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论坛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时尚 | 旅游 | 访谈 | 搜购 | 美容 | 大成小事 | 俱乐部 | 创业成都
资讯 | 娱乐 | 家居 | 理财 | 体育 | 求职 | 餐饮 | 视频 | 爱心 | 报料 | 吃喝玩乐 | 升职记 | 腾讯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成网 > 新闻滚动 > 正文

   

小学生卖淫案续:家长欲带领两女儿进京鉴定
http://cd.qq.com  2009年06月09日14:49   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小学生卖淫案续:家长欲带领两女儿进京鉴定

被卷进卖淫风波的小学女生家长刘仕华

相关新闻:

小学女生被指卖淫续:姐妹欲公布照片表清白

小学生“卖淫案”待赔偿 警方与家属讨价还价

小学女生“卖淫”事件6名当事警察被停职

2名小学女生被指卖淫续:警方承认执法粗暴

评论:魏英杰:昆明“少女卖淫案”怎么查都是伤

萧显:且看昆明幼女“卖淫”案如何收场

昆明小学生卖淫案真相即将浮出水面。云南省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昨晚告诉记者,事件的调查已经处于收尾阶段,“估计这一两天就会公布结果”。

按照计划,6月7日晚上,昆明“3.16”事件调查组将对本案中所有的细节核实清楚。对于警方曾表明主要调查警方是否存在刑讯逼供,发展到如今质疑刘家处女膜造假等与案件定性无关的细节,是否意味着调查组的调查方向发生了转变时,伍皓说,调查组的调查方向没有转变,只是将证据与细节进一步查清。

究竟是否有人参与造假?

7日上午,记者拨通了刘仕华的手机,刘仕华表示,他正在四处借钱,准备领着两个未成年女儿,前往北京做处女膜鉴定,以证明刘家的清白。

在此之前,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表示,刘家在15岁刘芳芳处女膜鉴定过程中涉嫌造假,刘仕华手头上的处女膜鉴定被指利用“调包”的形式造假。其妻子张安芬说,云南省检察院甚至要求对两名女儿再次做处女膜鉴定。

此外,警方也质疑相关媒体参与造假。据了解,云南当地有媒体记者7日下午被昆明检方找去谈话,直至7日晚11时记者截稿,仍无法联系到上述记者。而据称刘仕华一家的两名代理律师也分别接到昆明检方类似的电话通知。

陈玉花医生负责昆明市法医院平时的临床妇科检查,她说,刘氏姐妹的两次的处女膜妇科检查都是她做的,她清晰记得3月19日是三名家长带着刘氏姐妹过来的,三名家长两男一女,“看起来都是中年人”,除了刘氏姐妹的父母,另一位中年人自称是刘家亲戚。

6月1日陪同刘氏姐妹中的“姐姐”来的是两名家长,均为男性,刘氏姐妹中的“姐姐”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一次三名家长分别是父母亲跟普恩富,第二次是父亲刘仕华跟普恩富,在两次鉴定中,都是她父母的建议。而此前,刘仕华对媒体记者表示,给女儿做处女膜检查,都是他的主意,与别人无关。

此前,调查组表明主要调查警方在此案中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的行为,但如今,调查组的调查方向似乎发展到质疑刘家以及某些媒体参与处女膜造假等与案件定性无关的细节上,这是否意味着调查组的调查方向发生了转变,有意避重就轻?

又是一场躲猫猫?

“小学女生卖淫案不成立”已是官方公认的事实,目前,官方的“处女膜是否完整”的调查,其实与案件定性无关。此外,昆明警方依旧表示:经初步查明,3月16日晚,五华分局王家桥派出所得到线索,对王某某、刘氏姐妹涉嫌卖淫嫖娼进行调查。

就此,刘家早就表明了态度:希望能与“王某某”当面对峙,而警方起初则坚决拒绝。

此做法法得到了刘家及网民的质疑。首先,警方前后公布的案件关键当事人的姓氏竟然不统一,王家桥派出所认定的与刘芳芳搭讪卖淫的“嫖客”为“过路的徐姓男子”,但6月2日,警方对外宣称的“嫖客”是“王某某”。

就此,伍皓表示,考虑到案件中当事人为未成年女性,官方一直在犹豫是否叫“王某某”现身,以正视听。

而对于警方口中的“过路的徐姓男子”与“王某某”,刘家坚称压根就不认识。并向警方提出要求与“王某某”当面对峙,但此要求遭遇了警方的拒绝。此外,警方也拒绝了媒体要求“王某某”现身的请求。

但刘氏姐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明确的表态,他们甚至愿意在媒体上公布真实姓名与照片,来证明“我们不是‘做那个’的,我们是清白的。”

刘洪明律师说,依据法律上“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在当前公众普遍质疑的情况下,警方已让“王某某”的现身说法。“人家小女生都愿意公布真实姓名与照片以示清白了,那么,这里已经没有所谓的未成年保护的顾虑了。”

官方不叫“王某某”现身,刘家与广大网民对“王某某”存在的真实性的质疑,将如何解除?对此,伍皓说,“王某某”绝对存在,而他也指出要相信警方,因为小学生女生被指卖淫案与此前发生在云南的“躲猫猫案”不可相提并论,“自从发生了躲猫猫事件后,云南公检法已有很大的改观。”

记者手记

从法律层面上来说,本案似乎早已定性:因仅有“嫖客”王某某一人的陈述,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刘氏姐妹有卖淫行为,因此,刘氏姐妹卖淫嫖娼案件不成立。

但事件的进展却非如此简单。日前,官方已将质疑转移到刘家处女膜鉴定造假与相关媒体参与造假案件当事人与官方均指出了对方的诸多疑点,令此案看起来愈加离奇。

实际上,在案件已经定性的前提下,追究刘氏姐妹处女膜是否完整的细节,已无法律意义。

纵观事件发展不难看出,双方都在力求证明自己的“清白”:刘家除了要证明警方刑讯逼供外,还希望能彻底洗清女儿“街头拉客”的不实细节,得到彻底的“清白”与相应的赔偿。而警方在承认执法简单粗暴外,也力图证明,15岁的刘氏姐姐确实因存在“街头拉客”的行为,从而引起警方的怀疑并实施抓捕的,期间,并不存在故意迫害。

处女膜是否完整并非“小学生卖淫案”定性的关键依据,而“非处女”也绝非与卖淫女相等同,但“处女膜是否完整”这个非关键细节却成为警方近日调查之重点,人们不禁怀疑,难道有人又与公众玩起了“躲猫猫”?(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 ]

要闻推荐

成都

网评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