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无牌轿车多次出入自贡 牵出贩毒大案(图)

白色无牌轿车多次出入自贡 牵出贩毒大案(图)

录像抓拍这辆白色无牌轿车多次有规律出入自贡(微博)

自贡网讯(记者 张才) “就像钓鱼一样,获得一条线索相当于浮漂动了一下。”自流井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教导员王凯形容:“扬竿,有可能空杆,有可能是条‘参参’,但是也有可能钓条大鱼,这取决于钓手是否全神贯注,是否技术娴熟以及是否拥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

线索:顺藤摸瓜

2015年9月初,自流井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获得一条线索:一名外号叫“朱大娃”的男子贩卖毒品麻古,且数量较大。

“我们得到的情报是‘论件卖’。”王凯解释,“一件”麻古约6000粒、重500克,如果属实应该是件大案,但是当时得到的唯一有效信息只有一个“手机号码”。

没想到,循着这个手机号码查下去,竟然有一连串意外收获:机主朱某某,大安区文峰山人,曾因运输毒品罪获刑,半年前出狱;查看通话记录发现,不少联系对象为本地吸毒人员,另外还和一个云南手机号码通话频繁。经验丰富的缉毒民警由此判断,云南手机号应该是上家,通话清单里的这些“熟面孔”应该就是下家。”

情况越来越明朗,9月7日,自流井区公安分局对朱某某涉嫌贩卖毒品立案侦查,由于案情重大,自流井区公安分局立即向市公安局领导以及市公安局禁毒支队作了汇报,随后,由自贡市公安局副局长林叶能为组长的专案组迅速成立,9月22日,该案确立为省目标案件。

白色无牌轿车多次出入自贡 牵出贩毒大案(图)

查获毒品

上家:身份成谜

很快朱某某居住地、仁和半岛附近某居民楼被警方掌握。朱某某活动规律——昼伏夜出;晚上10点到凌晨两点,其住所经常出现的吸毒人员也进入蹲守民警眼里。

警方调查发现,朱某某通过其马仔黄某某向毒贩人员陈某等下家贩卖毒品,陈某再通过李某等将毒品贩卖到吸毒人员手中。

下线情况已经基本掌握,“云南方向”却进行得并不顺利:和朱某某频繁联系的云南手机号,原来只是一张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甩卡”。但此时,一辆突然出现的白色无牌轿车引起了蹲守民警注意。

凌晨时分,一名中年男子在楼下将一个纸箱交给了朱某某之后,转身上了一辆白色无牌轿车迅速离去。民警注意到两个细节,一是箱子是中年男子从后备厢“扛”出来的,说明有一定份量;其次朱某某下楼,接过纸箱,转身上楼,期间两人没有任何交谈甚至问候,明显不符合常理。

果然,警方在随后的侦查中有了重大发现:第二天一大早,朱某某在附近银行ATM机上跨行转了一笔钱。查看其通话记录发现,近段时间、尤其是下楼取纸箱前和云南手机号有数次通话。调取高速公路出入口监控录像发现,那辆白色无牌轿车于当晚凌晨1点下高速,凌晨5点离开。

“该车目标明确,极有可能来自云南,纸箱装应该就是毒品。”这辆白色无牌轿车至此进入警方视线,尽管没有车牌号,它却再也无法遁形。

锁定:无牌轿车

一周之后的一天下午,白色无牌轿车再一次驶下高速公路出口、径直来到仁和半岛转盘。

这一回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位皮肤颜色较深的年轻女子,她提着一个袋子下车,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在路边长椅上坐了十来分钟之后,那名中年男子也从驾驶位下车,两人一前一后迅速进入朱某某居住楼房。

“行动!”随着现场指挥一声令下,一组民警尾随两人进入楼内,另一组民警迅速上前打开轿车引擎盖记下了发动机号码。

“当时专案组也考虑过抓捕,但条件还不成熟。朱某某居住房间装有防盗门,如果破门而入要耗费一定时间,对方就有机会将毒品销毁。”王凯表示,记下发动机号码就是让这辆车、车上的人、毒品上线完全显形。

但事情往往并没有这么简单,通过发动机号码查得该车车牌号为云AXXX02,也掌握了车主:马某某,女,1991年出生,云南红河人。但是由于距离较远,还不能十分确定车主马某某就是那位“皮肤颜色较深的年轻女子”。据查马某某既没有兄弟,也未婚。那么,那名中年男子又会是谁呢?

“既然经常过来送货,从云南到自贡不可能每次当天来当天走——”想到这一点,民警立即查询近半年来,马某某是否在我市宾馆酒店登记入住。结果,马某某曾数次入住仁和半岛附近的一家宾馆,并且还得到了一同入住的另一名中年男子身份资料:郭某某,男,1981年出生,云南昭通人。

收网:一个不漏

随着侦查工作深入,这条线上的所有环节都浮出水面,从云南到自贡,一张大网已经铺开——时机已经成熟,到了斩断这条毒品通道、收网的时候了。

2015年10月21日,当郭某某和马某某驾车从云南出发开往自贡时,他们还不知道这一次将“有来无回”。

为了便于顺利将朱某某及其马仔、下线一锅端,专案组对抓捕郭某某和马某某“打了点提前量”,抓捕地点定在云南和四川交接处、宜宾(微博)冠英收费站。

“云南警方提供的信息,我们只晓得他们出发了,但是好久到达不清楚。”上午9点,包括王凯在内8位缉毒民警就达到了冠英收费站,一直守在车上等到了晚上7点。整整10个小时,中间只是一人吃了碗泡面。

“当时我安排一台车到云南水富收费站守着,发现该车辆后立即通知队友并在后紧紧跟随,冠英收费站这边则只留下一条车道,进站后前后两台车一夹就搞定了。”王凯说,尽管被“包了饺子”,但两名嫌疑人仍心存侥幸,拒不打开车门。由于担心嫌疑人持有枪支,王凯和战友们迅速砸碎两边车窗玻璃,将两人制服。

查找毒品起初并不顺利,后备厢、座位底下、甚至车上所有储物空间都没有发现。正在这时,王凯看见轿车后座上一个随意摆放着的抱枕,拿起来掂了掂,感觉重量不对;打开一看,里面藏着一大包疑似毒品麻古,经称重为1.677公斤。

得知两人被顺利抓获以及起获大量毒品后,守候多时的民警一举将朱某某抓获,并在其暂住地查获少量毒品以及大量用于购买毒品的现金,朱某某马仔以及下线也随之落网。后经自贡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在本案中查获的疑似毒品中均检测出甲基苯丙胺。

至此,这起由一个手机号码引出的省目标案件顺利告破。但引起记者注意的是,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中,除了犯罪嫌疑人马某某(1991年出生)为九〇后外,犯罪嫌疑人朱某某的马仔黄某某出生于1997年,下线犯罪嫌疑人陈某、李某、余某均出生于1994年。

本视频与文章内容无关,仅供扩展阅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