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渣”诗人的高考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

“我接受高考,只不过我知道高考并不是我人生唯一的出路。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人生道路。我知道怎么活着,并且活得快乐。”——诗人、万源市第三中学高考生朱光明

大山的密码

在大巴山,在祖先歌唱过的山脉顶端

我诞生了

和太阳一起诞生了

我得以与太阳齐名

我得以,与生俱来

掌握着大山里的密码

大山里

我一声啼哭

就轻易打开了满山的幸福

朱光明 2013年8月11日


“我就是个标准的‘差生’,传说中的‘学渣’。”20岁的朱光明笑着说。高考前,他就读于达州万源市第三中学高三16班。“高考对我来说,就是体验一把人生难得的经历。然后,我就想着赶紧先回家,回到我热爱的山林里,看书,聊天,发呆。”

T恤、七分裤、运动鞋、双肩包,架着眼镜留着寸头的朱光明除了体态偏瘦外,看上去别无特点。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在当地却颇有名气,原因在于他的诗作。

今年4月,朱光明的诗集《大湾粱上的时光简书》问世,这也是继去年春季出版诗集《破灭的乌托邦》之后他个人的第二部诗集。两年内出版两部诗集,四百来首诗歌引来众多诗坛名家的关注和褒奖。

“有人觉得,因为我发表了诗,有了一定的所谓成就,所以就像之前韩寒、郭敬明那些青年作家一样,很叛逆,反对高考,有抵触情绪什么的。其实不是。”朱光明说起话来有着同龄人所罕见的沉稳,他说他并不反对高考,“目前确实还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相对公平的选拔人才。我接受高考,只不过我知道高考并不是我人生唯一的出路。我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人生道路。我知道怎么活着,并且活得快乐。”

朱光明说,他之所以能够轻松看待高考,一是因为成绩本来就不好,“再瞎想也没用”;二是诗歌的到来,让他充满了信心和力量,“诗歌给了我看待生活、看待这个世界、看待我自己人生的另一种视角。高考的失败对我来说,真不算什么。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6月7日中午,考完语文的朱光明心情不错。“正常发挥吧。反正我认为没有标准答案的。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教这么回答呢?教育的目的不是教出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朱光明说,“我知道我的分数不会高,包括作文。你们一定认为我写诗所以语文一定很好,作文一定很好吧。不是的。写诗是自我内心的表达,是自由的。答卷子写作文,是被要求的,受限制的。这不一样。”朱光明说,无论如何他会善始善终,享受高考的过程。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两天的高考,在平静中渡过。按照既定的计划,在高考结束后朱光明回到了自己在大山深处的家。“万源市区太憋屈了。还是亲近自然的好。”回到家里的朱光明每天的生活内容就是看书、和乡亲们聊天、去山林里散步。“让自己静下来。高考结束了,新的生活又开始了。我也在调整我自己,然后继续我的表达。”

围绕朱光明的话题不仅仅只有“高考”。比如,他的《石羊场雏妓》、《贫民窖》等作品所表达的内容与他实际年龄的反差;比如写诗能不能养活他,他下一步该怎么办……但似乎这些议论并没有打扰到朱光明。

“我很普通,有时候我觉得我很渺小。”朱光明靠在自己卧室的窗台上,望着远处的青山。“争议或者误会,我不能左右,所以我从不在意。诗歌写出来,就不单单是我自己的了。一个人一个理解,每个人都有诠释它的权力。”他说他更在意接下来的“表达”,“高考前,是一个时代,高考后则开启了另一个时代。这两个时代的‘我’不能一样。”

过一段时间,朱光明要回学校填报志愿。他知道分数不怎么样,但还是打算想办法“上个专科”,家人也同意他的这一想法。“还是继续待在学校里,做属于我这个年龄段应该做的事情。很多事情我还需要经历,诗歌会是我一生的热爱,但现在,我并不想让它成为我的职业。”朱光明接着说:“我的理想是做一个以梦为马的诗人,但这并不影响我应该经历的世俗生活。接着上学,然后工作,结婚生子,就是这个样子。唯独不同的是我看这个世界的角度和心态。”

推荐收听
男,生于1994年5月。四川万源人。已出版个人诗集《破灭的乌托邦》、《大湾粱上的时光简书》两部。
制作团队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编辑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编辑

[联系方式]    028-85225111-51297

[投稿信息]    dcsee@foxmail.com

微博热议
广播 还能输入140
往期回顾更多
热门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举报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