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2 10:13 阅读:91973

宽窄人生:他一年省下91万,只因这一个“小动作”

高鹏:十字路口,一念之间

 

2009年,高鹏22岁,川大毕业,面临一场人生抉择。

 

A选项,留在成都,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阴霾未散,求职前途茫茫。

 

B选项,去什邡,这个他并不熟悉的小城,向他伸出了橄榄枝,指向什邡卷烟厂卷包车间,普通操作工的岗位。

 

带着些许不情愿,他选择了B。

 

10年后,高鹏在什邡买房、结婚、安家,妻子是同厂职工,孩子4岁,幼儿园离家步行10分钟,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在厂里,他是青工技能工作室带头人、科技项目负责人、明星员工…前途无量,未来可期。

 

高鹏觉得,他选得不亏。

(31岁的高鹏)

 

被“双黄蛋”砸中的男人

 

2019年8月,北京。

 

四川中烟什邡卷烟厂“放大镜QC小组”,获得了“2019年全国优秀质量管理小组”称号——这是国内QC成果的最高奖项。

 

组长高鹏还没从领奖台下来,“放大镜得了国优”的喜讯就在厂内传开了。他的手机,闪动着一条接一条的祝贺消息。

相似的场景,在一个月前的北京,高鹏也曾经历过。

 

那是在中国烟草行业“第三十届优秀质量管理小组成果发布会”上,“放大镜小组”QC成果《研制YB45包装机第二胶缸自适应刮胶装置》从43个参赛成果中脱颖而出,斩获一等奖。

 

连续被两个重量级奖项砸中,“放大镜QC小组”一夜成名。

 

释义:何为QC小组?

 

QC小组,即Quality Control Circle,质量控制小组。

 

简而言之,它是以提质、增效、降耗为目的,由劳动者自发组织,开展课题活动的小组。

 

QC小组活动源于1950年代的日本。QC的发展史,几乎与日本经济起飞史同步,被证明为一种成功、行之有效的组织形式,之后在全球铺开。

 

2009年前后,什邡卷烟厂涌现出一大批QC小组,“放大镜”是其中之一。

 

取这个名字,寓意“以小见大,发现瑕疵,寻找改进空间,进行优质生产。”

(高鹏在工作一线)

 

人生的第一套西装 

 

初期的“放大镜小组”,主心骨是几位老师傅。

 

老师傅经验丰富,技术娴熟,善于发现和解决问题。但短板也明显,“不擅长总结和表达,甚至形不成完整的项目结案。”

 

这让“放大镜”在与其它QC小组项目PK时很吃亏。

 

2010年,作为一名维修工,高鹏加入放大镜。他很快发挥出在数据采集、资料整合、总结归纳上的能力优势,补上了这个短板。

 

以此为铺垫,2012年起,高鹏在小组内开始担任“项目发布”的角色。

(高鹏在工作一线)

 

“所谓项目发布,就是讲解项目、接受专家评审,跟厂内、公司内,国内其它项目PK。”

 

第一次“出台”前,高鹏向领导表露了焦虑,“我口才不好,人又内向,怕讲不好,给厂里出丑。”

 

“QC小组的核心,就是群众性参与,鼓励创新和表达。”领导安慰他,“敢上台就是胜利。”

 

为了这次首秀,高鹏在网上买了第一套西装,走出车间,走上了宣讲台。

(放大镜小组成员合影)

 

他发布的第一个项目是“脱耳烟包检测装置的设计”,他自认为讲得不好,“当时很紧张、词不达意、语速又快。”

 

但意外的是,评委给这个项目打了高分,“差点就拿了个一等奖。”

 

后来高鹏才明白,在介绍环节,他运用3D绘图,对项目进行了动画展示,“而其它项目都是图片展示,我们第一次用了3D视频,让评委耳目一新。”

(高鹏使用3D制图软件)

 

这个临时起意的动画,成了放大镜小组的加分项。高鹏承认,为了剪好这个视频,他上网找教程、下软件,边学边做,整整花了两天时间。

 

成长:从参与者,到带头人

 

2013年起,随着能力提升,高鹏在QC小组扮演的角色也在发生变化。

 

除了写QC、发布QC,他更多的精力,花到了制定项目、策划方案、零件设计、项目完成中。

 

加入QC小组后,高鹏的思维方式,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以前想最多的是,“机器坏了怎么修”?后来想的是,“机器有什么缺陷,如何改进它?”

 

“现在想最多的,是我们怎样创造一种新设备,一套新流程?”

 

2016年,高鹏28岁,他担任了“放大镜”小组组长,并成为青工创新工作室负责人、多个技能工作室成员。

(高鹏在工作一线)

 

雨刮器刮来的“一等奖”

 

让放大镜小组获得行业一等奖的“胶缸自适应刮胶装置”是怎样诞生的?高鹏为我们进行了复盘。

 

“日常维修中,我们发现YB45包装机第二胶缸调试时间长、刮胶板易磨损,更换频率高、存在小包质量缺陷等问题。”

 

而改造最大的难度是,“胶缸内部空间极小,结构紧凑,几乎没有发挥的余地。”

 

“我们没服气,先把三维图做出来,开始分析,一步步改进。”

(高鹏展示胶缸内部空间)

 

多次改造,均未获得理想效果。

 

直到有一次,高鹏给车换雨刮器时,受到启发。他发现,刮胶板和雨刷结构非常相像,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参考雨刮器工作原理,“我们做材料软化,研制了自适应型刮胶装置,自动补偿刮胶板磨损。”

 

通过改造,这一行业首创项目获得成功,刮胶装置调试时间从11.6分钟/次,降低到2分钟/次,每年节约费用91.7万元,并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改造后的胶缸)

 

“放大镜”背后的“全民QC”潮

 

“放大镜”只是什邡卷烟厂数量众多的QC小组的一个缩影。

 

少则3、5人,多不超过10人的QC小组,组织灵活,课题多样,每年为工厂贡献QC项目30多个。

 

而纵观四川中烟,2016年以来,共产生六西格玛项目91项,3300余人参加QC活动,获得QC小组活动成果达482个。

 

高鹏认为,QC小组遍地开花的背后,是公司创新环境的不断改善。

 

“概括成8个字。”他说,“鼓励创新,包容失败。”

 

“想做项目的,公司给扶持,做出成绩有奖,创新失败不罚。”

(高鹏在工作一线)

 

“鼓励创新”,从不是一句空话。

 

从什邡卷烟厂今年9月开始执行的《工厂创新活动积分制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创新积分)上,我们看到一整套详尽、完整的“创新积分”细则。

 

按课题重要性和研究难度,从上到下,分为科技项目、六西格玛项目、QC课题、精微改善项目、合理化建议及小改小革5个类别,完成每一类别的创新成果,均可获得相应的创新积分。

 

“这就像一座金字塔,保证了技术水平不同的大多数职工,都能参与到创新中来。”

 

项目获奖、获得专利,发表论文,均有额外积分。

 

而整套创新积分系统,又与职工晋级、待遇挂钩,与部门绩效评价挂钩。

 

“它为职工职业发展提供了通道,也为重点岗位的职业生涯制定了规划。”

 

高鹏认为,这是这一整套的鼓励机制,酝酿出了一场“QC风暴”。

(高鹏在工作一线)

 

创新永无止境,未来更多可能

 

从见习操作工,到维修工、中级工、高级工、技师……

 

技术实力的沉淀,赋予了高鹏更远大的雄心壮志,让他不止步于QC小组的“小打小闹”。

 

目前,他正负责“中支烟异型条盒条透包装装置”科研项目,并参与“REX包装机”等三个科研项目,“这都是从无到有的创新,包括整套新的技术流程、新的设备。”

 

“创新永无止境,而我乐在其中。”

 

张宝:只会修机器,不是好电工

 

告别高鹏,我们来到绵阳卷烟厂,张宝保障创新工作室。

 

150平的房间,两条微缩版“流水线”占了一半面积。靠墙的玻璃橱柜里,张贴、摆放着各种获奖证书、专利证书,堆放不下的,就随意地叠在一起。

 

在其中一条流水线后,我们见到了张宝。

(张宝在教学中)

 

最大的一条“流水线”,即是张宝的研发项目《模块化物流生产线实训环境模拟技术及应用》,2019年8月,它获得了中国质量协会质量技术优秀奖。

 

2013年,绵阳市授予绵阳卷烟厂“张宝技能大师工作室”铭牌,这是绵阳首批成立的五个技能大师工作室之一。

 

但罗马并不是一天建成的,“大师”亦然。

(张宝和他的徒弟们)

 

1993年,张宝中专毕业,进入绵阳卷烟厂。

 

“我学的是无线电专业,后来却当了电工。”虽然都带“电”,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

 

和一起进厂的新工人一样,张宝的职业生涯,是从当辅助工开始的,“扫地、拆货、清机器、打杂”

 

直到半年后,张宝拜师,成为了一名实习电工。

(张宝在工作现场)

 

口传心授中的技艺传承

 

“师徒”关系,是旧时国企文化中的重要一环。

 

技术和手艺的传承,依靠师傅一对一、手把手的教学。不可否认的是,如今很多挑大梁的技术骨干,正是成长于这套朴素的教学体系。

 

回顾当初的“学徒”时光,张宝对老师的感恩依然溢于言表。

 

从熟悉器具、元件,到学习电路图,到帮师傅打下手、递工具,再到亲自处理一些简单故障……在师傅的口传心授中,张宝逐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电工。

 

“处理故障,无非是线断了接一下,螺丝松了紧一下。”如果仅满足于“合格”,张宝觉得,似乎还缺点什么,他陷入了思考。

(张宝在工作现场)

 

“把徒弟培养成一个合格电工,那是最低档次的师傅。”

 

在自己也成为“师傅”后,张宝想通了这个问题,他要教给徒弟的,不只是发现故障,排除故障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思维模式:

 

“发现问题根源,通过技术改造,极大降低问题发生的几率。”

 

简而言之,要学会把故障解决在故障发生之前。

 

而要达成这个目的,通道只有一条——创新。

(张宝在教学现场)

 

新师徒时代

 

张宝认为,一位优秀的师傅,需同时具备三种能力,“会想,有点子;会写,能提炼;会说,善教学。”

 

但师傅的能力参差不齐,如果缺少一套标准、系统的教学流程,仅靠传统的口传心授,远不能起到最好的教学效果。

 

另外,传统的教学模式,徒弟的实践经验,大多来自故障排查现场,“如果不出故障,就没有实战的机会。”

 

“但生产线也不可能停下来,供你去揣摩研究。”

 

由此,张宝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生产线搬进实验室,把教学标准化。”

(张宝创新工作室内部)

 

他把生产线,搬进了实验室

 

2014年,张宝的想法,还只是做一套简单的演示模型。

 

“但在做的过程中,我的想法越来越多,越来越直观。”最后张宝决定,“做一整套微缩版的生产线,进行实验室模拟。”

 

想法很好,但操作很难。整套生产线结构复杂、体型庞大,光是“减肥”环节,就等于把装50条烟的包装箱,缩小成烟盒大小。

(烟盒大小的方块,模拟生产线的包装箱)

 

经过近3年研发、攻关,个中艰辛不表,张宝如愿以偿。

 

两条完整的“生产线”,终于从车间走进了实验室。还原了“制丝生产线”、“物流生产线”两条独立的系统。

 

在现场我们看到,接通电源后,这两条生产线即可正常运行,不仅还原生产现场,供学员学习,“还可随时设置故障,考验学员实操能力。”

(实训系统一角)

 

从一对一,到一对十、二十…

 

传统“师徒”模式,多是一对一教学,徒弟的实践能力,来自修理经验的积累。

 

而通过这一套实训系统,“可同时满足10-20人同时实操、可模拟几乎所有环节的故障。”极大缩短培训时间,提高培训效率。

 

在张宝评上“大师”后,领导曾找他谈话,“希望我能从一个人创新,到带领一帮人一起创新。”

 

张宝说,这套实训系统,大大地增加了他转型的信心。

(实训系统一角)

 

创新,是一种工作习惯

 

“创新不是指令性的任务,而是一种工作习惯。”张宝表示,创新,是区别一般性劳动和创造性劳动的标志。

 

包括张宝保障创新工作室在内,目前四川中烟已授牌省级创新工作室2家,公司级创新工作室22家。创新工作室,成为推动企业创新的“孵化器”,培养高技能人才的练兵场。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创新工作室已开展项目419项,获授权实用新型专利14项、发明专利3项,解决了97项实际问题。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大师头衔下的张宝,被赋予了一项长期任务,“以创新工作室为平台,起到人才培养、引导创新的作用。”

 

一波新的全员“创新潮”正在涌来。如何承接和面对?张宝似乎已经有了思路。

 

附:2016至2019年,四川中烟QC活动和六西格玛项目获奖:


中国质量协会质量技术奖二等奖,1个;

中国质量协会质量技术奖优秀奖,1个;

中国质量协会质量技术奖优秀六西格玛项目奖,14个;

中国质量协会质量技术奖精益管理优秀项目奖,2个;

中国质量协会全国质量管理小组活动40周年“标杆QC小组”,1个;

中国质量协会全国优秀质量管理小组,4个;

行业优秀质量管理小组成果发布会一等奖,1个;

行业优秀质量管理小组成果发布会三等奖,4个。

 

本文系腾讯大成网小鲜栏目独家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鲜 | 常发现,常尝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