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时尚 | 旅游 | 访谈 | 搜购 | 美容 | 大成小事 | 俱乐部 | 创业成都
资讯 | 娱乐 | 家居 | 理财 | 体育 | 求职 | 餐饮 | 视频 | 爱心 | 报料 | 吃喝玩乐 | 升职记 | 腾讯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成网 > 新闻滚动 > 正文

   

男子两次遭遇骗婚 为找婚托住山洞捡垃圾
http://cd.qq.com  2009年07月20日07:05   荆楚网    评论0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据《半岛晨报》报道17日上午,蓬头垢面的湖北籍男子殷瀚龙来到报社,反映他先后两次掉入婚托骗局的遭遇。2008年被骗来大连后,他宁愿住山洞捡垃圾吃剩饭,也不回老家,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揪出婚托。

婚托使出连环计 五旬男子人财两空

记者面前的殷瀚龙,10多厘米长的蓬头乱发疯长着,虽然不到五十岁,他的牙齿已经脱落近半,说起话来张牙舞爪。身份证上显示他的祖籍是湖北,而他自称长年生活在福建晋江。在福建,他就是靠帮华侨写信,做些英文翻译工作谋生。

2007年9月,殷瀚龙看到一张报纸上刊登了这样一条征婚广告:“父亲做房地产生意,母亲做外贸生意,女儿在奶奶家长大,不幸遭人强暴。想招一位上门女婿,无论贫富,我们愿意像对亲生儿子一样对他,并愿意给他父母40万元在这边(大连)买房定居……”一口气读完后,殷瀚龙激动不已,他随即拨通了广告中提供的电话,接待他的是婚介公司一位自称冯老师的女人。按照冯老师的要求,将2360元汇到程宝远的农行卡上后,殷瀚龙得到了一个名叫莫菲菲的女孩子的电话。

接下来的4个月,殷瀚龙和莫菲菲开始了电话传情。“每次都是我给她打电话,我俩还在电话里亲嘴,亲热得不得了!”2007年12月,双方约好在厦门机场见面,但是对方根本没有现身。他打电话询问,一自称是莫菲菲父亲的人说女儿出事了需要2000元,殷瀚龙很快把钱汇了过去。不久后,殷瀚龙又被要求汇去2000元嫁妆钱。被莫菲菲一伙人涮了数次后,殷瀚龙也渐渐地觉察出自己上当了。

再遭骗婚赴大连 无处落脚住进山洞

被骗去了近万元,殷瀚龙只记住了几个真假难辨的名字:莫菲菲、冯老师以及收款人程宝远,以及几个早已停机的手机号码。但殷瀚龙一直认为自己手里握有每次汇款的凭证,即使打起官司来也一定会赢。殷瀚龙求助当地警方,但是没有任何结果,但他并没有放弃。

殷瀚龙开始留意当地的报纸,期待发现同样的广告,如果再出现同样的名字或电话,他就按图索骥追查下去。

果然,不久后,他又看到了一则征婚广告,不过这次是来自大连的一位中年女人在征婚。与她电话联系几次后,女方说服他来大连见面。2008年5月,殷瀚龙来到大连与女方见面,还没等对方索要钱财,殷瀚龙就发现了一些蹊跷之处,从此再也不和这个女子联系。

亲戚朋友都知道他让婚托骗了,几年的积蓄都搭进去了。这次来大连相亲后,殷瀚龙没有回到福建,更是没脸回湖北。没有钱,没有亲戚朋友,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殷瀚龙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只能找了个山洞暂时住下。后来他给一单位当过小工、卖过旧书,但是都没有维持多久,他又再次搬回了山洞居住。

由于一年多来很少和人交流,加上方言方面的障碍,殷瀚龙说话时显得十分激动,逻辑也不清晰。

捡破烂维持生计 走街串巷寻找婚托

现在,殷瀚龙只能靠捡破烂勉强维持生计。经济上的困难并没有打消殷瀚龙查找骗子的决心。殷瀚龙说,在大连的一年多,他一直没有忘记寻找婚托的大事。在捡垃圾的同时,他还通过有限的线索打听婚托的下落。同时,他也不放过报纸上发布的案件侦破信息。

在他随身携带的日记上记录着福建晋江多个公安部门的电话,在向当地报案后,他也经常省下吃饭钱,打电话回去追问破案的进展情况。来大连之后,他也向公安机关反映了情况,希望通过警方的严密排查抓到那个骗他钱的假婚介,不要让更多的人上当。他希望把自己的经历讲给大家听听,一起揪出那些骗人钱财的婚托。“不揪出婚托,我是不罢休的!”说完,殷瀚龙背起他唯一的行李背包,继续开始他的“事业”。(荆楚网-楚天金报)

[责任编辑:birdshen]

要闻推荐

成都

网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