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早晨8点,金博路,陈福梅独自走在上班的路上。

这条小路的两端,都被卷帘门锁住,路上少有人往来。路的尽头,就是陈福梅的工作地点——考古研究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简称“文保中心”)。

经过这条路,需要出示两次工作证,经过严格检查,才可以进入。

02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文保中心在金沙博物馆末端,左侧是小公园,右侧是红白色的办公楼。路口的尽头,有一排尖锐的铁栅栏,将文保中心和和外面隔离开来。

路口的最前方树立着“工作区域,游客免进”的告示,不时可以见到巡逻的工作人员。

经过安检口,输入密码,进入安全门,再输入指纹密码,进入第二道门。

门背后,是两间近百平的工作室,这就是陈福梅工作的地方。

03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脱下大衣,陈福梅换上深蓝色工作服,紧了紧隔离手套,抹平褶皱。

“文物珍贵脆弱,易损坏,凡事都需万分小心,尤其是漆木器,数千年深埋地下或水里,有的软得跟熟面条一样。”

陈福梅正在修髹的方木,散发着黝黑色光泽,它是成都博物馆镇馆之宝——战国船棺随葬品的一部分。

04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船棺,古代的一种独木舟形棺木葬具,用于土葬和海葬。

土葬船棺发现于四川,时代为战国至西汉前期,是巴蜀民族特有的葬俗文化。

“成都市商业街出土船棺17具,是古蜀国开明蜀王或王族家属墓地所用。”陈福梅说,正修复的船棺,为成都市中心首次发现,属战国时期大型墓葬遗址中的典型文物。

05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随葬品的外表本是红漆,色泽非常艳丽。”时隔千年之后,色泽已经褪去。

在修复方案确定前,陈福美往往要翻阅数十种原始资料,尽可能保证船棺恢复原样。

为了保持“原汁原味”,修复方案采用最古老的生漆工艺——炼制生漆,再融颜料。

将生漆放在阳光下照晒,不断摊涂,直至变得半透明,再加入颜料。

制作生漆,天气、温度的掌控都很重要,时间差异也很大,“快的半小时,慢的话,要一两小时。”

06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修复后的漆器,非常精美。

07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文物原本的漆色会因时间和空气不断变化,古代匠人上漆手法的差异、文物埋藏过久……种种原因,都会影响漆器的还原度。

“有时,单单只调色都要近一个月的时间。”陈福美说,文物修复师中,不乏工龄数十年的老师傅,他们的经验至关重要。

08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陈福梅是半路出道做文物修复师的,至今入行九年多。

从事这一行之前,陈福梅是一名纺织女工。2007年,棉纺工厂倒闭,逢文保中心社招,她参加了面试。

一个纺织女工,为什么会成为文物修复师?

陈福梅有她的绝技,一是性格沉稳,二是在棉纺厂练就的一双“好手”——快、稳、巧,这正是干这一行需要的。

09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漆器修复室的另一侧,23岁的李阳和同事正小心翼翼地搬动着一块石碑。

石碑破损严重,暂时无法看出碑文的内容。

李阳,大学就读文物鉴定和修复专业,毕业后就来到这里,工作3年时间。

“报志愿时,想法很简单,觉得做这行新奇、高端,以后可以当个鉴定师。”

10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等进了专业,入了行,李阳发现文物修复并不轻松。

“在学校,学习之余,还要研读各种古书,画图、修图、做实物……“外人看来很枯燥,但他觉得很有趣。

2012年夏天,李阳临近毕业,在宜宾南溪县墓葬群考古现场实习。

头顶是毒辣的太阳,脚下是墓葬群的厚泥,一个夏天过去,李阳被晒掉了几层皮。

11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从现场回来,他用了小半年时间,一笔一笔绘制四个西汉提花织机模型的结构图。

模型由老官山汉代墓群出土,是世界上最早的提花机模型,每个有近100个零件,环环相扣,精妙异常。

枯燥的学习、辛苦的工作、生漆导致的皮肤过敏……但李阳说,他不会放弃这份事业,因为,”每次修复完一件文物,那种成就感是无与伦比的。”

12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按规定,新人刚到文物保护中心半年内,是不能碰文物的。

李阳初到时,老师傅在一旁做,他就在一旁看。自己也常找一点破旧的漆木,在家捣鼓。

李阳说, 看到这些复杂的文物,他常会对老祖先感到佩服——究竟什么样的天才,才将这些几百年前的老玩意儿设计得如此精妙。

13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漆木器修复室的旁边,是陶器和金属器修复室。

“这件文物原本破损严重,几乎全碎。修复后,表情生动,活灵活现,是我们延续了它的生命。”

刘志手中的陶器出土于赵亭影墓,中国五代后蜀时代,当时陶器工艺的巅峰之作。

刘志,40岁,师承四川省文物修复专家杨晓邬,陶器和金属器修复室的导师。

14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陶器修复流程更为繁琐:整形、粘贴、焊接、打磨、上色、做旧。

“这个活,讲究的就是一个‘细’!一点一点来,直至完全看不出修复的痕迹。”刘志说,一件文物光打磨工序,至少就要三个星期。

文物修复的最高境界,就是和原物”一模一样“,包括光滑度,色泽都要一致。

“哪怕只是缺了一个小点,看上去就很刺眼,就得一点点取下,重新再来。”

15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修复后的人物陶器,栩栩如生。

陶器文物属文物种最易损的器物,很难有完整的原物供修复师参考——书籍和博物馆是他们最好的老师。

穿行于博物馆,刘志观察记录类似器物的样子,心中再慢慢沉淀出答案。

“文物修复有一个原则:能不创造就不创造,最大程度地恢复原貌。”

16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廖红,刘志的学生,20岁,年纪最小的实习修复师。从学校到文保中心仅仅半年。

“以前没亲手摸过文物,很好奇。”廖红说,她从小就对稀奇古怪的事情感兴趣。

廖红高中的时候,《盗墓笔记》等小说盛行。

“选择这一行,很大原因是受小说影响,梦想有一天亲眼和这些神秘的‘宝贝’面对面。”

17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文物修复是件精细活,相比老师傅,廖红最需要的不是技巧,而是耐心和坚持。

“烦躁时听听歌,散散步,等心情平复再来。”廖红说,工作给她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性格沉稳多了。

18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付金凤,廖红的学姐,陶器文物修复组成员之一。

今年六月毕业,现正在文保中心实习。

在这里,不乏年轻人的面孔,他们研究的对象,是超过自己年龄数百倍、岁月留下的足迹。

19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脱下工作服,付金凤和普通的成都妹子没有什么两样。

“其实我们的工作也不神秘。”付金凤说,“非要说我们和和同龄人有什么区别的话,或许我们更较真一点。”

“就工作,我们是在修复文物,而就生活,我们是在修行自己。”

20

20

本期作者:张龙辉

大成网原创图像人文纪实栏目《视川》:用镜头和行走,带你看见四川……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