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鸟儿定居成都闹市 50米道路成“禁区”(图)

勤快的邻居

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这些鸟儿们也很勤快,都是“朝六晚六”,早起时还不忘叫着同伴,这鸟叫声让附近居民头疼不已。

淘气的邻居

还有诗云: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在这里是“鸟来人受惊”,淘气的鸟儿们对商家们的突袭早已习以为常,仍是“随地大小便”。它们每天晚上都会回来,电瓶车必须提前挪走。”9月13日中午12点过,在成都市高新区芳华街21号附近开店的侯先生,把停在路边树下的电瓶车向远处挪了挪。侯先生所说的它们,是大约3年前开始在这里“定居”的鸟儿们,这些“鸟邻居”可给侯先生和其他居民带来了不少烦恼:鸟粪从天而降,鸟毛漫天飞舞。

时间一久,居民们开始了反抗,一场“人鸟大战”随即展开,一些商铺店家用竹竿敲、用火炮吓,想要赶走这些“不速之鸟”,但效果却不尽人意。

困扰

“鸟邻居”扰民 50米道路成“禁区”

13日上午10点过,记者来到侯先生所在的芳华街。刚进入街道,路面还比较干净,只有一些散落的树叶,但走到21号附近时,路面上就出现了大片密密麻麻的白点,分布在道路中间和附近几家商铺门前的人行道上。

“这些都是鸟屎。”侯先生说,小鸟就集中在这50多米的区域,树枝就是它们的“家”。记者看到,被鸟儿当作“家”的树有七八棵,每棵约10米高,茂密的树枝甚至将路灯都遮盖了起来。

天降鸟粪 50米范围树下不敢坐人

路边一理发店的老板陈女士说,这些形似麻雀的小鸟从3年前就开始出现,“每天早上6点多飞出去觅食,晚上6点多陆续飞回来,多准时的。”陈女士向记者抱怨,小鸟们每天一回来就开始排便,能持续一个多小时,有时她坐在树下乘凉,一不小心就遭了鸟粪“炸弹”,“这50多米内根本不敢在树下坐,恼火得很!”有一次,陈女士和朋友在树下打麻将,正玩到兴头上,一滴鸟粪从天而降,掉在一个牌友的肩膀上,气得这个朋友直呼倒霉,硬是草草结束了这次聚会。

下午6点左右,记者再次来到芳华街时,果然有上千只小鸟从各处飞回到这里,不时可以看到白色的鸟粪从天上掉落下来。

“只能扫一下,粘在地上的扫都扫不下来。”负责这一片区的清洁人员杨先生对于鸟粪也是头疼不已,他说,那些粘在地上的鸟粪干了之后也很难清理,最后就变成了成片的“雪花”。

鸟毛乱飞 每天店里扫出一堆鸟毛

另一家商铺店主蔡先生也很无奈,“经常有骑车来的客人买了东西出去,就开始擦车。”蔡先生说,现在有客人骑车或开车来,他都会提醒他们把车停在50多米外的地方。因为店门只是一扇卷帘门,平时开张时都是卷起的,所以他的临街店铺经常还有鸟毛“光顾”,“每天扫地都要扫好几回,每次都能从店里扫出一堆鸟毛。”说着,他用大蒲扇向人行道一扇,一些细小的鸟毛卷着灰尘扬了起来,在空中飞舞。

除了鸟粪、鸟毛的困扰,鸟叫声也让附近居民头疼。“有时凌晨四五点就开始叫了,睡都睡不好。”张女士家卧室的窗户就对着这些小鸟栖息的树枝,因为清晨鸟叫太吵,她不得不睡在另一边卧室。

对抗

驱鸟行动 商家各显神通

“鸟粪特别臭,尤其是下小雨的时候,总有一股酸腐味。”陈女士说,鸟毛经常在空中飞舞,在这里经营的人们长期处于污浊的空气中,“很容易引起呼吸道感染或者其他疾病。”因此,最近两年陈女士和附近商铺的店主开始了一场“人鸟大战”,可这些“调皮”的鸟儿们反而把他们弄得精疲力尽。

第一招 竿打惹来一身鸟屎鸟毛

两三年前,蔡先生用一根6米多长的竹竿驱赶鸟类。他站在椅子上,双手将竹竿一端伸向树枝之间,用力摇晃竹竿,敲打树枝。这样一“搅和”,树上的小鸟都吓得“落荒而逃”。正在蔡先生得意的时候,让他尴尬的一幕发生了。

“突然感觉脸上一凉,用手一摸粘乎乎的,还有点臭。”原来,落下的东西除了树叶和灰尘外,还有它们的羽毛和粪便,“有些鸟儿似乎还是故意在排便,竟敢戏弄我!”蔡先生气得从椅子上跳下来,却也只能仰头望着干完“坏事”扬长而去的鸟群。从此,这个办法就很少被用于“战斗”了。

第二招 炮轰吓坏行人没吓走鸟

“炸了你们的老窝。”今年过年,侯先生拿来家里剩下的“黑蜘蛛”鞭炮,点燃之后一只一只的往树上扔,一些胆小的行人被突如其来的鞭炮声吓得尖叫,很多路过的人只能绕道走。

侯先生说,这一招“炮轰”有一定的效果,鞭炮声虽然吓跑了路人但也吓跑了栖息在树枝上的鸟群,但让侯先生郁闷的是,鸟群不一会儿又会飞回来,“炸都炸不走,根本没办法。”

第三招 踢树太费体力遭不住

商铺店主们试了几种驱散鸟群的方法后,效果都不是很好,鸟群似乎很舍不得这里,而此时的店主们也逐渐失去了耐心。“赶都赶不走,管不了了。”蔡先生说,现在他采取的最常用的方法是“踢树”。“有时看到鸟太多,就过去摇一下或者踢几脚树干。”蔡先生说,因为树干并不细,这种做法实际上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一旦停下,鸟群还是照常在枝头栖息,“踢几脚就累了,肯定不能一直踢噻,根本遭不住!”

专家分析

鸟群已成习性一般不会离开

为什么鸟儿们会在晚上6点左右齐聚在这里呢?成都市观鸟协会理事长沈尤说,这些树木其实充当了鸟儿们过夜休息的“临时住所”,也就是所谓的“夜栖树”。

“这个是鸟类生存的自然规律,就像人晚上要回家睡觉一样,鸟晚上也要找地方休息睡觉。”沈尤说,鸟儿们选择夜栖树没有一个固定的规律可言,但一般来说,它们会优先选择靠近路灯的树木,“因为这些路灯在使用时会散发热量,小鸟可以借此取暖,度过寒夜。一棵夜栖树上过夜的鸟儿从几十只到几百只都有。”

据了解,2013年,成都市观鸟协会和相关部门曾在成都主城区范围内进行过夜栖树的数量普查。“大概有60多处,芳华街的这个点之前我们也普查到了。”沈尤说,一般来说,鸟儿集体聚居夜栖树过夜的情况一般集中在春、秋两季,“这两个季节是鸟类的迁徙期。”

沈尤说,鸟儿们长期在这里栖息,已经有了固定习性,如果没有重大环境改变,它们一般不会离开。

相关新闻

白鹭叼鱼毁庄稼政府或作出赔偿

自2010年上半年开始,近万只白鹭陆续来到泸州(微博)棉花坡镇安富村,在这里的300亩竹林里栖息下来。喂养在鱼塘中的小鱼也时常被白鹭叼走,种植的庄稼被白鹭踩坏,白鹭夜晚的叫声也影响了村民们的休息。在村民们看来,白鹭的到来严重影响了他们的生活。

林业局工作人员说,白鹭属于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不能随意捕猎。如果因为白鹭等野生动物给村民造成损失的,村民们可以收集相关资料,逐级上报后,政府会作出一定的补偿。

律师说法

伤害鸟群或将触犯法律法规

成都市观鸟协会理事长沈尤说,随着环境的改变,鸟类的栖息地特别是在城市内已经变得比较稀少,建议大家还是应该同鸟类和谐共处。

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陈军提醒,因为许多鸟类都属于有益的、有重要经济和科学研究价值的“三有动物”,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冲动采取极端措施来伤害鸟群,如果造成严重后果,或将触犯法律法规。

市民建议

道路两头设“便民伞”

9月13日下午,记者来到芳华社区,值班工作人员称,“会有专人对这一区域进行清扫。”

“可以在附近设置警示牌,提醒路过的市民尽量绕开这里。”市民黄先生建议。

市民何女士则提出可以在芳华街的两头放置“便民伞”,路过的市民可以拿一把用作遮挡,走过鸟儿聚集区后再将“便民伞”放到指定的地点。华西都市报(微博)记者 周家夷 熊浩然 摄影 吴小川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karena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