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张登秀,101岁,天彭镇白马村人。

她一生育有2儿5女,50多岁时还生下小儿子陈国兵。

除几年前幺女因病去世,其他孩子都还健在。

张登秀身体硬朗,略有耳背,身材清瘦,八十斤出头,生活基本自理,偶尔还要做一点农活。

02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张登秀生活简单而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午休到自然醒,只吃早晚两顿饭,口味清淡软和。

03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张登秀喜欢抽烟,叶子烟、纸烟都抽,有时一天要抽一两包烟。

小儿子陈国兵说,“现在妈抽烟很少了,我们控制她抽烟的量。”他担心母亲抽烟过多,影响心肺。

04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家住偏远,张登秀很少串门聊天,下地干活、洗衣做饭便是一天。

下午,趁天气稍阴,张登秀将上午晾晒的干茄片重新翻了一遍。

05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下午,张登秀在家门口的葱圃除草。

她一生勤俭,孙子上大学时,她从铺盖缝中掏出一千元的积蓄,家里人不知她是什么时候攒下的。

06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刘桂云,103岁,天彭镇星光村人,腿脚灵便、性格爽朗。

虽年过百岁,但老人记性很好,很健谈,说起往事一点也不含糊。

年轻时他爱看川剧,现在时不时还会哼上两句小曲。

07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刘桂云一家长寿,他说,他的弟弟明年也过百岁了。

百年时间里,刘桂云做过长工、小贩、泥水匠、守夜人…丰富且过于漫长的人生,成为他源源不穷的谈资。

08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儿子刘仕川今年七十五岁,三岁患病失明。

刘桂云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儿子。

09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刘桂云煮饭、扫地、缝衣叠被,儿子洗衣除草,下地种田…

刘桂云说,他给儿子取名仕川,寓意仕途宏达,一马平川,只是天意难测。

10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刘桂云学过三年私塾,熟读四书五经,《弟子规》、《三字经》、《论语》、《中庸》张口就来。

刘桂云还写得一手好毛笔字,春节时,左邻右舍的春联都出自他手。

11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多才多艺的刘桂云,甚至还是一名“理发师”,为儿子理了几十年的发。

12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刘桂云一生从心向善,凡事总为他人着想,老家的房产也尽数留给侄孙。

“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刘桂云依旧保持劳作习惯,早起还会做两套自创的体操活动筋骨。

13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马文贤,106岁,家住天彭镇龙兴北街,老人耳目皆灵,口齿清晰,性格随性开朗。

“妈喜欢打牌,我们有空就会陪她。”小女儿王秀芳说,平常没事,马文贤就爱到楼下和邻里打上两把。

14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马文贤丈夫姓王,院子里的人都称她王婆婆或王太太。

小女儿家住三楼,马文贤腿脚灵便,每天上下好几次,不需要搀扶。

15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虽百岁高龄,但马文贤思维清晰,看着全家的合影,还能逐个说出每个子女儿孙的名字。

“家里的孩子基本都是我带大的。”马文贤说,从她16岁嫁过来,便开始操劳整个王家,直至今天。

16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马文贤喜欢喝茶看电视,早起洗漱完毕后,就会泡上一盅绿茶。

王秀芳说,马文贤从不贪食,总吃七分饱,喜欢喝水。

17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余梁秀,104岁,天彭镇安澜村人,现与养子尹大林和儿媳住一起。

头发有些稀疏花白,但眼睛明亮,只要是天气晴朗的日子,她都要到院子里遛狗。

尽管余婆婆看起来有些清瘦,但很有精神,多年没有生病。

18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余梁秀喜欢喝水,每天都要喝上好几壶。

每天早上起床喝水后,余梁秀便开始扫地、抹灰打扫家里的卫生。

19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空闲时,余梁秀喜欢喝点小酒,散散步。

酒水入口,余梁秀嘟着嘴唇,享受着酒精带来的刺激感,眼睛也随之下弯。

20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开芬,100岁,天彭镇四通东街人,性格诚恳厚道,一辈子没和啥人起过争执。

平常,68岁的儿媳妇刘素珍负责照顾老人。

刘素珍很少下楼,多数时间都在家里照看徐开芬。

21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儿媳妇刘素珍低头,靠近徐开芬的耳旁询问。

刘素珍说,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先问她要吃什么,一切都以她为核心。

“等会儿,让我想清楚先。” 徐开芬不紧不慢地说。

22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妈喜欢吃粽子,汤圆,糍粑等糯米做的食物。”刘素珍说,晚上偶尔吃点面条,鸡蛋、蔬菜,肉类吃得少。

“妈年龄大了,牙口不好,喜欢软和。蔬菜她吃叶子,我吃茎秆。”

23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开芬吃菜喜欢倒香油,但刘素珍对香油过敏,闻一下就头晕。

“妈要吃,所以每次我都会还是打一点香油,放在柜子里。”

24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徐开芬虽然耳朵不好,但眼睛很好,有时候还要自己穿针缝被子。

“妈毕竟上年纪,老了,有次她把毯子全部缝在一起。”刘素珍说,后来她又将针线全部拆开,重新缝制一次。

25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我不敢走,我担心我走了,妈一个人在家里出事了怎么办。”

前年冬天,徐开芬洗澡时突然跌倒在地。

“差点把我吓昏了。”刘素珍说,她一把抱起徐开芬,为她换衣请医生,一直忙到第二天凌晨6点。

徐开芬身体好了,刘素珍的腰不行了,在家躺了半个月。

26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刘素珍下地干活,徐开芬就预估好时间,提前把饭菜做好,等刘素珍回来吃饭。

“妈把我当亲身女儿在看。”刘素珍说,早些年家里贫穷,徐开芬一有什么好吃就给她偷偷留上一份。逢年过节,即便自己不穿新衣,也要给她置一套。

27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在天彭镇,这样的长寿家庭还有很多。

虽然长寿的秘密至今尚无定论,但从这些百岁老人身上,我们也能发现一些共同点:

和谐的家庭关系、家人的陪伴、规律的生活、劳作的习惯、豁达的心态、良好的饮食习惯…

您认为呢?

28

28

本期作者:张龙辉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须注明来源。

如果您有好的素材或者新闻线索,请联系:laokuang@qq.com 或 028-85225111-53005。

进入评论页面
本期编辑:张龙辉

点击箭头可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