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名辍学未成年人杀害女店主 家属只愿承担2万元赔偿

北青Qnews2019-11-29 07:59

3月28日,四川雅安宝兴三名未成年人杀害48岁洋芋店老板娘。该案已于11月27日在天全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三名犯罪嫌疑人都当庭认了罪,并表示了歉意,其中一人母亲下跪道歉。面对被害人家属提出的赔偿要求,三名嫌疑人的监护人均称经济困难,只愿负担2万元到3万元。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Qnews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19年3月28日,四川雅安宝兴三名未成年人杀害五龙乡48岁女店主一案引发关注。据当地警方通报,三名未成年嫌犯分别是16岁的张某某(化名张月月)、15岁的黄某某(化名黄昊)和14岁的詹某某(化名詹宇)。11月27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被害人胡美香(化名)的亲属处获悉,张月月、黄昊、詹宇杀害胡美香一案已于27日上午在天全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据悉,张月月、黄昊、詹宇杀害胡美香一案除了检方提出刑事诉讼外,胡美香的亲属还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张月月、黄昊、詹宇三人及三人的监护人赔偿包括财物、现金损失,丧葬费,死亡赔偿金(含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共88万余元。

庭审中,三名嫌疑人当庭认罪,并向胡美香的家属表示了歉意。但面对胡美香家属提出的赔偿要求,三名嫌疑人的监护人均称经济困难,无法承担被害者家属所提出的赔偿,只愿负担2万元到3万元。

雅安48岁洋芋店老板娘店中遇害 三名未成年嫌疑人落网

2019年3月28日,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据宝兴县公安局通报,3月28日9时许,宝兴县公安局接警称:宝兴县五龙乡小学对面一铺面内发现一女性尸体,经现场确认,受害者(胡某某,48岁,宝兴县人)已经死亡,系他杀。经查,詹某某(男,14岁,雅安市名山区人)、黄某某(男,15岁,雅安市宝兴县人)、张某某(女,16岁,雅安市宝兴县人)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日18时许,侦办民警在名山区黑竹镇成功将犯罪嫌疑人詹某某、黄某某、张某某抓获。经审查,詹某某、黄某某、张某某对作案事实供认不讳。

事发后,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死者胡美香生前在五龙乡小学对面经营着杂货铺,平时除了出售文具用品和零食外,还会在店门口卖炸洋芋。

多名居住在案发地附近的居民向北青报记者证实,事发前张月月、黄昊和詹宇就曾多次到五龙乡中心小学附近找朋友玩。

与受害人胡美香同在一条街上开店的王芳(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3月26日那天是她和胡美香一同上货的日子,上货之前,她就在街上看到了张月月、黄昊和詹宇。上货时,张月月、黄昊和詹宇就坐在马路对面的长凳上。此前张月月父亲所述,詹宇是看到进货的胡美香包里有就很多张一百元后,心生了抢劫的想法,并在26日、27日三次动手欲偷盗、抢劫胡美香的财物。

27日晚11点左右,张月月、黄昊和詹宇三人依然留在店里,并在胡美香准备关门时动了手,将胡美香杀害,并拿走了胡美香的钱和手机。

事后,三人连夜包车逃至90公里外的名山区,于28日下午落网。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案发时三名未成年人均已辍学。

未成年被告人当庭痛哭认罪 其中一人母亲下跪道歉

11月27日,在胡美香被害后的第八个月,北青报记者从胡美香的亲属处获悉,该案已于27日上午9点在天全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据悉,该案未非公开审理案件,当天出席庭审的除了三名嫌疑人及嫌疑人监护人外,胡美香的丈夫车刚(化名)以及胡美香的侄女胡倩(化名)也出席了庭审。而该案未在当天宣判,当日中午法院宣布休庭,将择期再审。

28日,车刚告诉北青报记者,庭审中,三名犯罪嫌疑人都当庭认了罪,并表示了歉意,“那个女娃娃在庭上哭了,哭的可凶了,女娃娃的爸妈也哭了。”胡倩则告诉北青报记者,除了张月月及其父母哭了外,黄昊的母亲还曾在27日的庭审中下跪,为儿子所犯下的错误道歉,请求胡美香家人原谅。

而案发后,张月月的父母也曾书写过道歉信,向胡美香的丈夫和家人表达过歉意。

被害人家属索赔88万 监护人均只愿承担2万元赔偿

张月月、黄昊、詹宇杀害胡美香一案除了检方提出了刑事诉讼外,胡美香的丈夫车刚和胡美香的两个儿子还提出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据车刚和两个儿子提出的形式附带民事诉讼状显示,车刚和两个儿子请求三名犯罪嫌疑人极其监护人赔偿财物和现金损失13996.10元,办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12000元,含被扶养人生活费在内的死亡赔偿金804273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880269.10元。

作为胡美香的两个儿子的代理人,侄女胡倩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所提出的每一分钱都是有根据的,“五姑爷(车刚)的身体不好,姑姑去世前,五姑爷就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我大弟弟又是智力精神二级残疾人,虽然20多岁了,却完全没办法工作,也没办法自己生活。二弟弟现在还小,在读初中,更是需要花钱的。我们要的这个钱包含大弟弟20年的生活费,以及二弟弟2年的生活费。”胡倩说,在胡美香去世后,车刚和胡美香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就全都垮了,“经济支柱没了不说,全家人的精神也都崩溃了。80多岁的婆婆天天在屋头哭,大弟弟总念着‘想妈妈’,二弟弟原本开朗,成绩也还不错,现在整天闷在那里不说话,成绩也下滑的很厉害。”

对于车刚和两个儿子所提出的赔偿要求,三名嫌疑人的监护人均在庭上表示经济困难,无法承担。“他们虽然说会尽力补偿,但都说只能拿出个二、三万来。”胡倩说,对于这种程度的非常,他们是无法接受的,“现在人已经没有了,我们也想着那三个娃娃还小,也愿意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但是五姑爷也得生活,两个弟弟也得生活啊,他们家现在如果不是我们在帮衬,连饭都吃不上的。”

(北青报记者 王天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