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男自驾游61个国家和地区 曾误入塔利班控制区(图)

到了塔利班控制的检查站,端着枪的武装人员上前查看,没见异常,就放行了。“当时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紧张得不得了。”

陈勇自驾游线路

■第一次线路

2014年6月18日从宜宾(微博)出发,驾驶一辆国产汽车经满洲里口岸,进入俄罗斯。在贝加尔湖露营后,横穿俄罗斯进入爱沙尼亚,再经拉脱维亚、立陶宛、波兰、德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摩纳哥,到达意大利。由于申根签证到期,汽车停在米兰,离开欧洲。

■第二次线路

2015年2月乘飞机抵达米兰取车。从米兰途经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等到达希腊。再经保加利亚、瑞士返回米兰,又经法国、西班牙、葡萄牙,过直布罗陀海峡到摩洛哥,经过马里、加纳、多哥、贝宁、尼日利亚、喀麦隆、纳米比亚、赞比亚、坦桑尼亚等,抵达南非。

约翰内斯堡时间昨日清晨7时30分,宜宾人陈勇从南非布里茨敦的guesthouse小镇出发,继续驾驶自己的国产越野车前往此次环游世界的最后一站——非洲好望角。

今年41岁的陈勇是宜宾纸业公司职工,他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环球旅行。“临近40岁时,我意识到一个人的光阴实在太短了,难道我真的要等到老了才去实践自己的梦想吗?”陈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去年上半年,他开始筹划自驾游世界,并通过网络发出邀请。可很多人听说要经过西非,因担心埃博拉纷纷放弃。陈勇只好独自成行。

一年多时间里,他走过了61个国家和地区。两次自驾游间隙,他作为背包客,游览了摩洛哥、埃及、约旦、黎巴嫩、土耳其、伊朗、阿富汗、印度、孟加拉国。

两次涉险

闯入塔利班控制区

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陈勇都很顺利。到了阿富汗,他想去看看被塔利班毁掉的巴米扬大佛遗址。“朋友们都说那是塔利班控制区,非常危险,劝我不要去。”陈勇说,大家拗不过他,找了一个开中巴车的当地人做向导,还让他穿上白色的袍子一同前往。到了塔利班控制的检查站,端着枪的武装人员上前查看,没见异常,就放行了。“当时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紧张得不得了。”幸好没认出他是外国人。否则,他和向导都在劫难逃。

在雅典连续遭遇抢劫

希腊雅典的经历,很让陈勇有些郁闷。由于雅典的宾馆没有停车场,他便将车停在路边。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发现车窗玻璃被砸了。车里的帐篷、电脑、相机等被洗劫一空。一名男子走来,通过肢体语言交流后,表示愿帮陈勇报警,但又示意自己的手机没电了。陈勇将手机递给男子,哪知他说了几句,拿着电话就跑。陈勇追了两条街没见踪影,正打算去找警察。又过来3个人,用简单的英语说了几句。陈勇便跟着他们往警察局走。走到一个偏僻的巷子,3人迅速将他架起,搜走他身上所有现金。还好只是劫财。

对话陈勇

语言不是问题

驾照车牌也不是问题

环球自驾需要准备些什么?

陈勇:首先需要对驾照做翻译件,我把自己的驾照翻译成了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3个版本,并在宜宾市公证处公证。带上以上文件的原件,在欧洲都不会有大问题。西非少数国家要求国际驾照,就在加纳找朋友办了一个。

中国车牌能否畅通无阻?

陈勇:通关时有个ATA手册,是通关专用的,需要交押金,在当地贸促会办理。非洲个别国家不认可,但可以通融。

语言问题怎么解决?

陈勇:我只能说些简单的英语,简单的问路、住宿还行。遇到点菜,又不通语言的,就在菜单上拍照,给服务员看。

这一趟旅行需要多少钱?

陈勇:我花了30多万元。这一趟比较节省,带了车顶帐篷,只要不会有安全风险,都住在帐篷里,或者去当地华人朋友家住宿、吃饭。自己还带了电饭煲,可以煮点面条、米饭吃,这样比较省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cherry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