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感染者:这东西其实很近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

“对没有感染的那些‘男同’一个忠告,这东西其实很近,很近很近!”——成都艾滋病公益组织“融爱天空”志愿者小杰(化名)

今年12月1日是第26个“世界艾滋病日”。

截止2013年10月底,四川累计报告存活感染者和病人55246例,位居全国第三;2013年1月至10月新检出12055例(四川省卫生厅公布)。

数字说明不了一切,艾滋病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仍然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1“后来才知道他是‘同志’,他传染了我。”

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图片来自网络】

“没想到,这东西真的来了!”李红(化名)时至今日仍在感慨,“生活给我开了个玩笑。“

婚后10年,李红因为整日忙于事业,最终导致家庭破裂。离婚4年后,李红希望“生活上有个照应”,于是想再婚。然而,这一想法却给她招来噩运。

“我确实有点冤啊!”李红有些激动,“交了一个‘男朋友’,后来才知道他是‘同志’,他传染了我。”

2011年,事业正在上升期的李红被确诊感染艾滋病毒。“曾经只在书本、媒体上看到的东西,没想到,离我这么近,太霉了!”

据媒体报道,全球每天有7000多人新感染上艾滋病病毒,中国是目前世界上艾滋病毒感染率递增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

心理几近崩溃的李红“连后事都准备好了”,她频繁前往疾控中心,追问医生“我还能活多久?”得到的答案是“(接受系统治疗后)最多最多,可能比未感染的人少活10年吧!”

李红被这一回答惊醒,她意识到自己并非“病入膏肓”。

“我冤不冤已经不重要了。”通过心理疏导,李红已经不怕被歧视了,只是“空前的孤独感”还一直在缠绕着她,“我们找个对象很困难,其实我们更需要夫妻间的关爱。”

2“我不知道还有一个‘窗口期(潜伏期)’……”

“融爱天空”的志愿者与艾滋病感染者在一起,分享故事,进行心理疏导。

在艾滋病传播途径中,性传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据媒体报道,2009年,艾滋病性传播占41.89%;2013年1月到10月,艾滋病性传播的比例已高达77.53%。不健康、不科学的性行为和缺乏医学常识,使艾滋病毒传播愈演愈烈。

2005年的夏天,陈青红(化名)被确诊感染艾滋病毒。“我还是有一定的知识的,但还是疏忽了。”

陈青红说,之前她的丈夫吸毒。“当时我是待产的孕妇,是后来才知道的。”生育之后不久,丈夫发病。“高烧不褪,成天发烧出虚汗,被子都湿淋淋的。”当时医院查出来是肠结核,并未感染艾滋病毒。

据了解,大多数人在感染艾滋病毒后的三至六周内,才会出现类似感冒的症状,如:持续发烧、头疼、乏力、呕吐、腹泻和淋巴结肿大。这些症状又通常会在一至四周内消失,且常被误认为是其它的病毒感染。

“(报告显示)没有感染,我也就在生活上马虎大意了。”陈青红说,在丈夫身体状况有好转的日子里,他们没有使用安全套,同房两次。“我不知道还有一个‘窗口期(潜伏期)’,早知道就多问医生几句。”于是,“祸根”就此埋下。

2004年,丈夫再次发病,没多久便去世了。次年夏天,陈青红在一次感冒后,开始持续发烧。“感冒老不好,我就有点怀疑,最终在省医院查了,呈阳性。”陈青红表情无奈,她说自己有一定的医学常识,而且在得知丈夫吸毒后,自己也有防备之心。只是医院没有普及“潜伏期”的相关知识,“只能怪自己疏忽了!”

现在,经过治疗后陈青红气色不错。“我希望所有人都要规范自己的性行为,并加强学习,规避风险!”

3“‘男同’的话,检测呈阳性的大约是10%以上。”

“融爱天空”的志愿者与艾滋病感染者在一起,分享故事,进行心理疏导。

在性传播的数据比例中,有一处不容忽视:2013年1月到10月,艾滋病同性传播比例为10.91%。而在同性传播中,“男同性恋”之间的传播情况令人堪忧。

“‘男同’的话,检测呈阳性的大约是10%以上。”小杰(化名)表情严峻,“可以说,进了这个圈子,基本上就是那种‘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的情况了。”

今年20岁的小杰现在是“融爱天空”的志愿者。他在大学时进了“男同”圈子。“大学快毕业了,结果检查出了这个!“,作为“同志”,小杰坦言“男同”之间的性行为,是“高危行为中的高危”。

“异性之间性交,毕竟有一个前提,就是怕怀孕,有一个基本的顾虑。”小杰说,但在“男同”圈子里则少了这种约束,“情况非常糟糕”。

确诊之初,小杰心灰意冷,回老家交代后事。“当时坐飞机都怕啊,怕刷了身份证,暴露自己感染者的身份。”

如今作为防艾志愿者的小杰,希望能帮助到更多还在“这个圈子边徘徊的人”。“现在年龄在逐渐往下(年轻)走,特别是20岁以下的,上大学的那种,我很着急!”

世界卫生组织11月25日发布公报,2012年全世界10-19岁的青少年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约为210万。小杰表示,由于网络空前发达,加之社会的开放程度、青春期的萌动,“很多人都在边缘上徘徊,有一部分可能已经进入同志圈!对没有感染的那些‘男同’一个忠告,这东西其实很近,很近很近。”

4“哪里才是‘歧视最严重的地带’?答案:医院。”

艾滋病感染者深陷就医歧视,医院拒绝收治现象普遍 。【图片来自网络,与文字无关】

2008年8月,21岁的小强(化名)被确诊感染艾滋病毒。2009年他开始接受治疗,服药到现在。

一路走来,他深刻体会到了一名艾滋病感染者身体和心理上所遭受的痛苦,还有那种“急于摆脱却很难摆脱的孤独感”。

通过与其他感染者交流、向疾控中心医务工作者学习,感染两年后,小强已经成为一名专业的艾滋病公益组织志愿者。他现在的工作一方面是为感染者做心理疏导;另一方面,为公益组织的发展出谋划策,为“反对歧视艾滋病感染者”摇旗呐喊。

谈及反歧视,小强皱起了眉头。“现在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都知道艾滋病传染的途径,并且能够坦然的接受艾滋病感染者。这不是反歧视的重点。哪里才是‘歧视最严重的地带’?答案:医院。”

2012年11月21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亲自过问天津拒诊艾滋病人事件。23日,卫生部提出落实首诊(问)负责制,严禁推诿或者拒绝诊治艾滋病患者和病毒感染者。

“但其实具体落实的话,还是很困难。比如我们的感染者有一个小小的结石,或者摔伤骨头需要做个小手术。医院仍就会以“污染设备”等种种借口为由,拒绝给你治疗。让感染者求医无门的同时,在身体和心理上再次受到折磨和歧视。”小强激动地说道。

5“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几乎还没有做艾滋病公益的。”

我国艾滋病公益事业虽有长足发展,但困难依旧很多。【图片来自网络】

作为成都地区唯一综合性艾滋病公益组织“融爱天空”的负责人之一,小强认为社会对公益组织的扶持没有常态化,“目前就我所接触和观察到的,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几乎还没有愿意做艾滋病公益的。”

据一份关于成都市MSM社区组织艾滋病防治能力现状研究报告(2011年)显示,目前成都社区组织普遍缺乏经费支持。一方面,当地政府给予的扶持经费有限,大部分还是来自项目基金;另一方面,随着国际项目逐渐退出,削弱了资金来源,而民间筹资也有难度。

小强无奈地表示,医疗歧视、公益组织经费来源单一,必将导致目标人群的处境恶化,“整个防艾、控艾工作需要常态化,社会应该以一颗平常心来看待我们这一群平常人。”

推荐收听
成都融爱天空官方微博,四川首个艾滋病感染者QQ群“融”成立而来的社会公益组织。
制作团队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编辑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编辑

[联系方式]    028-85225111-51297

[投稿信息]    dcsee@foxmail.com

微博热议
广播 还能输入140
往期回顾更多
热门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举报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