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观城者《观城者》2019-03-25 08:14

[摘要]王景弘,成都“网红楼盘”泊里中心持续热销的操盘手,秉承匠心,对空间设计有着极致追求。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观城者》01期对话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

人与建筑,建筑与城市,都是互相成就。

对王总而言,也是如此。泊里中心拿下2018年成都主城商办销售面积销冠,傲人成绩令它总与“网红楼盘”的title一起出现。

但与王总聊完后懂得,楼市没有神话,但凭匠心。他提到建筑群之间的谦让关系,颇有意趣。城市林立的高楼里,不仅装着家,也蕴含着中国人的风骨。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观城者:泊里中心核心产品“曜里”成为2018年成都主城商办销售面积销冠,其中将47㎡空间改造为两室•两厅•双卫•双阳台的创意,成为全城爆款。这个设计,是基于怎样的理念?

王景弘:这其实源于多年前一个偶然的想法,被我们运用到产品上实现了,概括来说就是“客户的无奈,我们的故意”。

我们产品对位85平米和120平米住宅消费的人群,他们想买,却又被高房价和限购所困扰,实属无奈。但是他们需要房子,那么泊里中心矅里去对位客户需求,强调功能空间不比住宅少,而品质和配套又比它多。打造产品的多空间、多利用、多用途,是我们笃定追求的大方向。

观城者:泊里中心在品质服务上,远超过同类产品。是如何做到在产品外观受限的超高层建筑之上,将细节做到极致?

王景弘:复式空间的利用,有别于传统的住宅产品。空间的彻底释放很重要、使用的愉悦感很重要,我们必须事前思考,把“空间利用”在满足客户需求的时候进行前置。

回顾项目开发过程,我们一改之前的工作流程,采用了“反向操作”:用精装设计指引建筑设计,用建筑设计指引结构设计,用结构设计指引施工图设计。精装被放在首位,而客户是体验者,受益自然最大!

我们细到对每个房间家具的使用进行场景模拟,然后对建筑结构、机电和空间尺寸进行综合验证,调试到最理想的状态之后,才最终一体化定型项目的施工图设计。

观城者:品出了匠人匠心的味道,您是怎么理解工匠精神的?

王景弘:我们的工作本身就带有工匠精神,检视这个过程,始终保有的“匠心”,就是做客户看不见的细节。每个项目都会有自身缺陷,真正的成就和乐趣往往来源于克服缺陷。

买房的人只会看到户型,而电梯商办的内通道,往往给客户带来的回家体验非常差。我们在设计之初,就很重视公共通道的宽度、高度、尺度、照度、梯户比,乃至后期装修配置、公共区域的装修等,“回家的5分钟”很重要,我们在强调这种感受。

这也印证了我之前所说,要变无奈为故意,把事情往好了做,我想“化腐朽为神奇”。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观城者:您之前谈到,要开发新生代创业者、知识精英买得起的房子,为什么会重点提到这类人群?

王景弘:这类人是城市中坚群体,将其留在主城区,是我们所想。正因为他们晚来到这个城市,房价现状对他们是不友好的,放在一线城市是很敌意的。

在推崇交换价值的时代,我们可不可以在物理空间里提供使用空间的增值?让客户买到的每一平米超越一平米的价值,这是前提。泊里的产品底层逻辑是年收入在10万余元的群体,扣除最基本的支出后6-10年内能买得起曜里,而不至于将未来20年都绑架给房子,这本身就是对这个群体的不尊重。

作为开发商,在满足最低财务收益的情况下还应兼具情怀,实现口碑价值。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右) 摄影:秦磊

观城者:成都越来越被认可为业之都,返乡置业的话题在北上广深被不断提及;从房屋构建和人居角度,要怎样留住新青年奋斗,同时对成都充满归属感呢?

王景弘:首先,成都应该接纳被一线城市所“挤出”的消费力,迎接外溢的消费需求。成都可以被称为全国唯一能接住这种需求的城市。在北上广,面对十几万元一平米的房子,对一个大学毕业生来讲很痛苦。而成都不管从经济水平,还是城市情怀来讲,可以接住这种需求。

我们用什么去接住呢?一直以来,我在这个领域里极不赞成高房价。到2020年之前,我坚决反对成都房价超过3万元/平,这是作为一个地产人,应该表达的观点。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观城者:在本地圈层有一种声音:城东将成为成都第二个金融城,您如何看待城东版块的核心价值?

王景弘:我不同意这个观点。金融城只有一个,只在高新区。成都只有一个,四川也只有一个。

之所以城东板块为大家所提及,更多还是源于近几年大型公司、港资企业陆续看好攀成钢板块,令城东的城市面貌和建筑气质有与金融城相似的感觉。但两者内核不同,城东的核心价值体现在10年前形成的建设路商圈板块,随着近几年行业飞速发展,起点更高了,未来真正代表城东的,还是会以万象城商圈和攀成钢商圈展现出的新城气质为主。

观城者:那么泊里中心的选址,最看重城东板块的哪些布局因素?

王景弘:首先,泊里中心是一个综合体项目,它是包含商办、写字楼、酒店的复合型业态,将其放在成渝经济带这一代表城东门户的位置之上,是我们选址的第一点考虑。

第二,泊里中心选址于蜀都大道延伸线的成渝路必经之路旁,我们追求商务性,依托于成都东客站天然具备的城际概念。目前看来,我们有一半的客户来自地市州,有意愿也有实力在成都购房,这也是依托于轨道交通便利而来的。

站在成渝经济带门户上的泊里中心,将是一张城市给来访者有份量的建筑名片。

观城者:您怎么看待泊里中心这座未来新地标的独特魅力?

王景弘:首先,它本身是比较含蓄的建筑群,建筑与建筑之间,是一种相互谦让的关系。从楼宇之间,我们更多是相互的照顾,有高有低有中,将出房率作为次要考虑,更多是满足城市建筑群的天际线,影响整片区域。地标的高度和客户在泊里中心心中的高度是一致的。

观城者:您刚刚提到的含蓄,也很符合中国人的传统性格特点。

王景弘:从泊里中心最终呈现的建筑效果图来看,整个建筑外立面的体态关系和设计,

都在沿袭干净、简洁、谦让的态度,丢掉炫耀、异形、张狂的表达,更注重打造室内空间,无形中又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观城者:每一座建筑都是城市鲜活的生命体,您认为它们会对城市进程产生什么深刻影响?

王景弘:建筑更多应该从人的角度出发。未来谈到地产项目的开发,以及新项目的落地时,首先应该去中心化。随着轨道交通全覆盖,以及今年启动的TOD项目,成都将会走向多中心的发展方向。

经济地理里出现的多中心,成为地产开发、新区建设和老区改造的大方向。人在其中,更希望能实现产城一体,减少大城市病,诸如交通转换、人口流动带来的压力。这是对人最基本的尊重,把人留在工作的圈层里。这也引发我在置业观念上的一些考虑:就近工作、就近生活、就近休闲、就近安家。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观城者:地产行业智慧风潮正劲,您怎么看待地产业数字化进程?

王景弘:房地产业在这一领域的发展相对滞后,主流还是粗放的传统经验和模式化经验。与数字化时代相对应的,是社会结构在变化、生活方式在变化,未来的房地产本身应该努力去契合这种变化、建立更恰当的居住模型实现对不同城市指向人群的进一步解放。

观城者:您认为地产数字化时代将给民众的居住生活带来哪些变革?

王景弘: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好东西,将来微观一点讲,可以扔掉业主卡,通过人脸识别、虹膜技术、数据安全管控等,减少安保值岗人力成本;物联网可以让家里的电器和空调地暖新风人居通过智能手机一指可控。

从企业角度来讲,数字化将使地产项目技术管理,绩效考评,人员管理更准确。打造数字化下的共享办公,让写字楼的租用往集约式共享方向的发展。

观城者:未来的房产项目将主要从哪些方面影响城市生态?

王景弘:智慧城市的运用肯定体现在每一个项目和楼宇之上,强化舒适性、体验性和愉悦性。比如我来到腾讯,通过一个识别码就完成了对所有来访的管理,腾讯这方面是走在前头的。这也是很多地产企业在楼宇建造上值得提高的,让人和建筑是融合的关系,核心就体现在数字化的利用上。让开发商与腾讯这类高新企业联合,各尽其专,这也是企业之间的一种融合。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右) 摄影:秦磊

观城者:腾讯致力于成为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助手,您希望数字化怎样推动行业发展?

王景弘:对腾讯技术我也做了相关了解。人脸识别是腾讯的智慧系拳头产品之一,将来在此之上布局园区管控的话,会减少很多人力成本的投入。

对于我们做项目而言,对产品的整体塑造首先来源于客户信息,那么这种诉求就可以在数据上依托于腾讯。以前是买地、造好房、等人来,那么我们现在可以从功能需求、楼宇的智能化配置等做出提前预判和介入,这是信息类企业可以为传统实体企业做出的最好帮助。

观城者:您同时作为一名普通的居住者,在数字化时代最期待的生活状态是怎样?

王景弘:数字手机带来的生活越来越正向,大家留在牌桌上的时间越来越少,留在路上的时间越来越少,我自己挺满意的。在将来,如果在家里就可以完成办公,不用去公司开会,这是我最希望的。(完)

泊里中心总经理王景弘:让数字化成为人与建筑融合点

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观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