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警方破获系列盗窃货车柴油案 抓获近200人

新京报2019-09-02 08:31

四川警方打击盗油犯罪团伙的抓捕现场。

大货车被破坏的油箱。

作案车辆后排座位都被改装成油囊。

油库里的储油罐。

负责销油的嫌疑人在兜售“小油”。本版图片/四川警方提供

随着四川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和“成渝城市圈”的崛起,成都及周边城市进入了快速建设时期,城市内工地林立,公路物流日益繁忙。

与此同时,专门盗窃大货车、工地车辆柴油的案件在成都及其周边多了起来。2018年以来,四川省盗抢货车、工程车辆柴油案件逐渐增多、进入夏季后呈密集高发态势。四川警方果断采取打击行动,今年4月以来,四川盗油的警情已大幅下降近70%。

“很多过路的大货车司机路边停靠休息,等醒来发现柴油被盗,一趟的运输利润几乎折了进去。受害者是有苦难言,很多人对地域情况不熟,加之有运输任务,都不报警,就当吃了哑巴亏。”四川省公安厅副厅长王雄介绍,去年8月底以来,全省已抓获盗油类犯罪嫌疑人近200名,今年4月以来,四川盗油的警情已大幅下降近70%。

东北司机一觉醒来,货车柴油被盗一空

老宋是东北长春人,跑运输十几年了。两年前,老宋终于自己买了一辆大货车,去年开始从长春往成都运货,还请了一名驾驶员和他一起跑线。

长春到成都全程有2700多公里,大车司机需要轮班跑四五天。

“3月21日,我从长春发了一车货。由于车辆遇到故障,3月27日凌晨才到成都。我当时想,一早就卸货,没有几个小时,所以就没有去停车场,停车、住宿都得花钱。”老宋说,没想到为了省钱赔了更多。

“我俩跑了一天一宿,睡得很沉。早上6点多醒来要去卸货,绕着车子走了一圈,发现油箱盖被打开了。然后发现油没了。我是刚加满油,大概有3700块钱。”老宋说,“油一点都没有了,当时就感觉这趟活儿白跑了,我们跑一趟毛利三五千,也就一箱油钱。”

油被盗,给原本要去卸货的老宋带来很多麻烦。因为停车地离加油站有段距离,他不得不打车去买了一桶柴油给车加上,先去把货卸了。幸好客户通情达理,知道他们被盗油,没有收取他违约金。因为油箱盖被撬烂了,老宋修油箱盖花了一百多。夹江县公安局政委邹永强说,有时候,被盗地点远离加油站,要花不少钱请人去加油,有时候还要开证明买散装油。

“以前物流园区的老板告诉我们,车停外面很容易被盗油。所以我有防备,一般都停服务区。那次因为一会儿就要卸货,所以就心存侥幸了。”老宋说。

然而,停在停车场有时也不能幸免。

成都市新都区的左先生和别人合伙买了6辆车,平时在成都周边运输货物,在新都区新繁镇租了一个小停车场。停车场安装了铁门,并专门请人看大门。

“5月30日凌晨两三点,守门的师傅觉得外面有异常,出来看了一下,发现一辆面包车从我们车子停靠的地方开了出去。他走近仔细看,发现大门被撬了,随后又发现车的油箱盖被撬了。”左先生说,他们的大车油箱盖都是带锁的,6辆车估计损失六到八千块钱的油。

单个案件侦办难度大,警方成立专案组

成都市公安局新都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于大冬告诉记者,这种案子以往侦办有很大难度,因为单个案子案值很小,受害人不好找,很多货车司机油被盗了后,也不报警,就认栽了。

“有一辆大货车夫妻俩人开,老婆在前面睡觉,老公在后面睡觉。其实他们听到声音,知道油被盗,但也不敢吱声。”于大冬说,“报警后,往往也不会到派出所做笔录,因为赶着合同时间送货。此外,盗油的人反侦查能力很强,流动性也很强,躲避视频监控。如果不是被抓获现行,不会交代。”

四川省公安厅专案组民警、乐山市公安局沙湾分局民警李毅也表示,很多货车司机没有报警,损失价值不好认定,量刑就不好确定。“隐案特别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交代了在哪里做了案,我们核实不到案源。有一名嫌疑人,指认了20起案件,但是我们去认定的时候,都找不到报案人。很多大车司机,不想浪费时间,也不对公安机关找回来抱希望,所以不报警。”

单个案值这么小的案件,为何要费大力气侦办,四川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副厅长王雄给记者做了解答。

“我们发现多地都有案发,属于流窜作案,需要打破我们日常行政区域的管辖权,所以我们侦查的思路也随之而变化,最后决定由省厅牵头,跨市成立专案组,结合盗油案高发的市州共同研判,组织工作队实施完整打击。我们也感觉,真正要遏制这一犯罪,光打击盗窃是不行的,要全链条打击。对于销赃和灰色产业这部分以前打击得不多,更多是打击盗窃这个环节,我们当时决定,连销赃和对外销售这个环节一并治理。”王雄说。

戴口罩鸭舌帽作案,两分钟抽干一箱油

四川省公安厅的专案行动开启于乐山夹江县的一起盗油案。

乐山市夹江是西部陶瓷基地,到夹江的货车非常多。夹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二中队指导员袁浩杰说,2017年底,陆陆续续有货车柴油被盗案在夹江发生,但基本没能抓住作案嫌疑人。

去年5月23日凌晨4点,在夹江县新场镇发生了一起盗油未遂案件,盗油犯罪分子刚刚撬开油箱盖就被车主发现。盗油车是一辆丰田越野,货车车主追了一段没追上,就报了警。

接到案件后,新场镇派出所介入侦查,现场没有遗留物。民警调取了监控视频。“从获取照片来看,嫌疑人戴着口罩和鸭舌帽,即使晚上也放着遮阳板,经过高速公路收费站,只露出很小的一道缝,不让视频拍到。并且不要找零,快速通过收费站。”袁浩杰介绍。

四川省公安厅通过在卡车之家论坛发帖、厅刑侦局微信公众号等向社会征集的线索也显示,嫌疑人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作案的时候都会戴口罩和鸭舌帽。

监控视频显示,嫌疑人作案迅速,抽干一个油箱有时只需不到2分钟时间。

“一般货车有两个油箱,每个油箱400升,两个油箱800升,接近5000块钱的油,犯罪分子能在2分钟内抽干一个。”夹江县公安局政委邹永强介绍。

天回镇有物流中心,上万辆大货车。成都铁路公安处刑警支队副支队长邓辉介绍,他曾经跟过一个案件,在那里蹲守一晚上。“晚上三点多,我看到盗油的几分钟就偷完了一辆车。”

从事盗油活动的查某今年6月11日被抓,他告诉记者,他们在盗油时一般用开锁工具撬开油盖的锁,基本三四秒钟就能搞定。然后开始盗油,一直抽到响才停,一个油箱一整套动作只需要两三分钟。

盗油车辆多为报废车改装,经常换车牌

民警从前期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所驾驶的车辆都是“好车”,比如有丰田的越野车、奥迪车、大众帕萨特等。但这些车无一例外都是报废车改装的。夹江警方发现,甚至专门有汽配厂为犯罪分子改装车辆,这伙犯罪分子已经被警方打掉。

被成都新都警方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吴某交代,他是成都市郫都区人,去年12月份在某同城网站上买了一台奥迪A6。“是一辆报废车,1万多,当时买车就准备卖给他们偷油的,结果没有卖掉,自己去做了。”

吴某交代,他拆掉了后排座位,在某购物网站花了三千多买了油泵和油囊,改装成一辆盗油车。

同样被新都警方抓获的查某在成都温江区买了一辆报废的丰田越野,然后去机电城买了油泵,把后排座位撤了,找人做了几个铁皮箱。他购车改造一共花了三万块钱。

夹江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毛巍介绍,这些犯罪分子除了作案时戴口罩、帽子,还将自己的生活和盗油活动完全割裂开,从来不会用生活中的手机号、微信号联系同伙,盗油车和装备也会停在离自己家很远的地方。

比如犯罪嫌疑人吴某,他就在离住所两三公里外的村子中租了一个院子,房租一个月100多块,每次作案都会和同伙邓某到停车点集合,在那里穿戴帽子、口罩等。警方发现,甚至有专门的摆渡车将嫌疑人从家里送到车库。

这些经过改装的作案车,全部使用假车牌,且频繁更换混用,一车多牌,一牌多车,不出两个月即更换一次套牌,追踪难度大。涉案的一辆福田风景面包作案车被发现曾使用过套牌32副。

雨天作案留线索,同伙聚茶楼交流情报

夹江警方研判丰田越野车车辆痕迹,发现该车曾在德阳、仁寿都出现过。初步判断是流窜作案,窝点应该在成都周边。

就在夹江民警苦苦突破嫌疑人身份的时候,去年5月9日,成都天回镇火车站内发生了一起盗油案,给案件带来了新线索。

成都铁路公安处刑侦支队副支队长邓辉说,去年5月9日凌晨,他们接到天回镇火车站报警,停在里面的火车机头柴油被盗。“司机当时就在车上,油箱刚加满,价值15000元。当晚下暴雨,嫌疑人偷完油之后,把盗油的管子遗留在现场了。我们在上面发现了痕迹,确定了嫌疑人石某坤,后来又确定了他的同伴刘某。”邓辉说,后来他们审讯石某坤时,石某坤说那天雨太大,他忘了把管子取回来。

当月14日,眉山车站又发生轨道车柴油被盗案,报警后,成都铁路警方发现其中一名嫌疑人也是石某坤。跟夹江案件对比,发现车辆和作案手段都差不多,开始并案侦查。

民警顺藤摸瓜,发现这个盗油团伙以泸县籍为主,经常出入成都新都的一座茶楼,茶楼老板就是石某坤的同伙刘某。

茶楼开在二层,在一层有一个小门,招牌不大,不熟悉的人很难找到。“外围有放风的,大概有两个人,长期在楼下逡巡。我们侦查时会找人从那里经过,但不能反复经过,只能匆匆看一眼那里的情况。”袁浩杰说。

“进出成员以泸县籍为主,基本都参与盗油作案,分属不同的小团伙,有盗油的有销油的。但基本都认识,作案的时候发现什么情况,也会在茶楼交流。”袁浩杰说,他们盗油卖钱后,会在茶楼里赌博,刘某还在放高利贷。

油库藏身偏僻处,掺杂质后卖司机

四川发生的一系列盗油案,已经形成了盗、储、运、销一条龙的黑色产业链,这个链条的核心就是储油库。

“这伙人反侦查能力很强,油库使用一段时间就换地方。我们侦查发现的一个油库位于成都市新都区高速旁边的一条断头路上,是农户自建的大库房,从外面完全看不出是油库,人员进出都要上锁。我们趁没人的时候进行了观察,看到里面有大的塑料油桶和很多铁皮油桶,确定这是一个油库。但是在侦查过程中,被村民看到有人接近,嫌疑人有所警觉,就搬去了相离2公里的另一个油库。我们紧跟着对2号油库进行蹲守,不多久,嫌疑人又搬到3号油库。”

新都公安机关侦办的一起案件中,油库也换了两个地方。

记者在最终实施抓捕的油库看到,油库在郫都区团结镇白马村五组一个偏僻的库房,只有一条路出入。进村后,还要拐几次弯,穿过一片稻田,不熟悉的人很难找到。偌大的库房内只摆着12个铁皮油桶以及3个8000升容量的塑料桶。

31周岁的刘某源是这个油库的老板。

记者8月初在看守所里见到他。他表示,今年3月中旬开始经营这个油库,厂房是租的,买个油泵和几个油桶就能收油,一晚上能收三四吨油。都是现金交易,为此,刘某源每天需要准备2万左右的现金。

“每吨4000多块钱,然后5000多块卖出去。下家开着一辆改装的轻卡车来收油,后面加装了油罐子,他会卖给成都周边开大货车的。”刘某源说,之所以会换一次仓库,是觉得长时间在一个地方不安全。

李毅介绍,油库和下家卖油之前都有掺杂过程,基本3吨油加1吨可燃有机溶剂,然后以低于市场价1元到1.5元每升的价钱卖给货车司机或者工地的工程车。“掺杂后,油耗变大,对发动机损耗也会变大,被坑的还是那些货车司机。他们中有的人被盗油之后,又买这种‘小油’,来回吃亏。”

盗油犯罪团伙拒捕,高速逆行冲卡

几乎在刘某源换油库的同一天,5月27日,成都新都公安分局民警已经准备对油库和盗油团伙进行抓捕。

“守了一晚上,没有车进来,我们才发现油库搬了。但估计他们不会搬很远,我们就在附近蹲守,发现了新的油库。”新都分局刑警大队侵财中队中队长黄荣江介绍,6月11日凌晨,新都分局组织50余名警力突击油库,当场抓获作案车4台,嫌疑人9名,缴获被盗柴油约6吨。

民警在抓捕过程中发现,盗油犯罪团伙往往在车里藏着利器,搜出来的有自制砍刀、削尖的钢管等,甚至有自制火药枪。团伙人员作案时如被发现立即持械威胁、反抗,随即转化为抢劫犯罪。作案车辆均为改装大马力车辆,遇到盘查、抓捕时强行冲卡,直接冲撞警车、民警。

乐山金口河警方在成都崇州的收网行动中,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4月下旬,我们抓捕一伙在高速上盗油的犯罪团伙,民警在崇州西收费站进行设卡阻截。当时,那个收费站的车流量比较大,我们安排的阻截车不是大货车,体积比较小。凌晨5时左右,作案车辆过来,发现异常,直接冲卡把收费站的栏杆撞坏了,还把我们民警撞伤了两位,把设置阻截的警车也撞开了。”李毅详细回忆了当时的抓捕过程。

“之后,嫌疑人马上掉头上了高速,在高速上逆行,当时下雨,路有一点打滑,我们只敢派一辆车追。作案车辆在被追赶过程中就一直喷油,我们追上的时候,他已经把偷的油全部喷光了。民警追了五六公里,最后将盗油车逼停。嫌疑人下来之后,民警让他们站着别动,其中有一个转身就跑,另外一人从身上掏东西。这辆车以前作案的时候,他曾经拿类似火药枪威胁司机,我们在制定方案的时候做好预案,每个抓捕组都携枪参加行动。民警看到他有掏枪的动作马上鸣枪示警。但是他没有停止,继续向民警靠近,只剩三四米的时候,民警开了一枪把他击伤制服了。”李毅说。

四川警方抓获近200名犯罪嫌疑人

在系列案件侦破后,四川警方抓获近200名盗油犯罪嫌疑人,侦破了大量案件,相应警情、案件得以大幅下降。据统计,四川盗油警情/案件数量同比、环比在2月基本持平,4月以来呈现明显降幅,特别是5到7月,四川省公安厅集中打掉多个盗油团伙后,全省警情、刑事案件、受理行政案件均呈急剧下降态势:截至今年7月,四川共接报燃油被盗警情同比下降64.4%,燃油被盗警情立案同比下降70.8%。

四川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王宏伟表示,未来还将在控防上进一步加强,让其他的单位部门共同参与到控防和管理中。目前,四川省高速公路管理机构已经要求高速公路营运公司强化服务区管理,配足服务区现场安保人员,增加服务区公共场区监控设备,在收费站强化对嫌疑车辆排查等具体措施。同时提醒大货车司机,尽量停靠在专门的服务区休息,被侵害后要及时报警。

2018年7月,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为期半年的打击“车匪路霸”和盗窃货车燃油犯罪专项行动,要求对盗窃、藏匿、销售货车燃油违法犯罪全链条打击。部省市县四级公安机关联动,刑侦、技侦、网安、交警等多警种开展了合成作战。截至2019年2月,全国公安机关共破获盗窃货车燃油案件9000余起,打掉犯罪团伙5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809名,收缴赃款3255万元,扣押作案车辆259辆,查扣各类燃油540余吨。

(责编:李强强、高红霞)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