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大成网 > 新闻频道 > 新闻滚动 > 正文

滋养了无数个童年 杨红樱煲出心灵鸡汤

2010年09月16日05:32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字号:T|T

  “在2000年以前,儿童文学一片惨淡。当时获得中国作协‘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的作品,有的印数不到3000册,儿童文学出版大多处于亏损状态……是谁打破这一格局?是谁敢和老外叫板、成为第一个中国本土原创畅销书作家?这就是杨红樱。”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中心主任王泉根感叹杨红樱打破了西方儿童文学独霸中国市场的格局,杨红樱现象也成为国内少儿文学出版界热议的话题。

  破解童心是杨红樱一直追求的目标,为什么这么多的少年儿童这么喜欢杨红樱的作品,在奇迹的背后也有很多专家的解读。杨红樱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她在写作上没有宏大的想法,对她而言,说她是“给孩子写书的”就已经足够了。而透过杨红樱女儿、最早的读者也是她的学生、和她合作多年的编辑的言语,或许可以看到更为真实的杨红樱。

  女儿眼中的妈妈

  杨红樱创作的每一次突破,都和女儿的成长如影随形。女儿小时候,杨红樱专门为她写过一本童话书《鼹鼠妈妈讲故事》,每一个故事讲了一个道理,很多年后,在国外留学的女儿,在她的一篇论文里,把那些优美的童话,比喻为“滋养童年、温暖童年的心灵鸡汤”。女儿一直把杨红樱视为她最知心的朋友,这让她十分满足,“很多人以为我应该培养一个超凡的孩子,其实,我对女儿的要求就是:身体好,性格好,对学习有积极的欲望。小时候放学回家,我问女儿的第一句话总是:‘妹妹,你今天过得高兴吗?’久而久之,‘快乐地过好每一天’成了她的基本目标。女儿一直很快乐,很单纯,是个非常阳光的人。有这几点,女儿的人生不会失败。”

  一直以来,每当周围的朋友得知妈妈是位优秀的作家,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认为写作是件伟大而高深莫测的事,而对我而言,“写作”是件再平凡不过的事了。一想到写作,我就联想到午睡时从厨房里飘出的鸡汤的香味。以前最盼望的就是周末的下午,妈妈在厨房煲汤,一边煲汤一边写作。每当闻到鸡汤那诱人的香味,我都会溜进厨房看个究竟。这时妈妈会给我盛上半碗鲜美的鸡汤,读上两段才写好的文字。我一边听,一边品味鸡汤。妈妈的鸡汤总是清淡而鲜美,而她的故事总是那样迷人。从她简洁的文字中,我看到了关于执著、单纯以及爱的信念。妈妈告诉我,她从来没想过要当什么大作家,只是想写故事给我以及她以前的学生看罢了。

  妈妈对我的教育,其实也和她的内心一样朴实。她对我几乎没有说教,也没有讲过什么大道理。现在想来,最感谢妈妈的就是,她用生活的一点一滴教会我做一个快乐而自信的人。妈妈帮助我学会怎样同他人建立一种愉快而有意义的关系。这在当今社会,是一种首要的生存方式。记得每次放学回家,我都会跟妈妈说学校发生的一切。有时,我也难免会抱怨一下同学或者老师的不是。但妈妈从来没有接过我的话。妈妈说:“与人相处,去发现别人的优点就够了。去寻找别人的缺点是浪费时间和精力,因为别人的缺点跟你没关系。”

  学会了这种思维方式,真可谓是“心中有鲜花,你看到的就是鲜花”,我发现同任何人相处,无论是强者还是弱者,上司或是同事,老师还是同学,我都轻松而愉快。

  学生眼中的老师

  1981年的秋天,杨红樱在阅读课上绘声绘色地念着自己的第一篇文章《穿救生衣的种子》,李蓓正坐在课桌前,小脑袋瓜想着,这篇文章真有意思呢!

  李蓓的记忆中,三年级的时候,有个男同学课间总是凶巴巴地对着她扔小石子,她就对杨老师倾诉了一通。杨老师笑眯眯地跟她说:“他打你是因为他觉得你各方面都好,他喜欢你,想成为你的好朋友,但又不知怎么靠近你。所以你要平时与他多沟通,去影响他。”听杨老师这么一说,李蓓心里美滋滋的。再以后,见到那个男同学,她就主动打招呼,跟他说话,果然他也变得很和善很有礼貌。

  随手翻开自己1984年的日记,几乎每页都会出现“杨老师”这三个字,杨老师生病了我们很想她,杨老师穿了新毛衣,杨老师搂着我亲了一口,杨老师带我们去实验小学上公开课,杨老师批评我们没有把人民公园菊展的作文写好……是啊,六年的小学生活,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朝夕相处,杨老师是我心中当仁不让的女主角。

  杨老师的美丽是瞩目的,她的举手投足都是一道风景线,上课时我们如痴如醉地看着她,下课时就聚在一起讨论杨老师穿的蓝色太空服、白月牙小发卡真好看。那时的杨老师,在我们心里,是比任何一个电影明星都要漂亮的天仙姐姐。实际上也是,我还有一张三年级与杨老师合影的照片,她穿着蓝色的太空服,笑得甜甜地站在队伍的一旁,青春、靓丽、魅力四射。

  杨老师是一位用心灵与学生对话的老师。无论成绩,无论长相,无论家境,班上的每一个孩子,都觉得杨老师是爱着自己的。上世纪80年代,教学观念、风格、要求都比较单一,特别是在我们那样的重点小学,成绩和升学率是最被看重的指标。但杨老师是不一样的,她重视学习但她从不会逼着我们学习,一到下课时间她就像赶鸭子一样让我们出去疯一会儿,她了解每个孩子不同的特质,她懂得在不同的角度去欣赏和鼓励这个孩子。

  我记得在我们读二年级那会儿,杨老师就已经开始儿童文学创作了,我们那时还小,没什么概念,但我帮杨老师誊过一次稿,看到杨老师写的童话故事,边誊边看边笑,觉得可带劲儿了。后来小学毕业后听说杨老师的作品获得什么什么奖了,杨老师成为海峡两岸最受欢迎的青年作家了,我们一点都不惊讶,因为在我们心中,杨老师压根儿就不是平常人。

  编辑眼中的作家

  作为《笑猫日记》系列的责任编辑,明天出版社的徐迪南在与杨红樱合作的五年多时间里,一直对“杨红樱现象”予以观察与思索。徐迪南说:“杨红樱做过7年小学教师,7年儿童文学读物编辑,她非常注意和孩子们的沟通,经常进学校,了解孩子们的想法、需要,对小学生的心理、关注点、兴趣点把握得比较好,所以她的作品会受到孩子们欢迎。”

  徐迪南认为,童书写作最重要的,不是技巧,而是一个作家身上与“童年”相通的气场。“在与杨红樱合作的日子里,越是走近她,越是熟悉她的作品,我找到的答案便越简单,也越发觉得她的成功源自一个女性对孩子天然的关切与呵护、对童年真诚的理解与尊重。”

  从1981年发表第一篇童话起,杨红樱便一直在童书创作领域笔耕不辍。细细梳理并研读她的作品,我感觉到,杨红樱保持着一种独行者的写作姿态。

  在最初的十多年里,杨红樱书写着一个个令孩子们迷醉的童话故事。就在她已成为全国有影响的童话作家时,2000年,她出人意料地停止了童话写作,开始运用日记体小说形式,记录下自己女儿告别童年,由小女孩成长为少女的生命图景。这部《女生日记》带来巨大的社会影响,也拉开了她的“校园小说系列”序幕。同样出人意料的是,2005年,正当“淘气包马小跳系列”和“杨红樱校园小说系列”在市场上一路高歌猛进之际,杨红樱却放缓了这两个系列的写作速度,开始构思《笑猫日记》这套以中国孩子的现实生活为背景的系列童话故事。这一次的转换,也是因为她再次听到了自己心中的声音,一直以来潜伏在她心中的“寻找一个童话形象,通过它告诉孩子们,人性的真善美和假恶丑”的写作激情再次被激活。

  她说:“我要写什么,只会忠实于我的内心,也许延续成功的系列一路写下去是最保险的,但我不会因此放弃我的理想和追求。”平时开朗随和的杨红樱在创作中却很固执坚持。她常常说,每当她坐到书房里开始写作时,眼前总是浮现出自己当年教的那48个学生的眼睛,她愿意为自己的学生们老老实实地写作。

  记得2007年“六一”儿童节前夕,杨红樱正在写作“笑猫系列”的《幸福的鸭子》,包括出版社、印刷厂等各个后续环节都已经做好充分准备,就等着稿子杀青,立刻出版上市。不料,杨红樱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已经写了2万多字,不满意,要全部推倒重来。幸运的是,最后书还是赶上了出版时效。

  成都商报记者 蒋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