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时尚 | 旅游 | 访谈 | 搜购 | 美容 | 大成小事 | 俱乐部 | 创业成都
资讯 | 娱乐 | 家居 | 理财 | 体育 | 求职 | 餐饮 | 视频 | 爱心 | 报料 | 吃喝玩乐 | 升职记 | 腾讯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成网 > 新闻滚动 > 正文

   

四川汉源今日爆破壅塞体 29人仍下落不明
http://cd.qq.com  2009年08月09日04:02   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评论0

最危险“耳朵” 昨爆破拆除

大渡河壅塞体爆破工作今日进行,不会对下游造成影响

“轰隆”一声,一股浓尘弥散在大渡河的山谷。

昨日19时20分,相关部门对汉源大渡河左岸猴子岩最危险的右耳部山体进行成功爆破,为今日进行的大渡河壅塞体爆破做好了准备。约1万立方米的山体被完好破碎,没有一块岩石对大渡河行洪通道形成阻拦。

目前,专家已初步制定了壅塞体排危抢险实施方案,如果天气条件具备,9日上午将对壅塞体进行一次爆破,第二次爆破将视第一次爆破的情况而定。

雅安市水利局局长郑尚堃介绍说,由于需要对猴子岩上的危险山体先行爆破,所以原计划昨日下午进行的壅塞体爆破工作延迟到今日进行。昨日上午,抢险指挥部已组织了四川大学专家、武警四川总队爆破专家以及水利专家到壅塞体上实地考察,制定了详细的爆破方案。今日的爆破将达到扩大河道行洪断面,并降低上游水位的作用,并不会对下游造成影响。

昨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大渡河山体崩塌的现场。跟前日相比,壅塞体上游的水位降了近1米。上山考察的地质专家带回的图片显示,由于山体垮塌产生的牵引力,导致垮塌山体周围出现多条裂缝。特别是在垮塌山体左侧,形成了一个长约100米、宽度和深度约10米的倒悬体,就像山体上一个倒悬的“耳朵”。“必须先把‘耳朵’倒悬体切掉,解除安全隐患。”中国工程地质专家、成都理工大学副校长黄润秋提议的方案,得到了与会专家的同意,并于昨日下午进行了成功爆破。

武警官兵已在通往壅塞体的河边,抢修一条容人通行的便道,为今日爆破做好准备。

本报记者 杜玉飞 实习记者 任翔 梁凡

谢天谢地 遇难者失踪者暂无增加

汉源山体垮塌造成省道306线交通中断,从县城到乌斯河火车站需绕行70多公里

失踪遇难人员未增加

山体垮塌事件发生后,汉源县公安局已成立失踪人口核对领导小组。

至昨晚8时,经反复核对,伤亡人员和前日公布的一致,没有出现新增失踪人口。截至昨日,已有两名轻伤者出院,9名重伤者也全部脱离了生命危险。同时,救援人员在壅塞体上游动用了6艘冲锋舟进行搜救,在壅塞体下游至龚嘴电站段,组织乡村干部和民兵预备人员进行搜索。但截至昨晚9时30分,仍未发现幸存者。

汉源县人民政府通报称,死伤和失踪人员中,大多数系乘坐北京—攀枝花K117次列车从乌斯河火车站下车转乘的务工人员,途经事发地点恰遇山崩及巨浪袭击。

K117次列车时刻表显示,这趟列车到达乌斯河火车站的时间为22点43分,而乌斯河火车站距离汉源县城约40公里,距离出事的猴子岩大约30公里。晚上11点30分,猴子岩发生山体崩塌。

汽车及行人无直接掩埋可能

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表示,通过对幸存者的调查,以及专家现场勘察,汽车和行人被垮塌的山体直接掩埋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截至昨晚,一共有9辆汽车被损坏,均是被泥石水气流和河水卷入大渡河所致。原因有二:一、据负责修建新省道306线的江西路桥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当晚山体发生小垮塌后,该公司即派人到现场设置警戒线,并对路上被堵车辆进行疏导,在最大的山体垮塌来临时,他们公司的车一直在被堵车队的最前面,而且山体垮塌处距离车队还有一段距离,而事发时他们的车和人员都幸运逃脱,因此车队被山体掩埋的可能性不大。二、当晚山体垮塌是先有小垮塌,后才是致命的大垮塌,中间有一个过程,如果当时警戒线以外有车辆通行,应该有时间跑得出去。

保护失踪者家属安全

省委副书记提议另设祭拜台

昨日下午,四川省委副书记李崇禧也来到垮塌现场。对于失踪者家属前来现场寻亲凭吊的事情,他早已耳闻。他对旁边的人说,这些家属前来,心情都比较悲痛,情绪也比较激动,但现场这么危险,所以一定要替他们着想。他提议在新的108国道一处隧道外,设立一个祭拜台,买点香蜡纸烛,让亲属们凭吊亲人,寄托哀思。

从10元到50元

汉源到乌斯河火车站汽车涨价

汉源县交通局工作人员李仕英称,山体崩塌中断了老306线,而新修的306也有一部分路段受损。目前,要从汉源县城到乌斯河火车站,只得经金安乐乡、马烈乡、皇木乡绕行,要多走70多公里,由于路况差,将多耗时近5个小时。记者昨日从汉源县汽车站了解到,来往于乌斯河火车站和汉源县城之间的汽车,价格已从10元/人涨至50元/人。

昨日,省交通厅已发布通告,乌斯河至富林交通绕行方案线路为:从乌斯河镇经S208线至甘洛,再由县道X178石甘路至石棉,再经国道108到汉源。

结伴回家 同一家族7人失踪

抢险现场

现场勘察 厅长挂彩

为做好大渡河瀑布沟水电站蓄水准备,汉源县在原有的省道306线上方,重新修建了一条新的省道306线。

新修的306省道因为位置较高,没有被水淹没。现在,抢险车和专家车都是通过尚未完工的新306省道,到达现场的。

昨日上午11时30分,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宋光齐和一批地质专家,从新修的306省道爬上乱石嶙峋的塌方处,近距离拍照观察,确定排险方案。和前日相比,崩塌地带已经看不到飞石滚落了。

中午12时02分,专家们下撤途经塌方地带“左耳朵”的下方时,一块脸盆大小的石头突然从斜坡上滚下来,在距离几名专家不到2米的地方,撞在石头上,发出刺眼的火花。

而此时,宋光齐刚好也在附近,在躲避时,宋光齐的左脚挂在裸露的钢筋上,鲜血当即流了出来,所幸初步判断只是皮外伤,随后宋光齐被送到医院包扎。

村民报料

垮塌处之前曾发生两次小垮塌

汉源县气象局局长洪正风讲,7月30、31日,汉源下暴雨,降水量达到88.4毫米。接下来几天,一直在降小雨,降水量在14毫米左右。8月5、6日,天气突变,大晴天,平均气温达到26.8°C,最高温度在35°C以上。5·12地震导致山体松动,加上暴雨暴晴的极端气候条件, 6日晚上11时30分许,猴子岩山体崩塌。

另据当地村民介绍,就在本次山体垮塌处,7月上旬和8月初曾发生过两次小垮塌,江西路桥公司当时还派出挖掘机清障。

悲情故事

报完平安丈夫就再没回来

昨日上午9时过,一名身穿花纹衣服的年轻女子,在距离山体垮塌地点500米的地方,对着垮塌的山体嚎啕大哭:“我老公被压到底下了,我老公被压到底下了!”年轻女子一边哭一边一遍又一遍打着丈夫的手机,但手机一直关机。

年轻女子名叫谢春花,今年24岁。其丈夫徐文强(音)在成都打工,8月6日晚乘坐北京开往攀枝花的K117次列车回家,11点过到达乌斯河火车站后,给她打了个平安电话,说是已经下火车,马上搭车回家。但谢春花在家久等也不见丈夫回来。后来,谢春花听说猴子岩塌方了,忙不停地给丈夫打电话,但打了一整晚,丈夫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昨天又等了一天,还是没有丈夫的音信。“我们的孩子才两个月大呀。”谢春花大哭着说。7位亲人转眼没了踪影

18岁的辛建雄与家人已经失去联系两天了。“他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辛建雄的母亲李兴群目光呆滞地站在汉源县政府大楼前,每隔一会儿,她就会机械地拨打一次儿子的手机,但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 “你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这个让人揪心的声音。

李兴群家住汉源县万里乡沙坪村4社。7月底,辛氏家族9人一同前往广西打工,因为不适应那里炎热的天气,决定回家。据事发时成功逃脱的辛顺康回忆,6日晚10时许,他们一行9人乘坐K117次列车在乌斯河火车站下车后,转乘3辆面包车过306省道回家,他坐在第二辆面包车上。途经猴子岩时,突然传来巨大的垮塌声,车队随之停滞不前。他忙下车查看,结果一脚就站在了水里。“当时已经知道是山垮了”。几秒钟后,更大的巨浪冲到公路上,他本能地往上游逃跑。几分钟后,他停下来一望,载着7位亲人的面包车早没了踪影。他赶紧坐车返回乌斯河火车站歇了一晚。7日下午6时,他绕道回到了家中。

事发时,坐在第三辆车上的辛顺虎也经历了同样的遭遇。逃离现场后,他迅速用手机向家人报告了这一不幸的消息。当晚12时过,辛家近30人火速赶到现场,打着手电筒试图搜救亲人。但这时,道路早已堵死,河水还在不停上涨,大家只能无奈地望着汹涌的大渡河水,一直在河边待到天明。

本报记者 杜玉飞 实习记者 任翔 梁凡 摄影 王效 雅安汉源为您报道

要闻推荐

成都

网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