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大成网 > 资讯频道 > 热点资讯 > 正文

李后强:天府新区效应将形成“聚变强磁场”

2011年09月09日08:37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邓宇我要评论(0)
字号:T|T

李后强:天府新区效应将形成“聚变强磁场”

李后强

天府新区效应将形成“聚变强磁场”

专访中共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李后强

论道天府新区

天府新区的核心功能可以概括为“一门户两基地两中心”,分别指内陆开放的门户、万亿高新技术产业基地、万亿高端制造业基地、西部高端服务业中心和国家自主创新中心

  • ·
  • ·

论道城市发展

工业化进入中期阶段后,会出现加速发展现象,城镇化率在超过30%后也会出现加速发展现象。四川省正处在这样的“双加速”时期。“双加速”之下,城镇的发展应以合理的城镇规模为基础。

论道川渝合作

成渝经济区虽然现在交通便捷了很多,但是交通仍然是一块短板,随着断头路打通,高速公路网完善以及城际快车的投入使用,成渝同城化步伐加快。预计在未来几年内,成渝经济区内将拥有西部最发达的交通网络。

天府新区规划正在等待国务院的最终批复。但从四川省到成都市,从政府部门到民间百姓,对于“天府新区”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歇。天府新区一旦获批,将成为西部地区继重庆两江新区、陕西西咸新区之后,第三个进入国家级战略的经济发展新区。那么,天府新区如何建设,有何优势?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中共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李后强。

“新区建设能有效打破原有的行政区域限制,重新整合资源,合理布局产业,增加社会物质财富总量。”李后强认为,这是上层建筑在一定条件下对经济基础产生积极作用的例证,即为“新区效应”。而这种效应包含了四个特性,具有四个优势,可以产生四种力量。

新区效应

突破“诸侯格局”

重庆两江新区经过一年多的建设,固定资产投资增幅超过73%,实际利用外资增幅达236%

李后强认为,新区将是带动区域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引擎,是发展高端产业特别是新兴产业的主要载体,是生产要素聚集的洼地和自主创新的摇篮,是产城融合、文化多元、特色鲜明、宜业宜商宜居的现代新城区。李后强说,新区的建立,打破了行政限制的“诸侯格局”,加快了区域经济的发展。

“新区效应”已经从实践中得到证实。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上海浦东新区的地区生产总值,自1990年成立时的60亿元上升到2010年的4708亿元,是1990年的78倍,从占上海GDP总量8%上升到25%,当之无愧是上海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另一个试图创造奇迹的是天津滨海新区。1-6月份,滨海新区地区生产总值完成2806.95亿元,同比增长23.6%,保持快速健康发展的良好势头。

而在同样是成渝经济区“双核”动力之一的重庆,去年6月18日正式挂牌成立的两江新区,经过一年多的建设,招商引资规模已达5000多亿元,直接落地资金超过1300亿元,地区生产总值增幅达到23.1%,固定资产投资增幅超过73%,实际利用外资增幅达236%。

“新区效应就是榕树效应、聚变效应。”李后强说,榕树可以独树成林,一棵树长起来后就在这片区域占领制高点。“聚变效应”是集聚效应,比原子弹威力更大的核武器——氢弹,就是利用的核聚变技术,由几个原子核聚合成一个原子核,从而释放出巨大的能量。

“天府新区的核心功能可以概括为‘一门户两基地两中心’,分别指内陆开放的门户、万亿高新技术产业基地、万亿高端制造业基地、西部高端服务业中心和国家自主创新中心。它们就是那几棵榕树和原子核,可以聚树成林,聚变出光和热”。

四个特性

新区建设

不可照搬模式

新区建设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就算是巴蜀一家的重庆两江新区,其模式也不能照搬到天府新区

对于四个特性,李后强解释说,新区效应是可以感觉和利用的,并不能表现为显性的物质形态,而是一种需要挖掘、提取和运用的潜能、潜质、潜力,“这就是潜在性,需要新区人民辛勤劳动才能使其显化并转化成财富。”

其次是时效性。这体现在新区建区之初,在汇聚资金、人才、项目等资源时可以达到效力最大化,因为这时的新区最受外界的关注,各类媒体的报道和宣传也最为密集。但随着时间推移而递降,时效期限一般为5年至10年。

另外就是原创性和两重性。“由于地域和文化的差异,新区建设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就算是巴蜀一家的重庆两江新区,其模式也不能照搬到天府新区。”李后强说,这就要求四川人要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干别人没有干过的事,艰苦创业,一切从零开始,有极强的探索性,需要勇气与智慧。而新区效应同样具有发展的正负性与风险性,利用得当可产生正反馈,带来增值效应,反之则产生负反馈,带来负面影响。

四个优势

新区“特权”

“试错”的优势

作为统筹城乡改革的改革试验区,成都的“试错特权”是其他新区无可比拟的优势

“虽然不能照搬,但先行者的经验、教训和知识,我们可以借鉴和汲取。”李后强认为,发挥成本优势的关键在于人才队伍。四川人力资源丰富,劳动力资源总数达6900万人,专业技术人员超过210万人。拥有各类高等院校135所,职业技术学校789所,在校学生280万人以上。

同时,在川的科研机构众多,科技活动人员约30万人。这为天府新区储备了庞大的人才队伍。

除此之外,新区有中央及上级部门政策上的某些优惠和扶持以及利益倾斜。同时,新区因为打破了原有行政限制的“诸侯格局”,可以完全按新的规则和轨道运行,建立全新的决策机制、用人机制、监督机制、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政策和机制上的优势明显。

事实上,成都已有这样的基础。从2003年起,一场“深刻改变农民命运”的统筹城乡改革在成都启动,作为统筹城乡改革的改革试验区,成都的“试错特权”是其他新区无可比拟的优势。

四种力量

新区发展

形成“强磁场”

新区的发展可为人才能量的释放和企业组织的成长提供机遇与舞台,形成一个“强磁场”

“前面说到了新区效应同样具有负效应,这在天府新区中也同样存在。”李后强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天府新区地处东西南北之心、成都与重庆的“过渡带”。

“不过,这样的负效应可以通过新区产生的四种力量化解,消除‘过渡带’现象。”李后强解释说,四种力量就是启动力量、形象力量、期待力量和感召力量。

启动力量,即新区的成立使区域内潜在的发展冲动变为现实,主动性和积极性得到最大程度的激发,各种发展力量迅速得到释放。形象力量,即新区的新机制、新风貌、新发展具有极强的标示效果和影响力。期待力量,即上级机关、基层群众和周边省区的极大关注,对新区寄予的厚望与期待,是一种巨大的推动力量。感召力量,即新区的发展可为人才能量的释放和企业组织的成长提供机遇与舞台,形成一个“强磁场”,对区外的经济组织和资金人才有巨大的吸引力。

“要把新区效应转化为现实的发展优势,总的原则就是抓住四个特性,发挥四个优势,整合四种力量。”李后强说,在此过程中,要高度重视和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

天府新区两江新区成渝快车两大车轮

“天府新区同样具有许多独特的优势,如战略地位突出、交通设施完备、产业基础良好、自然条件优越、科教实力雄厚、文化积淀深厚等。从地缘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可通过政府主导,培育四种效应,以消除负效应。”在李后强看来,虽然天府新区处于成渝经济区的“过渡带”上,同时也是东西南北之“重心点”,

可以形成“硅谷效应”,并肩挑成渝两市产生“支点效应”,成为成渝经济高地的珠峰。

同时,天府新区是东西南北交点上的“中驿站”,可“过滤”和“截留”四方线上的信息流、物质流、资金流和人才流,产生“分流效应”。而既然是新区,与成都、重庆相比,在历史文化、行政体制、自然资源、

发展程度等方面都存在着差距,这样的差距,在成渝两市的辐射、示范和牵引作用下,将形成“势差效应”。

“天府新区完全可以和重庆的两江新区一起成为成渝发展快车上的‘两个轮子’。”李后强说,天府新区将形成有别于成都、重庆的鲜明的“天府特色”。华西都市报记者邓宇

[责任编辑:satyr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