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升级闯关:瞄准国家中心 嵌入全球网络

作者/戴金山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后

今年4月,国务院通过的《成渝城市群发展规划》,首次明确成都的国家中心城市定位。这标志着成都继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之后,成为全国第六个确定的国家中心城市,迈入国家最高层级城市序列。9月11日召开的成都市委十二届七次全会,将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确定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发展目标。

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由十大中心城市组成的国家中心城市体系将被写入正在编制的《全国城镇化发展规划纲要(修订版)》。除了已经被国家明确列入国家中心城市的京沪渝穗津蓉六城之外,这消息一时触动了许多做大城市逐梦者的神经——下一批帽子究竟“会花落谁家”?国家中心城市是申报来的吗?一个核心城市如何提升功能并登上这一城镇体系的塔尖?

1、国家中心城市源自出众的综合实力。

有为才有“位”。纵观国际上公认的世界性城市或者国内已明确定位的国家中心城市,出众的综合实力或是最大公约数。其实力体现在经济实力、政治地位、文化底蕴、国际形象等,因此自然居于全国乃至全球城市体系中的金字塔尖。从这个角度看,国家中心城市及其组成的国家中心城市体系,不是依靠争取即申报批复而得来的,而是城市持续高水平发展而自然形成的。因此,对于志在加入国家队行列的城市而言,专注于自身发展才是硬道理。

2、国家中心城市面向内外的开放姿态

一是国字头名号背后的国际化使命。国家中心城市不仅是国内的经济、贸易、金融、交通和文化中心、国际交往的门户,更是作为“国字号”代表国家在各个领域参与全球城市间的“奥林匹克比赛”,因此必然体现国家意志、肩负国家使命,代表国家形象;二是国字头名号承担的区域带动职责。国家中心城市要通过自身发展辐射周边地区,引领区域协调发展。

正是基于全面的对内对外开放和区域协同带动,国家中心城市才显得如此“高大上”。借用权威机构全球化与世界级城市研究小组的观点,世界城市的认定标准应包括:1、国际性、为人熟知,例如说到巴黎,而无须强调法国的巴黎;2、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且影响巨大,例如纽约之于联合国。3、有相当多的人口;4、作为国际航线中心的国际机场,犹如希思罗机场之于伦敦。5、先进的交通系统;6、相当成熟的国际(移民)社区;7、国际金融机构、律所、公司总部和证券交易所,并对世界经济起到关键作用,例如东京、香港等;8、先进的通信设备;9、全球著名的文化机构;10、浓厚的文化活动,如国际电影节等;11、有影响力的全球性媒体。12、在近海领域,有繁忙的大型港口。仅以2015年的常住人口规模看,当前超千万的超大型城市也就8个,即四直辖市(渝沪京津)以及广州、深圳、成都和武汉。这其中,除了深圳和武汉,目前均被定位为国家中心城市。

3、国家中心城市彰显要素集聚的力量

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索洛的理论,A(即技术变量)、K(资本因素)、L(劳动力要素),这三者构成了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不同的组合也意味着不同的经济增长模式。城市的发展,主要体现为塑造中心集聚与外围支撑的空间格局。

早在20世纪初,英国经济学家马歇尔对城市经济发展作出了理论解释,即特定领域厂商的集聚、劳动力者的集中供给与分享、以及知识的外溢效应等促成了产业的区域集中,乃至城市的形成。在后续近百年当中,经过克鲁格曼等几代经济学家、地理学家或社会学家的不断深化与拓展,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城市经济学理论框架,即核心城市的决定参数变量,除了克鲁格曼所总结的地理等第一自然因素之外,主要包括产业的集聚、人力资源的集聚、专业市场的形成、以及知识和科技创新的氛围与正外部性。

国家中心城市作为城市规划中的最顶层设计,实质上是国家发展战略的实施者,也是国家间资源竞争的承载者。进入国家中心城市行列,不仅将巩固和提升城市自身要素聚集能力,更重要的是,国家层面上的要素配置必将得以更有力的支持。强大的要素聚集效应,注定国家中心城市可持续的发展后劲。

4、国家中心城市打造接入全球的通路

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深入发展,以及创新发展时代的到来,城市化的内涵正发生着深刻变化。连接世界,融入全球,成为新时代城市发展与升级的必由之路。根据美国哥伦比亚全球城市权威学者萨森教授的全球通路理论,一座城市要成为现代化大都市、成为区域中心、国家中心乃至全球中心,就必须通过差异化策略和专业化和能力,在产业的某个领域或多个领域,成为区域的通路、国家乃至全球的通路,成全球产业链上不可或缺的一环。例如印度班加罗尔的软件开发产业之于全球信息产业链、纽约和圣保罗是全球咖啡商品贸易的中心、上海的铜贸易中心,以大型制造业和物流业等服务经济著称的芝加哥、以及因水陆或航空城而闻名的新加坡、阿姆斯特丹和萨拉戈萨等。

从地处四川盆地成都看,一方面,“盆地桎梏”“蜀道难”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具备了打破的条件。以高铁为代表的轨道交通、高速公路加速成网,构建巨大吞吐量的航空港空中走廊,尤其是信息时代,互联网提供了突破物理限制的畅通信息通道,建设满足庞大信息流的网络基础设施(这方面成都作为国家骨干网络节点城市,具备良好条件)。另一方面,接入全球的通道系统构建起以后,需要用好用足通道资源,提供能满足国内外市场需求的产品供给,把城市的生产力和外部市场紧密连接起来,真正实现有效接入全球。

集聚、开放、连接,国家中心城市建设的这三个关键要素,为成都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提供了发展坐标和路径参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cdqq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