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医生:我的两件“错”事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出品

往期回顾

“我怎么可能是精神病,如果我是精神病,我就是非法行医了。精神病是要取消医师资格的。”——绵阳人民医院前超声科主任兰越峰

自2012年3月被“赶出”超声科,到媒体相继报道,再到涪城区政府及院方出具书面回应,双方争执难断……今年50岁的绵阳市人民医院前超声科主任兰越峰已在走廊“办公”超过600天。

“这里面故事多了,(故事)还会继续,也许还会有700天!”近日,事件的主角之一兰越峰通过腾讯大成网,首次回应了官方的质疑。


“兰越峰事件”回顾图示【依据媒体报道内容整理】

1“诋毁?就是因为我‘多嘴’嘛!”

50岁的兰越峰,鼻子上架着像瓶子底儿一样的眼镜,在深秋的绵阳街道上孤独地走着,没有声响。

她现在每天一般晚上12点睡觉,早上7点多起床,吃完简单的早餐,就去走廊“上班”。

“我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兰越峰时不时地会反思自己的所言所行,“我只是说了真话,我只想要真相,要本来属于我的尊严。”

面对质疑和争议,兰用自嘲的口吻解释到:“实际上我错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错”事是她“多嘴”。

最能说明的事例,即《南方周末》所报:2009年5月中旬,兰越峰在给一位53岁住院病人会诊时,发现临床医生已给病人开好手术单。作为辅检科室,兰最终给出的超声检查会诊意见是“下肢静脉其实没问题,心脏也没问题”。

“我知道我这样做,要有麻烦了!”兰边回忆边说,“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医院收益翻10倍,我也翻10倍。”她认为,“不能说医生没有钱”,如果医生们按照操作规范来,也可以有房有车,“没必要去弄病人”。

最终,那位病人未做手术即出院,院方对此解释为“兰越峰在病人面前说了很多诋毁医院及其他医生的话,最后病人选择了‘保守性治疗’”。

“诋毁?就是因为我‘多嘴’嘛,但医院不能为赚钱而违反诊疗规范过度医疗,拿个正常人来让我会诊,这是坑害病人!“兰说,她“为了医院发展”,也曾多次配合临床科室做手术“创收”。只是,“良心被煎熬的滋味已无法忍受”。

2“这一切的一切,皆因错误的程序导致了错误结果。”

接受媒体采访时的兰越峰。【图片与信息由兰越峰女士提供】

近10年来,兰越峰从基层一线医生逐步升至为科室主任,领导超声科。

“我本可以去管理当‘指挥棒’,玩,也根本抓不到什么推诿患者的问题。“但兰不愿“脱产”,“我还有工作职责,每周两天在一线,其余时间留给疑难患者、研究行业的发展。”

兰越峰坚信,做业务的人,必须“较真”,“这不是偏执!”

态度决定她不可避免地做了第二件“错”事——“不配合工作”。指向的即“兰越峰事件”焦点问题——援建款项采购医疗设备是否存在“猫腻”?

据《南方周末》报道,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绵阳市人民医院用一笔来自澳门政府的900万元灾后援建捐款购买了医疗设备。新设备包括一台价格235万元的进口voluson730expert彩超机和单价30万元的两台B超机。

兰后来对媒体表示,那台彩超机是五年前的“仓库老款”, 当时咨询价约为160万元,而且医院财务人员曾拿了三张“价格一栏为空白”的发票让她签字。

“我没有签,矛盾就激化了。”兰对当时的行为并不后悔。

官方随后回应媒体报道:整个招标过程合法合规,采购程序亦未发现有违规。绵阳市人民医院纪委书记李永平也表示,彩超购置过程中不存在腐败,“就算是设备买贵了,市场经济环境下也很正常”。

“你240万怎么买了个‘大砖头’!” 作为绵阳超声招标专家,兰熟悉设备性能和参数,“先不说价格,你实际买的妇产科专用机和对外宣传的含心脏的全身机就不是一个设备。”兰强调,“这一切的一切,皆因错误的程序导致了错误结果。”

3“我不断要求彻查,但调查的对象却是我……”

走廊里的兰越峰。【南方周末资料图】

兰越峰说,自己的事情被报道出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对官方的网络回应很失望,“我不断要求彻查,但调查的对象却是我,不断地质疑我。”

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兰提到了一位北川中学教师在5.12震后来院治疗的情况,称其“手脚全部切完了“、”全部坏疽,蛆虫爬在上面“。对此,绵阳市人民医院在官方微博中回应称“不属实。”北川中学也开具了相关证明,加以佐证。

“我有时说的不严谨。来自北川中学老师,事实上意指‘来自北川的中学老师’,北川中学没有,不代表北川没有。”兰进一步解释称,在震后,来了很多没有身份证件的重伤员,身份很难确认,自己也是在抢救中听到了这样的信息。

“调查组和院方多次要求我拿出证据来。”兰越峰说,几年前的事情了,“那个人应该是不在了,蛆虫也不可能一直养着啊!”

4“我不能连累儿子。很多事情我不告诉他。”

曾经幸福美满的三口之家。【图片与信息由兰越峰女士提供】

兰坦言,除了老父亲的离世,真正让她崩溃的只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即“抢设备”。

2010年6月13日,她看到超声科的设备突然被“搬”走,在求助卫生局和院长无果后,她身着工作服跑到大厅跪下,并“向围观病人及家属散布有损医院声誉及形象的言行”(官方回应中称)。

“当时我确实急了,这是我性格的真实表现。设备交接是有程序的,几百万的设备若受到损坏,我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

第二件事,是自己变成了“疯子”,同在一家医院的丈夫因此与她离婚,并不承认他们的儿子为亲生。

“他(兰的前夫)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医院找他“谈话”,我的情况又被渲染的很离谱。他离开了我和儿子,不愿意再见我们。”兰越峰称,医院对于她的“抹黑搞臭”行为,是在给整个事件“定性”,“我怎么可能是精神病,如果我是精神病,我就是非法行医了。精神病是要取消医师资格的。”

现在,兰与24岁的儿子相依为命。

“我不能连累儿子。很多事情我不告诉他。他还没有处对象呢。”兰越峰表示,自己的事情自己来处理,她已无法回到过去,“今天这个结果是他们导致的,何时收场,怎么收场是他们的事情,我没有办法选择,现在我不流泪,我要微笑,微笑去等待,去迎接,去承受。”

核心人物
兰越峰,四川绵阳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举报过度医疗被待岗,医院走廊坐1年”新闻当事人。
制作团队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编辑。
腾讯大成网新闻中心编辑。

[联系方式]    028-85225111-51297

[投稿信息]    dcsee@foxmail.com

微博热议
广播 还能输入140
往期回顾更多
热门评论
关于腾讯 | About Us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举报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Tencen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