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回川:最想念老家回锅肉 出狱后想创业(图)

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波(微博)唐金龙海口、成都摄影报道

从1992年“杀人纵火”羁押至今,陈满是“国内已知被关最久的冤狱犯”。

最高检直接向最高法提起无罪抗诉,陈满案是1979年刑诉法实施以来首例案件。

法院对陈满案的再审判决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和精神,体现了司法的进步。

见证中国司法进步。

陈满无罪释放追踪报道

2日凌晨,成都双流(微博)机场。在海南坐冤狱23年的陈满,平静地走下了飞机舷梯。

23年前,四川绵竹(微博)人陈满在海口打拼期间,被警方认定系一起杀人纵火案犯罪嫌疑人,当地司法机关一审二审判处其死缓。陈满在海南省美兰监狱等地服刑至今。

去年12月29日,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抗诉,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浙江省高院对陈满杀人纵火案再审。再审在海口琼海区法院进行。庭审中,检辩双方出现“罕见”一致意见,认为陈满无罪。鉴于案情重大,主审法官宣布择期宣判。

2月1日,浙江省高院对陈满故意杀人、放火再审案公开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陈满无罪。

1月18日是陈满53岁生日

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绵竹一年一度的年画节开幕,大街小巷到处都挂着红灯笼,年味十足。

而远在海口,陈满的心早已飞回了家乡。1日晚9点30分,陈满和家人、律师在海口美兰机场登上回川的飞机。这趟飞机要飞3个多小时。陈满说,去年底案子再审的时候,他原本想着今年1月18号就可以回家了,没想到还是到了春节才回来。1月18号是他53岁的生日。他上一次离家的时候还不到30岁。虽然已是20多年过去了,他还清楚地记得上一次离开四川的时候也是春节,那是1991年。“那时双流机场很小,进出要走很长一段路,我买机票花了200多块,坐的是图154。”

狱中常看有关马云的书

在飞机上,陈满和同行的律师王万琼聊了很多。其中关于今后生活是最多的。王万琼谈到很多关于互联网创业的事情,说这是如今最有潜力的市场。虽然对互联网有点陌生,但陈满还是很感兴趣,1988年25岁的他离开德阳(微博)前往海口,也是为了创业,“我当时是去做装修,出事的时候已经开了公司了。”陈满说,他在狱中的时候,还常常看有关马云的书,他会想如果有一天能出去,也许派得上用场。说这些的时候,他一直笑着,但对于未来,他说想先卖个关子。

看到老乡“心里踏实了”

2日凌晨零点过,飞机缓缓降落。当他走下飞机,第一句话就是:“回家的感觉真好。”一天的奔波,他有些肠胃不适,但是还是笑着走在了前面。在候机楼,20多名同学、老乡已经等待了他几个小时,他们都想第一时间看到陈满的样子。

看到老同学,陈满走上去,抱住了其中一位:“老同学,你也老了啊。”23年,见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听着一声声熟悉的乡音,陈满说:“回家了,见到这么多同学、老乡,心里踏实了。”

“我一定要往前看”

从监狱出来,到重新踏上故乡的土地,陈满始终保持着笑脸,没有哭。他说:“我受这么多冤,我不敢去想,我一定要往前看。我还有父母,还有家人。我不能把我的悲伤一直挂着。”因为已经是凌晨,他不打算马上回到绵竹的家打扰父母。为了这个安排,他和爸爸妈妈之前在电话里沟通了很久。“爸爸妈妈年龄大了,不打扰他们休息。”陈满说,等到早上天一亮,他回家去见爸爸妈妈。

凌晨1点10分,坐上朋友的车,陈满开始赶往德阳。车在高速路上飞驰,他和老同学聊起了过去班上的女同学,似乎倦意全无。

“满儿啊,出来就好”

出狱后第一餐吃的是火锅,最想念老家的回锅肉。

母亲的心声

“赔偿也好,追责也好,对于陈满来说青春不再,身体精神都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再多的金钱都不能弥补。”

儿子的想法

“感谢20多年来关心我的人,我会怀着感恩的心报答社会,人应该忘记这些不好的。”

“妈,我是陈满,我出来了……”2月1日上午10点50分,绵竹水电新村一栋旧楼里,83岁的母亲王众一听到电话铃响起,蹒跚着走过去接起电话,里面传来儿子陈满的声音,老人一下子激动起来,声音哽咽、老泪纵横。

虽然,这个声音也在此前的23年里偶尔传来,但此时老人格外激动,“满儿啊,出来就好,还你清白了啊,还你清白了。”

2月1日上午,陈满杀人纵火案再审宣判,撤销原审裁判,无罪释放。

宣判时,法官告知陈满有权申请国家赔偿。陈满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已经全面委托代理律师,“我不去想太多,一切依照法律法规就可以了,青春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我会怀着感恩的心报答社会”

2月1日上午10点40分,海南省美兰监狱的大门缓缓拉开,陈满慢慢走出来,看见跑步迎上来的大哥,他快走两步,拉住了大哥的手,笑了。

陈满不愿在监狱门口多留,他说,“感谢20多年来关心我的人,我会怀着感恩的心报答社会,人应该忘记这些不好的。”

陈满从走出监狱门的那一刻开始,脸上始终露着笑容。

他首先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随后,给远在北京的程世蓉老人打了一个电话,感谢她对自己以及全家的关心帮助。程老在电话里告诉陈满,“出来就好,赶快回家和父母团圆,我今后到绵竹来看你。”

大哥拨通了陈满很多亲友和同学的电话,陈满一一跟他们问好,并对他们的关心表示感谢,他说他很想念四川家乡的回锅肉,还有宫保肉丁、腊肉和香肠。

大嫂在一旁连连说,“回去我就给你炒回锅肉,回去就炒。”

回到大哥大嫂住的宾馆,陈满洗了个澡,换上了新衣服,穿上了大哥上次再审时就已经买好的粉红色衬衣,“就是裤子有点小,哈哈。”陈满穿好后,在家人律师的陪伴下,吃了一顿火锅,“以后的日子就是要红红火火。”

看了很多书,出狱后还是想创业

走出美兰监狱,面对记者的采访,陈满说以后还是想创业,“至于具体做什么还没有想好。”

1988年,25岁的陈满从绵竹市(当时为绵竹县)工商局停薪留职,和同学、朋友到海南“下海”。在海南期间,陈满与同乡合伙开过川菜馆,但因为不对当地人的口味,亏本关门。

1989年8月,陈满从工商局办理了离职,而他另外一个朋友则回到原单位,最后从工商所副所长任上退休。

1992年6月,陈满在海口创办“冬雨”公司,从事室内装修工程。案发时的1992年12月25日,陈满正在对宁屯大厦702、703室进行装修。

当时正是他事业的起步发展期,而这起杀人纵火案却让他的创业路断,并因此而冤屈坐牢23年。

陈满说,二十多年的等待,自己也在不断地调整,看了很多书,但毕竟还是和社会脱节了这么多年,需要先调整一下自己,适应社会。

“今后有计划地创业,创业的目的,不是赚多少钱,而是要去回报社会,回报关心帮助我的人。”陈满说。

陈满大哥陈忆说,创业现在只是陈满的理想,他需要好好休息和调整自己,“所有的事情都等到把身体养好,精神调整好再说。”

特别身份

从1992年“杀人纵火”羁押至今,陈满是“国内已知被关最久的冤狱犯”。

史无前例

陈满案是1979年刑诉法实施以来,最高检直接向最高法提起无罪抗诉的首例案件。

鞠躬道歉

陈满辩护律师易延友介绍,法庭宣判后,海南省高院副院长代表海南省高院向陈满鞠躬道歉,并给他送上了5000元的慰问金。

历史标杆

“今天法院的判决是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和精神,我认为体现了司法的进步。”易延友认为,无论是从程序上还是证据上,这个案件都具有非常典型的意义,应该记录史册。

24小时回家路

1日

10时30分

宣判无罪,海南高院副院长鞠躬道歉

10时40分

走出监区,见到大哥,给母亲打电话

11时18分

海口机场派出所办理临时身份证

12时30分

回到宾馆,换上一身新衣服

13时30分

和哥嫂、朋友、同学去附近吃火锅

21时30分

海南海口美兰机场顺利登机

2日

0时

飞机抵达成都,去德阳住一晚,白天回家拜见双亲

评论

从陈满案出发寻找冤案纠错路径

◎蒋璟璟

一纸判决,尘埃落定。我们欣慰于陈满沉冤昭雪,却也遗憾于这段无妄之灾。一波三折、人生反转!这是一个悲怆的故事,所幸迟来的无罪宣判,重新燃起了众人心底的光亮——这是关于正义的崇奉,是关于法律的信仰。

事后回望,陈满冤案,还是不免会令人生发出“何以至此”的慨叹。从再审的判决书来看,多年前的那场审判,简直就是漏洞百出。关键的人证物证毫无说服力,“嫌疑人”口供又前后矛盾、疑点重重……可以说,在有限且可疑的证据与“犯罪事实认定”之间,相关司法机关并未建立起可信的逻辑关联。在此基础上,当初所作出的死缓判决,自然难以成立。

浙江省高院在答记者问时表示,“陈满故意杀人、放火再审案系历史老案……”这事实上说明,对于该案的反思,必须基于“历史的特殊语境”:在刑侦伦理规范尚未健全、审判独立未获强化、某些司法原则持续“空悬”的“历史时期”,的确更容易酿成冤假错案。而随着法治建设的推进,我们越发看到了一种向好的趋势。今日之于昨日的修正,同样也应视作法治进步的成果。

陈满案的再审,一则是重申了一些既有的法律原则,比如说“仅有口供不得定罪量刑”、“非法证据排除”等等;再者,也演示了司法系统内部纠错的能力和路径。在本案中,最高检提出抗诉可谓至关重要。按照审判监督程序的设计,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通过抗诉手段对错误的判决进行纠正,从而最终实现司法公正。而陈满案的再审也再次印证了,公检法各自分工、各司其职,才能共同推动法律框架下的诉讼正义。

见证陈满案的一路曲折,也是见证一段查漏补缺、自我建设的法治史。法治的健全,恰恰需要在一个个个案中发现不足并及时修复,也需要在一次次侦诉审辩的过程中不断训练、积累经验。所以,还请正视每一个冤案所带来的教训,记住那些荒诞与恐惧,记住那些眼泪和绝望。而要避免悲剧重演,无疑有赖于司法机构能多一份敬畏、多一点克制和审慎。

但愿,从陈满案出发,我们能找到一条为冤案纠错的成熟路径。

编者注:该视频与原文无关,仅供扩展阅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