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州18岁少女筹款换肾 称患尿毒症后遭遗弃

热点资讯成都商报2019-10-16 08:25

达州18岁少女筹款换肾 称患尿毒症后遭遗弃

周某某在病床上

近日,四川达州女孩周某某在网上求助,称2018年自己查出患有尿毒症,因为家庭经济困难负担不起,妈妈与她“断绝母女关系”,她向社会求助,需要钱做血液透析。此帖一出,引起网友热议,有人曾出面称愿意为周某某捐肾,还要娶她,但后来便没再出现过。周某某的父亲曾表态,愿意帮助女儿换肾,但也不了了之。其母亲黎某某回应,为了周某某的病,她前后已经花费了20多万元,如今欠了很多债。而家里小儿子才10岁,“不可能放弃小的来管她。”

现在,周某某获得政府和医院的救助,和4个病友一起,住在医院附近的一间门市,和一位70多岁的婆婆搭伙煮饭。她在网上发起求助,希望能够筹得资金帮助自己换肾。

女孩查出患重病 亲戚垫付医疗费保命

10月10日,一篇《尿毒症女孩艰难求生》文章在网络流传。文中称,刚满18岁的女孩周某某因为尿毒症,消耗高,家中父母不管,无钱治疗,目前只能在一家医院的帮助下,勉强通过血液透析维持生命。

在达州达川区康桥医院,记者见到了周某某。周某某介绍,自己此前在外省务工,2017年,先是检查出贫血,后又查出“肾功能不全”。2018年5月,周某某病情加重,回到达州后,在达州市中心医院检查出肾衰竭,需要血液透析。周某某说,当时自己并不清楚什么是血液透析,后来才听说就是“尿毒症”的治疗方式。

记者从周某某大姑处了解到,在亲戚的劝说下,母亲黎某某让周某某到广州一家医院治疗。但因为治疗费用太高,家里负担不起,黎某某不愿意拿钱给女儿治疗。

周某某再次选择回到老家。周某某说,因为月经不止,身体贫血,自己出现晕厥状况,大姑和二妈急忙将其送往附近一乡镇医院抢救。“输了4袋血才保住命,当时的医药费用还是二妈垫付的。”周某某大姑说。

医院为她专设床位

长时间在医院吃住治疗

2018年,周某某到过多家医院,但都因为没有钱,无法进行血液透析。在达川区康桥医院,医院一负责人林某听说周某某的家庭情况后,当场让工作人员安排血液透析时间。

为了方便周某某治疗,医院专门安排了一个床位,解决她的生活问题。很长一段时间里,周某某都在医院吃、住和做血液透析。因为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周某某并不知道可享受地方医疗政策,林某带着周某某回到老家村里,找到村上和石梯镇政府,在了解情况后,石梯镇政府想办法将周某某纳入低保范畴和大病医疗救助。

“当时她还未满18岁,需要监护人回来签字,但父母就是不回来。”医院杨院长说,医院给黎某某打电话,一直不接,后来终于联系上周某某父亲,但对方说要问下妻子,后来就没有了消息。

据村干部回忆,第一次给黎某某打电话,让她回老家给周某某办理手续时,“她说还有个孩子,给她(周某某)用了那么多钱,钱用完了另外的孩子怎么办呢?”之后便不再接电话。最后,还是其二姐从外省回来,为其申请政府医疗救助的。

双方说法

母亲:已花了20多万 “没法再管她了”

周某某大姑介绍,黎某某夫妇家庭困难,房子倒塌,多年在外打工。周某某父亲在工地上打零工,100多元一天,而黎某某在工厂里面也就2000多元一月。

周家有3个女儿1个儿子。周某某是三女儿,大姐已结婚,二姐在打工,还有个弟弟。亲戚称,夫妻两人外出打工后,把周某某交给了婆婆代养,只给些生活费。后来生了小儿子,两人很少回老家。

周某某大姑称,2017年周某某回达州治病后,没有地方可以住,每次回老家都是在自己家住几天后,又到二妈家住几天,为此她曾和黎某某吵架:“她就喊我把她女儿拿去养。”

2018年5月,母女俩再次因为医疗花费的问题发生争执,周某某和黎某某断绝了母女关系,两人微信拉黑,也不再相互联系。

10月11日,记者联系上黎某某。她称,周某某2016年在苏州查出有病之后,“连续几年,每年都‘搞’我几万块钱出去。”前后她大概花费了20多万元。她说,如今欠了很多债,没有办法再管周某某了。

黎某某告诉记者,自己和老公在外打零工,没有文化,也没有家底,家里4个小孩带大很不容易。对于微信拉黑,断绝母女关系,黎某某表示,这是因为周某某天天问她要钱,“我只有上班挣钱,我到哪里去找钱?”

黎某某称,女儿可以去告她,她不怕,因为自己没有亏欠谁,也没有做犯法的事。

达州18岁少女筹款换肾 称患尿毒症后遭遗弃

女儿:希望公益筹钱换肾 结婚后就转走户口

石梯镇尹镇长介绍,因为周某某个人情况特殊,镇政府将其纳入低保范畴,同时在2018年享受政府医疗救助1万元,除此之外,政府发起网上捐款两次,一次1万余元,还有一次有几千,现在周某某每月可领330元低保。“如果还有需要,将再次发起捐助,帮她渡过难关。”

记者得知,周某某在享受低保后,医疗费用约75%能够报销;生活费用方面,医院也帮忙解决了一部分。

现在,周某某在网上发起求助,希望能够筹得资金帮助自己换肾,目标款项是75万元,包括换肾和后期的持续治疗费用。“我自己找钱换肾,20岁了就可以结婚,把户口从家里户口簿上转出去。”

记者看到,截至10月13日20时,周某某在腾讯公益上的捐助,已收到捐款金额超过18万元。但公益机构工作人员表示,这个金额远远不够,“肾源也是一个大问题,找到后匹配也需要很长时间。”

得知周某某的经历后,有人曾出面称,愿意为周某某捐肾,还要娶她,但后来便没再出现过。周某某父亲曾表态愿意帮助女儿换肾,但也不了了之。

现在,周某某和4个病友一起住在康桥医院附近的门市里,和一位70多岁的婆婆搭伙煮饭。

律师

口头说“断绝母女关系”无效

特大困难时父母有救助义务

对于黎某某与女儿“断绝关系”的行为,四川顶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勇介绍,母女直接口头说“断绝母女关系”,是没有法定效力的,血亲客观事实存在,从法律意义上讲,两人无法断绝母女关系。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健介绍,不管是老人还是子女后辈,作为家人,在遇到特别大的困难时,有救助义务,这点不以口头上两人断绝母女关系而发生变化,要符合伦理道德。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张杨

图据受访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