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夫妻成都打工8年 骑电马儿出车祸丈夫身亡(图)

乐山夫妻成都打工8年 骑电马儿出车祸丈夫身亡(图)

朱礼平坐在医院板凳上一筹莫

成都商报(微博)记者 梁梁

编者按

“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许美静的这首老歌,本意是在歌唱爱情,却不知唱出了多少进城务工者辛酸而浪漫的想象。然而,从乐山(微博)来成都打工8年的吕洪再也沐浴不到城里的月光了,因为连续加班后疲劳驾驶电马儿发生车祸,他的梦永远停止在成为“城里人”的路上。

今天,我们要讲述的不仅是这场悲剧的车祸,还有一个吕洪和妻子憧憬和奋斗已久的“进城梦”。这个梦有关个人的奋斗,有关身份的焦虑,也有关生活的思考。

正如他的妻子所言:“要是时间能够倒回来,我们肯定不会加这个班,也不要这么累。平时也该带着娃娃好好耍一次,人没了,有再多想法不都变成幻想了嘛。”

是啊,有人,才会有梦想实现的那天。希望他们的故事,能给您带来一些思考。

12月9日晚7时,成都现代医院重症监护室,一名医生打开门,朝着病房外的20几个人问道:“谁是吕洪家属?”41岁的朱礼平赶忙答应:“(我)是哩。”医生告诉她,她的丈夫吕洪在车祸中因重度颅脑损伤,肝肾等脏器受损严重,已经不行了,家属可以进去见最后一面。

从2006年开始,从乐山农村来到成都的朱礼平和丈夫吕洪在建筑工地上干活,一晃已有8年。在城市打工的经历,让夫妻俩产生了一个梦想:攒60万,成为城里人,让两个女儿将来过得更好。在实现目标前,两人不敢坐公交,不敢逛公园,担心尘土满身扫了别人的兴,丢了自己的脸。一有加班的机会,哪怕再累也都接下,事发前,夫妇俩刚刚连续干了26个小时的活。

对于这场车祸,据朱礼平的二哥转述,警方初步认定,12月9日,朱礼平夫妻二人连续工作后驾乘大功率电马儿撞上路坎,疲劳驾驶或是诱因。朱礼平流着泪说:“要是时间能够倒回来,我们肯定不会加这个班,也不要这么累。平时也该带着娃娃好好耍一次,人没了,有再多想法不都变成幻想了嘛。”

连续上班26小时

夫妻骑电马儿回家出车祸

“我瞌睡得很。”12月9日上午10点过,在连续上班26小时后,从乐山赶到成都工地打工的41岁装修工人吕洪眯着眼对妻子朱礼平说道。“我也困得很。”妻子回答丈夫。随后,吕洪骑着电瓶车带着妻子离开了工地,往出租屋的方向骑去。

夫妻二人都在成渝立交附近的一处建筑工地上打工,原本的上班时间是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6点,但想到“最近赶工期,如果愿意加班,工资就更高一些”,吕洪夫妇决定下班后继续干。

工友们证实,吕洪夫妇从8日上午8点一直上班到当日下午6点,吃了口饭后,又通宵加班到9日上午10点才下班。算下来,他们一直连续干了26个小时。

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天空飘着小雨,朱礼平和丈夫都穿着雨披,戴着口罩和头盔。电瓶车上,朱礼平靠在丈夫的背后闭着眼睛,头盔里呼出来的热气,让自己昏昏欲睡。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朱礼平感觉自己被用力地摔了出去,随后陷入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朱礼平醒过来,发现自己伏在丈夫身上,丈夫人事不省。她一边喊着丈夫的名字,一边掐其人中,丈夫醒过来,说了一句话,“我心口疼。”就又昏了过去。她这才发现,丈夫的头部在冒血。她哭着四处摸索着手机,终于在地上找到,但屏幕黑了怎么也按不亮。

事发时,市民谭先生正好路过,朱礼平大哭着向谭先生喊道,“好心人好心人,快帮我打个120啊,我手机摔坏了,打不通啊。”谭先生赶紧帮朱礼平拨打了120和110的报警电话。随后,两人被送到成都现代医院。

丈夫不幸身亡

出车祸时,夫妻刚下工地衣服都没换

12月9日晚7时许,成都现代医院10楼ICU重症监护室的门前,一群衣服上沾满灰尘的中年男女,站在医院的走廊上,大多数人双眼通红,面容憔悴。一名张姓男子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说:“我们都是从乐山的同一个镇上出来进城干活的,医生说(吕洪)怕是活不成了,所以大家一起来‘送送’。”

站在人群中间的,是被工友们搀扶着的朱礼平。眼眶通红的她穿着一双破了好几个洞的胶鞋,慢慢地往前挪着步子。按了重症监护室门前的呼叫门铃后,一名医生打开门,询问谁是吕洪家属。朱礼平慌忙点头说:“(我)是哩。”医生告诉她,伤者在车祸中因重度颅脑损伤,肝肾等脏器受损严重,已经不行了,家属可以进去见最后一面。听到医生的话,朱礼平双眼含泪,小声说道:“我想回家换件衣服,我想给我老公拿件衣服。”同在工地上干活的二哥劝她:“换啥子衣服哦,赶紧进去见见吧。”听了二哥的话,朱礼平眼泪一下落了下来,抬起袖子遮着脸,声音发颤地说:“衣服脏,穿的也是烂胶鞋,我和老公从工地上下来,出了车祸,就到医院来了,没换衣服。”

但她最终还是听了劝,拉着从老家专门赶到成都的大女儿吕静(化名),哭着跟医生进了病房。重伤的吕洪最后不治身亡,朱礼平则只是下巴受了一点轻伤。回忆车祸发生瞬间,朱礼平说,自己昏迷后醒来发现丈夫躺在地上,自己则伏在丈夫身上。“不是我幸运,是车祸时我靠在老公的背上,被甩出去的时候,老公似乎侧了一下身,挡了一下,救了我一命。”

对于这场车祸,据朱礼平的二哥转述,交警一分局调查的初步意见显示,夫妻二人是驾驶电马儿自行撞上路坎,或因疲劳驾驶所致。

车祸背后

一对农民工夫妻的“进城”梦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的不仅仅是丈夫的生命,更是这个家庭一度坚守了8年的梦想。

从2006年至今,吕洪和朱礼平夫妇已在成都打了8年工,除了每年过年回一趟老家乐山外,吕洪夫妇真正工作生活的地方就是成都。朱礼平说,自己虽然在城里,但是并没有真正地“进城”。

在朱礼平看来,城里人首先要穿得干干净净,要有房,要有车,要有文化,娃儿能在身边上学,上班的地方不会到处都是灰,下班时身上鞋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朱礼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是自己和老公想要成为的“城里人”的样子。成为城里人后,就能和娃儿老公一起穿得漂漂亮亮地逛公园,有时去挤公交车也不用专门去换衣服。她盘算,成为城里人最起码标准是要攒够60万:买房子至少要花40万,另外10万买辆车,还有10万可以当成两个女儿上学的学费。

2006年,乐山老家的房子再一次漏雨后,夫妇俩下了决心:进城打工。

“进城”梦:让娃娃将来少吃点苦

从“进城打工”到“当城里人”这个梦想的转变,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朱礼平一直很羡慕自家二哥:早些年进城在工地贴瓷砖,除了攒下钱外,二哥的儿子也在成都上学工作。侄子跟自己说话时,有文化懂得也多,穿着也整洁得体。

而在城市打拼时学到的贴瓷砖的技术,放到农村也无用武之地。但“成为城里人”更核心的动因,来自于两个女儿。“你晓得为人父母的那种心情,盼着娃儿少吃苦,盼着娃儿长大能过好日子,我和我老公都没得文化,吃的那些苦,心里头找钱的那些累,不想让娃娃也经历。”

要是挣得多,就能将来一家人都跟二哥一样,在城里扎根,有个房子有个车子,娃娃在自己身边,并且有文化,不用像自己一样干风吹日晒的工作。于是,夫妇俩开始在成为“城里人”的梦想之路上奔走。

定目标:攒下60万 成为“城里人”

随着手艺逐渐娴熟,2009年起,吕洪的工资也开始上涨,到2014年,夫妻俩一天最高已可以挣到700多元。从2009年开始,夫妻俩立下一个目标,就是争取让自己和娃娃都能在未来变成“城里人”。而成为城里人的第一步,就是要穿得干净,不能走到街上,让别人都歪起头来看你。第二步,就是要有房有车。吕洪夫妻算过成本,房子一套最起码也要近40万,车子近10万。幺女暂时在老家养着,但大女儿再过几年就可以考到成都的大学来,这样女儿大学毕业有了文化,一家人就可以自然变成“城里人”。夫妻俩给两个女儿准备的学费是10万元,这样就一共需要挣到60万元。

公园里,高大的银杏林间,阳光洒在草地上。朱礼平说,自己下班时路过公园总会多看一眼,但要是没换下工地上穿的衣服,就一定不会在公园附近多停留。“环境这么好,自己穿得不干净,别人会笑话。“在工地上干活,每天下班身上都是一身土。”朱礼平说,“这个样子坐公交车,车上万一挤,车一晃,就把自己身上的灰蹭到别人衣服上了。人家也不会说啥子,但自己心里觉得这样不好。”因此,自己和老公下班时哪怕再累,都很少会坐公交车,大部分都骑电马儿。

拼命挣钱:5点起床 一日三餐在工地

夫妇俩的一名工友说,朱礼平夫妻有两个娃娃在读书,还有一个患病的母亲要养,负担比较大,所以挣钱比较努力。吕洪人很老实,平时工头喊加班,他一般都会同意。赶工期时,需要加班就通宵地干。为了挣到这60万元,吕洪和朱礼平除了拼命挣钱,还在想办法省钱。朱礼平的女儿吕静(化名)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她和妹妹在老家生活从没缺吃少穿,但她晓得家里经济紧张。每年放暑假,自己和妹妹到成都和爸妈团聚时,老是看见爸妈早上5点就起床,做好一天的饭,7点多上班时用饭盒带走一部分,剩下的留给自己和妹妹吃,等到下班时,爸爸妈妈就一身灰地回来了。

朱礼平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打工这8年,她和老公除了成都和乐山外,从没出去耍过,就是为了能早点实现目标。

吕静说,在家里,爸妈常念叨,他们啥子都不懂,想到大楼里去干一个不晒太阳的工作几乎是幻想。但娃娃们要是好好学习,就能考上大学,然后就自然而然地进城工作了。

她的反思

要是时间倒回,

肯定不加这个班

也不要这么累

人没了,

有再多想法

不都变成幻想了

从6月开始,吕洪和朱礼平就开始在成渝立交旁的这个工地上干活,除了工地上没活自然放假之外,朱礼平只因老家有事请过一次假。而除了12月8日到9日连续上班26小时的疲劳经历外,本月2日到3日,吕洪和朱礼平同样在正常上班之外,加了一个通宵的班。

那天下班后,他们骑车跟在一辆电马儿的后头走在武侯大道的主道上。本来已经很累了,但他们突然看见最前方的一辆大货车突然减速,前面的那辆电马儿刹车不及时,一下就滚到了货车底下。“惨得很,吓人得很。”吕洪当时还感叹了好几句。

从此以后,夫妻俩下班时骑电马儿只走辅道。“没想到,这次骑到辅道上却撞上了路坎,还是出了事。”朱礼平的二嫂低声叹息道。

在ICU见过丈夫后,医院打印出了吕洪的死亡证明。朱礼平双眼失神地望着证明,呆立了一阵。用袖子遮着眼睛小声地说:“眼睛好痛。”袖子下面,一行眼泪流了下来。

昨日下午,朱礼平站在处理事故的交警一分局大门口,有些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车流说:“现在只不过刚刚攒够了女儿上大学的钱,丈夫就走了。我想赶快把老公骨灰,送回老家安葬。”

整整8年,夫妻俩为了进城这个目标,省吃俭用,从未出门耍过一趟。朱礼平流着泪说:“要是时间能够倒回来,我们肯定不会加这个班,也不要这么累。平时也该带着娃娃好好耍一次,人没了,有再多想法不都变成幻想了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xenia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