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事件概况

·事件:来自渠县的10多名工人(其中8人为智障者)在新疆吐鲁番地区托克逊县佳尔思绿色建材化工厂遭到非人待遇,干活如牛如马,还领不到工钱…[详细]
·工人来源:渠县“社会福利院乞丐收养所残疾人自强队”负责人曾令权以劳务派遣方式,将工人输送到新疆工厂。

事件追踪

  • ·3-4年前:10多名工人(8人为智障者)三四年来在新疆黑工厂遭到非人待遇。
  • ·12月9日:知情者向媒体反映黑工厂情况
  • ·12月10日:媒体曝光新疆黑工厂
  • ·12月12日:雇佣智障者的新疆化工厂老板带领十几名雇工出逃,警方已赴川抓捕,留在新疆的老板娘已被警方控制。
  • ·12月13日:化工厂已被查封,托克逊县有关部门通报调查处理情况。
  • ·12月13日下午:四川渠县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并对贩卖智障者的“收养所”老板曾令全开展调查。
  • ·12月14日上午:渠县调查组飞赴新疆,就具体情况展开进一步调查。

高清图片

一名智障者遭遇的非人奴役

无标题文档
  遭遇一: 干活如牛马
    空地上粉尘没过脚踝,一阵微风吹过,粉尘就会往嘴和鼻子里钻。工作区域内,工人们正在干活,但工作迟缓、呆滞。两人配合装满一车手推车原料石,花了近半个小时。虽然头上、衣服上落满粉尘,但除了一名工人在鼻子上挂着片烂布外,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做防……【详情
  遭遇二: 与狗同锅吃
    工人们干着和牛马一样的工作,却经常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住的房间不到10平方米,冰冷而简易。5个房间,每间摆放着两三张床。或用木头拼搭,或是简易的钢丝床;中午吃面条,两条狗进进出出,时不时把头抻进锅里,舔着面条。老板娘冲狗叫了一声,见狗并不离开,也就不再管了……【详情
   
  遭遇三: 经常遭毒打
    工人说,只要不逃跑,一般不会遭打。但是据2007年《民主与法制时报》的报道称:一名流浪汉被抓去耒阳拖泥巴,由于不听话,第一天的整个上午都被监工用竹片抽打,“精神不正常”的流浪汉拿起工具欲反抗,却被其他工人按到地上殴打,用电源线接机房电源电击流浪汉脚部,直到流浪汉垂下了头,不动也不喊了……【详情
  遭遇四: 免费劳动力
    工地老板出示了一份签订于2008年9月9日的《劳务协议》,协议甲乙双方为李兴林和曾令全。规定甲方支付每人每月工资300元,如果甲方丢失乙方队员,每丢失一名赔偿1000元。就这一点点工资,工人们也一分钱拿不到。而一张2010年11月12日交易凭条显示,转账金额2520元,由一个叫蔡涛的人代转入曾令全账户……【详情

为智障民工寻亲

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的利益链

残疾人自强队非法控制流浪智障者
    渠县残疾人自强队从各种渠道,包括火车站、非法用工市场、福利机构等通过非法交易、诱骗、强迫等手段获取智障人员。随后这些流浪智障人员便失去了人生自由,被残疾人自强队控制。
将流浪智障者贩卖给工厂收取工资
    工地老板出示了一份签订于2008年9月9日的《劳务协议》,协议甲乙双方为李兴林和曾令全。规定甲方支付每人每月工资300元,如果甲方丢失乙方队员,每丢失一名赔偿1000元,但这些工资并非发给流浪智障者,而是转给了残疾人自强队。一张2010年11月12日交易凭条显示,转账金额2520元,由一个叫蔡涛的人代转入曾令全账户。
工厂无限压榨流浪智障者
    残疾智障者进入工厂后,不仅得不到任何报酬,而且在毫无防护措施的条件下没日没夜从事超负荷的劳动,稍有懈怠,就会遭到监工皮带的抽打,或者是体罚、饿饭等形式的惩戒。一般工厂10月份就会停工,而这种黑工厂从来不停工,一年365天全在工作。
山西32农民工被囚黑砖厂 1天工作20小时
山西32农民工被囚黑砖厂 1天工作20小时
32名农民工被骗到临汾洪洞广胜寺镇曹生村黑砖场打工,早上5点开始上工,干到凌晨1点才让睡觉;而睡觉只有铺着草席的砖地、冬天也不生火,打手把他们像赶牲口般关进黑屋子后反锁,30多人只能背靠背地“打地铺”,而门外则有5个打手和6条狼狗巡逻;一日三餐就是吃馒头、喝凉水,没有任何蔬菜…[详细]
安徽界首黑砖窑强迫32名智障人员做苦力
安徽界首黑砖窑强迫32名智障人员做苦力
来自安徽、山东、河南、湖南、湖北等地的32名智障人员,被带到界首市两个砖窑场做苦力,基本无工资。4月28日,界首警方接到举报后,当天调集80余名警力,将32名受害人解救,包括工头张某和两名砖窑场主在内,10名嫌疑人被警方刑拘…[详细]
武汉现20余名黑砖窑劳工 一智障者被打死
武汉现20余名黑砖窑劳工 一智障者被打死
2008年7月下旬的一天,下午2时许,刚到该砖厂务工3天、有智力障碍被称作“疯子”的无名男子在床上突然又蹦又跳,大声喧哗,引起同工棚内午休的林金官、马向强等6人不满。6人将“疯子”手脚捆住,先用木棒、传动皮带殴打,随后又用电棍电击,致其死亡…[详细]
砖厂在街头抓流浪汉做工 用电刑惩罚反抗者
砖厂在街头抓流浪汉做工 用电刑惩罚反抗者
2006年5月13日,一名乞丐被抓至湖南耒阳市锡里砖厂强迫做工,管理人员常采用捆绑,用铁棍、竹片和机器皮带抽打,电击等残忍的体罚方式强迫其劳动。不从,被殴打后抛于野外死亡。调查发现砖厂内大量外地工人或者精神不正常或者痴呆,被强制劳动,不支付工钱,甚至被用电刑监工…[详细]

各方观点

新京报:他们和你一样,都是人啊
  在这个老板眼里,这些他一直挂在嘴上的“傻子”并不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个体,也没有人之为人的任何正当权利,他们不过是流水线上一个个移动的工具而已。只要和四川那个所谓的乞丐收容所签订了所谓的“协议”,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任何不忍、恻隐、同情、怜悯乃至痛感,完全变成了只知逐利、非人的铁石心肠……

重庆时报:“包身工”折射职能部门尸位素餐
   收容所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但当地民政部门恐怕也罪责难逃。智障者属于社会救助的对象,民政部门即便不知道智障者在工厂遭遇非人待遇,但对乞丐和智障者的收容、救助保障等,是职责所在。但在一些地方民政部门眼里,乞丐或无明确监护人的智障者是包袱,往往任其自生自灭。这就为某些人或组织把这些人变成牟利工具创造了条件……
华声在线:与狗同食的智障包身工羞辱了谁
  对弱者的同情和关爱,这是文明社会最基本的道德底线。为什么残害智障残疾人的事件屡禁不绝,因为我们的社会保障还远远不够,包括智障残疾人这样急需国家帮助的残疾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救助,大多处于自生自灭状态,这就为那些可恶的“乞丐收容所”的繁荣提供了最好的条件。智障包身工的一再出现,羞辱的是我们的社会保障体系……

荆楚网:虐待智障人天理难容
   曾令全有一个非法组织叫“四川渠县乞丐收养所”,他收留乞丐后“向全国输送工人”。2006年湖南耒阳乞丐工被打死的案件就牵涉到此人。2008年9月,他再一次和李兴林签订所谓劳务协议,第一次把5名智障人卖给李兴林。李兴林待智障人如牛如马的事,曾有人反映到库米什镇派出所,派出所因“签有合同不再过问”。为什么恶人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继续作恶呢……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网友评论

专题策划:腾讯·大成网新闻频道 联系电话:028-85225111-51490 制作:马贝罗    点这里复制本页标题和网址,推荐给好友