酿造大民生:武侯区基层医疗卫生事业改革发展之路

四川新闻网2018-11-20 14:26

四川新闻网成都11月19日讯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全面建立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医疗保障制度和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

——到 2020 年,实现全区每千名群众拥有9.51名人执业(助理)医师提供医疗卫生服务,每万名群众有2-3名全科医生提供医疗卫生服务,初步建成均衡协调、快捷高效的“十五分钟健康服务圈”;

——到 2020 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覆盖率达 50%以上,初步形成“分级诊疗系统化、医疗服务远程化、日常保健家庭化”协同服务模式;

——到 2020 年,居民健康素养水平在原基础上提高 20%,居民人均预期寿命达到80岁,主要健康指标中西部领先……

作为成都市中心城区,武侯区正全面落实成都市“中优”战略,奋力跻身全面体现新发展理念国家中心城市城区第一方阵,在区委七届九次全会上对增创新时代武侯改革发展新优势作出全面部署。伴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不断深入,医改工作进入深水区,武侯区不断以小动作突破改革难点,攻克改革壁垒,取得了医疗卫生事业改革的重大成效,逐步建立起一个完善的医疗卫生体系,“病有良医”的大民生画面正在我区土地上铺开。

布局社区卫生服务 兑现15分钟就医

2018年7月7日,簇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式营业。至此,我区每一个街道办事处辖区内至少有一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现了全覆盖,兑现了区委区政府的为我区群众打造“15分钟医疗服务”的承诺。

39岁的徐蕾是该中心的一名全科医生。短短几个月,徐蕾发挥自身的中医优势,采取中西结合的方式,在新生儿的湿疹、皮肤病、过敏性荨麻疹以及咳嗽,甚至成年人的顽固性湿疹治疗中取得了显著的疗效,成为附近小有名气的社区医生。在社区群众眼中,这位年轻的社区医生有着自己严格的用药原则,不仅药品便宜,而且见效快。比较有趣的是,曾经有患者因为她仅开出了“一块多”的药品拒绝取药,而在服药后因为效果好、费用低,全家都成了她的忠实粉丝。

“能用一种药,我绝不用两种,而且我用药基本上不会超过两种。”徐蕾说,“对于个别医生超量用药的做法,我实在不敢苟同。”

在日常的诊疗工作中,徐蕾比较推崇中医之道。在她看来,西医比中医的创新性要差一些,西医只需要医生在临床工作中掌握某些疾病的基本原则后,进行药物的更替,但是中医博大精深,诊疗思路完全不一样。“我会选择最佳的诊疗方案,而不是一味地排斥西医。”徐蕾说。

徐蕾表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辖区群众提供了一个就近就医的渠道,辖区群众得到的最大实惠就是免挂号诊察,“只要到中心来了,就一定可以得到救治,如果其他区域的患者前来就诊,我们同样提供诊疗服务”。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由我区政府主办的公益性、非营利性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它们能够为辖区居民就近提供医疗服务,不仅配备了先进的诊疗设备,环境舒适,就诊流程也简洁很多,同时还与多家上级医院建立了通畅的对口辅导和双向转诊关系,满足了辖区民众的基本健康需求。

2000年1月26日,伴随着全区第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在玉林街道落成,我区开始了社区卫生服务的全面布局。经过18年的精心布局,我区构建起了以13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核心,以18个社区卫生服务站、67个家庭医生工作室(点)构建的社区卫生服务体系,社区卫生服务基本实现全覆盖,“15分钟社区卫生服务圈”正为武侯群众带来日益便利的医疗卫生服务。

率先启动“零差率” 次均门诊降费四成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不仅方便,而且费用也很低。”金花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王俊舟说,“过去,我们在日常的工作中,经常发生因药品太便宜而患者拒绝取药的案例。当然,经过我们的耐心劝导,患者最终取了药,事实也证明我们的药品疗效也是非常好的。”

在记者的走访中,药品便宜是患者的普遍反映。这一切得益于我区的社区常用药品“零差率”改革。

2007年3月25日,在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之前,我区率先启动社区常用药品“零差率”改革,并于2008年1月建立《武侯区社区卫生基本药物制度》,涉及的数百种社区基本药品由政府集中采购、同意配送、“零差率”销售。全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实现了同一药品同一价格。卫计局、食药监、物价局等相关部门协同作战,对“零差率”药品相关内容进行调整和监督,力促惠民措施的落实到位。

区卫计局副局长高艳告诉记者,“零差率”的政策的实施是以社区卫生机构实行“收支两条线”政策为支撑的。根据相关制度,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取得的收入全额上缴财政专户,人员经费、公用经费、业务经费以及房屋、设备维修经费等各项支出全部纳入预算,经区卫计局和财政局核定后统一拨付,实现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收入和支出脱钩,从而切断了医务人员收入与机构收入的直接联系。而药品因“零差率”政策的实施导致给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造成的价差由政府进行补贴,从而扭转了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以药养医”的局面,从经济上改变了群众“就诊难”的困境。

据估算,“零差率”政策的实施,将大量基本药品的价格进行了大幅度下调,而群众的次均门诊费用则由过去的50元左右下降至现在的30元左右,降幅达四成。

高艳表示, 与上级医疗机构相比,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低10%至20%,住院治疗费用则要少三分之一以上,群众从这项政策中得到的实惠是显而易见的。

“零差率”政策的实施也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发展找到了突破口。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因为定位不明确,无论技术水平还是诊疗设备都无法与大型医院抗衡,可谓一直在夹缝中求生存。过去,大型医院医疗资源丰富,设备先进,技术领先,尽管收费高,仍然门庭若市;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数量少,设备较少,资源少,公信力较低,上门求诊者较少。

“看病难、看病贵”的一个主要原因就在于政府的投入不够,医生要生存,只能以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式寻求发展空间,从病患身上谋取经济利益,形成了“以药养医”的尴尬局面,大大弱化了医疗卫生事业作为公共事业的公益性。

在“零差率”政策实施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逐步得到了群众的认可,接诊量逐年上升。据统计,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诊年接诊量从2006年的36.2万人次上升到了2017年的146万人次。

家庭医生落户武侯 改良版本水土均服

庹江华是金花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名全科医生。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为患者捣制药膏。他说,薛阿姨是该中心最早签约家庭医生“居家服务包”的居民之一。根据她身体的实际情况,庹江华给她配制了几服外敷药,并亲自给她捣制好,方便下次使用。

庹江华表示,辖区居民签约家庭医生不仅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还能够得到一些营养膳食、日常生活方面的指导,“从生活习惯上进行调理,有时候比药管用”。

从2015年起,我区多次组织区内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到国外学习交流,希望以最快的全区范围内落地“家庭医生”。但是,参与学习的基层医疗工作者发现,单纯依靠政府力量推行“家庭医生”制度难度非常大。

高艳表示,在那个时候,没有经过正规培训的全科医生,没有系列的支撑体系,更没有现成的、切实可行的运营机制区调动工作人员的工作积极性,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但是,为了让我区老百姓得到实惠,“破解”就医难的难题,我区提出了“政产学研用”多元共享产业链——政府引导、协调资源,企业获得数据优势,大学与科研机构实现学术目的。“互联网+”分级诊疗协同平台则成为家庭医生项目多元共享的产物。作为该项目的企业参与者,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派遣研究员进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获取最直接、最准确的数据。

2016年,我区开始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推行个性化的家庭医生签约工作,居民自愿购买适合自身需求的服务包。“签约”要求优先覆盖老年人、孕产妇、儿童、残疾人等人群,以及高血压、糖尿病、结核病等慢性疾病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等,如何为各类人群服务的具体路径与标准成为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两年来,从病人病情指标设计到基层医疗者的考核体系设计,从患者端APP的开发到医生端信息平台的建立与优化,甚至面对面的诊疗协助,我区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企业的融入已经涉及到了方方面面。

同时,我区还以年均18%的增长速度逐年增加对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投入。建成了以13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为核心,下设18个社区卫生服务站和延伸至社区居委会的67个家庭医生工作室(点)为基础的社区卫生服务体系,实现了全区服务人口和服务面积的全覆盖。

目前,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组建家庭医生团队114个,采用分人群、分需求、多层次的方式,研究制定出覆盖国家基本公共卫生项目的免费“基础服务包”;满足儿童、不同年龄妇女、老年人、慢病患者等人群健康管理的“标准包”以及满足个性化需求的健康管理服务包55个,3万余位居民可享受到个性化有偿签约服务。通过签约服务,实现了居民健康状况的真正“看护”。

高艳表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是居民获得公平、可及的健康服务的重要举措,是实现分级诊疗、基层首诊的关键环节。

正是由于政府主导建设,财政资金兜底,才有效整合了辖区医疗卫生资源,全面推广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从而也在“健康进家庭、小病在基层、大病到医院、康复回基层”的分级诊疗改革中迈出重要一步。

家住晋阳街道金雁社区的王大爷曾经是华西医院的老病号。今年已经75岁的他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赞不绝口。

“以前,我只要不舒服就往华西跑,根本就没有想过去门诊。”王大爷说,“那个时候的滋味也挺难受的,看一次病要等一两个小时,有时候还挂不到号。”

而随着晋阳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成立,这名“老华西”开始改变观念,就近问诊。

“哪怕只是肠胃不舒服,我也可以就近问一下医生,不需要跑那么远去排队,说不定几个小时后我就没什么不舒服的了。”王大爷说,“这边完全可以帮我解决这些小毛病。”

高艳表示,像王大爷这类患者观念的改变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逐步承担起“私人诊所”的职能,为他们患病与治疗的相关信息,更加方面快捷,分级诊疗也不再是一句空话,“有些甚至算不上患者的人就不用到大医院、专家门诊看,可以有效地分流大医院的人流,同时也为那些重大疾病患者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更好的医疗资源”。

我区拥有全市最多的医疗机构,即便是国内医疗资源最有的医院华西医院也面临着严峻的“看病难”问题。曾经有媒体报道,每天有10万人在华西四所医院流动,其拥挤程度完全不亚于菜市场。

随着我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改革的不断推进,人们的医疗习惯与观念也日渐发生变化。下一步我区将着力推动医疗卫生服务优质均衡发展,把更多财力、物力投向基层,把更多人才、技术引向基层,让分级诊疗发挥实效,切实让基层成为居民健康的“守门人”。

为积极推进分级诊疗医疗服务,近年来,我区以央企为载体,把医疗领域国际化作为区域卫生改革的技术抓手,先后与美国犹他大学、法国蒙彼利埃大学、巴黎政治学院建立合作关系,把世卫组织推荐的美国PCMH模式(以人为本的医疗之家)引入国内。同时,积极打造“1+N”医疗服务联合体,由1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联合多家优质医疗卫生机构,为居民提供连续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目前,我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已与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省人民医院、省肿瘤医院等大型综合医院和专科医院建立了协作关系。

此外,我区还以政产学研用的方式,在不需要政府投入资金的情况下,完成了区域“互联网+”家庭医生协同平台建设。平台提供家庭医生主导的在线签约、远程咨询、远程会诊和远程教育等服务,有效地支撑起了医联体的可持续、高效率运转。目前,该平台汇聚专家1000余名,为患者便捷的远程诊疗服务。(张建 杨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