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破获售卖赃车案:信息被抢注 上千辆车无法上户

四川破获售卖赃车案:信息被抢注 上千辆车无法上户

犯罪嫌疑人接受讯问。

近两年来,全国多地出现了一些新车信息被“抢注”怪象,本是刚购置的新车,其专属的车辆合格证编号、车架号、发动机号等身份信息,莫名其妙被其他车辆注册,导致新车无法上户。车企、经销商对此现象原因不明,只能召回。

其实,各地发生的这些怪相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专业的盗骗汽车犯罪团伙,他们集“盗骗改洗销”一条龙,分工明确,其中黑客负责窃取新车数据,几天之内,一辆赃车就可以变成有正式“户口”的合法车辆。

12月5日,记者从省公安厅获悉,全国警方已抓获犯罪嫌疑人331名,缴获涉案车辆425辆,为被害人和企业挽回经济损失9814万元。四川宜宾(微博)、绵阳 (微博)、阿坝(微博)等14个市州公安机关联合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67名,查获涉案车辆近百台。

案发

二手车交易 牵出售卖赃车大案

省公安厅刑侦局情报中心研判室,宽阔的白板上,贴着省挂“405”、部挂“601”专案人员人像与犯罪环节构成图:25名主要成员,中间的节点人物被红色圈成重点,从四川到山东、辽宁、福建……勾画了一个从盗、骗、抢直到挂牌上路的犯罪链条脉络图。

这桩大案被揭开,源于一桩看似普通的报案。2015年12月31日晚,宜宾城郊,二手车老板周春向小张兜售一辆本田轿车,原价14.5万元,卖价8万元。面对如此低廉的价格,小张心有疑虑。他打开车门检查,发现车架号颜色和车身颜色不一致,于是怀疑这是一辆赃车。次日,他向宜宾市临港公安分局报了警。警方侦查发现,这的确是一辆来自成都的被盗车,其发动机号、车架号已被篡改。

经审讯,周春供出了同伙、二手车老板“小王”。他还告诉警方,小王除了卖车,暗地里还为赃车提供伪造的合格证和发票。

而此时,小王已被绵阳涪城(微博)刑警大队秘捕。办案民警说,在他的二手车商店里,经营售卖的8辆汽车中,有5辆为被盗车辆。而小王就是这个涉车犯罪链条的第一级节点人物。

四川破获售卖赃车案:信息被抢注 上千辆车无法上户

警方查获的假车牌。

怪事

“出生证”被抢注 上千辆新车无法上户

当宜宾案件尚在调查中时,从年初起,遂宁(微博)蓬溪、绵阳涪城警方先后打掉了多个盗骗抢汽车的小团伙。所有的线索层层上报到省公安厅,民警发现,在这些案件的背后,隐藏着一个跨省的庞大团伙,通过多个微信、QQ群对车辆进行销赃。

4月初,省公安厅先后在绵阳、成都、河南、山东等地,对涉案人员展开抓捕。随着涉案人员先后落网,警方逐渐撕开了这条密不透风的黑色产业链。

办案民警介绍,在与交管、车企和4S店联系沟通、逐一查证后,专案组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在办理新车上户手续时,本属于该车的合格证信息、车架号和发动机号等36项原始数据,早已被另外的车辆注册,导致刚从4S店提出的车辆无法上户。“这如同新生儿还未上户口,出生证就被人抢注了。”专案组成员说。

专案组决定对所有嫌疑车辆进行全数据核查。在调查宜宾一辆白色越野车时,民警把36项汽车数据与原厂进行一一比对,结果全部匹配。正当大家觉得这辆车没有问题时,4S店首席技术专家提出,安全气囊里也有一项数据,如果汽车没有出过重大事故,数据也不会改变。民警随即对比安全气囊数据,果然有异常,这是一辆被盗车。

公安部收到四川报告后,利用全国数据梳理并给车企发函协查,发现类似的案情在全国比比皆是:广东140辆、四川25辆、河北87辆、山东70辆……全国共有1229辆汽车被抢了“户口”。

调查

“鼠车”带数据 伪造信息与原厂匹配

4月28日,二级节点人物王智在成都落网。王智,圈中人称“数据王”。他有10多个微信群和QQ群,里面混杂着数百人,其中提到最多的词眼就是“鼠车”。

什么是“鼠车”?王智供认,“鼠车”就是走私车、被盗车等赃车的意思。时下,售卖临牌新车在二手汽车行内非常火热,一辆10多万的车只卖几万元,而这些车大多是赃车。丰厚的利润,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二手车贩子、销赃分子、盗窃团伙,通过网络汇聚在一起,在微信群里叫卖生意,每天都会有大量的“鼠车”信息源源不断流出。

王智的身份是“串串”,负责收车和销车。他说,在“鼠车”群里,分为带数据和不带数据的。带数据的,就是上家已经把被盗车的车架号、发动机号进行篡改,并伪造了全套销售发票、合格证,方便购车者上户的;不带数据的,就是被盗车辆未经过篡改,买主拿到手后,还需要通过微信,联系专门的人改车架号、伪造销售发票等。

王智是圈子里炙手可热的人物,因为他可以“点杀”被盗车。他曾说:“只要你把车子的型号、颜色发给我,我就可以找人给你要到符合这辆车的车架号、发动机号,以及合格证等,并且所有数据都与原厂匹配,从而瞒过车管部门成功上户。”

今年5月,王智的上家,负责生成车架号、打印合格证的张晏等人相继落网。6月1日,公安部将该案挂牌督办,代号“601专案”。

黑客浮出水面 倒卖千余条车辆信息

王智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拿到车辆的真实数据?随着案件的深入,隐藏在深处的罪魁祸首现身。

6月4日深夜,两名侦查员报告专案组,怀疑黑客恶意侵入,不少汽车的原始参数被窃取,涉及的车企多达几十家。很快,民警锁定了这名黑客。

6月6日下午,河南焦作市武陟县,一家车辆生产公司刚上班,一队民警突然而至,将数据管理员郭斌从办公室带走。

同事们不知,这个温文尔雅的小伙,就是偷偷利用办公室电脑,入侵我国车辆合格证数据库、窃取倒卖车辆信息的黑客。在他的电脑中,有上百条用EXCEL文档保存的36项车辆数据,手机里,收取了数百笔金额不等的微信红包和资金转账。

据郭斌交代,数据管理员有一定权限查阅车辆信息,他利用这一职务便利,曾帮助了汽车圈子很多朋友。后来,他结识了张晏,每次帮他查一次,就会得到几百元不等的“好处费”。随着张晏提出的要求越来越多,他觉得自己的权限已经无法满足,就在网上请教“大咖”,得到了专门订制的加密软件,并拿到了进入车辆合格证数据库的电子钥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总共窃取了1000余条车辆信息。

今年10月,全国公安机关统一行动,对这一涉及多种违法犯罪的特大涉车犯罪网络集中收网,抓获犯罪嫌疑人331名,缴获涉案车辆425辆。

揭秘

偷数据 几分钟就可搞定

“黑客”郭斌说,张晏会不定期给他发送赃车信息,他接收后,根据赃车的车型、颜色等,利用电子钥匙进入车辆合格证数据库,找出匹配的36项原始数据。查询过程十分简单,几分钟就可以搞定。

郭斌只对张晏服务,每传出一套数据,就收取500元至1000元的“服务费”。

卖数据 一年获利100多万

张晏说,得到郭斌发来的数据后,他会推算生成一批车架号,并把号码报给郭斌,以便抢先上户。随后,填写机动车合格证信息,盖上假公章,一个假证便被炮制出来。

接下来,再交由下线将已经制作好的假证在网上进行兜售,并将收购来的被盗抢、走私等非法车辆的发动机号和车架号进行篡改,到车管部门登记入户。

张晏在一年间获利100多万元。

销赃车 “微商”实为销赃

李清是一名大三学生。2015年11月,他开始尝试卖赃车,奥迪Q5卖7万到8万元,本田CRV卖4万多元。每介绍成一笔生意,就能从中获得500元至5000元不等的“茶水费”。

在李清的微信群里,不少人都以“微商”的身份做掩护,实则是通过微信平台帮上家销赃。李清自己也在微信上卖一些比较火爆的化妆品、面膜等,但那只是“副业”。他通过微信平台以微商的形式联系客户,这些见不得光的“黑车”,一部分就这样以远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快速转手。

(文中人物系化名)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 李天宇 摄影张磊

编者注:该视频与原文无关,仅供扩展阅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