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7 15:32 阅读:88650

曾卖出3万元/斤的汉源花椒 是怎么种出来的

755373566670774792.jpg

好东西从来都不便宜,例如,汉源花椒。

 

据《汉源县志》,1953年6月,四川省供销合作社汉源花椒收购价,清椒(产于汉源县清溪镇)3元/斤,其它花椒2.6元/斤。

 

2018年的3元钱,坐地铁大概只够5个站。但在1950年代,这不算一个小数。

 

1952年到1956年,茅台酒出厂价1.28元,零售价2.84元,一斤汉源花椒可抵一瓶茅台;对比农产品价格,大米0.09元/斤,大白菜0.02元/斤…汉源花椒更可谓天价。

112.jpg

1950年代至1980年代,国内工资、物价水平波动极小,1956年改革的工资制度,基本沿用至1985年。但汉源花椒价格却是一路攀升,且经常有价无市。

微信截图_20181220153957.png

(图注:1974年一名普通工人的工资条)

 

研究一系列过往的政策,可见彼时“一椒难求”的火爆场面:

 

1964年,四川省人民委员会通知:“每收购50斤汉源花椒,奖励棉布3.3米(注:棉布为当时紧俏商品)”;

1980年,四川省政府规定,生产队或农民每出售100斤汉源花椒,补助粮食和化肥各200斤;

1984年,供销部门再次提高收购价,上等清椒6.54元/斤;

 

1986年,上等清椒官方收购价达到9元/斤;

同年,汉源县政府规定,凡到汉源采购花椒的集体、商户,除正常缴税外,还需每公斤干花椒增交2元“扶持费”,依然挡不住买家蜂拥而至。

11122.jpg

(汉源县九襄古镇一角)

 

汉源花椒的传奇,在2017年达到顶峰。

 

汉源县花椒中心首次举办的拍卖会上,产自建黎乡牛市坡的特级花椒拍出3万元/斤的价格,成交两斤,成为汉源花椒史上最高单价。

牛市坡往事

 

3万/斤的价格,无论是营销噱头,还是购买者心甘情愿的付出,在全国花椒市场,也只有牛市坡花椒值得起这个价。

 

全国最好的花椒产自汉源,汉源最好的花椒产自牛市坡。

 

牛市坡花椒以“贡椒”闻名,是有据可考的。唐《元和郡县图志》卷32,“剑南道黎州开元贡:椒一石”是最早的记录,黎州的中心即今天的建黎乡。

21.jpg

之后,《宋史·地理志》、《明一统志》、清《雅州府志》等,均有汉源进贡花椒的记载。

 

至光绪二十八年,雷橡荣任清溪(今汉源)知县。因每年上缴贡椒,地方官员借机勒索,加重椒农负担,雷橡荣向朝廷请求停止征收贡椒,改由县署直接采买上缴。

 

牛市坡花椒至此结束上贡的历史。如今,牛市坡仍保留有清光绪二十九年的“免贡碑”:“现奉通饬豁免,永远不向尔讨”。

 

列为皇室贡品一千多年,汉源花椒创造了中国历史上进贡时间最长的纪录。

未标题-1.jpg

2001年,汉源被国家林业局命名为“中国花椒之乡”,这是对汉源花椒的一次加冕。

 

中国不乏花椒种植地,谁是真正的“中国花椒之乡”,各地多年争议不断。2017年正式实施的《公共服务领域英文译写规范》一锤定音,为花椒打上了“四川制造”的烙印,规定花椒标准英文名为“Sichuan Pepper”。

 

一路走来,汉源花椒也并非都是顺风顺水,椒农何龙就经历了两次“花椒危机”,一次是上世纪90年代初,一次是现在。

 

“只能剥4层了”

 

何龙今年46岁,种花椒30多年。在他印象里,祖辈都和花椒打交道,“至于种了多少代,那真记不准了。”

1990年代初,何龙遭遇第一次“花椒危机”。

 

花椒贩子熊某,每年都从邛崃到汉源收花椒,“那次他给我说,你们汉源的花椒不行了。”

 

从大集体时代,熊某就偷偷摸摸做花椒生意,是品鉴花椒的行家,“以前的汉源花椒,囊子可以剥出7层来,现在只能剥4层了。”

 

熊某说的“囊子”,指花椒果皮。汉源花椒粒大油重,果皮油囊密生、饱满,“横截面超过1毫米,顺着纹理可以剥出7层。”

 

虽然4层也不算差,“但有点对不起汉源贡椒的名气。”

未标题-1.jpg

这不是何龙一个人的危机,1990年代初,花椒减产、品质下滑,是困扰汉源椒农的共同难题。

 

年轻的何龙,虽然一直跟着父辈种花椒,“但其实我是不懂花椒的。”都是按老办法种植,按时节采摘,为啥质量下滑,他也糊涂。

 

花椒不好卖,有些椒农把花椒树砍了,改种水果。

 

“我没搞懂,问题出在哪”

 

我见到何龙,是在汉源县宜东镇新市村的后山上。离开场镇,一条单车道沿山而上,通往山顶的花椒林。

 

远处的山峰已是积雪覆盖,从上往下看,是阡陌相连,层叠起伏的椒田,像山的皱纹。

 

夏天和冬天,这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景象。夏天,整座山被绿色覆盖;冬季,花椒树叶子脱光,露出了地面的颜色。

雅安别号“雨城”,境内以雨水多而著称,但汉源是个例外。

 

汉源县雨少且不均,年均降雨740毫米,日照却高达1500小时。地形以山地为主,海拔落差达3400多米,昼夜温差大。

 

偏是这样的环境,迎合了花椒的生长特性:耐旱怕涝,喜光照和干燥、温凉环境,尤其喜欢排水良好、富含有机物质的沙质、微碱性土壤。

 

何龙从地里抓起一把土,“这里土壤以白土、砂土为主,特点是透气性、吸水性好,有机质含量高,PH值在7-7.8之间,中性偏碱,和花椒简直是绝配。”

“另外,花椒生长的‘舒适区’,是海拔1600—2200米,这也和汉源花椒产区吻合。”

 

何龙认为,“再难找到比汉源更适合种花椒的地方了。”土壤、海拔、日照、湿度、温度…不多不少,不偏不倚,堪称完美。 

 

所以,在1990年代,何龙遭遇第一次“花椒危机”时,他没想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什么都没变。”父辈们怎么种,他也怎么种,“为啥就不行了呢?”

汉源的花椒专家、四川农大教授,经过3年研究,解开了花椒质量下滑之谜:一是步子迈太快,种植密度过大;二是改用化肥,减少了自然肥,导致花椒根腐病、黄锈病、椒螨严重。

 

解决方法6个字:清园、除虫、改肥。

 

“后来我搞懂了,这叫生态种植”

 

“从山脚走到山腰,不负重要半小时,何况还担着又臭又重的农家肥。”1990年代的何龙,感受过化肥的好处,它减轻了肩挑背磨的苦,也缩短了树苗成长周期,2年就能挂果,而用农家肥的花椒苗,3年挂果,6年才能丰收。

 

另外,杀虫剂和除草剂的使用,也极大减少了椒农们劳动量,“但专家说,以后不能用了。”

 

“要恢复到传统种植,一开始我是抵触的,但花椒质量下滑,也是大家都看得到的。”何龙说,最后,大家还是听了专家的话。

 

“事实证明,老路子还是管用的。”何龙说,“贩子们说,汉源花椒又可以剥出7层囊子了。”

时隔多年后,何龙学到了一个新词,“生态种植”。他恍然大悟,“这说的就是我们汉源花椒。”

 

如今,随着新技术的应用,何龙的“生态种植”,远比以前要轻松了。例如这几十盏特殊的“路灯”,分布在花椒林里,白天靠太阳能充电,晚上用灯光灭虫。

花椒树娇气,尤其怕蛾虫在树上产卵,以前不能用杀虫剂,靠人工驱赶、杀灭,工作量很大。

 

现在有了太阳能灭虫灯,害虫、飞蛾被击晕后,直接掉进底部瓶子里,“省事。”

何龙打开瓶子,位于底部的蛾子已经腐烂成深褐色。

 

花椒园的一角,堆积着由杂草、秸秆沤成的肥料,何龙把蛾子倒在上面,“这都是非常好的有机肥料。”他说。

何龙认为,汉源花椒贵的理由。除了质量好、种植成本高,“采摘成本也大于其它产区。”

 

据他所知,国内大的花椒产区,采摘方法有两种,一是连枝条锯下,用机械抖动脱离,但这一套不适用本地花椒,汉源受气候限制,采摘季过后,到明年3、4月份雨水都很少,嫩芽很难生长,锯掉枝条,会影响明年生长和收成。

 

另一种方法是在指头套铁夹采摘,“确实能提高采摘效率,但汉源花椒油囊饱满,使用铁器容易破坏表皮,影响香味和口感。”

 

所以,汉源花椒沿用徒手采摘法,“算是一粒一粒摘下来的。” 

每年7、8月花椒采摘季,是宜东镇最热闹的时候。

 

“纯手工采摘,劳动密集,需要大量工人。”何龙说,“一户椒农家,往往就要请十几个人。”这一个多月,宜东镇将迎来一万多外来“椒客”。

 

何龙算过,熟练工每天采摘量不过20、30斤,“一天工资算120,采20多斤,每斤花椒采摘成本要5块钱。”

 

“价格自然更贵。”何龙说,“但没关系,东西好都抢着要,不愁销。”

 

花椒战争

 

今年,汉源鲜花椒收购价20多元/斤,普通干花椒90元以上,品相好的,要卖140元以上。

 

何龙认为,“从全国来看,应该算是最贵的。”

 

面对其它产区花椒的竞争,汉源花椒没有一点价格优势。“北方产区的花椒,40、50元一斤的很多,便宜的30都有。”

 

何龙并不为此操心,“对汉源花椒的牌子,这点信心还是有的。”

 

但让他有些焦虑的是,最近几年,各个电商平台上,如潮水般涌来的“汉源花椒、牛市坡贡椒”。

 

“你们汉源的花椒,现在也不行了。”时隔二十多年后,何龙再次听到了让他不悦的声音,这让他觉得,这是危机重来的前兆。

 

说这话的人把照片发给他,隔着手机屏幕,他也一眼看出,那根本就不是汉源花椒。

与其说这是一场危机,不如说是一场战争,战争的起源,来自何龙并不熟悉的互联网江湖。

 

在网购平台输入“汉源贡椒”后,何龙大吃一惊,“里面卖的汉源花椒,比我们一年总产量都还多。”

 

他下的结论是,“90%是歪(假冒)的。”

何龙说,他自产的花椒,差的也在90元/斤以上,而在网上,价格40、50元/斤上下的比比皆是。

 

“这个价格,想都不用想,肯定不是汉源花椒。”他说。

更让何龙吃惊的是,牛市坡花椒也是非常泛滥,“特级的牛市坡花椒,一斤才卖百十块钱。”

 

而政府在牛市坡建的贡椒示范基地,总面积也才90多亩,牛市坡特级花椒,年产不过3、4百斤。

何龙捧出两把花椒,右手颜色鲜红,油囊饱满,香味扑鼻,是自产的花椒。左手的颗粒干瘪、颜色发白、暗淡,大小不一。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何龙说,“左手这把是其它产区的花椒。”

他左手又换了一捧,这次是品相更高的花椒。

 

从外观和香味上看,它要比前一把更好,“这是其它地区引种的汉源花椒。”但因为气候条件、土壤环境和种植方式不同,两种花椒依然存在差异。

 

和汉源花椒比,它们在颜色、香味、颗粒均匀度上,仍有不小的差距。

质量最差的花椒,是已经被榨过油的花椒,这种花椒的麻味、香味,几乎已全部失去,只剩一个发焦的外壳。

 

“这种花椒,10多元就能买到。”

“这几种花椒,你都能分清楚了不?”何龙问。我说,能分清楚了。

 

“那这样呢?”何龙把几种花椒倒在一起,混合了一下。“分不清了。”我说。

何龙说,这是不少网店卖花椒的手法,“宣传照是汉源花椒,卖的是混合品。10元、30元、50元的花椒,掺到一起,卖出90元的价格。”

 

“一般消费者很难区分出来。”

 

汉源花椒“正名”之路

 

告别了何龙,我们来到汉源县花椒交易中心,在这里见到了真正的牛市坡特级花椒。

 

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孙忠告诉我们,成品包装的牛市坡特级花椒,“是从上千斤最好的花椒里,精挑细选选出来的。”价格近1200元/斤。

 

“而且市面上很难买到,一般都是高档中餐厅、固定客户提前预购。”

我们见到的牛市坡特级花椒,也是仅存的,供展览用的样品。在这里放太久了,颜色和香味都不及以前,但对比其它花椒比,依然是鹤立鸡群。

 

从特级到三级,品质和价格都有着明显的差异。

“特级价格上千,一级180元,二级120元。三级就算是很差的花椒了。”

 

“网上动不动就是特级花椒,货从哪里来,可想而知。”

何龙的担忧,也是汉源县政府当下正在操心的事。

 

“网购平台是把双刃剑,可以帮助我们拓宽销路,释放汉源花椒的品牌价值,但不可避免地,也将让我们面对更多挑战。”

 

“为汉源花椒正名,我们正在做的三件事。”孙忠告诉我们,一是完善汉源花椒的质量等级评定体系,二是制定区域品牌准入准出制度,做到有标准可依,有源可溯。三是加大宣传推广的力度。

 

“我们现在也在尝试电商平台的运营。花椒上线半个月,就卖了一千多单。”孙忠说,效果还不错,但真要在网上站稳脚跟,打出名堂,以后路还长。

 

这场关于花椒的“战争”,现在才刚刚开始。

 

【版权申明】本文系腾讯“腾讯大成网”小鲜栏目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勿修改标题、内文,并保留出处。

 

小鲜 | 常发现,常尝鲜

侧31.jpg

未标题-3.jpg

22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