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贡一男子三次窜进女厕 对大学生实施掐脖猥亵抢劫

自贡(微博)网讯(记者 赵永富 特约记者 毛政权)三次窜进女公厕,对22岁的入厕女大学生实施掐脖、猥亵、抢劫,随后逃回数百公里外的老家——2016年12月23日发生在自流井区舒坪镇的一起恶性案件,引起群众恐慌。案件发生后,省、市公安机关高度重视,自流井公安分局组成专案组,通过艰苦细致的工作,终于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还了人民群众安宁的社会治安环境。

恐 怖:女友差点命丧公厕

租住在自流井区舒坪火车南站的伟伟(化名)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女友梅梅(化名)上趟公厕,差点丢了性命。

2016年12月23日上午9点40分许,起床后的梅梅穿上睡衣睡裤,拿上手机,向伟伟说了一声“我上厕所去了”,出门往附近的一个公共厕所走去——伟伟与梅梅租住的地方由于是老旧平房,各家都没有厕所,居民们只能到火车站附近的改建后的公厕入厕。

接近10点半,伟伟发现梅梅还没回家,寻思着以往梅梅上厕所最多不超过20分钟,但40多分钟过去了,她还没回来,于是操起手机给梅梅打电话,虽然前几次打通了但没人接;继续拨打,居然关机。感到事有蹊跷的伟伟立马跑到女厕所门前,朝里大喊“梅梅,梅梅”,但无人回应。心急如焚的伟伟不顾一切的大声呼叫着梅梅的名字。终于,从厕所里传出了女友极其微弱的“嗯”声。

顾不了许多,伟伟冲进女厕所寻找。当他找到第三个蹲位时,眼前的一切让他感到恐怖:蹲位上,梅梅浑身粘满粪便斜靠在墙壁上,睡裤褪落到膝盖以下,下身裸露,脸部、颈部有明显的抓扯清淤痕迹,人已神志不清,手机也不见了踪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伟伟当即拨打了110、120。

案 发:女公厕惊现抢劫色魔

接到报警,自流井公安分局舒坪派出所所长陈刚和其他领导率领民警、辅警等9人火速赶到了现场救。经过现场勘察,民警们初度判定,这是一起性质恶劣的刑事案件。随即,民警兵分四路,分别协助医护人员送梅梅到医院抢救,现场走访群众、寻找各种证物。中午12点半,闻讯后连午饭都来不及吃的分局副局长刘波率刑侦、情报、技术等部门的民警赶到现场,成立“12.23”专案组,组织、指挥案侦工作。

舒坪地处我市南大门,又是我市货物铁路运输的重要集散地,“女公厕惊现色魔”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群众恐慌。案发后,不少群众特别是女性群众根本不敢再到那个公厕入厕了,怕不幸降临到自己身上。为此,警方压力堪比泰山。为确保群众安全,舒坪派出所抽调出专门警力,守在公厕附近,严防此类案件再次发生。

就在民警们紧锣密鼓的调查、走访时,一个重要线索让案侦工作出现转机。

线 索:一顶线帽牵出嫌犯

经过医院的全力抢救,昏迷的梅梅苏醒了过来。她向警方讲述了被袭的经过,其中提到袭击她的人戴有一顶老式线帽,这种帽子除了只能露出眼睛、鼻孔、嘴巴外,能遮挡整个脸部。

与此同时,现场走访的民警也获得一个重要线索:在离案发现场数公里外的一个地方,发现了一顶粘有粪便的线帽,这顶帽子与梅梅描述的相差无几。随即,警方从线帽上提取了帽子主人的DNA,并与现场发现的烟头上留下DNA进行比对后初步判定,线帽主人就是犯罪嫌疑人。

民警再次走访舒坪街上的群众得到一个情报,据群众反映,案发的前几天,有人曾看到一个戴有这种帽子的年轻男子在街上游荡,但不知为何人。根据这一重要线速,民警们查看了案发前后整个镇上的监控视频。通过一昼夜对海量视频资料的查看,民警们终于从舒坪镇打米厂附近的监控中找到了戴线帽男子的图像。图像显示,就在案发的早上,“帽子男”先后三次出现在监控视频中,而打米厂离公厕不远。

警方迅速打印出“帽子男”的视频截图。经群众辨认认为,“帽子男”很像曾在舒坪火车南站打过工的蒋大(化名)。在舒坪火车站派出所和有关单位的协助下,自流井警方认定“帽子男”就是蒋大。

破 案:远赴贵州固定证据

警方调取蒋大的个人信息得知,35岁的蒋大是贵州省六盘水市人,有犯罪前科。刑满释放后到舒坪火车南站打工。为确定案发现场的DNA是否是蒋大的,舒坪派出所副陶野与民警彭建雄不顾连续征战疲劳,踏上自贡开往贵州六盘水的火车,到蒋大曾服刑的监狱比对DNA。

垮区域办案涉及面广、手续复杂,自流井警方通过市公安局、省公安厅与贵州警方和司法部门取得联系,并得到当地警方、监狱的大力支持。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两地提供的DNA显示均为同一个人:蒋大。期间,陶野、彭建雄还了解到,蒋大善于伪装,反侦察能力比较强,做事几乎不留痕迹。

锁定铁证后,自流井警方制定了抓捕方案。2017年1月4日,在相关单位协助下,蒋大被警方抓获。面对警方闻讯,蒋大先是百般狡辩,后在强大的法律面前以及警方耐心工作,他终于承认了犯罪事实,“12.23”案件至此得以成功告破。

做 恶:魔爪伸向入厕女大学生

随着犯罪嫌疑人蒋大的交代,一起窜入女公厕,采取掐脖、猥亵、抢劫女大学生的恶性案件浮出水面。

曾在舒坪火车南站打个一个多月工的蒋大,眼看元旦、春节来临却又没钱回到贵州省六盘水的老家过年,于是有过犯罪前科的他产生了到舒坪街上抢劫的念头——他自认为舒坪地方小,人也少,而且熟人不多,得手后便于逃跑。2016年12月23日一大早,他乘坐公交车从租住地大安区和平乡窜到舒坪,在街上没有发现抢劫目标后,独自到小摊上喝起了早酒。9点过,喝完酒的他往朝火车站方向继续寻找作案目标。当他经过火车南站的公共厕所时,看到一个拿着手机、穿着睡衣睡裤的年轻姑娘进了厕所。“就抢这个姑娘的手机”,蒋大尾随姑娘进了女厕所。

刚在厕所坑位蹲下的姑娘骇然看到一个大男人站在身旁,吓得连声呵斥:“你要干啥子?”。心虚的蒋大立刻回答“走错厕所了”,随即退了出来。但不死心的他在厕所外观察了好几分钟后,发现入厕的人不多,于是再次窜进女厕所,直奔姑娘而去——这次,他伸出魔爪,一下掐住了仍然蹲着的姑娘的脖子,并把她按在了蹲位墙壁上。姑娘看到男子要伤害她的性命,惊恐中连声求饶:“叔叔,我怀了孕的”,但丧心病狂的蒋大并没松手,直到把姑娘掐昏过去。 看到瘫倒的姑娘,心理变态的蒋大把魔手伸进了姑娘的下身,猥亵了好几分钟,随后捡起手机,跑了。

跑出公厕,蒋大才发现在与姑娘的抓扯中,线帽被扯烂还粘了粪便,顺手把帽子丢在了公路边。但心虚的他担心姑娘被掐死,于是再次反身窜进女厕所,看到奄奄一息的姑娘后再次逃跑。蒋大向警方交代,他抢到手机后,乘车赶到了自贡火车站,在购买前往六盘水的车票时发现抢来的手机不见了,当时他还自认倒霉。

经警方调查,受害的梅梅年仅22岁,去年刚大学毕业,还未找到工作。目前,犯罪嫌疑人蒋大已被逮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