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男子车祸后智商如幼儿 准新娘照顾一年(图)

四川新闻网(微博) 攀枝花(微博)8月12日讯(记者 罗本平)就在王明珍和曾明平谈婚论嫁的时候,上天却给两人开了一个“玩笑”,一次车祸,曾明平入院抢救,三月后醒转,却从那时起左半身失去知觉,有半身有轻微知觉,人虽然清醒,智商却似乎一下回到幼儿时的水平,生活不能自理,只能在医院持续治疗,时刻需要人陪护。

从2013年8月份开始,王明珍怀着对“丈夫”的爱,一直守在病床前不离不弃,不顾流言蜚语,不顾家人埋怨,把“家”搬到医院,照顾着曾明平的一切。今日,四川新闻网记者走进这对特殊的“夫妻”,讲述他们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

病房 不是家的温馨“家庭”

今日下午3时许,四川新闻网记者来到攀枝花市中心医院神经科住院部,57床是曾明平的病床,此时病床前并没有人,门口的轮椅也是空着。

“去高压氧舱做治疗了。”一说起曾明平,病友表示,“王明珍出去买菜去了,她现在吃住全部在医院,我来了近20天,她只回家过一次,其余时间全部在医院照顾曾明平,挺佩服她的。”

在曾明平的病床下,四川新闻网记者发现,有煮饭用的电饭锅,有洗菜的盆子,里面还放着一个苦瓜,也有吃饭的碗筷等。床下,还有换洗的衣物,生活用的水桶、水壶等物品,俨然一个缩小版的“家庭”。

在等候了半个小时左右,提着牛奶和鸡蛋等物的王明珍回到病房,一刻不停留,就开始整理病床上的东西,清理着刚买回的物品,逐一归顺,“没时间空闲下来,他(曾明平)治疗结束后,我要去接他。”

16时40分,王明珍走出病房,前往攀枝花市中心医院高压氧舱治疗室,准备接回曾明平。

行走 一块碎布浓缩的爱

通过医院装修电梯,王明珍从七楼下至一楼,转角跨过巷道,随即进入高压氧舱治疗室。时间接近17时,王明珍径直进入内部,走到高压氧舱室内最靠内的治疗点。

5分钟后,一名老人背对着门,拉着一根布条,布条拴在身高约1米7的曾明平左脚上,曾明平不能独立站立,身体靠着王明珍,在王明珍与老人的配合下,一步一小挪地走向门口,遇到人多,老人不回头,喊两声“麻烦让一让。”身边的人听闻后都主动让路。

四川新闻网记者注意到,曾明平行走时,右脚能自主抬脚,但左脚行走时,没有任何知觉,老人在前面拉,王明珍在后面顶,因为曾明平左脚僵直,没有知觉,左脚每一次行走,都是两人熟练配合的结果,“她在前面拉,我顶一下他的左脚膝盖,致使膝盖弯曲,跨出去,要不然左脚僵直绷着要摔跤。”

在这个过程中,四川新闻网记者注意到,王明珍右脚的鞋尖上,人为地缝上一块布料,上面有些磨损。

“呵呵,这个是我缝上去的,以前搀扶他的时候,他左脚走不了路,我经常要用右脚去垫在他的左脚下面,使劲提一下,要不了几天,鞋子就坏了,后来就想到这个办法,缝了块布,布坏了换布,不换鞋。”王明珍说,在逐渐和曾明平的母亲配合熟练后,对鞋子的损坏就不是那么严重了,布也不怎么换了,也忘了拆下。

顺着来路,王明珍和曾明平的母亲将曾明平带回至7楼病房。

“我马上去煮饭,然后再让他走两圈,进行锻炼恢复。”搀扶着曾明平到病房前,王明珍让曾明平暂时靠在护士台上,然后匆忙进病房,打开水,淘米,并将米装在一个不锈钢碗内,放进电饭锅,加水,插电开始煮饭,“他不能吃硬的饭,也不能吃稀饭,只能这样用水蒸熟,不硬也不稀,他吃起来,最合适。”

王明珍说完,走出病房,搀扶着曾明平,绕着7楼病房的环线,慢慢地行走。这样,一人在前面拉,一人搀扶着陪着一名男子行走的情形,在住院部环线内,每日重复着出现。累了的王明珍喘着气,说话的声音也不那么足,“每天早上、中午、下午、晚上都要走两圈。”

四川新闻网记者跟着走了一圈,不足百米的环线,三人足足走了11分钟。

两圈下来,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王明珍安排的晚餐,菜品是西红柿鸡蛋汤等,“吃饭让他自己用勺子吃,锻炼手部肌肉和力量,忙的时候我们才喂他。”

王明珍给曾明平安排的食谱,也很科学,早上牛奶、鸡蛋、粗纤维食品,中午吃肉、米饭,下午米饭蔬菜,“别看他进来的时候只有100零几斤,现在有120斤了,不过这个也和他运动很少有关系。”

吃完饭,王明珍又给曾明平做手部、腿部按摩等,整个下午,几乎没有停歇。

相识 生命中的知己

其实,王明珍真正意义上的丈夫并不是曾明平,不过已经在10多年前离婚了。

此前,曾明平与王明珍都在攀枝花一企业上班,两人认识。后来在同事的撮合下,2010年,两人相恋。不过,确定两人的关系,还得从另外一件事情说起。

2010年,王明珍患上心脏疾病,到医院进行手术。期间,与王明珍感情模棱两可的曾明平一有空就跑到医院,买水果,照顾起居,聊天谈话。出院后,两人的恋人关系正式确立。虽然因为病的原因,王明珍不能继续在原厂上班,只得到攀枝花市区打零工,但不影响两人感情的升温。

“他很善良,很体贴人,那时候工资除掉零花钱后,全部都是交给我的,对我非常的信任。”王明珍介绍,在生活中,两人也经常有矛盾,但曾明平从来不和她争吵,每次都是冷处理,发生矛盾时,就出门走走,没多久回家就都没事了。

年龄上,王明珍大曾明平4岁,且有过婚史,但这些曾明平均未在意。

“他从不埋怨这些,也不胡闹,两人过的小日子挺好的。”王明珍表示,后来曾明平到米易上班,每个周末才能回家,但这些都不影响两人的感情,都认为对方是自己的红颜知己。

2013年7月,王明珍和曾明平计划领证结婚,但因曾明平平时在米易上班,周末回家时婚姻登记处又不上班,领结婚证的事情一拖再拖。

不幸 一场车祸摧毁一个梦

不幸就在两人等待幸福即将到来的瞬间发生,2013年8月7日,曾明平在骑摩托时,被一个醉酒驾驶的司机开车撞倒,曾明平在重症监护室治疗了三个多月才醒过来,但因严重的脑损伤,从此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智力也严重下降,类同于小孩。两人结婚的美梦被击得粉碎。

虽然曾明平家中有4兄妹,也有父母,但愿意照顾他的几乎没有,而另一个人王明珍,却从出事开始,就一直守候在准丈夫床前,喂饭、洗衣、端屎端尿、按摩……

最开始,肇事者家人还请了一个护理,协同王明珍照顾曾明平,后来护理也撤了。因为一个人无法照顾曾明平,曾明平的母亲也才来配合王明珍,一起照顾。2014年过年,因为照顾曾明平,王明珍不回家,父亲的生日,她也不回家,家里的人说她傻,埋怨她,但她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病床上的曾明平。

从去年8月7日,到今日已经一年有余,王明珍把家搬到了医院病房,煮饭、洗衣、洗澡,全部生活都在医院,“也感谢医院对我们的宽容。”

在这些日子中,许多人知道这件事情,各种非议也产生,有人说王明珍傻,悄悄一个走了就是了,不要这样拖累了自己,但是她总是笑笑说,“我走了,谁来照顾他?”

也有人认为,王明珍这样不顾一切地照顾曾明平,肯定是贪图曾明平家的钱。其实,曾明平和王明珍都是农村长大的人,家境并不殷实,两人相处阶段,每月两千多元的工资,生活虽然还不错,但不富裕,现在两人都不上班了,更不用说很多的钱,生活能否保障都是问题。面对这样的流言,王明珍总是默默地做着照顾“丈夫”的事情,不抛弃不放弃心中的爱人,“我生病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照顾我,他有事了,我不能丢下他。”说话的王明珍有些哽咽。

期望 希望他能恢复到自理的状况

“你看哈,他是你的同事不?”今日傍晚,在攀枝花市中心医院病房,王明珍搀扶着曾明平,用简单的言语和他交流,并指着四川新闻网记者进行试探。曾明平听懂言语意思后,看了四川新闻网记者十多秒钟,然后摇头表示不是。

这个举动,其实在曾明平刚刚苏醒的时候,是不能完成的。但是他不能说话,身体几乎没有知觉,需要人外力刺激才有反应。

在王明珍不懈的努力说话和帮助恢复下,如今的曾明平能听懂简单的言语,能明白意思,但是不能说话,“对连贯的语句没有理解能力。”不过,在身体上,曾明平恢复的也比较明显,走路能主动抬右脚了,虽然左脚依然没有知觉,但各种进步和成效让王明珍觉得,这一年所做的,没有白费。

“我期待着他能重新站起来,不求恢复得多好,能自理就行,那样至少有人可以出去挣钱,不像现在两个人什么收入都没有,花光积蓄就只能借了。”王明珍表示。

“我儿子遇到王明珍这样的女人,是他的福气。”曾明平的母亲含泪告诉记者,“如果我儿子能顺利恢复,我一定要让他们两个好好过一辈子。”

据曾明平的主治医生处了解到,曾明平脑损伤比较严重,具体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还要靠后期的康复训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my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