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画家张士莹逝世 曾凭画虎闻名巴蜀画坛(图)

华西都市报记者刚刚获悉,著名画家张士莹先生于3月8日与世长辞,享年83岁。张老是四川省诗书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他是闻名巴蜀画坛的“老虎画家”,生前留下佳作无数。张老一生高风亮节,为人低调,他曾给家人立下遗嘱,关于他的去世不要进行媒体报道,也不搞追悼会。

张士莹四十多年前就已成名,但他生性淡泊名利,不喜混迹于几近泛滥的各种艺术展,因此外界很难得见张士莹的水墨真迹。前年11月,张老终于在成都举行了“白云无尽”大型个展,在本土艺术圈引发轰动。老先生一生都执着于艺术,晚年也不歇笔墨,其积累作品自然是波属云委,连绵不绝。如今老人驾鹤仙去,空余白云天上游,让人无限唏嘘。

【画虎】

不同于前人的别趣

张士莹笔下的老虎堪称圈中一绝。历来画虎,大约总是画圆睁双眼以取神采,但千篇一律沿袭下来,也就不免落为陈套。张士莹基于老虎的生理现象的认识,并掺合了对舞台关羽形象气质的感受,而创造出那眯缝着长眼,并且不画眼珠的虎相,形成了不同前人虎画的别趣,也可说是突破了前人画虎的程序而形成自己画虎的程序了。”

老虎集威猛、华贵、优雅、神秘于一身,不单是森林之王,更有超凡脱尘、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度。张士莹笔下的虎,以写意提形,以情聚神,细品这些画中姿态万千的山大王,你可以看到霸气,也能感受到它们的灵气,赋予老虎人性化的情感,正是“张士莹虎”的一大特色。

谈起为何爱好画虎,张士莹声称这完全是个巧合,他说:“有一年正值虎年,我当时正在学习创作虎的工艺品,时间一长,就逐渐喜欢上了老虎。”

花鸟画家秦天柱点评张士莹的作品时说:“我是上世纪70年代末开始与张士莹 接触的。当时非常欣赏他画的动物,那时张士莹 主要画虎,那种简笔,那种笔意的肯定、准确,但他那个准确又跟后来有些人的那种准确不一样,他是神上面的准确,用很率直的笔意,用很简洁的笔划就把那个老虎那种性格,‘神准’地概括出来了。张士莹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头,他的率真是天性使然。他的性格很精彩,特别个性,不混同于他人,但他又是自然流露,不是有意为之。这性格适合搞艺术。所以你看张士莹 的画笔墨好,形象准,设色精彩,格调也高。”

【画艺】

大写意背后大智慧

“张士莹”这个名字早在上世纪50年代,即因《擒》等一批画作为《西南文艺》《长江文艺》《解放军画报》等频频刊载,为作家白桦长诗《鹰群》全书配图而享誉一时。在外界看来,数十年来,周遭世界充满角力,而他却与世无争;开放后的中国被金钱沾染得满目垢痕,而他洁身无尘。

圈中有个关于张士莹的段子,2009年年底,张士莹不再卖画,有人打电话来家里,他只回答:“我不卖画。”对方想一探究竟:“我能知道原因么?”,电话那头还是那句:“我不卖画。”“身体不舒服?”“我不卖画。”“不方便告诉我?”“我不卖画。”几回合下来对方只好收线,以为话机按到复读键。

或许正是因为张士莹有着淡泊名利生活态度,他的笔墨才有返璞归真的独特美感,这是一种力量,更是一种智慧。收藏家、艺术评论家董维微说:“张士莹先生日常生活的简朴及对绘画的专注恰好是一体两面。他一面如阅尽世事的哲人,满心欢喜地过着隐居似的清淡日子,而与此同时,又天真若孩童一般,迷恋于绘画这一游戏,孜孜不倦,乐而忘返……因为简单,所以专注,因为简单而专注,所以能够撼动大山。乍见之下,他的笔墨如乱头粗服,但细细品味,则若静水流深。其萧散意态与深沉朴厚的韵调是赖人寻味,经得起反复推敲与探寻的。他心中无邪,身外无求,形上无垢,绘画也就行神如空。”

在国画家叶瑞琨眼中,张士莹最了不起的是敢于丢掉美院学来的那一套,然后从纯粹中国画的路子来探索大写意绘画。从事大写意的人首先必须是光明磊落的人;其次,他后天的这种文化、阅历要足够深厚,两者契合才可能造就一个大写意画家。张士莹本身敦朴,加上他对金石书法的研究,逐渐形成憨朴、散淡的画风。

【画经】

想怎么画就怎么画

每一个艺术大家都有属于自己的艺术理论体系,否则就无法锤炼出个性的艺术语言,张士莹对艺术看法很耐人寻味,他在一篇名为《读画漫议》的自述里聊起过自己的“画经”:“有人说不便把我划成哪一类题材的专属画家。我本来就没有想过做什么专属画家,甚至没有想过当什么家。而由于兴趣太广泛,使我不能对什么都专一。我画画主要为了愉悦自己,当然也可愉悦别人—如果它可能的话。”

张士莹的艺术感悟就如同他的笔触一样率性自由。一次,画院画家与澳大利亚华侨在悉尼聚会,有人请教张士莹,如何才能画好画,他开口道:“画画嘛,你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你想怎么画就怎么画。”此言 一出,听众无不愕然。因为他坚持的艺术理念的确就是喜欢什么便画什么,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动笔时并没有非要成功的想法,画好画不好都属偶然。“艺术可以有一个努力的方向,但成不成功任何人都不能保证。没有必要去定一个不能肯定达到的目标。”

张士莹曾说:“一切美的东西我都喜欢,花草树木、鸟兽虫鱼、山山水水和各式各样的人物。看到以后便想用一种艺术手段表现出来。艺术美也是人类欣赏美的一部分,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他还说:“其实,引起我要画画的欲望开始还并不是自然界的美,而是别人的画和看别人画画—艺术美和它在创造时的愉悦感。它先是引起我模仿,而后又不满足,而要自己去创造。反复看自然界,反复看各种形式的艺术品,想着参照自己喜爱的各类风格,自己去创造,去表现。”华西都市报记者 杨帆

张士莹

1933年生于广州

四川省诗书画院专职画家

国家一级美术师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早年曾肄业于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

1949年参军于第二野战军军政大学四分校

进军西南后在部队文工团任美工

1955年为昆明军区文化部创作组专职画家

1960年四川美术学院造型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毕业

曾任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四川省工艺美术研究所副总工程师

四川省诗书画院创作研究室主任等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