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大成网 > 新闻频道 > 热点新闻 > 正文

警方救助敲窗乞讨女 “父母亲”无法提供证明

2011年02月13日08:17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刘晓娜我要评论(0)
字号:T|T

自称其父母的人多次来救助站,警方已对三人进行血液采集

9日下午,在成都二环路光华村路口,青羊警方接到报警,将一名9岁敲窗乞讨的女童送到了救助站。

  • ·
  • ·

12日下午5点,在成都市救助管理站未成年人保护中心,华西都市报记者见到了这名小女孩。她和另一名女孩在房间里休息,静静望着窗外。

救助站副站长孙琴说,经过保护中心老师的细心交流,女孩前天已经开口,称自己名叫“赵瑞青”,来自甘肃岷县,去年11月跟随父母、姐姐、姑姑来成都乞讨。姐姐14岁,还有一个4岁的弟弟在甘肃老家。

“父母亲”已来过多次无法提供身份证明

赵瑞青扎着马尾,皮肤黝黑,干燥的脸上有两块“高原红”。见到陌生人,神情中流露出一丝紧张。记者轻轻摸她的肩膀,她才稍微放松一些,开始交谈。

“在老家有没有上学呢?”记者问。“在上四年级,去年11月才来成都。”她说。

“怎么后来没上了?”

“爸爸说,书本费太贵,我们家没钱。”“还想上学吗?”

听到这个问题时,她使劲点点头,眼圈有点泛红,说:“想!”

“为什么见到警察叔叔时,没告诉他们你的名字呢?”

“当时我心里紧张。”她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很害怕。

孙琴说,有两个自称女孩父母的人已经来了救助站多次。昨日上午,女孩的“母亲”又来了。但由于她无法提供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不能领走女孩。

而那名“父亲”,自称名叫赵润全,30多岁,来自甘肃岷县中寨镇古城村。女孩被民警接走的当天,他就去了光华派出所询问情况,次日又和妻子先后到派出所,称被送到救助站的女孩名叫赵瑞青,是自己的女儿,希望能将她接走。他说自己一家人从甘肃来到成都,靠卖花和行乞维持生计。当天下午他和女儿各在一个路口行乞。根据赵润全提供的信息,警方核查后发现甘肃岷县当地确实有一个赵瑞青的9岁女孩,但却没有照片进行佐证。

因为赵润全和妻子都称,自己的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已经遗失,又不能提供关于这个小女孩的身份证明。目前警方已对3人进行了血液采集,赵润全是否是这个女孩的父亲,还要等到DNA比对结果出来才能得出结论。

行乞儿锐减如重现警方不会懈怠

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接到微博报料,有网友称在成都金沙车站外的天桥上发现两名行乞儿童。从这名网友随手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两名孩子都才几岁。其中一个小女孩身穿紫色毛衣,外套蓝色马甲,下身穿黑白相间的格子长裤。面对镜头时,她正一手拿着个橘子,一手拿着一个塑料盒,盒子里有不少1元零钞,女孩的小脸蛋在寒风中被吹得通红。

“以前在天桥上看到过她,旁边还有一个小男孩跟她在一起。”市民张先生在金沙车站附近工作,偶尔路过此地也会给小女孩几元钱,直到听说最近“微博打拐”的事情后,才开始警觉。

昨日下午3点过,记者赶到金沙车站的人行天桥时,这两个行乞小孩却早已不见了踪影。张先生说,中午出来吃饭时就没看到他们,最近几天孩子可能都没出来,。

无独有偶,原本经常出现行乞小孩的车站、娱乐场所门口等地,这两天却很难觅他们的身影。对于行乞小孩的锐减,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侦查二处打拐大队队长吴青山说,如果这段时间过去后,行乞小孩重新出现,成都警方不会懈怠,仍将快速行动,发现一例解救一例。

救助站的未成年人86%是流浪儿童

据成都市救助管理站的统计,近年来救助的未成年人中,有86%左右是流浪儿童。

“有警察送来的,有热心市民送来的,也有孩子自己来的。”副站长孙琴说,当中还有部分孩子称自己曾被成人操控从事街头乞讨、盗窃、发卡片等。

15岁男孩被操控盗电瓶车

去年10月20日,成都锦江区督院街派出所将一名15岁男孩小海(化名)送到成都市救助管理站。他因偷盗电瓶车被民警现场抓获。据他自己交代和警方掌握的情况,他背后有一个专门控制和利用未成年人偷盗车辆的犯罪团伙。

一周后,一男子手持小海的户口本,声称是其亲戚,来接小海回家。这引起了救助站工作人员的怀疑。小海最初不说话,经过工作人员交流后,终于说“我不愿跟他离开”,指明这名男子并非亲戚,而是盗车团伙中的成员。

10月31日,救助站接到督院街派出所的通知,由于有了小海的协助,该盗车团伙的主要成员已基本落网。救助站通知小海的父母到成都将小海接回资阳(微博)老家。

不想再挨打孩子自己来求助

孙琴说,有些被操控的孩子会主动到救助站求助。

“如果没有完成操控者规定的任务,他们会被打。”她说,这些孩子有被操控乞讨的,有被操控盗窃的,还有被操控卖艺、发卡片等。部分孩子是被拐卖来做这些事,还有的是在流落街头时被不良用心的人发现后遭操控。

“一些孩子离家出走,到了成都后失去生活来源,便露宿街头,在垃圾桶边捡吃的,没有及时被市民或警察发现送来救助,结果就被利用了。”孙琴说,一旦发现有这样的流浪儿童,应及时报警或送到救助站,使其得到第一时间的救助。

华西都市报记者刘晓娜薛小龙

网络

网友传来乞儿图片本报已转交警方

“成都金沙车站人行天桥、四川江油市太白公园,宜宾南街人行天桥……”本报加入“微博反拐”并与四川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科展开联动后,两天来,不少网友都将自己随手拍下的乞讨儿童照片与拍摄地点传到本报官方微博,截至昨日下午4点,本报官方微博共收到乞讨儿童照片20余张。

前晚11点22分,网友“hanh的小窝”给本报官方微博发来照片,照片上一个小女孩左手捏着一个黄桔子,右手端着一个淡绿色盒子,里面装着小钞。“hanh的小窝”注释“在成都金沙车站人行天桥上有好几个乞讨小孩”。

该微博发出后,截至昨晚6点过,原文被转发1049条,有137人进行评论。“您好,能帮忙转起来吗?能转发一下吗?”大多评论都是请求网友多关注与转发,以救出更多的被拐儿童,同时也有少数评论要求警方赶快行动。

到昨日下午4点多,本报官方微博共收到乞讨儿童照片20余张,网友的拍摄地点包括:成都文殊院、成都金沙车站人行天桥、成都二环路成温立交路口,江油太白公园,仁寿县大街上,泸州摩尔商场旁,宜宾大观楼与徐府商城附近,遂宁市蓬溪县天利商业街,雅安市华兴街口等城市。

照片画面显示,这些儿童的行乞方式多样,但主要靠唱歌及残疾身体来博取人们同情心,乞讨钱财。

昨日下午4点半,本报将这些儿童的照片与乞讨的详细地址传给省公安厅刑侦局打拐科相关工作人员,他们将把照片按地址分发给各地警方,警方将采取行动,并对这些儿童进行甄别,以救出被拐儿童。华西都市报记者王敏成

●本报提示

为了让被拐儿童早日回家,希望更多的市民积极参反拐行动,只要你将拍下的乞讨儿童照片发到华西都市报的新浪官方微博,本报将统一收集信息传递至省公安厅,并联系警方采取行动。

绵阳

公安微博直播街面打拐引发网民追捧

华西都市报讯(韩雨记者姚茂强王敏成)2月7日晚,新浪网友通过绵阳江油市局官方微博,传了一张在太白公园门口附近乞讨的妇女和儿童的照片。2月10日晚,一新浪网志愿者在江油市局官方微博上留言,说明照片中乞讨儿童疑似安徽籍失踪儿童“侯婉萍”,并上传了对比照片。这一留言引起了网友们的热议,纷纷跟帖关注,截至2月11日上午10时,已有1500多名新浪博友进行了转载,掀起了一浪高潮。

“负责微博后台管理的民警,第一时间将情况上报局领导,按照相关领导的安排,江油市公安局迅速在公安局内部网络发布

《协查通报》。同时,安排街面巡特警、交警以及城区派出所,立即开展针对流浪乞讨儿童的调查清理工作,重点查找‘侯婉萍’。”江油市公安局民警韩雨说。

针对近期网络上掀起的“微博打拐”热潮,江油市局政治处安排专人每日密切关注官方微博动态。

而且,江油市公安局还将在打拐行动过程中,所开展的工作情况,采取“微博直播”的方式,第一时间在官方微博上图文并茂的反馈给关注的“粉丝”和网友。

暂未发现有未成年人被胁迫、诱骗以及被拐儿童。目前,打拐巡查工作正在深入开展中。

江油

警方挡获两名乞讨儿童

华西都市报讯(记者王敏成)前日,江油巡警在街上拦下两名乞讨儿童,并将随行的两名妇女带回询问,可两人都否认拐卖所得,一人称孩子是亲生的,一人称孩子是朋友的,但由自己在照顾。

警方本打算通过两名儿童来甄别出结果,可10岁的孩子可能有智障,2岁的孩子又太小,都无法用语言清楚表达。于是他们一边与安徽警方联系,同时抽取了四人的血液,送到绵阳市DNA检查中心,进行检测。以此最终确认两人是否是拐卖儿童。

目前,江油警方正在等着血液中心的检测结果。

相关专题:

解救流浪乞讨儿童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wykingwonto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