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大成网 > 教育频道 > 校园热点 > 正文

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称瞒着母亲办材料签字

2011年09月09日08:38广州日报石善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称瞒着母亲办材料签字

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称瞒着母亲办材料签字

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称瞒着母亲办材料签字

彭斯在照顾处于康复期的妈妈 图/ 记者高鹤涛

22岁的彭斯切除60%的肝脏移植给母亲(详见本报昨日A21版《母病重 儿从美国归;休学业 割肝救娘亲》)。这一国内少见的儿子为母亲提供肝源的案例,不仅挽救了重病母亲陈雪梅的生命,也让众多羊城市民为之动容。

这份割肝救母的决心从何而来?该如何打量这沉重的施与受?昨天,记者与彭斯面对面,听他讲述学业、家庭和对母亲的爱。

  • ·
  • ·

遗憾:没能见美国“妈妈”最后一面

记者:为什么选择出国交流?

彭斯:爸妈一直想为我们兄妹俩创造最好的教育环境。拿我来说,小学读文德路小学,初中读广州十六中,高中读执信中学。高三时看到选拔学生出国交流一年,报名考试通过了,就去了。

记者:出国读高中是寄宿在美国家庭里?

彭斯:对,我去的是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小镇,班上只有我一个中国学生。我很快习惯了西餐和英文。在寄宿的美国家庭里,我管男女主人也叫爸爸、妈妈,他们都对我很好。我在美国高考后,本来可以上更好的大学,因为美国妈妈写信给我父母,表示希望我留在她身边。我报考北科罗拉多大学,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个原因。

记者:听得出来,对这个美国妈妈,你很有感情。

彭斯:的确如此。不幸的是,后来这个美国妈妈也得了重病,我看着她一天天病重,直到坐上轮椅,甚至坐着的力气都没有。2009年3月,美国妈妈去世时,我在大学里无法赶过去,没能见上最后一面,一直很遗憾。

后来,我把大学里打工攒下的1000美元交给美国爸爸,他只留下100美元买了鲜花,让我放在妈妈的墓上。剩下的他让我捐出去。留学生回国割肝救母:称瞒着母亲办材料签字

决心:捐肝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记者:因为捐肝的事,和爸爸没少商量吧?

彭斯:其实我们只在电话中谈起一次。今年4月底,爸爸打电话给我,说可以亲属活体移植,问我愿不愿意?我当时挺高兴,因为妈妈终于有救了,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爸爸提醒我,你不要回答得这么快,要考虑清楚。我说不用考虑了,我肯定愿意。

记者:回广州时,确定由你为妈妈捐肝了吗?

彭斯:还没确定,但我有这个心理准备。后来听爸爸说,之所以让我尽快回国,并不是急着要做移植手术,而是妈妈病情不稳,担心一旦有个三长两短,再也见不到我了。

记者:三年没见妈妈,回国又见面了,有什么不一样?

彭斯:妈妈卧床病重,比我预想的要憔悴很多。我又想起了我的美国妈妈,当年就是这么一点点变虚弱,然后倒下的。我不能再失去妈妈了。

记者:从没对捐肝后悔过吗?

彭斯:进手术室前,医生强调反悔的话还来得及,不会有任何损失。我当时就说: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好反悔的。

留学动态 尽在大成教育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av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