,当时一碗茶才5毛钱。”

09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茶馆的屋外,长着一颗杨槐树,年岁和这个小区一样大。

“这棵树种了几十年了。”张素芳说,当初搬家时,她种下这棵树,想自己年岁大了,可以在树下纳阴乘凉。

10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各个房产中介公司,在这里搬迁中看到了商机,纷纷在村里摆设站点,向村民发放传单。

“村里人大多数不愿走远了。”一位职员说,他们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11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旧时的楼梯是用木板搭建,因为木头腐朽,楼梯早已废弃不用。

这为步履轻便的猫咪提供了休闲场所。

因常年和人居住在一起,这里的猫狗并不惧怕生人。

看到有人过来,抬眼一看,露出主人的姿态,伸个懒腰,继续打盹。

12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房屋多是门对门,两家大门一开,便可直接串门。

白天,开门窗透气,顺便和对面邻居寒暄两句。

13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小区破旧,房租自然上不去,相对附近的地段,房租只有一半左右,吸引了不少租房者。

14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每天从家走到上班的地方,不过几分钟的路程,但两边环境完全不一样。”

环卫工蒲阿姨说,她在双林路打扫完卫生,下午回家洗衣做饭,每天都在“城市”和“农村”间穿梭。

15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从这里到新华公园有几条小路。”贺婆婆说,他们一家三代租住在这里,一草一木,都熟悉得很。

儿子儿媳到成都打工,她便从乐至来到成都,照顾孙儿,一呆就是十几年。

16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猫狗。

正在切土豆的吴哥说,花猫是他捡的流浪小猫,吃母狗的奶长大的。

吴哥一家三代都在这里,租房好几年。他说,他想要再多赚一点钱,早日在成都买房,定居下来。

17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吴哥准备晚上推摊外卖的炸土豆,女儿吴慧云从屋子里跑出来,一把搂住父亲的肩膀。

“爸爸,你还有多久切完,要不要我帮你洗土豆?”

搬迁之后,他们也将开始另一种生活。

18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小慧云喜欢画画,但家里的灯光有点昏暗,让她有点看不太清临摹的图案。

19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画完画,小慧云到奶奶怀里撒娇。

“奶奶,我今天画完了三幅画,有乌龟、蝴蝶、还有森林。”

小慧云说,她最喜欢的事,就是爷爷奶奶下午带她出去逛街。

20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9岁的梁海在叔叔的帮助下炒菜做饭,等爸爸从工地回来后一起吃饭。

21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晚餐:一盘炒青菜,一小盆中午的剩菜,加上红苕稀饭。

饭菜简单,不影响梁海和父亲、叔叔边吃边打闹的情绪。

梁海说,妈妈外出打工,要很晚才能回来。

22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吃过晚饭,梁海兴冲冲地抱起滑板车到屋外玩耍。

滑板车是借小伙伴的,他可以免费玩上一周。

23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梁海成绩很好,从一年级开始就在班上排名前几,奖状累了厚厚一叠。

“我书和作业都在床上放着。”

梁海说,家里没有书桌,他在床上写作业。

“以后搬了,希望我可以有一张自己的书桌。”

24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街道两边,以前是密密麻麻的商铺。

“现在店铺基本都关了,只剩几家小卖部了。”

25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磨刀匠杨大爷,每周要来这里两三次。

磨一次刀,收费两元。以后居民们搬了,他也就不来了。

26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26岁的蒲燕下班后,举起衣竿取下白天晾晒的衣服。

“工资不高,所以生活还是节约点。”蒲燕说,她是做房产中介的,刚入职,手头有点紧。

27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回到屋里,蒲燕躺在床上和同事聊着微信,商量着是否能谈下一个客户,多赚一点钱。

>

28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夜幕降临,出入的人稀疏起来。

或许下次再来,这片特殊的风景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好的生活吧。

29

29

本期作者:张龙辉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