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寻女十年历尽艰辛 重回女儿走失路口等待(图)

男子寻女十年历尽艰辛  重回女儿走失路口等待(图)

 钟仁贵师傅向路过的市民散发寻人启事

已经50多岁的钟仁贵,为了寻找女儿,跑过湖南、上海、安徽,最后还是回到女儿最初走丢的地方。“这么多年了,即使以前有人担心惹麻烦不愿意说,现在也敢开口了。”钟仁贵坚信,在女儿20岁之前,他们终会相聚。

街上玩耍 4岁女儿再没回来

昨天一早,钟仁贵骑着电瓶车来到解放西街。10年了,这条街的变化并不大,包括他当年经营的一家按摩店、隔壁的网吧也都还在。“只是旁边的蛋糕店不在了。”钟仁贵说,那家也有一个女孩,和他的女儿年龄相当,听说已长到一米六七了。“女儿喜欢和她一起玩,现在应该和她差不多高了”。

钟仁贵在行道树上挂起一张“寻找14岁女孩钟金蓉”的宣传单,然后将一些印有日历和全家人照片的小传单发到路人手中。

2006年1月14日上午,他骑车去南门做木工,女儿向他挥手说了再见,这也成了父女俩最后一次见面。“当天下午,就听说女儿丢了”。钟仁贵回忆,那天下午3点,女儿一个人在外面玩耍,妻子准备把孩子喊回来加件衣服,结果再也没有见到她。

寻女遇骗子 花了八千冤枉钱

女儿不见了,钟仁贵挨家挨户打听女儿信息,没有找到一丝线索。第二天,有人打电话说女儿在红牌楼,让他准备一些钱。

后来他们说要先打8000块钱,到温江去领人。钟仁贵没有多想,打了钱,到了约定的地点,却没有见到女儿。电话响了,对方在电话里说,没有带走他的女儿,只是想骗点钱……

钟仁贵挂掉了电话,他开始打印传单,继续打听女儿下落。后来有人说在上海看到他女儿,一模一样。“我第二天就坐火车去了上海。”他确实在火车站看到了很多儿童,但里面并没有女儿的影子。

“当时我恨不得跟带走女儿的人拼了!”钟仁贵报了警,提取了DNA保留在基因库,后来又到了湖北、安徽、北京,女儿依旧是杳无音信。

考虑女儿成长 曾暂停寻亲路

一连找了三年,钟仁贵决定先缓一缓。他说,女儿年龄还小,他担心在寻找过程中动静太大,影响女儿的生活。“她生活在别人家庭,别人知道有人找,肯定不会对她太好。”他说,还是准备在女儿大一点之后再继续寻找。去年,他学会了上网,加了20多个寻亲QQ群,还建了一个微博,希望通过网络把信息传播出去,让女儿能够看到,找到回家的路。

女儿在2006年1月14日走丢,10年后,钟仁贵回到了同一个地方继续寻找。他表示,自己担心以前有人害怕惹麻烦,没有告诉他女儿丢失的事或者碰巧错过了知情人。他印了1万多份传单,上面有女儿的照片。“(女儿)左颈部有鸡蛋大小的伤疤,左胸部整片烫伤,双手腕也有伤疤……”他说,自己有种感觉,女儿会在20岁之前回家。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摄影记者 王天志 实习生 张美娜 谭靖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