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大成网 > 北川人入住新县城 > 正文

援建者,一生的荣誉称号

2010年09月13日16:27四川在线-四川日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采访札记

山东的烙印无法抹去

记者 胡彦殊

在采访山东省对口援建北川前线指挥部总指挥长徐振溪时,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在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的艰难日子里,山东人民和北川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终身难忘。不光我们这一代难忘,世世代代都不会忘记。

这句话并非虚言。北川和山东的联系,不仅仅是山东人在北川建起了漂亮房子,修起了宽敞公路。山东人将智慧、汗水、激情甚至生命留在了这个他们曾经十分陌生的地方。而对于北川人,他们关于未来生活的每一个梦想中,都有了山东的烙印,这个烙印将随着北川人的成长一同成长,再也无法抹去。

作为山东和北川浓烈感情的见证者,我内心温暖无比。

边立群:“北川,我的第二个家乡!”

大众日报记者 贾瑞君

山东淄博市对口支援北川工作指挥部规划设计科科长边立群对记者说,“在北川,想着早点回山东;来到山东,又想着早点回北川。北川已经是我的第二个家乡!”这或许代表了多数援建者的心声。

2008年5月22日,34岁的边立群与四名同事作为先遣队进入北川香泉乡,他主要负责板房选址和规划任务。选址工作几乎是从零开始,边立群与当地干部一道翻山越岭,几乎走遍了香泉乡的每一个居民点,去踏勘适合建设安置房的地点。

最令他难忘的事是抢建香泉乡中心小学的板房教室。为了让孩子们早一日回到课堂,淄博所有援建人员参与施工,65个小时不眠不休。渴了喝口凉水,饿了啃包方便面,困了就在四十多度的帐篷里打个盹,有的人端着饭碗就睡着了。拼到后来,很多人嗓子沙哑得说不出话来。

香泉小学作为北川第一所复课的板房学校开学的时候,当国旗升起,当漂亮的板房教室中传来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所有的汗水和辛劳都化作了无比的欣慰。

当第一期安置房建设任务基本完成,二期工程即将展开时,边立群主动提出要继续在北川坚持下去,为北川新县城建设继续工作。

边立群的父亲早逝,母亲患病,儿子今年只有9岁,妻子则要每天往返60余公里到另一个城市上班。“经常是扣下电话的时候,泪水也跟着掉了下来。”他说,“自古忠孝难以两全,唯有忘我的工作才能让我更加心安。天变不足畏,大难可兴邦。援川是我的荣幸,这段经历也必将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回忆。”

孙兆涛:怀揣速效救心丸来修桥

记者 胡彦殊

去年10月,他刚动了心脏手术,医生的建议是休息至少3个月,但他仅仅休息了两周就赶到了北川新县城建设的第一线。

医生叮嘱他,要特别注意休息,如果劳累过度,很可能引起猝死。但在北川的日子里,他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而且在毗邻公路的板房里,还睡不安稳。

家人含着泪对他说,咱不挣这个钱了,要的是健康。他不仅固执不听,还把儿子一并带来了……他,就是山东援建北川新县城西羌南桥建设的项目经理孙兆涛。

记者问,为何要冒生命危险来修桥?孙兆涛没有豪言壮语,只是说,新北川的建设工期很紧,自己必须来。

速效救心丸是孙兆涛必须随身携带的物品,它并不是摆设,使用的频率非常高。同事回忆,今年初,为了抢工期,盖梁、桩基、桥墩等多项重点工程不得不交叉进行,负责整体协调的孙兆涛工作量剧增,这样持续了一个月。一天晚上,他觉得头昏眼花,站都站不稳了,同事们准备把他送往医院,他拿出速效救心丸说,吃这个就行。几分钟时间里,他连续吃了两次,像这样超过一般剂量的服用,甚至已经习惯了。

今年4月底,西羌南桥正式通车,这是山东援建北川新县城第一个竣工的项目。

孙兆涛的儿子孙庆松在北川县城安居房项目中搞质量管理。原本以为离父亲近,可以照顾他,但孙庆松完全没有想到,来四川的两个多月时间,仅有的几次见面还是在援建指挥部开会时,一句话也没说上。

[责任编辑:wycherry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