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大成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万象 > 正文

贵州警察枪杀村民案:称后悔工作太拼命

2010年09月18日06:56解放网-新闻晨报姜鹏我要评论(0)
字号:T|T

贵州警察枪杀村民案:称后悔工作太拼命

开枪警察张磊的母亲数次落泪 晨报特派记者 姜鹏 现场图片

  昨日上午9时,震惊全国的贵州警察枪杀两村民案在遵义市汇川区法院开庭审理,开枪警察张磊被诉涉嫌故意杀人。

  今年1月12日,贵州安顺关岭自治县坡贡镇派出所副所长张磊在处理一起村民纠纷时掏枪并连开5枪,导致村民郭永华、郭永志兄弟俩死亡。事后,当地政府对张磊开枪原因解释是村民上前抢枪,张磊开枪属于正当防卫。不过,在庭审中,公安部的鉴定推翻了贵州公安厅关于“村民抢枪”证据的认定,遵义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张磊进行起诉,认为其防卫过当。

  • ·
  • ·

  昨日中午12点,庭审三个小时后,审判长宣布该案择日宣判。

  昔日傲慢如今神情凄冷

  新落成的汇川区法院第二审判庭宽敞气派,设置了60个旁听席。9时整,审判长宣布开庭,昔日开枪的警察张磊被带入庭审现场。在两名法警的看押下,张磊缓缓从侧门进来,他身高约1.7米左右,留着一个光头,T恤衫外面套着件黄色马甲,上面有“遵第一看守所”字样。

  网上曾流传一张张磊微微发福,身着警服,神采奕奕的照片,而坡贡镇居民对其最大的印象是“脾气火爆,不允许别人说不”。时过境迁,如今张磊消瘦了许多,表情木讷,情绪低落。在旁听席上,张磊的父亲和弟弟坐在第一排。

  审理过程中,张磊的发言机会并不多,少数几次发言他的声音很轻,欲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说起。

  当检方念完起诉书,询问张磊是否听清楚,张磊低着头,喃喃地说:“听清了。”接着,法官询问张磊是否有异议,张磊缓缓抬起头转向辩护律师寻求帮助,半响才回答:“没有。”

  庭审过程中,张磊的声音始终低沉,审判长几番提醒声音大一点。最后,张磊带着哭腔说,“我对两名死者家属表示道歉,我确实没有杀人的意思。”

  庭审进行到民事部分时,审判长询问双方当事人,是否愿意接受调解。张磊和被害人家属均表示愿意。

  当被害人家属表示,愿意将赔偿金总额降低到83万元。审判长询问张磊如何考虑赔偿问题,张磊又望了望代理律师,最后表示:“我还没考虑好。”

  经过3个小时的审理,法院并未当庭宣判,张磊被法警带走,与两名亲人近在咫尺,却仍旧一言不发。

  后悔拼命工作称“不值得”

  对于张磊在庭审上的恐怯表现,弟弟张旭解释说,“一切来得太快,他心里想不通,压力很大。”

  昨日,张磊的家人早早便出现在法院门口,不过晨报记者并未见到张磊的妻子和他5岁的孩子。张磊的父母抹着眼泪,希望能见儿子一面,然而法院仅给了2张旁听证,张旭交涉了一番仍得到强硬的答复。

  尽管昨日是警察开枪案公审,但数位手持旁听证的记者被拒绝旁听。对此,贵州省高院审判专业委员会委员朱久炼出面回应,记者手持的旁听证,法院不认可,所以记者不能进庭。

  自从张磊被羁押后,母亲王以琼便再未见过张磊。昨日,尽管王以琼非常渴望能和儿子见一面,但最终还是决定让张旭和父亲两人进行旁听。

  张磊案发后成为被告,家里人已经承担了数万元律师费。张旭说,案发后,安顺方面仅有一次派有关领导慰问了张磊家属,而且只安排家属和张磊见过一面。

  张旭回忆说,在哥哥被刑拘后,他去探望时,发现张磊比刑拘前瘦了一圈,眼神有些呆滞,表情也很木讷,完全像变了一个人。短短十分钟的见面,张磊不停地叹气,认为自己开枪是警察的职务行为,而现在却变成了阶下囚。

  张旭回忆说,张磊摇摇头,说“不值得。”按照张旭的理解,张磊对工作非常投入,如今后悔当初太拼命,到头来却只有他一个人承担开枪的后果。

  在王以琼眼中,张磊是一个对父母孝顺,工作积极的人。王以琼随身带着张磊从小到大的荣誉证明,并举例张磊破获的村民偷盗水牛事件还被当地电视台报道过,“张磊做事很较真,我们都劝他要安全第一。”

  [庭审三大焦点]

  “村民抢枪”说不予认定

  今年1月12日下午,坡贡镇郭永志、郭永华兄弟与代寸忠、代鹏良父子在镇上发生冲突,张磊处置过程中与郭永志、郭永华兄弟发生冲突,继而张磊拔枪鸣警,随后向两人开枪,导致两人死亡。

  事发后,安顺方面对张磊开枪行为解释为“村民欲抢枪,从而开枪防卫”。

  原告代理律师徐建国向晨报记者介绍,如果认定村民存在抢枪行为,张磊开枪便属于正当防卫,甚至可能免除刑事责任。

  在庭审中,张磊代理律师公布一份贵州省公安厅出具的鉴定,认为通过提取张磊使用过枪管的擦拭物,能检出郭永志的DNA,相似度超过99%。不过,公诉方出示了一份与贵州省公安厅迥异的鉴定,这份由公安部出具的鉴定表明,无法证明擦拭物能检出郭永志的DNA,推翻了“村民抢枪”的说法。

  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之争

  案发后,公安机关采集12份证人证言,其中10份提及死者郭永志、郭永华对张磊有推拉行为。对此,原被告代理律师围绕张磊开枪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展开了激烈交锋。

  张磊的代理律师认为,从当时情形的严重性和紧迫性来看,张磊的拔枪等行为是合理的。张磊先朝天开两枪,两名被害人并未停止攻击行为,随后第三枪朝下开,击中郭永华的腿部,而郭氏兄弟依然没有停手。“当天赶集人员众多,一旦枪被抢走,后果不堪设想”。

  张磊的代理律师还特别强调,两名被害人当时是严重醉酒状态。对此,原告代理律师反而认为,两名死者当时处于严重醉酒状态,根本无力伤及张磊和群众安全。

  张磊事后是否有自首行为?

  起诉书还认为张磊有自首情节。起诉书称,案发后,张磊用手机分别向关岭自治县分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蔡家禹和坡贡镇镇长吴晰报告了他处警过程中开枪致人死亡的情况,并等候处理,且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行为,应认定为自首。

  原告代理律师徐建国对于张磊打电话属自首予以质疑,认为身份特殊的张磊在案发后向有关负责人电话通报,这只能是一个工作行为及状态的汇报,不具有真正投案自首的行为。

  起诉书也证实,直至2月10日,张磊才被遵义市公安局刑拘,12天后被批捕。期间,从1月案发到刑拘已经过去整整29天。

[责任编辑:wywqz]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