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大成网 > 新闻频道 > 灰色 六一 > 正文

安岳先心病女婴输液死亡续 父亲将状告医院

2011年07月01日08:18四川在线-天府早报吕澜希 陈俊我要评论(0)
字号:T|T

绵阳一男子将医院告上法庭 赢了官司却致歉

痛失爱女的刘兵起诉华西医院(微博)、安岳县人民医院 摄影向宇

2009年12月家家被刘兵收养

2010年2月家家被确诊患有心脏病

2011年3月刘兵举债治疗家家

2011年4月22日家家治愈出院

2011年5月家家再度生病,被送入安岳县人民医院

2011年5月22日 家家死于全身多器官衰竭

2011年6月22日 刘兵将华西医院和安岳县人民医院告上武侯区人民法院

  • ·
  • ·

“2009年,我们收养了一个女儿叫刘家。后来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在华西和安岳县人民医院医治,还是没有挽回女儿的生命……为了给死去的家家讨回公道,我将两家医院告上了法庭……”这是一封写给华西医院心胸血管外科的致歉信,昨天早上,它被分别贴在华西医院第一住院大楼、急诊科和行政大楼的门口。

6月1日起,刘兵与女儿家家的事迹引起了天府早报、四川电视台、腾讯大成网和王刚讲故事栏目组的关注。事件已过去1个月左右,如今又有了新的发展。

既已起诉,为何又道歉?这背后,是痛失爱女的父亲刘兵与医院之间的,恩与憾。

起诉

是因为爱女心切

小刘家的生命 一年零五个月

在33岁的残疾人刘兵看来,女儿小刘家曾一度是他和妻子的全部希望所在。

出生在安岳农村的刘兵有天生的高度远视眼,从来没有看清过周围的一切;2003年过门的妻子,也是个残疾人。2009年12月8日,没有生育能力的刘兵夫妻抱养了一个出生仅3天的小女婴。刘兵给女儿取名:刘家,意味着这个残缺的家从此完整。

为治疗女儿的先天性心脏病,靠摆水果摊维生的刘兵夫妇凑了14万元,甚至牺牲了刘兵本要用来治疗眼睛的费用。幸运的是,家家在华西医院的手术很成功,4月22日就痊愈出院了。

5月10日,因突然不想吃东西,刘家住进安岳县人民医院,输液5天后,病危转至华西医院抢救。5月22日早晨,小刘家抢救无效死亡,死因诊断:全身多器官衰竭。此时,家家来到世上仅一年零五个月。

艰难决定 他告了两家医院

女儿的离去,对刘兵夫妇是一个沉痛的打击,更打破了刘兵对未来的憧憬:“家家走的那天,感觉天都塌了。”

心脏手术都成功了,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刘兵坚持认为,在治疗过程中,安岳县人民医院存在一定的问题,但孩子是在华西医院去世的。“为了弄清楚孩子的死因,我只有将两家医院都告上法庭。”

6月22日,刘兵将华西医院和安岳县人民医院告上了武侯区人民法院。

道歉

是因为医院有恩

写“致歉信”他打了一天草稿

昨日早上,一名中年男子一直在华西第一住院大楼门前徘徊。他身材微胖、戴着一副有很厚镜片的眼镜。他就是刘兵。

刘兵一脸的倦意,穿着红白相间的短袖衬衣、黑色裤子,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走进医院了,但是今天,我很自责,也很内疚。”

1700度高度远视的刘兵,即使戴上眼镜,视力仍然很模糊。他从包里掏出双面胶,贴在一张红色“致歉信”背后,然后高举着这张纸,一步一步缓慢地走到张贴栏前,踮起双脚,认真地将这张“致歉信”贴牢。“贴高一点,大家才能看见,我对不起医院。”

刘兵说,他小学还没毕业就外出打工挣钱,为了写好这封“致歉信”,他在家用了一天的时间打草稿,就是担心词不达意。写好之后,又一遍一遍地修改,还请邻居帮忙看过了,他才送去打印店打印。“华西医院对我有恩,我这么做对不起医院,但是为了女儿,实在没有办法了。”刘兵低声说,希望他们能理解。

当面道歉他泣不成声

刘兵身上一直揣着一张家家的小照片。昨日,张贴完“致歉信”,刘兵又将照片拿出来,默默地看着,站在那里一个多小时。“看到她的照片,看到她的奶瓶,看到她的衣服……我总觉得她还在,她在叫‘爸爸’。”照片上,穿着嫩黄色T恤的小家家笑得阳光灿烂,真的很漂亮。

刘兵说,华西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待他们全家都很好,他之所以张贴“致歉信”,就是希望他们能够理解和原谅,他也不愿意给医院带来负面影响。

一直在楼下徘徊的刘兵,其实很想上去亲自给家家的主治医生赁可道个歉,但是他犹豫了,“我觉得没脸上去,怕他们责怪。”

思考很久后,刘兵终于鼓起勇气,走进了心胸血管外科。

看到赁可医生的那一刹那,刘兵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我昨晚还梦到你给我们家家开药了。”刘兵向赁可解释着自己所做的一切,起初,他的语气很平静,接下来,便是数度泣不成声。

“我真心感谢你们,现在孩子走了,我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兵说,官司如果赢了,他会把赔偿费捐给华西医院,帮助更多的心脏病患者。

三次恩情

成功手术

让女儿痊愈回家

送副眼镜

让他第一次看清女儿的脸

创造奇迹

救活刘家停跳1个多小时的心脏

医院声音>>>

主治医生:

尊重司法程序

“家家是个很漂亮的小女孩,很惹人喜欢。”家家的主治医生赁可回忆,孩子刚到华西医院的时候,脸色很不好。手术后,家家的小脸开始变得红润,整个人看起来很乖很乖。“对于孩子的离开,我也很惋惜。”赁可表示,他理解刘兵此时的心情,他这么做也是出于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同时,我们也尊重司法程序。”赁可说,他在华西医院工作13年来,第一次遇到患者起诉医院后,再向医院道歉。

律师声音>>>

从业18年第一次原告向被告致歉

6月22日,刘兵将华西医院和安岳县人民医院告上了武侯区人民法院。“目前已经立案。”刘兵的律师、四川和泰律师事务所的何佳林律师介绍,华西医院是第一被告,安岳县人民医院是第二被告。

何佳林律师表示:“这也是我从业18年来,第一次遇到原告向被告致歉。”

早报快评>>>

别让父亲一个人战斗

通读全文,一个丧女父亲的纠结与无奈,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其实我想说,如果有更多的帮助,更好的选择,他本来不必如此无奈。

6月1日起,天府早报对刘兵与女儿的事情进行了连续报道。6月2日,安岳县就开通了腾讯官方微博“微安岳”对此事进行回应,表示“将高度重视此事,彻底调查清楚,给广大的网民朋友和安岳人民一个交代。”其反应还算得上迅速。

昨日,再次进入“微安岳”的页面,却发现6月2日的那条回应微博已成了唯一的一条。

就这样?没有然后?

其实,如果有相关管理机构的积极配合与及时处理,刘兵面对的局面会简单得多。

而现在,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他一个人的战斗。

6月27日,一位网民在“微安岳”写下最后一条留言:“微安岳就这么……沉了?”

而除了安岳,中国还有多少中途“沉没”的“回应”?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eurek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