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蒲江战国船棺墓葬群出土文物“疗养生活”(图)

60座墓葬的大型船棺墓葬群,11枚集中出土的巴蜀图语印章,两颗来自古埃及文明的精美饰物蜻蜓眼……蒲江(微博)战国船棺墓的发现,让神秘的古蜀文明再次集中展现在世人眼前。目前,考古发掘紧锣密鼓地进行,而后方的文物保护部门也正在对出土文物进行精心的保护工作,珍贵的文物将在他们的手中揭开面纱,再次显现2000多年前璀璨的光芒。昨日下午,本报记者来到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了解了这批出土文物重见天日后的“疗养生活”。

蜻蜓眼还在进行环境过渡

“目前,11枚巴蜀图语印章都已经完成了清理,待文物保护修复方案报批通过后,将开展进一步保护修复。”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说,因为这次巴蜀图语印章的材质都是铜,保存相对完好,锈蚀也不严重,“下一步的保护工作,主要是完成合金分析的无损分析后,进行必要的缓蚀和封户。”

此次出土的两粒蜻蜓眼,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在文保专业人士看来,蜻蜓眼的“病情”要严重得多,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因为玻璃材质不易保存,何况这是2000多年前的玻璃,质量就更差,蜻蜓眼一出土就基本上‘病入骨髓’了,现在还在密闭容器里进行环境过渡。”他解释说,“所谓环境过渡,就是我们通过调节蜻蜓眼所处环境的温湿度等,让它们逐渐适应地上的环境。每一次我们都只能做一点点细微的调整,等到它们状态适应后,又再接着调试。”

残缺带勾也能还原本来面目

随后,记者来到这些文物“医生”的诊疗室,只见在宽敞的办公区内,“医生们”正有条不紊地展开文物保护工作,而清理完毕的文物都被分门别类地摆放好。旁边的桌子上,一台仪器的镜头正对着一只残缺的带勾,正在使用仪器的工作人员介绍说:“这是一台X射线探伤仪,扫描文物后,就能马上对文物的保存情况作出判断,为后续修护做出预判。有的文物表面纹路早已无法辨别,但这个仪器还可以还原它原来的花纹。”记者看到,经过探伤仪的显示,原本肉眼看上去通体是锈的带勾,在电脑上显现出它本来的模样:带勾上的花纹精美,笔触流畅。“另外,我们还有一台扫描电子显微镜,它相当于一台放大镜,但普通放大镜只能放大几倍,而它能放大成千上万倍!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文物表面的条理,同时还能测试文物内部所含元素。”

本报记者 李雪艳 文/图

巴蜀图语就是蜀地文字?

巴蜀图语到底是古蜀文字还是装饰性的符号?由于巴蜀图语的破解难度非常大,至今考古学界依然莫衷一是。但随着考古证据不断增多,不少学者看来,巴蜀图语就是蜀地使用的早期文字,而且,这是目前国内唯一一种未破译的公元前的古汉字。巴蜀文字滥觞期则推至商代晚期,之前在三星堆的考古发现,找到了巴蜀文字的渊源。有考古学家认为,巴蜀文字发源于蜀,后来传播到川东地区,成为巴蜀地区通用的文字。

此次在蒲江县的战国船棺墓葬群中出土的11枚巴蜀印章,它们被墓主人携带在脖颈和腰上,墓主人携带着它们,说明这些印章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同时,在11枚印章中,不仅有不能辨识的图形符号,更让人吃惊的是,印章上还有如“王”“山”等可以释读的汉字。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考古学家给出的解释是,这不足为奇。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战国墓里出土的巴蜀印章中,不少除了巴蜀图语,还有汉字。这表明从殷周到战国时代,蜀地在使用自己文字的同时,也在使用中原文字。有专家认为,秦灭蜀之后,巴蜀文字仍然继续流传,直至汉初,巴蜀文字仍屡屡见到。到了汉朝中叶以后,巴蜀文字作为一个文字系统,才逐渐归于寂灭。但在民间仍有巴蜀文字的流传。本报记者 李雪艳

揭秘蒲江战国船棺墓葬群出土文物“疗养生活”(图)

成都蒲江出土战国船棺墓葬 现11枚巴蜀图语印章

近日,成都蒲江(微博)飞虎村的大型船棺葬墓地的考古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从去年9月勘探发现战国墓葬群开始,解开巴蜀历史的密码就“船载而来”……[详情]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cdqq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