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贡城中村建渣堆积成山 居民“爬天梯”出行(图)

自贡城中村建渣堆积成山 居民“爬天梯”出行(图)

李学良家出行的“天梯”

9月11日,自贡市荣县旭阳镇一碗水村6组58岁的村民李学良蹲在家对面建筑垃圾堆成的“山”上,看着自家的房屋。在半年前,他可能怎么也想不到,原本在距离几公里外的县城里的这些建筑垃圾会给他的生活带来这么大的困扰:堵住出路、阻塞河道,使一家人在汛期不能睡个安稳觉。

然而,李学良所面临的困扰,不仅仅只是一个个例。随着荣县城市建设的发展,一座座旧楼倒下,一座座新楼拔地而起。而那些曾经被拆除的和用剩的砖石、渣土最终都去了同李学良家一样,靠近城市却又有大片土地的农村。

建渣之困

建渣堆积成山 超过屋顶

从今年5月开始,李学良就走上了不断寻找村组、镇乡、荣县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的道路。他所要反映的对象,就是家门前那越堆越高的“建筑垃圾山”。“越堆越高,现在比我家房顶都还要高了!”原来,自2014年3月开始,大量的重型车辆来到他家对面锦胜煤矿大门外(小地名音坡桥)倾倒建筑垃圾。

9月初,记者前往李学良家时看到,在距离他家还有近一公里距离的村道上,有一座长约300米,宽约50米,高约60米分为两层的“建筑垃圾山”。在第一层的边缘,李学良正蹲在一块石头上看着自己的房子。在他的带领下,通过“建筑垃圾山”上一条坡度超过50度,且随时有碎石滑落的“天梯”,穿过一条2米多宽、小河,记者来到了李学良家。

建渣之祸

阻塞河道 家里差点被水淹

站在李学良家的院坝里,记者发现院坝离“建筑垃圾山”的直线距离仅有10多米。据李学良介绍,”今年3月份开始煤矿开始倒矿渣。后来,外面的车也来倒建筑垃圾,而且从每天早上7点过开始一直到晚上,一般都有近20个车来这里倒。”李学良说,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堆放的矿渣和建筑垃圾已经比他家的屋顶还高。

一说起没有倒建筑垃圾之前的情形,李学良显得很是激动,指着小河说:“原来的河最深的地方有三四米深,宽也有七八米嘛,边上还有一片田。现在由于建筑垃圾堵塞河道,水就被挤到这边来了,水离我家门口越来越近。”

“我们现在最担心的是门前的这条河。”据李学良介绍,由于该河的上游5里处是一个名叫马蹄沟(音)的水库,每到汛期水库都会放水调节水位。让他记忆犹新的是今年6月水库一次放水带给全家的惊吓。由于那次水库放水在晚上,听见水声的他起来发现河水离他家只有两三米远。“当时心里想如果不是发现得早,水把房子淹了我们都不晓得。”李学良说,随后因为担心房子被水淹,他拿着手电筒在院坝里守了个通宵。“幸好水不大,不然我们一家人就要遭了。”

影响出行

开辟“天梯”仍难行

“建筑垃圾山”给李学良家造成的另一个影响,就是出行问题。因为之前的道路被埋,为了出行,李学良和老伴在土石山上开出了一条路。“我儿子从外头打工回来说这是‘天梯’。”李学良自嘲地说。

尽管开辟了‘天梯’,但李学良一家还是尽量的避免出行。“每次走那条路都提心吊胆的。”李学良的儿子说,“天晴的时候,那条路上的石头踩上去会因为松动往下掉;落雨的时候就基本不敢走了,因为那些土石容易往下滑。”

“爷爷、奶奶,你们慢点!”在记者结束采访时,李学良带领记者爬上“建筑垃圾山”的顶上看另一处倾倒点。在走“天梯”时,李学良那尚在咿呀学语的2岁孙子也忘不了叮嘱爷爷、奶奶要注意安全。

记者直击

2公里内5处倾倒点 2辆车正在倾倒渣土

根据李学良的指点,记者找到了另一处在山上的倾倒点。然而,记者走近发现,该处倾倒点更像是一条正在铺设的路。“那是啥子路哦,就是他们倒垃圾的地方,后来他们用推土机推平了,好方便以后继续往前面倾倒。”一位路过的村民透露。

那么除了这两处,是否其他地方也存在类似的情况呢?记者又来到村民提到情况比较严重的的荣县绕城路。

在距离荣县绕城路与井荣路交汇处不到50米的地方,记者看到一辆蓝色的卡车正在倾倒建筑渣土。而倾倒点则早已形成了面积有2个篮球场大的土坝子。

随后,记者继续沿着绕城路前进了大约2公里,在2公里距离内,记者发现了5处大小不一的倾倒点。在其中一处最大的倾倒点外,记者发现了另一辆正准备倾倒渣土的货车。该倾倒点距离一个鱼塘只有三四米。正当记者准备拍照时,可能是货车司机发现了记者,在打了两个电话后,司机将车开离了该倾倒点,记者随即跟上。货车沿绕城路向前开了大约500米,将一车的渣土倒在一处离一幢正在修建的房屋仅有几米的倾倒点。

“庄稼种得好好的,一倒建筑垃圾,毁了庄稼不说,耕地也遭到破坏。”一位正在离倾倒处不远的地里干活的村民说,虽然有一部分人愿意给他一定补偿希望他能把地让出来,但他没有同意,“地都被占了,我们一家人吃啥子哦!”另一位村民则表示,由于倾倒点往往靠近路边,甚至占道情况严重,影响驾驶者的视线,容易造成交通事故。而且灰尘也很大。

分析危害

建筑垃圾未经处理会造成环境污染

那么,这样随意倾倒弃土、建渣等建筑垃圾会造成怎样的危害呢?上周五下午,记者来到了荣县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建筑垃圾未经任何处理直接填埋,或者在沟沟坎坎倾倒。这不但需耗用大量的土地,同时清运过程中产生的抛撒滴漏和粉尘、灰沙飞扬等问题还造成了严重的环境污染、土壤污染,诸多问题都不容忽视。”

随后,记者来到荣县国土资源局。该局一位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建筑垃圾管理规定》相关规定,“处置建筑垃圾的单位,应当向城市人民政府市容环境卫生主管部门提出申请,获得城市建筑垃圾处置核准后,方可处置。”同时,“未经核准擅自处置建筑垃圾的,由城市人民政府市容环境卫生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对施工单位处 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对建设单位、运输建筑垃圾的单位处5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因此,建筑垃圾倾倒点的设立必须要经过严格的地质勘测、环评等评审工作,且需符合相关资质等才能建立。“如果不经过上述程序,是不允许建立消纳点的,同时,随意倾倒建筑垃圾的话,可能会造成可能会改变倾倒点原本的地质地貌,造成河流堵塞等情况出现。”

尴尬现状

正规消纳“吃不饱”外面却随处倾倒

建筑垃圾会造成如此大的问题,那么荣县是否有规范的消纳点呢?答案是有。

记者从荣县城管局了解到,在2009年,经过荣县相关职能部门的批准,一家名为荣县银锭桥建筑垃圾处理有限公司的民营企业,在旭阳镇程家桥村8组建设了占地1千余亩,消纳量达1500余万立方米的建筑垃圾、工程渣土消纳处置场。据荣县银锭桥建筑垃圾处理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他们公司在建立消纳场之前,经过严格的环评及规划选址等工作,并取得了政府相关部门的合法手续。此后,在达到消纳场容量满后,还将对土地进行复耕和综合开发,实现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

然而,面对5年时间仅有500万立方米的消纳量,外面却私自乱倒成山的情况,消纳场的处境颇是尴尬。为何会出现如此局面?荣县银锭桥建筑垃圾处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分析说:“就是对方有法不依,为了图便捷和省钱。”该负责人表示,“我们呼吁政府加强对于私自乱倒的行为管理!”

部门回应

反复性强 随意倾倒问题屡禁不绝

“今年从4月到现在,我们陆续处理了20多辆随意乱倾倒建筑垃圾的违法车辆。”采访中,荣县城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虽然逐步加强了治理,但随意倾倒问题屡禁不绝。

“我们对这个情况也比较头痛,因为这种情况反复性比较强。”该负责人说,尽管荣县城管局按照国家规定核准了3家运输公司,专门从事运输建筑垃圾。但荣县还存在着这样的情况,有些工程因为比较小,便临时找来几辆货车运送建筑垃圾。而很多司机为了节省“进场”费用、节约运输成本、多赚“趟次”,渣土车司机们往往钻空子,随意在路旁、桥下、郊区等地倾倒垃圾。

同时,该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将加大对违法倾倒建筑垃圾的执法力度的同时,也呼吁建筑垃圾运输车辆车主应将建筑垃圾运到正规的、合法的建筑垃圾倾倒处处理。

对村民李学良家备受“建筑垃圾山”困扰的问题,荣县城管局、水利局、旭阳镇等相关部门表示,他们将在随后到现场查看情况,并提出解决方案。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梁鹏 摄影报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karena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